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bfc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一路煩花-386山不來就他,他便去就山(二更)分享-fw9cp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杨流芳话流转在嘴边,“我会跟她说。”
“嗯,”杨莱跟杨流芳说完向来官方,两人都是一样的臭脾气,他硬邦邦的:“等到了机场,我让人去接你们。”
杨流芳跟杨莱没什么话,说完就挂断电话。
手机那边。
杨莱放下手机,“南部的事情急吗?”
“湘城分部那边有异心,,江北一带最近一段时间安分很多。”杨莱的心腹回答。
杨莱颔首,他一项不苟言笑,“好,你买张明天的机票。”
心腹看着杨莱的腿,微微拧眉,“您身体?”
“没事。”杨莱摆手,“就出去一两天。”
门外,杨管家进来。
杨莱神清气爽的抬起头,“夫人跟宝珠小姐呢?”
他最近高兴,杨宝珠找到了,还有个聪明伶俐能接班的侄女,人逢喜事精神爽。
“她们俩去看墨兰了,”杨管家推着杨莱的轮椅,说起这一点来还真觉得奇怪,杨夫人从小就是名门闺秀,是怎么跟杨花有话题的,“听说那株墨兰长势不好。”
“她们投缘,”杨莱心情很好,神采奕奕:“对了,你下午去机场把流芳她们俩人接回来,那我们杨家这次是真正的大团圆了。”
杨管家今天有点忙,杨莱很多事不能亲力亲为,接杨流芳跟孟拂,找个司机就行。
杨莱让杨管家亲自去接,主要是为了孟拂。
杨管家虽然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但杨莱这么说,他就恭敬的答应,“我记着了,等会儿去跟二小姐确定时间。”
**
湘城这边。
杨流芳把手机放回兜里,走廊上没看到孟拂,倒看到隔壁赵繁的门是开着的。
还能听到那位繁姐似乎是有些无语的声音:“不是,大小姐,您这垃圾就算扔到我房间,它也不是我的。”
都多长时间了,怎么就认不清事实。
孟拂垃圾桶的盖子盖上,闻言,看赵繁一眼,不紧不慢道:“那你就看好你的门,别让其他人进来。”
赵繁对孟拂的理解有些服气:“行,大小姐。”
孟拂扔好了垃圾,回头看到杨流芳,想了想,询问赵繁:“繁姐,《急诊室》哪天拍?”
赵繁一言难尽的看着收回看垃圾桶的目光,“后天,明天要先去见总导演。”
孟拂往门外走,看向杨流芳,勾了下唇,有些惋惜的:“姐姐,看来我们没办法一起回去了。”
杨流芳转了转手上的墨镜,颔首,依旧言简意赅:“好,那我先赶车回去。”
三人转身,要往楼下走,楼梯口就有脚步声传来。
是有人上楼了。
旅馆设施不太好,就走廊尽头一个窗口,来人高挺的身材愈发显得走廊狭窄逼仄。
走廊光线瞬间暗了不少。
“苏先生,这件事您一定要帮我。”说话的是一个地方片警。
或许是看到走廊上人多,又或许是苏承没搭理他,他说了两句,就停下来,跟在苏承身后。
孟拂把赵繁的门关上,懒洋洋的看向苏承,“承哥。”
赵繁忍不住开口:“我房卡没拿。”
孟拂诚恳的建议赵繁,“那你还不下去找前台?”
“……”
苏承垂下眼睫,看了杨流芳一眼,把从市里面带回来的奶茶递给孟拂。
“这是我那个,表姐,”孟拂伸手接过来,还是热的,她就向苏承介绍杨流芳,然后又侧身,反过来介绍:“我助理,承哥。”
“你好。”苏承看向杨流芳,礼貌又优雅,却也难掩疏离,态度拿捏的恰到好处。
儒雅端方。
杨流芳并不是普通的二线小明星,她从小跟着杨夫人,见识过不少名流贵族,但没有遇到一个比面前的人还要有气场的。
这人是孟拂的助理?
杨流芳看看孟拂,若有所思的回礼。
她来找孟拂,一是把昨天给她买的酒给孟拂,二是询问她回不回京城,三是道谢,这些都做完,杨流芳也着急赶飞机。
苏承微微侧身:“苏地,送杨小姐去机场。”
杨流芳说不出拒绝的话,也没跟孟拂客气。
三人下楼,送杨流芳上车。
“你也回去吧,过两天会有专案组的人来。”车开远了,苏承摘下一边的口罩,转身看向一直跟着他的片警。
片警迟疑片刻,想了想,还是离开。
赵繁刚好拿了备用房卡走过来,看着片警的背影,“怎么回事?”
“有两个重合率很高的失踪案,”苏承随意的开口,他看着旅馆周围的环境,不是很满意,眉头轻微皱起,“收拾一下,我们直接去市里。”
三个人上楼。
孟拂房间的门是开着的,她没什么东西要收拾,带来的黑色箱子也没打开,就一个外套还有电脑。
苏承跟在她身后,把她的行李箱提起来,一眼就看到她床头摆放着的米酒瓶,他走过去,拿起酒瓶。
这是杨流芳昨天给孟拂打的米酒。
昨天吃饭就孟拂喝了一点,其他人都没喝。
孟拂看向他,想给他点个赞:“你眼睛怎么跟狗鼻子一样?”
她走过去,伸手去拿米酒,这米酒确实醇香,喝起来还比啤酒带劲,“承哥,这是我表姐给我的见面礼。主要是,这玩意,它,能让人长寿。”
“长寿,懂吗?”
孟拂觉得自己像是传销。
她回忆了一遍小摊老板的广告词,给苏承重复了一下。
苏承稍微思忖了半晌,“好,那我带回去。”
孟拂咬了下舌头,她看着苏承,有些被惊到了:“为什么?”
苏承去把她的电脑收起来,唇角稍微勾起:“因为长寿。”
“……”
**
都洲大酒店的包厢。
段老夫人还没来,一直跟在段老夫人手下的心腹提前来了,他看到杨宝怡,微微笑着,“宝怡小姐,你好日子在后头呢。”
杨宝怡迷迷糊糊的,她向来不填聪明,以至于老夫人一直也不怎么关心她。
听到这一句,她一愣,“会长,您何出此言?”
“裴小姐她上次不是跟照林少爷提了个方案吗,我们跟照林少爷连夜跟数学工会的机位老教授讨论,还真研究出一个椭圆定理,”段老夫人的心腹笑着道,“你不知道,我们的数学这几年一直没什么突破,这一次定理一拿出来,国际上那些人肯定是甘拜下风,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以至于最近两天,段家在工程院那边也挺直了腰杆!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也难怪段老夫人肯出来。
杨宝怡恍恍惚惚的,嘴里打了个结,“我、我怎么没听她说起。”
“这件事也就昨天晚上才出结果,照林少爷拿去给洲大的研究也有了思路,”心腹笑着道,“还没彻底宣扬开来,我这是提前跟您报喜。再过段时间,裴小姐还要去领奖,这种终身成就奖,你们要准备好接受采访。”
杨宝怡被一阵吹捧,晕晕乎乎的,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她看到前来的裴希,连忙把她拉到一边,激动的询问:“你给你表哥解决了麻烦,怎么也不跟我说?你外婆如今十分看重你!”
裴希现在心情也很乱,她想着手机里的图片,心脏怦怦跳得很快:“就上次跟表哥讨论的,最近才证出来。”
楼下。
杨莱在等杨流芳跟孟拂的车。
杨夫人带杨花去做造型了。
不多时,杨流芳的车停下,出来的却只是杨流芳一人。
“只有你一人?”杨莱看向杨流芳背后。
司机替杨流芳打开车门,杨流芳拎着包,她眉眼冷艳,简明扼要,“表妹在湘城有节目要录。”
杨莱这段日子对孟荨印象特别好,尤其是听杨花跟孟荨描述的阿拂,还没见过孟拂,他就对这个亲侄儿印象不错。
他知道杨花的手机是孟拂亲手做的。
孟荨见都见了,如今就这么一个让杨花跟孟荨都十分喜欢的侄女儿,他却怎么也见不到。
听到杨流芳这么说,杨莱有些失望,略一思忖,看向杨流芳:“她在湘城哪里录节目?我明天去湘城出差。”
既然山不来就他,他便去就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