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5d5f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最後的三國2興魏-第1630章 聽我安排分享-pigpt

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贾充扶起了惊惶失措的司马昭,司马昭并不是被曹髦刺来的一剑给吓怕了,而是成济杀了曹髦,这天子一死,他的全盘计划都被打乱了,这样的结果,可是不是司马昭能预料到的。
司马昭是扼腕而叹,这个成济,也太冲动了,就算曹髦拨剑刺向了他,司马昭身披一身的铠甲,曹髦想要伤他有那么容易吗?
更何况,成济就算是出手,也未必需要将曹髦往里整,刺伤他个手臂大腿啥的,那也是无关痛痒的,只要不要了曹髦的命,司马昭总归是有挽回的余地的。
可是成济出手太狠了,一下子便把曹髦给刺死了,这下给司马昭惹了一个大麻烦,不管怎么说,是司马昭今日进宫导致的曹髦被杀,不管曹髦是不是死在司马昭的手中,但司马昭绝对是难辞其咎的。
“公闾,这该如何是好?”司马昭望向了曹髦的尸体,他被一戈穿心而过,死得不能再死了,曹髦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双目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贾充眉头紧锁,沉吟了片刻之后,道:“二公子,陛下乃是成济所杀,这个成济,已经被曹亮给收买了,潜伏在军中,这次得到了进宫的机会,趁机刺杀了陛下,所以此事完全是曹亮所为,与二公子毫无关系,卑职会安排人对成济严刑逼供的,就算他是铁嘴钢牙,也一定会把他给撬开的。”
司马昭顿时明白了,贾充此举,是故意安排的,将刺杀曹髦的事,栽赃到曹亮的身上,而将成济,屈打成招,让他供认是曹亮安排的刺客即可,尽管这事看起来破绽百出,但只要咬死了成济是曹亮的人足矣,毕竟谁也不可能把曹亮找来当面对质,贾充此计,便有一石二鸟之计,既可以洗清司马昭的弑君之罪,也可以把脏水泼到曹亮的头上。
是不是曹亮做的存疑,但贼咬一口,入骨三分,曹亮远在洛阳,就算他得知了这个消息,那也是百口莫辨。
那么现在所需要的,就是坐实成济行刺的动机和目的,也就是说成济的口供十分的重要,只要他供认不讳是受曹亮委派的,那么此事便能和司马昭划清界限。
这一点,贾充已然有了计较,他回过头,对那些已经被控制住的太监近侍道:“尔等亲眼所见,是成济弑杀了陛下,与他人无关,是否?”
曹髦一死,这些太监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一个个跪伏于地,连连地狂点头,称确实是成济杀了天子,当然这也是他们亲眼所见的,倒也不是胡说。
贾充淳淳善诱地道:“今日卫将军入宫,是和陛下有紧急的军情商议,但没想到太子舍人成济乃是曹亮派来潜藏在宫中的刺客,所以陛下一时不防,为成济所害,这你们是亲眼所见,希望将来有司派人查证之时,你们如实地能向有司之人汇报。但此事事关卫将军的声誉,希望你们能忽略卫将军的存在,告诉有司之人,卫将军是在陛下遇刺之后才赶到的皇宫。”
这些太监都有些愣了,贾充让他们如此之说,显然是违背事实的,事关陛下遇刺这样的大事,他们又岂敢胡乱说话,一时间个个面露难色。
贾充轻轻笑了笑,道:“陛下是成济成杀,这也是你们亲眼所见,本官也没有让你们做伪证,你们也亲眼所在,陛下之死与卫将军无关,如果你们肯替卫将军作证的话,那么你们每个人都可以拿到百万钱的奖赏,但你们若是不肯的话,如今陛下已亡,你们何去何从也是一个问题,识点时务,便可以保证你们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这几个太监窃窃私语了半天,贾充开出的条件确实是相当的诱人,百万钱的巨额奖赏,恐怕是这辈子他们也无法挣到的,曹髦是天子不假,但也仅仅只是一个活在司马家阴影之下的傀儡,无权无势,更别说调动钱财赏赐手下的太监和近侍了,所以看起来高高在上的皇宫不过是一个清水衙门,这些太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油水可捞。
此刻贾充许诺给他们每人百万钱,面对横财,谁又能不动心呢?更何况,也仅仅只是让他们作证司马昭并不在刺杀现场而已,反正天子也不是司马昭亲手杀的,他在不在场也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于是这些人商议了一下,同意了贾充的要求,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们在天子遇刺之时,只看到了成济一人,至于卫将军司马昭,是在曹髦死后不久,才赶到的皇宫。
有钱能使鬼推磨,贾充一番威胁利诱之后,这些太监便彻底地倒向了司马昭这边,为他做不在场的证据。
至于司马昭带来的那些禁军,全部都是司马昭的亲信,如此重大之事,司马昭当然不会重用非嫡系的人,所以跟随他进皇宫的,包括贾充成济在内,可都是司马昭的心腹之人,断然不会泄露出半点机密的。
现在贾充唯一需要搞定的,也就剩下了成济一人而已,只要让成济亲口招认,他是曹亮委派潜入到长安的刺客足矣。
至于让成济开口,贾充似乎有上百种的方法,严刑逼供也好,威胁利诱也好,只要成济供认是曹亮的人,一切就万事大吉了。
不过贾充对此另有办法,他对司马昭耳语几句之后,径直便离开了,亲自前往关押成济的牢房。
成济一看贾充到来,连忙是高声地讨饶,因为他明白,现在能救他的,也只有司马昭一人了,如果司马昭将他放弃了,那他真得就是死路一条了。
贾充挥退左右,对成济神秘兮兮地道:“成济,你是想死还是想活啊?”
成济痛哭流涕地道:“当然是想活了,贾公救我啊,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贾充攸然地道:“如果你想活,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肯听从我的安排,定保你无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