vgdtw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笔趣-384打臉,終於知道高考狀元是什麼概念(二更)相伴-r8oc5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桑虞的声音多少有点其他意味。
场面有一瞬间安静。
其他人不由自主的看向孟拂,孟拂只不紧不慢的接过来小方手上的鸟笼,饶有兴趣的用一根手指戳鹦鹉的翅膀。
不紧不慢的开口:“叫爸爸。”
这一句,不知道是回应桑虞,还是再跟鹦鹉说话,鹦鹉歪过头去吃鸟食。
孟拂伸手,把它放食物的盘子拿走了,“叫爸爸。”
鹦鹉:“……”
杨流芳眉头微拧,她淡淡看了一眼桑虞,然后收回目光,看着孟拂有些无奈:“你去看回放,摄影师录到了。”
摄影师拍不到的角落,她拍了拍孟拂的手,让她别跟桑虞这样的人计较。
陆唯也站出来打圆场,笑着对桑虞道:“我们这里,哪有比你会下棋的。”
之前下棋之前,屈鸣就先问了孟拂跟陆唯,两人都拒绝了,明显就是不太懂的意思,所以陆唯也出来替孟拂说了一句。
站在摄影师身边的导演也抬手,向桑虞比划,做了个停止的手势。
让桑虞不要再提这件事。
这一期节目,要靠孟拂来带动流量,虽然导演觉得孟拂不懂得收敛,对孟拂那句“一般”的评价不苟同。
但桑虞本身也就是他们节目的托,那一粒棋下得精妙,但跟桑虞本身没啥关系。
眼下桑虞这句话,可能会带给他们节目热度,这些如果一播出,到时候孟拂“目中无人”也是个噱头。
只是……
对方是孟拂啊。
虽然是太年轻了,不懂得收敛,但人家潜力无限,智商高成绩好演技好综艺感又强。
人家有实力,就算真的“目中无人”,可能也带不起来节奏,会有网友开口“要我是孟拂也我能在马路上横着走”。
屈鸣此时对孟拂的打扰也颇为不满,他自从进了剧组,工作人员就让他迁就孟拂,屈鸣抿唇,对娱乐圈这种谁火谁就是爹的情况狠不满意。
在这之前他对孟拂还挺欣赏的,此时却完全没了这种想法。
他看着桑虞,转移话题:“桑姐,我们继续下棋。”
又是这样,节目组所有人都在给孟拂打圆场。
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
明明本该是自己的趴,摄影师却围着孟拂跟小方那些人。
桑虞脸上笑容不减,她看到了导演的暗示,只掩着唇,淡笑着开口,“不是,我刚刚听到了孟拂说我们俩下的棋一般般,我看她肯定是有很高的见解而已。”
现场的人已经尽力在缓解气氛了。
桑虞也没接过台阶下。
杨流芳脾气真不算太好,她在节目里我行我素,所以节目组才想要恶意剪辑她。
若是搁以前,杨流芳可能已经骂桑虞了。
反正她被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今天想想又忍住,孟拂在她身边,她自己一个人无所谓,但加上孟拂,她深吸一口气,捏着孟拂的手腕,让她别搭理桑虞。
孟拂没看杨流芳,只把鸟笼还到小方手里,偏头,瞥向桑虞,“见解谈不上,不过你那粒棋,确实下得垃圾。”
桑虞不跟来以为孟拂不会再说什么,已经拿了白子,要继续跟屈鸣下棋。
忽然听到孟拂这一句,桑虞要被孟拂这句话笑到了,她知不知道自己是在谁面前说这句话的?
桑虞这会儿倒也不生气了,反而掩住笑意,谦虚的向孟拂请教:“不知道我这一子的问题出在哪个地方?”
桑虞是向孟拂请教吗?
当然不是。
孟拂上次在围棋社的学习就一般,她跟何淼两人收到的最多的就是批评。
这里没有人比桑虞更清楚孟拂到底懂不懂这些。
屈鸣将围棋奉为神圣,尤其这个棋局,听到孟拂跟桑虞的这几句,他终是没忍住,淡淡的转向孟拂,“桑姐这一子完全没有问题,她这一步这么走确实精妙,很多人连第一步都不知道怎么走,你知道这是什么棋局吗?你说垃圾,垃圾在哪里?”
屈鸣早就听闻孟拂的大名,今天之前对她也一直很尊敬。
但刚刚孟拂那句“一般”的评价让屈鸣没了什么好感。
眼下又听到孟拂嘴里“垃圾”的这句词,他也有些不耐烦,不想再给孟拂面子。
这残局,他光是理清整个残局也要二十分钟。
孟拂连桑虞那一子是下在哪里的都不知道吧?
本来拍摄现场还有人说话,屈鸣这一句,直接让现场陷入两难之境。
连鹦鹉都没敢再叫唤。
屈鸣不是剧组的艺人,他没必要给节目组脸面,也没必要再打圆场。
工作人员看看屈鸣,又看看孟拂,不知道这种情况要怎么办,是录还是不录,孟拂的团队会让他们播出来吗?
导演眉头深深拧起来,节目组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孟拂,这一期好好录不行吗?
眼下他出面也阻止不了,只能后期把这一段剪掉。
杨流芳面色一变,向屈鸣道歉,“屈队长,孟拂她不是这个意思……”
她伸手,拉了拉孟拂的袖子,“表妹,跟屈队长说声抱歉。”
杨流芳说着,还向屈鸣稍微弯了下腰。
屈鸣是围棋社的人,还是这次LGD杯的冠军,国家这两年大力发展传统文化,屈鸣更是文化大使,得罪他不是明智之举。
孟拂拂开杨流芳的手,把拿走的鸟食放回到鸟笼子,然后慢条斯理的看向屈鸣,“你是这一届冠军?”
屈鸣看着她,“这些跟棋局都没关系,孟小姐不要转移话题,你说这棋局那里不好?”
孟拂看了他一眼,低头拨了拨鹦鹉的翅膀,不太在意的回:“它哪里都垃圾。”
“表妹!”杨流芳出声。
桑虞看着故作高深的孟拂,嗤笑一声。
屈鸣面色更沉。
孟拂依旧没看屈鸣,“你们第一步就下错了,不该下在D16,直接封了白子的死路,这一步下都下错了,我说你们下得一般,绝对没毛病,要是换做我们村长,你早就被轰出去了。”
D16?
这么专业的术语。
屈鸣低头,看向D16,确实是他在残局上下的第一粒棋子。
残局都是几乎没有胜算的棋局,屈鸣也是看完整个布局,才下了这一粒棋子,关键是他下到这里的时候,孟拂根本就不在。
她怎么知道他第一粒棋下在D16?
“D16 不对,那要下在哪里?”屈鸣抬头。
孟拂:“Q11。”
屈鸣跟桑虞之前都在研究棋局,总共才下了七粒棋子,他把七粒全都拿起来,放到一边,重新把白子下到Q11。
孟拂:“黑子Q4。”
“白子Q13。”
“D4。”
屈鸣把棋子摆到孟拂说的位置。
脸上的表情从冷漠变得认真,又从认真变为惊愕。
直到他落下孟拂说的最后一粒棋子。
屈鸣看着面前瞬间变化成另外一种局的残局,他感觉眼前一亮,豁然开朗,不由猛地抬头。
孟拂微微偏头,看向他:“这是玄元19式残局变换来的,棋局本身就问题多,第一步第二步完全是自寻死路,棋局本身就不严瑾。”
“我说垃圾,你有什么意见?”
屈鸣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看看孟拂,又低头看看棋局,此时彻底服气,直接向孟拂鞠躬道歉,“没意见,是我不够严瑾。”
“很好。”孟拂颔首,继续逗弄鹦鹉,“叫一声爸爸。”
鹦鹉终于不情不愿的拍了拍翅膀:“爸爸。”
现场,嘉宾、导演跟工作人员都面面相觑,他们听不懂围棋,但看屈鸣的样子,就知道……孟拂肯定没乱说。
小方看了看屈鸣,又看了看桑虞,“拂哥,你太厉害了吧!”
“还行吧。”孟拂听到鹦鹉终于叫了,她笑了,转身,去厨房把鸟笼挂起来。
摄影师大部队跟着孟拂离开。
桑虞还坐在围棋桌边,她看着桌子上摆着的围棋,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她看了眼屈鸣,屈鸣只是惊喜的研究棋局,根本没看到她。
桑虞再看看导演,导演却没跟她对视。
桑虞此时才觉得后悔。
不由捏了捏掌心。
她看向棋局,这种高深的棋局,桑虞其实并不太懂,只是疑惑,孟拂她真的会下棋吗?
那为什么《明星的一天》第一期她连优秀学员都没拿到?!
看着拍她的那个摄影师一直怪异的看着自己,桑虞心里终于开始慌乱起来。
这边。
“导演……”工作人员看向导演,询问他还要不要拍。
导演也终于回过神来,“拍,全都给我拍出来!”
节目组之前捧桑虞,因为桑虞是节目组的流量,可现在,有孟拂的表妹,谁还在意桑虞这么点流量?
至于得罪桑虞?
他那叫得罪吗?他明明提醒了桑虞不要太过分,她自己上赶着招惹孟拂的,跟他可没关系。
导演喜滋滋。
他都能想象出这一期播出来,他的节目会有多火,后续会有多少投资爸爸。
“果然,不愧是综艺女王,”导演看着厨房那边的孟拂,忍不住感叹,“居然连我们找的残局都会?她这到底是什么脑子?”
难怪她参与的综艺都收视爆表,这bug完全不按照剧本来!
身边,策划人缩了缩肩膀,“……终于知道高考状元是什么概念了。”
**
孟拂在《生活大冒险》呆了一下午加一夜。
因为当初跟导演签约的时候,导演就只给了杨流芳的表妹半期的档期。
第二天上午,孟拂跟屈鸣等人吃完饭,就被杨流芳跟陆唯等常驻嘉宾送出小院。
孟拂的车在村口等她。
来接孟拂的是苏地,她上了车,看了眼昨天去看望的老人,老人的门依旧是关着的。
孟拂稍微拧眉。
第三期的《生活大冒险》拍到这里也结束了,送走了飞行嘉宾,杨流芳、陆唯跟桑虞等人也要回去。
剧组的人一一跟杨流芳打招呼,连导演都亲切的跟杨流芳告别。
杨流芳拿着手机,刚收拾好行李,就接到了杨管家的电话。
“二小姐,裴小姐她最近的一个数学研究好像突破了一个什么,老夫人去给她申请奖章了,还有阿荨小姐,那位教授说她天资聪慧,难得的奇才!我们查了一下,阿荨小姐中学竞赛拿过很多奖,没想到阿荨小姐这么厉害,”杨管家那边声音很兴奋,“双喜临门,晚上聚餐,老夫人会来,你今天好像收工吧,能赶得回来吗?”
杨家人对杨流芳不太在意,但杨管家一直记着杨流芳的行程。
老夫人出面不容易,除了杨照林,杨家很少有人能见到老夫人。
“能回来,”听到这一句,杨流芳瞬间想起了孟拂,“表妹刚好跟我一起,她也还在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