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f0n7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戰錘神座-第一千零九十二章,萊恩的最愛到底是誰?閲讀-4af6q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维罗妮卡有些似懂非懂。
主公?公主?
前者的名词她不是很懂,大致可以按照君主或者领袖去理解的话,维罗妮卡能够领会其中的意思,就是一方势力的头目或者领袖的意思。
而后者这个词她能够完全明白意思,但却不知道莱恩在指什么。
议长这下来了兴趣。
实际上对维罗妮卡来说,最温暖和最值得回忆的岁月就是那已经显得有些遥远的,小战士和小女巫结伴一起冒险,一起回那座破破烂烂的城堡过年时的时光了。
当时,她只有他,他也只有她。
似乎是看出了维罗妮卡正在想些什么,莱恩的眼中也忍不住泛起了回忆,他笑道:“你还不明白?”
“前一段话我明白了。”维罗妮卡又拿出了一瓶金色的苹果酒和一个高脚杯,她接着摇头:“我并不认为我是你的公主,但正如你所说的,我现在是主公了。”
“你是公主,你是我一个人的公主,维罗妮卡,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莱恩闭上了眼睛,他轻轻地靠在了柔软的沙发上:“可以说,在这个过程中,我帮了你很多,但是,没有你自己的努力,也是做不到的,几次遇到危险和磨难,包括几次远征,你也都有很出彩的表现,这点,值得肯定,也证明你的眼光没有问题,我的眼光也没有问题。”
“我们依然是合伙人,依然是最好的搭档?”这可能是维罗妮卡一生中最骄傲的事情,被莱恩一肯定,她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不过女议长随即意识到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关系已经产生了变化?”
莱恩沉重地点头,骑士王端起冰可可,他将目光移开,投向了窗外:“还记得我们最早是怎么相处的么?我们一起出任务,一起在诺德冒险,一直到我为了追杀贝尔特到了马林堡,你也到来,再到你到布列塔尼亚来找我,这段时间可以被归纳为第一阶段,你应该可以感觉到,这一段时间,你是一个完全独立自主的个体,你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我是完全无法阻止的?什么事我们其实都是商量着办,而且往往是你的意见占主导地位?”
维罗妮卡心想了一下还真是,于是嘉兰女巫点了点头。
当时两人的关系完全是维罗妮卡主导,包括在莱恩晋升传奇之后她用蝴蝶结丝带自己把自己打包送给莱恩品尝一样,如果莱恩惹她生气了,她也大可以一走了之。
甚至是马林堡事件结束之后,维罗妮卡要走,莱恩不舍得却也阻拦不了。
“第二段时间是你的巫师塔建成,到嘉兰毁灭之前。”莱恩点头,他长叹一口气:“这一段时间中,我们的相处方式已经出现了改变,在你到波尔德罗找我之后,虽然我们都没有说,但实际上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从你主导变成了共同商量、结盟,而随着你的曙光巫师塔正式建成,我们之间的关系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你依然对我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和保有一定的自由行动权,可随着苏莉亚、特蕾莎、奥莉卡和莫吉安娜的出现,你已经不再是唯一,很多时候你甚至在比拼硬实力上不是她们的对手。”
“第二段时期可以概括为,你依然有自主权,但已经开始和我绑定,你还可以自己做事,但不可能一走了之,也不可能无视我的意见了。”莱恩微笑着说道:“至于第三个阶段,就是从我任命你为议长,让你重建女术士集会所开始。”
维罗妮卡完全明白了,女议长愣了几秒钟,突然很不甘心,她咬紧牙关,双手握得直接发白,胸口一阵上下颤抖,她一字一顿地说道:“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完全成为了你的附庸,我不再拥有自由了,我成了你笼中的金丝雀,我成了小腹烙印着莱恩-马卡多特殊灵纹的私人物品?!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我虽然从小女巫变成了议长领袖,但也从你的主公变成了你分封的公主?”
“没错。”莱恩缓缓点头,他的目光中少见地露出了一点哀伤,曾经的小女巫维罗妮卡是个极为有主见、非常自由和自信、意气风发的美少女,往往一个地方没配合好敢对自己乱喷,甚至等回到旅馆时还揪着不放给自己甩脸,莱恩还只能哄着。
而现在的维罗妮卡虽然成熟美艳而且知性沉稳,却少了以前的活力和敢于和自己对顶的气势,她必须要扛起整个议会,这既是无上的荣耀,也是她甩不掉的包袱,骑士王沉默了几秒钟,缓缓说道:“但这是你的选择。”
人都要成长,人总是要成长。
维罗妮卡缓缓点头,她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嘉兰议会毁了,玛格丽塔将一切复兴的重担交到了她的身上,想要重建嘉兰议会,她就必须要背靠已经成长为苍天大树的骑士王莱恩。
就像莱恩所说的,在她选择了要依赖莱恩的力量重建议会的那一刻,她就已经不可避免地进入了第三阶段,完全地丧失自主行动权和附庸化。
那么现在回想来,或许当初欧若拉的观点从她个人的角度来说也有道理,欧若拉相比起年轻的特蕾莎和维罗妮卡要成熟老练很多,欧若拉看得更清楚,莱恩就是头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各种意义上。
“你有你的利益,亲爱的,我也有我的利益,从大的来说,我们大体方向是相同的,可从内部来说就不是这么回事了。”莱恩摇着头:“随着你完全附庸化,存在感和地位下降是必然的。”
“但无论怎么说,你都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我很宠你,你的要求基本上都能够得到满足,有些事你不愿意,我也就不勉强你了,甚至我还从伏尔甘兄长那里为你求来一枚神器戒指,八峰山大远征和莫特金入侵我也都带上你一起去,还有,你看奥莉卡,她就很清楚,她敢整天去欺负西尔维娅,她敢时不时把欧若拉和特蕾莎抓去公爵城堡地下实验她的新药和心灵控制魔法,可你看她有对你怎么样么?”莱恩摊开双手,骑士王缓缓地说道:“就像我明知道我可以下国王令让你带人来,还是亲自来找你了一样。”
维罗妮卡抿住嘴巴,好让自己眼眶中的泪水不流下来。
女议长知道她没有选错人,莱恩能够愿意将东西说得这么透,他在掌握了一切之后还保持着尊重,对这个极有可能是旧世界最有权势的男人来说,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你是专门来和我沟通的?”
“为了以后不产生误会。”
“那你为什么不去和特蕾莎、欧若拉、或者莫吉安娜她们这样沟通?”
“特蕾莎满足于现在的生活,奥莉卡和我已经联手解决了欧若拉的问题,至于莫吉安娜,反而特别单纯,喂饱饱举高高就好了。”莱恩微微摇头:“至于奥莉卡……奥莉卡比你还有野心,也正因为如此,她反而最不可能背叛我,她已经和父亲达成过交易了。”
维罗妮卡有心再问,但又害怕触及到自己不可以接触的知识,莱恩的亲生父亲是何等存在?祂甚至没有给维罗妮卡和祂对话的资格。
于是女议长问出了一直以来最关心和最疑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你最喜欢苏莉亚?为什么明明她对你的付出也不突出,你们之间的经历也没有那么多,感情的深厚程度也不够,可自从结婚了之后你就最喜欢他,不只是你,就连你的那些半神兄弟,你的那位神祇父亲也最喜欢苏莉亚?”
“因为苏莉亚她……和我之间的感情最纯粹。”莱恩沉默了几秒钟,最终还是开口说道:“相比起所有人来说。”
“你TM地在逗我?一场政治婚姻,你只是为了取得开国十二位初代圣杯骑士家族的身份,而她也只是想从你这里得到各种改革红利和在你身上下赌注罢了。”维罗妮卡忍不住差点喷了出来,女议长一脸你在开玩笑的表情:“你们各取所需。”
“那是我莱恩-马卡多新崛起势力和弗朗索瓦所代表的温福特公爵家族的交易。”莱恩冷冰冰地说道:“这场交易通过我和苏莉亚结婚得以实现,但这和苏莉亚本人无关。”
“!”维罗妮卡的笑声戛然而止。
“如果抛去了这场交易,只留下我和苏莉亚的婚姻,你可以看到一件事。”莱恩接着说道,骑士王闭上了眼睛:“你会发现,苏莉亚是我后院中,唯一一位,从未对我提出过任何要求、从未试图利用我获得什么,从未设法借我这个丈夫的权势为自己谋取利益,甚至是不断地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和才华帮助我的女人。”
维罗妮卡闭上了嘴巴。
“我很清楚,我后院里面的每个人……过于弱小作为娶苏莉亚附带赠品的西尔维娅除外,无论是特蕾莎、莫吉安娜还是艾米莉亚、奥莉卡,甚至是女士,她们尽管都对我很好,也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帮助,可毫无疑问,她们都是有所求的,都是希望能够得到回报的,甚至就连西尔维娅,我都帮她找回了被流放的父亲。”莱恩重新睁开了眼睛,骑士王意味深长地说道:“但唯独只有苏莉亚不同。”
“当苏莉亚嫁给我的时候,她只有两个庄园的侯爵采邑自留地,现在她贵为骑士王后,父亲亲自册封的王妃,你知道她现在有多少个庄园采邑自留地么?”
维罗妮卡不敢确定,女议长尝试性地问道:“十个?”
维罗妮卡现在自己都有七个庄园作为她私人的采邑了。
“还是两个。”莱恩摇头:“自从嫁给我之后,苏莉亚从未以任何借口、任何理由向我索要或者主动增加自己的采邑,她从来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分私房钱,唯一一次有过暗示,也只是因为我先后给你、给特蕾莎分别置办了豪华马车,却忘了给我的王后置办一辆,于是她通过隐晦的方式暗示我要一碗水端平而已,而这更多的其实是在保护你们,否则骑士贵族们早都发难了。”
“…………”维罗妮卡此时已经无话可说了。
“我是个很自信的人,亲爱的。”莱恩继续说了下去:“我对我的实力很自信、我对我的未来很自信,我对我能够偿还你们的恩情和你们的付出也是很自信的,因此前期你们确实对我付出很多,可在我看来,这些都是能够通过各种手段或者方法进行报答的,所以我会感激你们,我会坦然接受,并在心里记下来。”
“怪不得,特蕾莎曾经和我抱怨过,她觉得她们母女对你很好,之后还她还特地来这边找你,结果感觉你也没有多感动。”维罗妮卡彻底懂了:“所以即使是湖中女士帮你帮到这种程度,一整个国家花费无数精力送到你手上了,你也只是对她稍微有点另眼相看而已。”
“没错。”莱恩长出了一口气:“但只有苏莉亚,只有她。”
“她对我,一无所求,她对我付出不少,但她对我没有要求,她本身就身世显赫、她本身就是顶级的大贵族嫡女,拥有很出色的天赋和丰富的知识,她就算不嫁给我,也能过得很好。”莱恩接着说道:“我清楚你们每个人想要什么,可只有苏莉亚,我之前完全搞不懂她想要什么,一方面是她已经拥有了一切,另一方面,她从来对我只是付出,不求回报,她作为我的夫人甚至没有太多独占我的念头,还主动提出和女士分享我。”
“这是难能可贵的,她给我的最纯粹的感情,她喜欢的只是我,我莱恩-马卡多而已。”
“可她已经得到了最高等级的回报了啊!”维罗妮卡忍不住强调道。
“那都不是苏莉亚想要的。”莱恩微笑:“因此她反而得到父亲和兄长们的一致认可,在苏莉亚还不认识他们和不知道我的身份之前,她的行为都已经被父亲和兄长们看在眼里了,会得到认可,不是因为她身份高贵才华出众,不是因为她是莱恩的正牌妻子,我的夫人,而是因为她从来都没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也正因为无所求,她才能够从父亲和兄长们那里,得到了最高级别的奖赏。”
“至于我,也是在结婚之后很多年了,才搞清楚我的夫人,苏莉亚王后到底想要什么。”
“她不仅想要得到我的人,她还想要得到我的心!”
“因此在一次父亲来到这里专门抽时间指导和传授她剑术的时候,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主动出击打破了现有的规则,靠这个和之后的一系列事情,彻底地击碎了我的心理防线。”
维罗妮卡目光一凝,一个答案呼之欲出,女议长就像头母豹子一样窜了出来,直接骑在了莱恩的身上,伸出双手捏住了他的脸,厉声说道:“是不是那次奥苏安之行?自从回来之后你对苏莉亚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
“是的,因此我将这次事件命名为《约会大作战》。”
“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要知道,我想知道,立即告诉我!反对禁止!”
“你猜啊!”
“谜语人滚出哥谭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