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nis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ptt-第897章 一片蕭瑟相伴-f5jdc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897章一片萧瑟
凭空,爪影抓爆虚空,裂出无数划痕,蕴含极强力量,瞬间覆盖陆寒身躯。
“滚开!蠢货!”
砰!
陆寒微怒,凌空一指将掌影点爆,化为数百里气浪,将妖云直接打碎,露出灼灼日光。
他更加鄙夷的冷视老妖,但神丘的实力仍旧超乎想象,似乎比他预料的要久,这也是几天前,未给这些妖物限定时间的原因。
同时,一股无比犀利的冷光,透出一切障碍,瞬间盯到自己身上,几乎不用看,陆寒也知道是谁。
他感觉到如老龙觉醒般,一股森然杀机从神丘中央的浮岛内涌来,即便相隔数千里,仍旧如此浓烈。
三千里方圆的巨型浮岛里,核心处的紫金色圆台上,那名一直垂目的银须银发老者,蓦然抬头睁眼,从双瞳孔里射出两道灼热电芒,撕开虚空射向陆寒。
“不错!不错!年轻人,老夫等你好久了,嘿!”
下一秒,圆台上空空如也,而苍宇之间,则响起滚滚奔雷,一道粗壮电光垂下,将虚空点亮了瞬间,陆寒身前已经多出个身影。
此人无比老朽,似乎从亘古就活着,几乎秉承天地造化,老者的眉毛都有三寸长,鬓角垂下几率仙光,似乎是上界老仙。
“聂老,有礼!有礼!”
陆寒抱拳,不带半点气势,如两个书生相见,完全礼贤下士,两世加起来的寿元,也没老者近半。
他目测老者的寿元,至少也有两万年了,在任何一个玄界中,都属于威望极其尊崇,位列一界之尊的存在。
聂天元这个名字,恐怕此界的人族几乎无人知晓,但聂老尊就非常轰动了,甚至没人敢轻易提起,他和天武圣山的那位,曾经并称天下二尊。
但在天下大势中,个人的力量仍旧是一叶扁舟,只能左右自己的方向,最多改变一片区域,在大局中,仍旧是巨石拍浪。
无须去揣度神丘的卑鄙决断,是否来自这老头之手,还是他已经置身事外,既然来到自己近前,那就代表彻底对立。
“呔!你这老鬼,终于出来了,速来较量几番,让本尊尝尝灵婴的滋味。”
对陆寒暴怒的那个老妖,见到小虚天的顶尖存在跑出来了,立即摩拳擦掌,身躯一鼓一涨,就将圣阶后期圆满境的实力,彻底展露无余。
还有三个圣阶,也顿时虎视眈眈,立即形成掎角之势,步步靠近,脸上挂满兴奋。
“滚开!你们也配?!”
‘什么?老匹夫你敢……不对!’
就见聂老尊不着痕迹的向下挥挥袖袍,四个老妖被陆寒蔑视他们真不敢放肆,但其他人族也如此高傲,就是以最快速度找死。
可惜下一秒,他们就勃然变色,分明看到那一挥,根本没有半点威力,就如同老头甩袖般。
但每个老妖周围,竟然都多了七个白点,接着就炸裂开来,瞬间变成七个小型黑洞,个个如脸盆大小。
顿时有极强破坏力,从黑洞里狂猛喷出,顷刻覆盖数百里,彼此竟然连成一片,然后又狠命撕扯起来,以难以抵抗的力量,向回吞噬拉扯。
一切法则都被吸进去,空间紊乱至极,黑洞内部尽数出现塌陷征兆,随时都会碎裂,他们也会跟着一起粉身碎骨,毁灭法则凌驾于万法之前。
“聂老迟迟不飞升,就是为了这次界面残运吗?还想帮助玄界过了此劫,顺便聚拢些功德,对抗心魔时多些底气?”
“说得好直接,但差不多就是如此!现在玄界人族没落的严重,那些妖王还未出现,几乎可以横着走了,老夫想将他们留下两个,用这些王级的身躯,再打造几件厉害后手。”
“那……是陆某的做法,太出乎聂老预料了?”
“有一点点!虽然我出自神丘,但站在大局上,只要对海族造成消耗,谁的生死皆都一样,所谓宗门和散修,只能用于人族,但陆道友太狠了,动辄直接覆灭。”
“理解!咱们去哪了却这一局?”
“老啦,挪不动脚步了,头脑也开始发昏,陆道友何必再考验我这块腐朽的家伙。”
聂老尊眼角里,多出一丝闪光,对陆寒挤出点笑容,分明大家都懂。
砰砰砰砰……!
下方四个老妖,几乎目眦尽裂,每一个都连续爆掉七件灵宝,借助将黑洞威能暂时缓阻的刹那,强行催发秘法,才看看逃过此劫。
再看向老者的目光,纷纷惊惧忌惮,摆出四角阵型,如临大敌般。
‘看不出来啊,这老东西,竟然是妖王级别的存在,嘶!’
‘他那一击是啥神通,竟敢起手碎虚空,咱们几个差点栽了跟头。’
‘那接下来就有意思了,这老贼和姓陆的是仇家,他们互相撕咬,绝对属于毕生罕见的快事。’
‘对头!打吧,人族的窝里斗最好看,争取双双毙命,咱们坐享美味,嘎嘎嘎!’
但时间流失,四个老妖悄然无声了,他们发现本该如仇敌的两人,必须话不投机快速翻脸,但竟然像老友般畅聊起来,更是疑惑不解。
然而,一丝更恐怖的危机,在悄悄降临他们头顶,几个老妖彼此对视,立即向下落去,并且布下一层又一层护盾。
‘防御!防御!离开这里!’
龙尾龟身的老妖声嘶力竭,似乎见到可怕事件,疯狂挥动大爪,将原本修整的军团,立即全力调动起来,引发无数不满。
陆寒和聂老尊,直接无视下方一切,反而步步高升,距离地面已经十万丈,脚踏风云仰望晴空。
“一击就罢了,我这幅残躯,还要交给飞升天劫呢。”
“好!”
作为神丘最强大的存在,这老头似乎真的看透了,至少脱离于玄界之上,开始以一名仙家的姿态看待世事,如此便要超脱,达到飞升资格。
这一击之后,老者将不再属于神丘,他替自己的宗门已经讨了公道,此战属于了却一段往事,以后再无感情。
真正的大能强者间,打的天翻地覆,和一击没啥区别,类似泼妇般的纠缠,低阶才喜欢去做,因为他们需要成长。
呼——!
长空的风,忽然发出持续尖啸,四个老妖脸色微变,正调动下方十多万臃肿之躯,向神丘方向前进规避。
他们拿出个阵盘,联手布置出一套精简过的防御大阵,一层十丈厚的结界,上面浮现出五色花瓣般,周围星星点点。
‘隆隆……!’
当苍穹上,出现雷电异象是时,整个天空顿时动荡起来,接着就有无数道璀璨的电芒,在两人头顶赫赫闪耀,很快就升级到炸雷和霹雳纵横,天地间都要化为雷海的恐怖情形。
聂老尊原本无声无息的法体,随着猛的一步踏出,眼中立即凶杀滚滚,无比仇恨之意狂卷附近。
现在作为神丘老祖,他岂能不恨,一个超然势力就要彻底消失,以后的玄界,将是新的局面,虽然已和他无关。
咔嚓——!
一道巨大雷霆,顿时化为雷刀,似乎要开辟新世界般,狠狠向两人之间切下,整个虚空立即遍布焦糊味道。
雷刀无人操控,直接诞生于雷海,似乎远古雷神,从雷界中遥遥抛掷,这一刀猛的劈开虚空,要切分阴阳般。
他和陆寒之间,多出一道裂缝,黑色的缝隙横贯天宇,雷刀从天宇斩在大地上,斩出千里长的笔直沟壑,深不可测。
但无人能想到,这把雷刀是两人共同打造,陆寒同样神辉加身,如从仙界走来,要和另一个仙家切磋。
今天,神丘必死,无人能阻断这里的命数,越猥琐越惨烈。
天地似乎都感受到了他们的狂怒,千里内雷霆遍布,一个个雷球落下,在地面炸开后,波动狂击百里。
下方海妖军团,才恍然大悟为何转移,四个老妖是多么正确,他们方才驻扎的地面,已经多出无数巨大深坑,处处焦糊漆黑。
只见聂老尊躬了躬身,又猛然一挺,气质顿时狂变,从耄耋出尘的老者,直接化为一尊老仙,容颜开始无比年轻,似乎时光倒流了万载,回到中年状态,浑身涌出无穷浩气。
‘啵啵啵……!’
紧接着,聂老尊双手挥动,周围便多了六口小钟,表面符文乱飞,从炫金色化为透明,一个个叠加起来,全都扣向自己,加持了强大防御。
随后,他又张口吞吐,一个个圆珠接连从嘴里飞出,共计十二个之多,一个接一个膨胀万倍,每次都让茫茫虚空里的杀机暴涨十倍。
每个圆珠里面,都承载了一方世界,山、水、洪、泽、日、月、星、气、……,各个自成生灭道机,这些都是聂老尊毕生领悟。
“去!”
当数千里元气,都被抽取一空后,围绕着十二颗圆珠周围,幻化出整个世界,似乎新的玄界再生,几乎诞生了界面的力量。
被驱使着,接连涌向陆寒,八百里间隔,一晃即到,将他围在中间,然后收缩挤压起来。
陆寒顿时感受到,自己周围形同汇聚了十二颗星辰,就算他也是一颗巨星,也要遭到恐怖力量封锁,向内部持续拥挤,最后塌陷而爆炸。
“剑来!”
陆寒抬手,并不被任何影响波及,在他头顶,立即出现一把瑞彩千条的长锋,虽然仅有三尺,完全为天地精华所化。
无穷无尽的剑芒,直接吞噬一切,形成惶惶剑域,开辟百里剑界,内部也千姿百态。
从外远远看去,也是山水洪泽皆有,大日大月皆在,全部为剑光凝结而成,并有剑辉喷射,形成神圣庄严的一轮圆形剑阳。
在圆形剑域上,有一人仗剑,直插苍天,然后他横剑,轻轻一扫。
‘吟!’
任何声音,都无法和剑鸣长哭,无论是轰鸣声和虚空碎裂的清脆响动,都遭到尖锐嘶鸣遮断。
看似三尺锋芒,却掌控了大道本源般,从混沌里横扫而来,再如盘古抬斧,又一次劈开阴阳。
“唉——!”
聂老尊叹息,然后转身离去,他的容貌瞬息又苍老下来,返回到银须银发之态,而且又垂老了几分,但眼眸深处却蕴含惊喜。
铿锵!
叮叮叮……!
未见到璀璨刺目的锋芒犀利,只看到三尺长剑上,仅仅挥出一道细丝,以银白为本,金丝绿芒点缀,画出个圆形剑轮,并且徐徐下沉高度。
十二个圆珠,正继续凶猛向前,忽然速度骤减,被剑域牢牢撑住,然后清脆声联动,就完全停止了。
半晌后,这些圆珠上,才列出一道白痕,裂痕如滑坡,然后纷纷爆裂开来,形同十二颗大威力氢弹,数年照亮世界。
已经转移到四千里外的十玉万妖族军团,也不约而同停住并回头,才惊恐的看了一眼,就发觉自己飞了起来,被巨震巅飞到几十丈高度。
惊吼声立刻不绝,然而大约六七成的妖物,再也没有落下,诡异的寸寸碎裂,然后化为点点晶光,竟然凭空消失了,全部在刹那间震碎。
轰隆!轰隆——!
一声声绝响,接连轰杀过来,四个老妖布成的大阵,仅仅维护了高阶妖物片刻,就彻底化为齑粉,他们神情狂变,再也顾不得其他。
他们才发现,陆寒划出的剑轮,并非是始终平衡的圆形,反而越来越低,形同引导阴阳般,在切开十二个圆球后,将所有威能以剑痕引导,用剑势开路,一股脑都直奔海妖军团倾斜而来。
“陆寒,你言而无信,说过这期间不对我们下手的,卑鄙啊!”
“这是聂老的神通,没有掺加陆某半点威能,他委托我将这一切,免费送给尔等。”
咕咚!咕咚……!
剑域化成长河,将圆球爆炸的恐怖灭世之力,裹挟着抛向海妖大军,但任何锋利意念,都在接触地面千丈前,统统神奇消失了,不曾对它们泄露半点锋芒。
聂老尊未言,却胜过千言万语,陆寒岂能不懂,这老头连斩杀妖王的打算都放弃了,因为已经有他代为完成。
而自己这一剑,也展示了万千奥义,大多数法则都碾压他数倍,相信这老头领悟消化后,无需再用什么外物,就可在飞升大劫中稳操胜券。
千里雷海,就是大劫的象征,他用剑道瞬间衍化的,还有飞升时的注意事项,除了心魔,尽数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