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08o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 起點-第544章 降下展示-76qpd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娄小乙就抓住了这样的机会,开始把所有的精力时间都花在这种五行变化上!
他知道,这样的变化也就最初数年最激烈,最明显,然后迅速减弱,在弱到一定程度上时稳定下来,持续数百上千年的时间来潜移默化,不过到了那时,这样微小的变化幅度就未必是他一个小小金丹能感知到的!
所以,现在就不是提高修为的时间,也不是练剑的时间,现在就是领悟五行的最好时机!
修士要学会取舍,在最适当的时机修习最合适的方向,才有事半功倍之功!而不能在天空中学游泳,在大海中练飞行,是为顺势而为!
他就在剑架山侧峰一座小山包顶的歪脖树下修行,孑然一身,不搭棚也不立洞;这个位置从剑架山主峰看过去就根本是一览无余,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每天都有无数的剑修悄悄的在远峰上打望,也包括那些金丹剑修,就指望着从中学会一招半式;让他们失望的是,当这剑修收起了剑,就完全是一副法修的模样,就和屁-股上抹了胶一样,这一坐下,就再也没有动弹分毫!
难道,上界的剑修就是这么练剑的?不出剑,就只在脑袋里比划?
没人敢过去请教,上界剑修在剑架峰旁找了这么一个山包,就摆明了他的态度,都是机灵人,看的懂!
就只有沉江,独臂剑主沉江,他和上界剑修一样的盘在剑架山巅,不移不动。
当然,他现在已经不允许别人再叫他剑主,矿洞里被人杀的狗一样,有什么脸面自称剑主?剑脉的身后事早已安排妥贴,他很清楚自己的归宿,渡筏下来,要么被杀,要么被拉去上界惩罚,不过对他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一切都已看淡,只除了心中对剑术越来越火热的追求!
他有太多的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剑就那么的重,重的毫无道理,重的让人绝望!重的就像自己使用的就像烧火棍一样!
不怪他有这种感觉,对金丹就是天顶的他来说,还没有剑灵这个概念,这是传承的缺失,轩辕又不傻,在外面留下道统也是要挑挑拣拣的,就像猫教老虎,厉害的都会保留。
沉江是个有天赋的人!也是个坚忍的人!具备剑修的一切优秀素质,唯一的错误就是生错了地方;他断的一臂,没有选择再生,而是留下了这个缺憾,也不知道是为了牢记仇恨还是教训?
在凝神静气的安坐中,他依稀感觉到了那名上界剑修在修习什么,虽然在剑术上差得很多,但在修为上他却甩了娄小乙两条街,发现五行的莫名变化也在情理之中!
这期间,婆娑星大大小小的势力开始向剑架山上供他们储存的纳晶,有上等品质的,也有差一些的,不管怎样,能被一个门派收集的,也太差不到哪去。
包括当时在矿洞空间的所有门派势力,也包括那些虽然没有参与却耳闻的势力,只要是觉得自己有一定的规模,都会老老实实的献上自己的所藏;不完全是娄小乙的淫威,也在于婆娑星世界升级的事实,开放的大门打开了,洪水猛兽必将接踵而至,这时再顾及自己的小仓库就愚不可及,真碰到不讲理的,哭都没地方哭去!
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服软,效忠;谁都明白,这时上供可能上修不会记住你,但如果不上供就一定会记住你!婆娑星的未来充满了变数,而且时间漫长,在真正成长起来之前,谁知道自己会遭遇到什么?
这样的节奏下,娄小乙带来的大型储物空间很快就被填满,得亏纳晶是一种精加工的成品材料,虽然珍贵,但在每件剑器法器上并不是主体材料,否则单只这一次的收集,矿筏都未必能一次性的拉回去!
通信就成为了最难堪的原因,娄小乙联系不到轩辕,他自己也飞不出气层,就只能望空兴叹。
时间,在五行剧烈变化中走得特别的快,当这样的变化开始出现放缓的痕迹,时间已经过去了八年,娄小乙在这个过程中受益匪浅!
鉴于他在睿真人手下十五年学习的基础,意识海中气运和自然的融合,婆娑星上五行的明显变化,这些因素加起来,让他在五行上的进步得到了质的飞跃!
金木水火土,全部体悟成功,这是一个巨大的惊喜,他原本以为还需要至少数百年的;但在这里,在婆娑星,五行的变化就是相辅相成的,并不是像修士自我修行的那般,一行一行的来,而是作为一个整体,用整体的变化展现在修士面前。
天有五行,水火金木土,分时化育,以成万物……相生相克,互补互偿,周转自然……
只要把它们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就不存在在某一行上的壁障,尤其是对修士来说谈虎色变的土之一行!
修士悟五行,难点便在没有合适的环境,它们体味不到五行变化在大自然中的规律性的东西,因为几乎每个成-熟的界域其五行机理都是稳定而内敛的,远不如婆娑星世界初开这样来的直白!
娄小乙在最后一年,已经开始了五行遁的修习,看似不起眼,并不重要,其实却为他提供了一种全地形全环境的战斗能力!等他的五行遁真正修练有成,才是真的不怕弱水,不惧穴洞,不畏深空!
这一日,心有所感,不觉抬头望天,只见一枚青鸟剑信呼啸而下,那是轩辕矿筏已至,有长辈在天外与他联络!
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回信,上面把这十年在婆娑星的种种变故都有大概记录,尤其是提到了婆娑星世界升级,天劫条件已变的现状!
青鸟信又飞回天外,他只能表述事实,却不能替真君前辈拿主意,到底下不下来,是否仍然有天劫的危险,还需要真君自己判断!
等不多时,没有青鸟信回传,却只见极高的天空中仿佛破开了一个大洞,一条黑色浮筏钻了出来,直扑剑架山!
剑架山上,无数婆娑土著修士,包括剑修,也包括法修,头头脑脑的都聚在这里,等待命运的审判!
他们太清楚,对上界真君来说,他们这样的螻蚁躲是不躲,其实没有任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