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起點-第一百六十八章:陰謀相伴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炮灰农女生存大作战
孙家因为苏氏的作死,暂时面上由孙瀛洲管着。不过孙家的风波似乎还没结束呢。
孙云横冲直撞的跑进孙老夫人院子, 就开始砸东西,弄坏了许多名贵的花草,一旁的仆从吓的要死却拉都拉不住。
孙老夫人听到动静杵着拐杖,颤颤巍巍出来阻止,看着平日乖巧的曾孙变成如今的样子,心里不禁又对苏氏一番贬低。都是苏氏那个小格局的妇人将自家的嫡嫡亲孙子,教成了这般模样。
“孙云,你干什么?还不放下来。”孙老夫人指着孙云大喊,孙云手上捧着那盆兰草,可是她花重金买回来的有市无价。
孙云两眼一瞪,一副十分不情愿的样子。只听“砰”的一声,就将手中的兰草花砸了个稀巴烂 孙老夫人顿时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孙瀛洲收到消息以后,来到苏老夫人院子里时,苏老夫人还未转醒,一旁的郎中正在强行喂药,而孙云则是站在门口,一言不发,而脸上一副桀骜不驯的表情,似乎并没有认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
孙瀛洲挑眉,他和这小子的关系可算不上好“我家祖母情况如何?”
“二少爷放心,老夫人马上就醒了。”果然郎中话落,孙老夫人就慢慢转醒过来。孙老夫人看着周围的一群人,又看用余光扫了扫,还站在门边的孙云一时一阵心酸,“洲儿啊,你快管管云儿,他这都快要闹上天了”这云儿从小就被苏氏带大除了苏氏的话谁也不听。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第一百六十八章:陰謀推薦
孙瀛洲张开口打算敷衍一下,结果被孙云抢了先,“谁要他管,你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配和我说话吗?”孙云讽刺的看了眼孙瀛洲仿佛在看什么脏东西一般。
“云儿放肆!”孙老夫人怒喝,自己儿子已经是个没用的,将来的孙家还得靠孙云继承,到时候又没有孙瀛洲的扶持,怎么立得起来?
孙云被孙老夫人怒喝了以后,正在生气心中十分愤怒不满,平日里最疼爱自己的曾祖母,现在居然会为了一个庶出之子如此贬低他,“他不过一个庶出之子!外室女生下来的野种。哪里配踏入我孙家,现在曾祖母竟然还叫他来管我,是把我的脸往地上踩吗?”
孙云的话落现场一片静谧,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出来。在孙老夫人房间里的上至婢女,下至郎中纷纷都恨不得自己没有长耳朵,什么都没听见,这等孙家辛密他们听到了,可就是道催命符啊。
而再看孙瀛洲的面色,原本温和的笑容僵在脸上,眼眸中透着狠戾的冰冷。孙云被这样的孙瀛洲吓到,但又不服气继续的说,“难道我说的有错吗?他就是庶子!庶子!庶出之子!”
“来人啊!赶快交小少爷给我拉下去罚跪祠堂,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允放他出来!”孙老夫人躺在床上,声嘶力竭的尖叫着。
最终孙云还是被一帮婆子托了下去,那些鱼一边被人拉扯着,一边还在大骂,嘴里庶子外室之子等话语传遍了整个孙家大宅,引的众仆役惶惶不安。
孙老夫人看了一眼孙瀛洲难看至极脸色,“洲儿,祖母知道你是个好的,云儿还年幼你多担待些。”
孙瀛洲笑了笑,又恢复了往日的一片温和,“孙儿省的,祖母慢慢休息。”
待孙孙瀛洲以退出孙老夫人的院子,飞鹰的残影便一过,“主子,孙云的事情……”
“不行,现在还不能杀了他现在动手太引人怀疑了。孙家让他去跪祠堂就是一个借口。你最近不是新开发了一个水蛇浴吗?”孙瀛洲看了眼飞鹰,说来也奇怪他这属下平日里就和那木偶一般却偏偏喜欢银子和发明各种各样的酷刑。
“属下明白!”
“青临那边的事情你安排的怎么样?”
“主子一切都在计划之内!”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磕磕绊绊的云国的时节已经进入了五月中旬。不过盐池地倒是没有那农忙的场景,所有的人都马不停蹄的煮盐,晒盐。几场天灾过去官盐的价格已经上升了好几倍。张五他们趁这个时机卖了不少盐,价格比天灾前还便宜,一出售就一抢而空了。
钱三丫巡视着忙忙碌碌的人,这盐池地的人可比当初多多了。现在张五除了自己买回来的一些死士之外,已经在盐池地外面开放一些地方招纳其他的盟友和归属张五的人来居住,一时之间盐池地状大了了许多,也复杂了许多。
钱三丫看着人来人往的人,心里稍稍有了些底。“夫人,虎头山派人来了!”暗雪在钱三丫耳边说道。
钱三丫了然,上一次离开沅水镇的时候,她与虎头山的人做了交易,先下应该是来取钱的。
“去拿两块金子给他们。”钱三丫吩咐道。
“主子,他们说要亲眼见你。有重要的情报要与你说。”
“什么重要的情报?”暗雪摇了摇头。
钱三丫的内心有一阵纠结,这里到底还是她的地盘去会会虎头山那群人也无妨,况且自己还有念力在身,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动的了的。
钱三丫和暗雪带着一帮人来到盐池地外,虎头山的结巴则在那里东张西望,看见钱三丫整个人兴奋万分,他的财神爷可算是来了。钱三丫看了结巴,心理刚刚升起的疑心落下,看来的确是虎头山的人。
“你们找我出来,可是有什么要事要商量,二当家没来吗?”钱三丫瞅了瞅结巴背后的马车。
“没来,在……在青临镇…上…上等…等你呢!”结巴笑嘻嘻的接过暗雪递过来的金条。
钱三丫眉头一挑,这二当家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还让他去青临镇。难不成又是陷阱吗?
“你们说的重要情报是什么?需要多少钱来交换?如果不能说那就算了。我是不会进青临的。”
结巴看钱三丫拒绝,整个人慌了起来,“不……不…行…去…要…能”结巴断断续续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话,但从他紧张的表情看来,他是非常想劝钱三丫前往青临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