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kk好看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笔趣-第六十章 逼人站隊-uw6u5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中原喜子很有礼貌的走了。
食客们震惊于沈建南的出手,震惊的一个个目瞪口呆。
他们居然亲眼见证了帝国大厦的转让,一笔五千万美元的交易,而更无法置信的是这么一大笔钱,交易的过程居然只有几分钟。
跪在地上的巴蒂安几人,没有了任何狂妄和嚣张跋扈,眸子中闪烁着惊恐和难以掩饰的慌乱、悚然之色。
他们是黑帮不假。
但在纽约,特别是曼哈顿有一条不能言说的规定。
黑人以及黑人帮派不被允许,不可以,不能够,在曼哈顿任何地方闹事。
没有为什么。
如果一定要说什么,这里有华尔街,这里有时代广场,这里有纳斯达克,这里有商品公司,这里是金融中心。
这里,代表着美国的核心。
沈建南却没有兴趣理会巴蒂安一行人的反应,巨龙总不能去因为猩猩的疯狂而发怒吧,随意挥了挥手,等到唐敦厚一行人像是拖死狗一样将碍眼的东西拖走,这厮挑了挑眉毛饶有兴致说道。
“美丽的小姐,不知道我是否有幸邀请你一起共进午餐。”
对于沈建南这种家伙,恐怕全世界十岁到一百岁的女人中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无法产生抵抗力。
出手阔绰,绅士有礼,年轻有为又风度翩翩。
艾薇儿才十七岁,哪里经得起这种花中老手的泡妞手段,这厮一系列装逼操作早把人弄的芳心暗动,春心盎然。
但看起来,艾薇儿应该受过很好的教养,虽然一张俏脸因为激动而通红一片,眸子中也全是闪亮的小星星,但还是在尽量克制着想要尖叫的冲动,保持着端庄和礼仪。
“谢谢你的邀请!”
女人,对于坏男人的抵抗力总是很差。
沈建南像是欺负狗一样蹂躏巴蒂安一行人,对于艾薇儿这种年龄的少女,那种冲击力,简直比开车还要更加兴奋和刺激。
有点像,自己做了坏人,但又是在欺负坏人。
嗯。
就是这样。
“他们说你是来自东方的恶魔,你会生气么?”
“……”
“你真的打垮了英格兰银行?”
“……”
“在英国,你真的赚了四十亿美元?”
“……”
“那你在意大利赚了多少钱?”
“……”
女人,总是天生就喜欢八卦。
小女人也是女人。
一打开话匣子,艾薇儿就有点控制不住蠢蠢欲动的八卦之火,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全都抛了出来。
沈建南啼笑皆非,看起来,自己的粉丝真是遍布世界各地啊。
在欧洲,不少人会拿自己做偶像,做标榜,做目的和精神支柱,想不到在美国,居然随便在街上就遇到了个女粉丝。
这种上粉率,比起明星应该也不遑多让了吧!
很快,霍顿亲自托着托盘将食物送来过来,沈建南拿起刀叉,挑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回答,都是一些被曝光在媒体之下的东西,他并不介意曝光给艾薇儿知道。
“我觉得,芬兰人实在是太无耻了,你投资了诺基亚和通力帮助他们,他们居然还说你是恶魔。”
嗯?
沈建南吃东西的动作缓和了下,第一资本收购诺基亚和通力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但这件事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接触到的。
就算是在芬兰,知道这件事的群体也不会很多,别说是在美国了。
沈建南眸子闪了下,不过也没有多问,以他的身份从一个小姑娘嘴里套话,传出去才是贻笑大方。
“你有很多女朋友对么?”
“比如说?”
“就是那张报纸,你从芬兰银行出来被拍到的那张。”
“……”
沈建南脸一黑。
那张该死的特写,不知道给他带来了多少麻烦。
“她们真漂亮,身材也好。”
“你也很漂亮。”
被人夸奖,永远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何况沈建南这种举手投足之间,都代表着财富和实力以及地位的人。
艾薇儿情不自禁笑了起来,脸上露出两只浅浅的酒窝。
“谢谢!”
“她们和你在一起不会介意么?”
呃……
这个小姑娘的问题也太多了吧。
酒足饭饱,沈建南擦了擦嘴,透过玻璃窗看了看在明媚阳光下高楼耸立的纽约。
“如果你想知道这个问题,不妨我们换个地方聊聊?”
“去哪?中央公园么?我知道附近有一间咖啡厅不错。”
“那太远了。我晚上有个宴会要参加,要不,去我住的地方坐坐?比咖啡厅的咖啡要棒的多。”
“……”
“……”
下午五点。
太阳渐渐西斜,通红的光线从窗户照进客房,令整个室内像是蒙上了一层金辉。
沈建南看着身边洁白如玉的纤细身体,忍不住苦笑了下。
他没想到,直接就答应过来的艾薇儿居然会是第一次,刚开始的反抗和僵硬,也不是故意做出来的欲迎还拒。
这他娘的都叫什么事嘛!
你说你才十七岁,长这么成熟干什么。
是的。
仅仅见了一面,沈建南就把艾薇儿给睡了,并且是半推半就。
这无关乎什么爱情。
在他眼里,旅途中做一些爱做的事情,可以令人心情愉悦,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
大家都是成年人,就当是一场浪漫的邂逅。
但现在……
扇自己一巴掌倒是不至于,不过想到自己算是半强迫的干了这件事,沈建南觉得自己好像确实有点人渣了。
艾薇儿睡的很沉,轻微的呼吸声几不可闻,如果不是胸口还有起伏,白皙的肌肤泛着红润之色,令人几乎会怀疑她是不是已经死去。
金色的短发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细嫩的脖颈红里透白,纤细的身体盈盈一握,似乎根本就无法承受太大的力量,睡着也微微皱着眉头,令人不由我见犹怜。
长达一下午的鞭策,她几乎失去了意识。
沈建南按灭烟头,轻轻拢了拢她的头发下了床。
到洗澡间冲了一个热水澡,裹着浴巾看了看依旧沉睡着的艾薇儿,他考虑片刻,从西装口袋兜掏出支票本,写了十万美元,放在了床头。
既然做了一件错事,那就来弥补一下吧!
林顿庄园距离帝国大厦有一百多公里,用了一个多小时时间,沈建南赶到了林顿庄园所在的位置。
一座古朴简约而又单调的庄园,哥特式建筑让这里看起来,充满了古典韵味。
沈建南下了车,门口恭候的侍应生做出一个标准的邀请姿势开始领路前行。
庄园建筑的外表看起来并不奢华,但不想里面却别有洞天,镂空的建筑顶端形容穹顶,精致的琉璃灯饰在光线照耀下像是一颗颗绚丽的钻石,将近千个平方的大厅照的如同白昼。
地上铺着柔和的羊绒地毯,简约的文艺复兴内饰风格和各种艺术品让整个宴会厅堪比富丽堂皇的宫殿,泛着乳黄色的壁画弥漫着历史气息,迈步走入的那一刻,就能领略到这座建筑的悠悠岁月。
宴会厅中,有身着黑色燕尾服的男士们彬彬有礼谈着话,有一身明媚礼服的莺莺燕燕穿梭于人群之中。
如果有外人到来,一定会惊讶的捂住嘴巴或者是疯狂尖叫。
因为,很多面孔都是经常出现在各大媒体的知名人物,知名商业大亨,金融业著名投机大师,政府官员,甚至还有在好莱坞甚至是全球都知名的国际巨星。
但最吸引眼球的还是穿梭于人群中的名媛佳丽。
白色礼服的姑娘们羞怯搭讪,浅蓝色明媚礼服的少妇浅笑嫣然和人眉来眼去,令人非常眼熟的女明星穿着时尚前卫的礼服彰显着资本,端着酒杯从一个圈子绕到另外一个圈子。
优雅的女生,妩媚的贵妇,时尚的女明星。
但别无一致,都是一身最鲜艳的紧致礼服,勾勒出令人着迷的弧线,飘来飘去的白色脖子下面和起伏摆动,让人眼花缭乱。
对于普通人来说,只要在这里认识一位贵人,就可以少走十年弯路甚至一生将衣食无忧。
一个最别致的成语忽然涌上心头。
花枝乱颤。
女人们颤巍巍的风景没得就跟风景线一样,可不就是花枝乱颤。
“嗨!沈,你可是来晚了。”
看到沈建南进来,乔治.索罗斯迈过步子打起了招呼,这个本该叱咤风云的金融大鳄,此时看起来就像是一名真正的绅士。
为什么,沈建南当然很清楚。
各行各业都需要抱团,眼前这个老家伙明显是想拉自己入伙。
对此,他并不排斥。
就像丘吉尔说的那样,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在规则之下,大家交互利润互相往来,才是永恒的主题。
沈建南露出礼貌的笑容说道:“实在是抱歉!你知道的,都对纽约并不算很熟悉。”
“喔,我真该派人去接你的,是我的疏忽。”
“你实在是太客气了。”
“请,我们到那边谈谈。”
“请!”
宴会这东西,总是需要一个由头的。
说是宴会,倒不如这是一场主题为拍卖的募资宴会,或者说,一场为克林顿竞选筹集资金的拍卖会。
毕竟竞选总统,在美国历史上一直是件很费钱的事。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
一场相当规格的宴会除了可以筹集资金,还可以获得人脉,来以此判断出谁会支持新的总统候选人,并且,还可以逼一些摇摆不定的人做出选择。
简单说,你是选择民主党,还是选择共和党。
这种选择并不一定就体现在选票上。
如果选择,那么,在一开始有些摇摆不定的家伙就需要提早站队。
没错,看起来一场普普通通的拍卖宴会,就是民主党背后的财团在逼迫一些人选择站队。
“下面这件拍卖品,有高通公司富兰克林·安东尼奥先生捐赠,它是一件来自法国十七时期的非凡艺术品。”
铺着红色地毯的主持台上,曾经红极一时的女星戴安·莲恩拿着话筒临时充当了主持人,随着她清亮的嗓音,两名侍应生抬着一只看起来还算精美的瓷器走到了台上。
富兰克林·安东尼奥,也在响起的掌声中朝四周的宾客们点头算是致意,似乎他对自己捐赠的瓷器还是很有信心的。
但这对于沈建南来说就比较搞笑了。
他以前也玩过几样古董,有段时间想炒国外古董,还读过外国艺术设计史,但最终,选择了放弃了对国外瓷器文物的炒作念头。
因为整个欧洲在文艺复兴时期,日用器都还是以铁器和陶器为主,甚至陶器也只是低温锡釉陶。
直到16世纪末期至17世纪初,欧洲开辟了新贸易航线,华夏瓷器才开始行销到欧洲。
17世纪中叶,随着大量的华夏瓷器被运往欧洲,进口商聚敛了大量财富,整个欧洲纷纷开始尝试仿制中国瓷器。
但直到十八世纪,欧洲人仍然在苦苦探索着瓷器制造的秘密,诚如英国人简·迪维斯在其所著《欧洲瓷器史》一书中所言:“几乎整个十八世纪,真正的瓷器制作工序仍然是一个严守着的秘密。”
而等到欧洲人能够仿制华夏瓷器,已经是十八世纪中期的事情了。
不过,也一直都是只能仿其形,而无法仿其神。
所以哪怕是现在,英国人、法国人对于瓷器的钟爱,往往都是来自华夏的瓷器,一个富裕家庭如果能够拥有一套华夏景德镇茶具,将是莫大的殊荣会拿出来显摆显摆。
古董这东西,能够卖出价格的在历史本身往往就已经价值连城,拿一套法国制造的瓷器,两三百年的破玩意来拍卖,怎么看怎么觉得搞笑。
大名鼎鼎的高通,出手怎么这么寒酸?
事实上,富兰克林·安东尼奥也无奈啊,高通创立的这几年美国经济每况愈下,加上冷战阴影到处搞军备竞赛,就连IBM这样的巨头都处境堪忧,科技公司的发展都不是很顺畅。
作为新兴科技公司,高通一直举步维艰困境中求生,财务上并不宽裕。
直到91年创业第六年,才算迎来契机在纳斯达克上市融资,高通的财务才宽敞了一些。谁知道,这一年政府又跟伊拉克干了起来,纳斯达克就跟被丢了颗炸弹似的,股价一路刷新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