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逍遙小地主討論-第五百六十九章 四面楚歌熱推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逍遥小地主
这春雨一下就是一天。
剑门城城楼上的敌军守卫也一直瞪着眼睛,看着城外的营帐看了一天。
城外没有任何动静,这时候夜色降临,又见城外炊烟升起。
他们想干什么?
难不成想要困死我们?
薛定山在一群亲卫的保护下也来到了城楼之上,他静默的站着,静默的注视着十里连营,就这样看了足足半个时辰。
当这城楼上的灯笼亮起,当对面那些营帐中飘来了饭菜的香味儿的时候,有个傻子一般的敌人打马冲到这城楼下,还大声的吼了一嗓子:“城里的弟兄们,吃晚饭了,你们吃了没?咱们费大将军说了,只要你们投降,将薛贼给抓住,对你们之大逆之事便既往不咎!你们可得好生想想!
人生短短几个秋,犯不着跟着薛贼掉脑袋!这日子眼见着一天天好了,你们就不想想你们家里的妻儿老小?他们还等着你们回家吃饭呢!”
“你们听见了没有?没有听见我呆会再来,我先回去吃口热饭,呆会咱们再见!”
薛定山一听,刚刚转身迈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他正想一箭射杀那人,那人却真的跑了回去。
他的视线落在了守城的那些将士脸上,总觉得那些将士似乎受了蛊惑想要叛了他。
不然那个小兵为啥恋恋不舍的盯着那人的背影?
他身旁那个小兵还附耳过去窃窃私语着啥。
略远处居然还有几个士兵在笑!
这笑声听在他的耳朵里特别不得劲,老子都被欺负成这样了你们居然还笑得出来!
肯定不怀好意,可得当心着点,去听听他们在笑什么。
于是,薛定山让他的亲卫原地等着,他轻飘飘的飞到了那群士兵的身后。
“你那还好一点,我儿子才刚满两岁,老子死了到无所谓,可我媳妇那么漂亮,村头那王麻子看我媳妇那眼神就不对,早知道老子把王麻子给砍死。”
“这特么除非变成老鼠打洞,不然飞都飞不出去。你儿子肯定得管那王麻子叫爹,你死了难不成还指望你媳妇为你守一辈子的活寡?”
“哈哈哈……!”
“滚你妹的,哎……到了这时,老子才忽然发现活着真好。”
“这有个屁的办法,都是命,谁知道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
“也不知道大将军怎么想的……”
薛定山豁然拔剑,剑光一闪,那士兵的脑袋骨碌碌就滚在了地上,其余士兵顿时一惊,习惯性的拔刀,抬眼一看,卧槽,大将军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你们……都想叛了本将军?”
“没、没有,我等从未这样想过。”
“没有这样想?那你们为何私自妄议本将军?”
“……我……”
“你们,都得死!”
薛定山双眼赤红,面目狰狞,他的长剑一剑挥出,圣阶强者的力量陡然喷发,一颗颗头颅飞了起来,有的落在这城墙上,有的落在了城墙外,鲜血在空中飞洒,热腾腾落在了地上,混合着湿漉漉的雨水,在昏黄的灯光下不着任何色彩。
“谁敢背叛本将军,他们就是你们的下场!”
薛定山气运丹田,一声爆吼,吓得城墙上所有的守军尽皆寒蝉若禁。
他们透过夜色看向了模糊的大将军,忽然觉得这位曾经钦佩的大将军变得陌生起来,变得恐怖起来,就像地狱中走出来的凶神恶煞的厉鬼一样。
……
……
“薛定山要疯了!”费安等人自然也听见了城墙上那一声大吼,他扒拉了两口饭,又道:“唱歌的人和曲目都准备好了,可惜少了锣鼓唢呐,倒是寻了一口钟,呆会就为这薛定山敲一记丧钟!”
苏珏点了点头,“小师弟原本也说只要薛贼入瓮,他就会疯。只是彻底发疯的时间恐怕会比较长,而唱歌可以让他更快的发疯。”
苏墨抬头看向了费安,“小师弟说只需要唱上三五天,就能够把薛贼给唱死,这是什么意思?”
费安微微一笑,
“傅小官这小子厉害,这就是运筹帷幄而胜之于千里之外!
咱们将这十五万人给围了个密不透风,却偏偏不打,带给他们的压力就会越来越大。他们就会想很多,尤其是会想及自己的家乡,自己的家人。唱他们家乡的歌这就是激发他们的乡愁,令他们思乡之意更浓而生出想要活下去的心思。
这样的心思一旦形成,就会在军中蔓延,就会有人出头来谋个生路,而这是薛定山绝不愿意看见的,薛定山一定又会杀人!
薛定山杀的人越多,这矛盾就会越大。一方面薛定山会杯弓蛇影,觉得所有士兵都背叛了他。而另一方面,所有士兵会觉得薛定山变成了一个杀人魔王,他的威信会在士兵们的心中渐渐消失,反而被仇恨所取代。
当这矛盾到达了顶点,终究会爆发。没有人想死,更没有人想死在自己的大将军的刀下,他们就会造反,城里定然会大乱……”
费安顿了顿,“傅小官这小子利用的是人性的弱点,此策当真是神来之笔,难怪他敢让薛定山占了这剑门城,我当初还犹豫了许久,而今看来,他早有计较了。”
“那大将军要不要试试?”苏墨觉得这计策很是神奇,唱歌都能将对方十五万人给唱死?他不太相信,忽然觉得不如试试。
“苏将军,这可不是试,这是策!咱们看看几天能够把薛定山这龟儿子给唱死。”
“来人……!”
“你们就在这北城门下给老子唱楚歌,大声的唱,要唱出忧伤,唱出感情,把这老天爷唱哭,去吧!”
于是,这剑门城外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数以万计的人聚集在了剑门城北门之下,他们齐声而唱,唱的正是楚地的歌曲。
大师兄苏珏和苏墨的神剑三旅站在这群人的四周,他们自然没有唱歌,而是谨慎的注视着城墙之上,以防敌人的箭矢。
当这歌声飘到了城墙之上,守城的士兵顿时一惊——敌人这是在干啥?
特么的吃饱了撑得慌!
不管他们,正好无聊,听着这歌还挺不错的。
刚刚回到城守府的薛大将军也听到了这歌声,他眉间一蹙,面容陡然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