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c55好看的都市小说 拉馬克遊戲 起點-1100 第二十一章中 魂歸故里(第三十四節)-8yq0t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时间稍稍前推一点。
猝不及防突入新生空间的玛塔尔神国舰队陷入一片惊惶混乱。但军队终究是军队,在严密的指挥系统下,偌大舰队的混乱在数小时内完全平息下来。
军械师们很快发现整个舰队的机械设备与魔法装置都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他们没有在拍击到宇宙间壁障时撞个粉身碎骨,而是毫发无伤地穿透过来。
这或许是只有【清算】发生时才会出现的特异现象,宇宙间的壁障变得不再对五维以下的生灵和物质而言不可穿越。这个现象也从侧面佐证了毫无征兆突然出现的这第三个世界绝对也被【清算】的规则囊括在内,扯不开关系。
现在唯一的麻烦就是,无论是使用拉马克游戏的纹身徽章还是由统帅所发明的最先进的通讯设备,都无法与母星或者说玛塔尔神国所统治的宇宙取得任何练习。
按照统帅原先应对特殊情况的应变指示,孛儿只斤费尔南多元帅让舰队在检修完毕后保持全速向龙隐界航行。
尽管乱入的世界让这个距离加长了许多,但是根据侦查舰投放的量子观测者反馈数据计算,这个宇宙的尺寸还不足以妨碍他们在【清算】最后阶段结束前及时赶到龙隐界的母星。
这段单调的航行已经持续了很久。每个宇宙的时间速率有所偏差,这个乱入世界的时间此时远比神国和龙隐界要快,这也是舰队能够来得及赶上决战的原因。
费尔南多元帅此刻并没有空座舰桥,而是端坐在舰长室狭小的写字台前对着屏幕上闪烁的光标瞧上了一段被隐藏的字符。
然后删掉,再敲上……反复这个过程。
系统里留有统帅的密令,他在等着别人手里的秘钥一起开启。现在是时候了,距离约定的时间只差几分钟。
而就在这时,显示器上解锁密令的页面突然被一个弹出窗口覆盖。费尔南多元帅虎躯一震,那居然是来自母星的通讯。
“怎么是你?”
待信号稳定下来,只看一眼视频讯息中出现的身影,元帅坚毅的面孔上就罕见地露出错愕的神色。他见过这个被关在宗教裁判所地牢中的叛逃者,在看到霍鑫的面孔时一瞬间把事情往极坏的方向想去。
但随即他马上冷静下来。那是神国的首都,他们自己家园的核心,而留在那里的那位可是被尊为统帅的女人。如果这个小子真的能在她手底下翻起什么风浪,恐怕也不至于在龙隐界拿着一手好牌最后还流落于此了。
“呵,你这家伙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么?”
霍鑫冷森森不似活物的声音里充满调侃的意味,这是那个曾经自信满满高高在上的世子大少所不屑的:“她不希望被多余的关注掣肘,因此不适合亲自与你交谈。”
费尔南多元帅冷着脸眯起眼睛:“你又怎么证明你就是她的代言人呢?”
问出这句话的目的显而易见。霍鑫使用地球总部的加密频道与自己通讯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费尔南多元帅只是想套取更多的情报而已。无论对面怎样回答,他都可以判断出一些本部目前的状况。
但霍鑫给出的答案却远远超出他的预料:“我为什么要证明?这是你们指挥系统自己的事情。我只管按照和统帅的交易替你们传句话而已。
下面听好,你们现在身处的世界名为龙冢,是上界统一宇宙中真实存在的种族没落后最终的埋骨之地。这里是一片死域,不存在地球,也没有任何跟会与你们为敌的原住民存在。
这片世界是我借助上界神明所赐予的知识亲手打开的,你们可以相信我对它的了解。
以上情报都是她要求我转述的。而我真正想说的命令只有一条……杀了她”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统帅为什么要动用神国引以为傲的太空舰队去击杀一个普普通通的个体?哪怕她是敌人最强的战士,又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在没有其它手段与指挥部联络的情况下,哪怕眼前这人只是在忽悠自己费尔南多元帅也不想这么快结束通讯,他不知道地球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想要获取更多情报。
其实霍鑫说的并没有错。通常情况下一支建制完备的太空舰队有着一系列确保指挥系统不会被干扰的秘宝错失。从最古老的看脸认人,到冷兵器时代的令牌,公文,再到后来的各种加密通讯系统……
在玛塔尔神国这几乎要发展到一个世界尽头的完备文明体系下,费尔南多元帅的座驾与地球指挥部间的通讯经过多重前沿技术与魔法的加持,其中一些甚至是统帅亲自发明的。
按照常规的密保规程,费尔南多元帅本就应当毫无疑问地服从一切由这个频道发送来的指令……只是眼前的状况确实让人太过难以接受了:
“坦白说,在我看来叛徒永远是叛徒,我个人是无法相信你的。我真是不明白统帅为什么会允许你留在地球上。”
“你是军人嘛,我可以理解你有自己的逻辑,”霍鑫灰白的面孔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但是很遗憾,你不是那个有权做决定的人。
我没有和你们走,是因为我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激活龙冢将其投影在三维世界中;统帅愿意把我留下,是因为将我留在身边的利用效率最高。不然你以为我不愿意跟你一起去亲眼见证她最爱的女人最后绝望挣扎的样子么?
如果不是我的人在禁宫内提供情报,你们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个至关重要的目标在音乐家的极力掩饰下孤身一人潜入前线的情报?如果不是我联系她的死敌劝服他们投诚,你们又怎么可能在偌大一个龙冢世界中得到她确切的坐标?
听好了,我要你们去杀的人很危险,极端危险。我要她死或许仅仅因为她是我的情敌,但对你们而言,她绝对是和音乐家同等级的最危险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