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討論-380:要幹掉整個錫北國際(一更)鑒賞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他从地狱里来
戎关关喜欢吃炸鸡,其实戎黎也喜欢(肉他都喜欢),但徐檀兮说不健康,他们已经很久没吃过了。
为了奖励戎关关今天在幼儿园里的出色表现,晚饭吃的炸鸡。
于是,戎关关又吃撑了,
戎黎叫了他常叫的那个代驾,让他把车开回了麓湖湾,他领着一大一小散步走回去,也不远,一公里多路。
“哥哥。”
戎黎嗯了声,
戎关关走得好累,蔫儿:“我已经消化完了。”可不可以打车回去?
戎黎没理他,对徐檀兮说:“我要去一趟超市。”
噢,戎关关又精神了:“那可以买一个雪糕给我吃吗?”
戎黎没得感情:“不可以。。”
戎关关无精打采:“哦。”
六月了,天气已经不冷了。
但戎关关前几天风寒,咳嗽还没全好。离
商业街离麓湖湾不远,附近一带都是住宅区,这个点,街上的人挺多。
一路上没什么霓虹,只有几盏很有年代感的路灯,灯杆老旧,灯光昏黄,灯下老头子牵着老婆婆,都白了头。
路上没什么车,徐檀兮牵着戎关关,戎黎牵着徐檀兮。
进了超市,她问戎黎:“你要买什么?”
戎黎说随便买点。
他推了辆购物车,往车里丢了许多甜食,还有蔬菜和日用品。
“戎关关,”戎黎使唤他,“去冰柜里帮我拿盒牛奶,放在最下面的那个。”
冰柜就在旁边,离得不远。
“好。”
戎关关去买牛奶了。
戎黎从收银台旁边的货架上拿了五盒避孕套。
徐檀兮低头,耳朵发烧,默默地往后面站,离某人远一点,再远一点。
男收银员看了戎黎好几眼,然后下意识地想看看他的身边人,没有恶意,就是好奇。
戎黎把徐檀兮挡住,眼皮那么一抬,气场出来了,有警告的意思。
男收银员尴尬地收回目光。
付完账从超市出来,戎关关说饿了,戎黎用矿泉水洗了根黄瓜给他,他心满意足地抱着啃,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
没别人听到,徐檀兮这才好意思作声:“你怎么又买,家里的还没有用完。”
戎黎对性事很放得开,虽然没结婚之前很雏很纯,但现在的他很直白,对徐檀兮什么都说,也什么都做。
他喜欢花样。
他说:“那个质量不好,容易破。”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顧南西-380:要幹掉整個錫北國際(一更)熱推
徐檀兮含羞瞪他。
走在前面的戎关关突然回头:“哥哥,你们在说什么呀?”
戎黎刚好拆了一盒牛奶,徐檀兮不喜欢吃垃圾食品,晚饭吃不多,他把牛奶给徐檀兮:“在说牛奶。”
天真无邪的戎关关:“哦。”
徐檀兮脸通红。
翌日是周五,下午戎黎没课,来了程及店里。他的社交圈太窄,没课的时候不是陪徐檀兮,就是来程及这儿。
程及的生意一如既往地惨淡,有时候一天也没个客人。
真是两个闲得发慌的人。
戎黎上了楼,程及在沙发上瘫着,抬起眼皮瞧了他一眼:“没课?”
“嗯。”戎黎踢开他搭在沙发上的腿,拿出手机,“上游戏。”
程及换了个姿势,脚搭到茶几上,继续瘫着:“没心情。”
戎黎催:“快点。”
好烦这人。
程及开了游戏,没精打采地浪着。
开局不到五分钟。
“我倒了。”
戎黎被敌人打中了。
程及还在捡设备:“哦。”
戎黎踢他脚:“你快来扶我。”再不扶血就掉光了。
“等着。”他慢慢悠悠地过去,把戎黎扶起来。
id为【程爷带狗子上分】的游戏人物蹲在屋子里,就那么苟着,毫无战斗的斗志。
戎黎去报仇,打那个刚刚打他的人:“我没子弹了。”
戎黎碰过真枪,打得很准。
怎么到了游戏里就准度这么烂?
“起开我来。”
【程爷带狗子上分】站了起来,走到窗前,拿出狙击枪。
他开四五枪,没打准。
敌人有两个,一个在前面吊着程及,另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摸进了屋,丢了个雷进来。
【程爷带狗子上分】和【随便去个名字】都被炸死了。
戎黎退出游戏:“你越来越菜了。”
程及回敬:“你好意思说我,子弹都被你用光了也没见你拿到人头。”他大声嘲笑,“菜鸡。”
戎黎懒得跟他吵,打开好友列表,把备注为【老乡】的程及移除好友列表。
然后谁也不搭理谁,戎黎打他的游戏,程及走他的神。
还是程及先开了口:“问你个事。”
“说。”
程及坐直:“如果徐檀兮要去帝都发展,你会怎么做?”
戎黎没考虑:“跟着去。”
程及反驳:“可是帝都很危险。”
他当然不是对徐檀兮去哪里发展感兴趣,他这是在类比。
火熱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愛下-380:要幹掉整個錫北國際(一更)鑒賞
谁跟谁类比?
徐檀兮和林禾苗。
为什么这么类比?
林禾苗对程及的意义大约可以等同于徐檀兮对戎黎的意义。
戎黎很清楚程及在烦恼什么:“徐檀兮也是锡北国际的,本来就处在这个危险的圈子里,林禾苗的情况不一样,对比不了。”
行吧,兜圈子就不必了。
人氣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380:要幹掉整個錫北國際(一更)讀書
程及直说:“她的志愿是帝都大学的物理系。”
戎黎提出质疑:“一定考得上?”
程及抱着手往后躺:“当然。”
“你会阻止她去吗?”
程及没犹豫:“不会。”
林禾苗很喜欢物理,她的梦想是当天文学家。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裏來-380:要幹掉整個錫北國際(一更)
戎黎在游戏里不走心地左开一枪右开一枪:“你去了,你得罪过的人可能会顺藤摸瓜盯上她,你不去的话,”
他没往下说。
程及自己接过去说了:“感情淡了怎么办?”
呵。
游戏花丛的浪荡公子也有今天。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戎黎无情地嘲笑:“这点自信都没有?”
都沦落到向戎黎请教感情问题了,就知道程及陷得有多一塌糊涂。
程及以前多会玩,碰到了心上人,还不是一样没辙。
“少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异地一个试试。”
戎黎没站着,他坐着呢,徐檀兮不在,他坐没坐相,野惯了:“如果不是因为徐檀兮的病,我们不会来南城,如果不是路华浓绑了她,我还会继续装死。”
程及听懂了:“所以你优先考虑的是安全?”
“嗯。”
程及当初会回祥云镇,目的其实跟戎黎一样,就是想活得简单一点,想离纷争远一点。
“可能不会很久。”戎黎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程及没明白:“什么?”
他说:“我想让锡北国际消失,不然就安稳不了。”
他想平平静静地定下来。
程及也想,他就事论事:“很难。”
锡北国际牵涉到太多人的利益了,还有很多见不得光的秘密和交易,要整个摧毁,谈何容易。
游戏里戎黎挂了,他收起手机:“试试咯。”正事谈到这里,“咨询费结一下。”
程及:“……”
还真是塑料镇友情。
“多少?”
戎黎反问:“你上次收了我多少?”
“不记得。”程及真不记得,他们两账目往来太多,哪里记得。
既然不记得,戎黎自己开价:“十万。”
塑料关系就是这样,干什么都要钱。
程及打开微信,想起来了:“你把我删了,转不了账。”
戎黎把二维码打开,手机推过去:“扫吧。”
“……”
程及扫完,通过后转账,转完账后删除,整套动作下来一气呵成,极其熟练,毫不拖泥带水。
戎黎把手机揣兜里,走人。
程及叫住他:“你老婆她外婆做的那个腌萝卜还有没有?”
“有。”
“再给我一罐。”林禾苗挺喜欢的。
戎黎嗯了声,折回来,手机掏出来,二维码递过来。
程及:“……”
妈的。
这只狗子好无情。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裏來 愛下-380:要幹掉整個錫北國際(一更)看書
程及笑得很危险:“你真要这样?”
戎黎一脸跟他不熟的表情:“我上个月给你转了十七笔。”
程及不觉得自己有这么狗:“有这么多?”
戎黎把转账记录打开。
程及扫了一眼,笑了笑:“镇友嘛,不靠金钱怎么维系得来。”
他扫码,加好友,转账,然后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