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343,野地情人謀殺案:第十八章 奇死(5看書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罗菲毫不谦虚道:“吴警员说的很对,你们得靠我支持,才有更高的升迁和更大的嘉奖。”
顾云菲努了努嘴道:“你现在应该叫他吴组长了。”
罗菲转向吴警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这个很重要。”
吴警员道:“我叫吴如,以后你直呼我名字就是了。”
罗菲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吴如,你过来,帮我搬一块石头。”
吴如很乐意听罗菲使唤,因为他打心底崇拜罗菲。
吴如蹦跳着跟他走去小溪边,离溪水2码处,有一块大的长形石头,石头架空横在另外两块石头上,露出一个小的洞口,洞口里面是一个深坑,罗菲伸手探了探,不能摸到底。但他在洞口外的软泥上看出了端倪,有人好像把一个跟洞口大小的东西,硬塞了进去,导致洞口的泥土有痕迹,有些泥土还明显被东西带进洞子里去了。
罗菲道:“你帮我把这块石头搬起来,可能会看到我想象中的凶器,那样离我找到凶手就不远了。”
罗菲和吴如没能把千斤重的石头抬起来,芮蕲和顾云菲搭了一把手,才艰难地把石头挪开。
石头挪开后,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近3米深的坑,难怪罗菲的手,不能伸到坑底。
兔子换公主 二三月
罗菲跳进坑里,捡一块显然沾有新鲜泥土的石头,接触地面的那一边,有凝固的血迹,还有脑====浆一样的东西。
罗菲身手矫健地爬出坑,把石头递给顾云菲,说道:“难怪你们警察找不到砸碎吴藻后脑勺的凶器。现在你看好了,这块石头是凶器。”
顾云菲望着大概10斤重的石头,诧异地问道:“石头在这么隐秘的地方,你怎么知道是在这里呢?”
罗菲得意道:“今天早上天刚麻麻亮,我就到这里来了,比我们昨天约定的时间——早来了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的收获可真不少,凶手的样子,我都能给你们描述出来了。这叫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顾云菲跟他唱反调道:“但也有可能是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罗菲道:“总之我是一只不知疲倦的鸟儿,吃定了这山间的虫儿。”
吴如警官兴奋道:“菲哥,快说说你怎么推测出凶手的样子的?我听菲哥分析案情,简直就是一种种乐趣,一种享受!比听所谓的名家说书还有意思。”然后朝罗菲投去崇拜、期待的目光。
罗菲道:“我真切地确定了,三人死亡时,有第四个人在场,而且他就是凶手。此人是左撇子,瘸腿,而且是右腿出了问题,右手拄着拐杖。身高170CM左右,头发花白,年龄50多岁,是男性。身体干瘦,面色苍白没有血色,得了严重的胃病,或者食道上有严重的疾病,激动之余,会吐血。”
吴如警官听得目瞪口呆,惊诧道:“真是太神奇了,你是怎么推测出来的?”然后眨巴着双眼,期待罗菲给他答案。
“最近没有下雨,所以人踩在泥土上不会留下脚印,再者山间的地上有常年累积的厚厚树叶,要留下明显的脚印,是比较难的,”罗菲蹬下身来,指着地上一个直径大概10厘米的圆形印迹,说道,“我看到很多这样的圆形印迹,显然是拐杖留下来的,这里离小溪不远,这附近的泥土还算湿润,虽然土壤的湿度不够留不下明显的脚印,但拐杖跟地的接触面积小,况且瘸腿人每走一步,拐杖要帮助瘸腿人承受大部分身体重量,从而留下明显的圆形印迹。”
顾云菲惭愧道:“看来我得真多向你学习,这细心观察的精神。那你是怎么确定瘸腿人是右脚出了问题的呢?”
顾云菲以为这个问题会难倒他,不由得幸灾乐祸。
罗菲把他们带到离长形石头3码远的地方,蹬身到一个被踩歪的草丛里,指着几个模糊的脚印道:“你们看,这是脚印,这儿离溪水比较近,还是比较容易留下脚印的,脚印的右上方有几个圆形的印迹,显然是拐杖留下的,所以我断定那人是右腿有问题,右手拄得拐杖。凶手在这个地方多停留了一会,应该是在思考把凶器石头丢到那个隐秘的地方,最后他发现我们刚才抬的那块石头下有一个小洞口,所以他大步走向洞口,把凶器石头硬塞到洞口去了事。”
吴如警官好奇地追问:“那你是如何判断凶手是左撇子的?”
罗菲道:“这个很简单,吴藻后脑勺的伤口是在左边。”
吴如警官道:“你这样说,让我恍然大悟。你又是怎么确定他的身高和年龄的呢?”
罗菲打了一个响指,说道:“你们跟我来!”
芮蕲一直沉默不语,他陷入了悲痛,好似什么都提不起他的兴趣,包括眼前奇特的案子。
罗菲把他们带到那棵苍老的黄果树下,他围着黄果树转了一圈,然后站到离黄果树6码远的一棵笔直的落叶松下,说道:“吴藻是在那棵黄果树下的灌木丛后,被人砸死的,应该他当时正入神地用枪瞄准林静笃,瘸腿人就站在这棵落叶松树后,窥视着他,他确丝毫不知道。当吴藻开枪射击林静笃后,瘸腿人马上操起离落叶松不远处的石头,上前砸碎了吴藻的后脑勺。虽然我们在落叶松树下看不到成形的脚印,但拐杖留下的圆形印迹,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同时也说明站在这里的人就是那个瘸腿人。落叶松树下的草,被踩得很乱,而且这个人爱吐痰,我在这棵树下看到三口浓痰。”
罗菲指着离落叶松树一码处的一个长形印子,问道:“你们看出什么没有?”
紫 府 仙 緣
罗菲不等他们答话,继续说道:“那个印子上没有长草,显然是被物体常年压过的,才留下那么光滑的印子。云菲,你把那个凶器石头放到印子上。”
顾云菲按照他的要求,把石头干净的发白的一面,小心翼翼地放到那个长形印子上,石头跟印子刚好合上,她恍然明白道:“凶手是在这里操起的这块石头,去砸碎了吴藻的后脑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