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ud9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臨淵行-第五百八十一章 三姓家奴(祖國節日快樂!)看書-vvis4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没有见到冥都大帝真身,只看到他三只眼睛的时候,一定会以为他是何等的伟岸,然而真正来到他面前,才发现那三只在黑暗中泛着暗红色光芒的,只是他所展现出的异象。
冥都大帝的真身其实只是一具尸体,确切的说,冥都大帝是一个尸妖,从尸体中诞生出的生命!
但即便如此,他依旧是当今世上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他是冥都的主宰,麾下有冥都十六圣王,不计其数的旧神!
他的存在,甚至可以让仙廷为之忌惮,让帝倏、邪帝都须得给他几分颜面!
面对这等存在,苏云面色不改,丝毫不慌,颇有智珠在握的气魄,然而心中却七上八下:“等候我多时?难道说,我作为混沌大帝使者已经传遍天下了?恐怕到时候帝倏、帝忽邪帝帝丰他们都要过来杀我……”
当然,他这个混沌大帝使者也是很便宜的那种,就如他还有个名头叫做邪帝使者一般,邪帝甚至不承认自己有这个使者!
至于混沌大帝知不知道苏云是他的使者,便不是苏云所能猜测的了。
白泽则是一片茫然:“什么使者?前不久不还是邪帝使者吗?是了!”
他不由打个哆嗦,心道:“是了!阁主这个混沌使者,恐怕阁主知道,其他人知道,惟独混沌大帝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混沌使者!”
他暗暗叫苦,这种事情苏云做过太多了!
“使者行走四方,放逐邪帝尸妖入仙界,闯入冥都十八层释放邪帝性灵,打开冥都救帝倏之脑,而今又不惜以身犯险潜入冥都放出帝倏肉身。这一系列的举动,令人叹为观止。”
冥都大帝叹了口气,幽幽道:“只是使者为何只逮着我冥都折腾?”
他这话颇为幽怨。
白泽更加紧张,冥都大帝这话显然有些埋怨的意思,倘若应对不好,埋怨便会变成怨怼,甚至出手杀人!
混沌大帝的使者,这个名头听起来极为响亮,其实却是个苦差事,因为混沌大帝已经死了!
倘若苏云惹怒了冥都,冥都多半便会割掉苏某人的脑袋去仙廷领赏!
当然,白泽和莹莹作为同党,脑袋也可以换一点封赏。
“阁主是个小机灵鬼,一定可以应付妥当……”白泽面带笑容,心道。
苏云淡淡道:“为何逮着冥都折腾,道兄难道不知?”
白泽脸上的笑容僵住,只听苏云继续道:“折腾冥都,除了因邪帝性灵、帝倏,都被镇压在冥都,迫不得已而为之。另一个原因,便是道兄你是三姓家奴!”
“咩!”
白泽低叫一声,直挺挺倒下,昏死过去。
冥都大帝面色一沉,墓碑下的血河在慢慢高涨,血河澎湃作响,围绕着墓碑升起,越来越高。
莹莹也连打几个哆嗦,心道:“士子怎么骂人了?这时候不应该拍马屁的吗?”
苏云对升起的血河视而不见,声音不紧不慢,继续道:“太古以来,六代仙界,谁不知道旧神之中最让人不齿的存在是谁?冥都道兄而已!这位冥都道兄先跟随混沌,再追随帝倏帝忽,等到仙界崛起,又追随仙帝!追随帝倏帝忽时,不记得混沌之仇,臣服仙界时,不记得帝倏帝忽之仇,帝丰登基时,又不记得帝绝之仇!”
莹莹颤声道:“士子,快别说了……”
苏云充耳不闻,自顾自道:“而今道兄身为帝丰之臣,却三心二意,放过邪帝之灵,帝倏之脑,如此不忠不义,可不是三姓家奴?道兄,我折腾冥都,可曾理亏?”
冥都大帝面色阴沉,背后血河升腾而起,围绕墓碑旋转,如同血龙!
莹莹头皮发麻,很想说两句俏皮话圆场,却说不出话来。
苏云面色不改,宛如一个瞎子,对冥都大帝的气息压迫和血河墓碑至宝的压迫视而不见!
非但视而不见,他反倒有一种气魄,让人不由得惭愧,不由得想起自己做过的种种亏心事而无法与他对视!
冥都大帝却与他对视,仿佛内心中没有半点亏心。
两人大眼瞪小眼,过了良久,冥都大帝冷冷道:“你以为我想这样?你以为我甘愿臣服在这腐朽破败之地,等待着自己一点点的化作劫灰?我若是不降!”
他来到苏云面前,一把揪住苏云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恶狠狠道:“我若是不降,所有旧神,都将与大帝陪葬!我若是不降,大帝将永无复生的可能!我若是不降,今日站在这里的便不是我,而是另一个冥都大帝,你在第一次进入冥都时就已经死了!”
他愤怒无比,苏云被他勒得喘不过气来。待他手劲松一些,苏云这才喘了口气,道:“这么说来,道兄还是大帝的忠臣?”
冥都大帝哼了一声,松开他的衣领:“我从未背叛过大帝。我的身体或许投靠了一个个豪强,但我的内心,从未背叛过。”
苏云沉默片刻,这才幽幽道:“大帝若是知道你如此忠诚,一定会很欣慰,很欣慰……”
冥都大帝脸上的严肃突然化开,笑道:“当我得知混沌四极鼎被斩去一条鼎足时,我便知道,一定是大帝有所动作。大帝不会就此死去,他在等待苏醒的时机。断去的鼎足,便是这个信号。”
苏云面带微笑,心道:“四极鼎被削掉鼎足?难道是紫府做的?”
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他只知道烛龙紫府击败了四极鼎,却没有看到四极鼎被紫府削掉鼎足的那一幕。
不过冥都大帝显然在仙界中也有眼线,得知了四极鼎被斩断一足,便立刻猜想到是混沌大帝所为。再加上苏云的一系列动作,于是他便怀疑苏云是混沌大帝的使者。
此番苏云前来营救帝倏肉身,冥都大帝于是亲自试探。
冥都大帝察言观色,从他的脸色中观察到一丝端倪,心头微震:“四极鼎被削去一足,果然与大帝有关!”
他从苏云的微表情中印证了自己的猜想,面色又和善了几分,道:“使者到来,剖我心迹,使我沉冤昭雪,当浮一大白!”
苏云连忙道:“道兄叫我小苏,或者小云即可。道兄毕竟是前辈……”
冥都大帝牵着他的手,抬手相请,笑道:“岂可如此?我与苏道友一见如故,当八拜为交,结成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苏云有些迟疑。
冥都大帝哈哈大笑,带着他进入自己的混沌大墓之中。
白泽悠悠醒来,却见自己身处一片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宫殿内已经摆上了宴席,苏云与白衣冥都正在饮酒说话,时不时放声大笑。
白泽错愕,喃喃道:“发生了什么事?”
莹莹坐在他的旁边,也有一个小小的宴席,小书怪正在兴致勃勃的吃着印有旧神符文的香饼,看着正在有说有笑的苏云和冥都,听到白泽的疑问,笑道:“士子与冥都大帝结拜呢!这是结拜后的宴席。”
白泽瞪大眼睛,半晌未曾回过神来,吃吃道:“等会儿,让我想想……我昏死之前,明明阁主在呵责冥都大帝是三姓家奴,怎么这会就结拜上了?”
莹莹一边吃着香饼,一边笑吟吟道:“我也不知道,他们看起来很生气,要杀了对方,然后便好上了,就结拜了。”
白泽沉默了良久,道:“就这么突然么?”
“就这么突然。”
白泽又沉默许久,觉得自己有些无法理解这个世界。
冥都的坟墓是一座大墓,里面奢华至极,苏云与冥都结拜,宴席之后,一边闲聊,一边欣赏这座大墓。
只见这座墓葬极为古老,里面布置惊人,墓中有完整的宇宙星图,宫阙,三宫六院,统统是由混沌石雕琢而成。
最为华美的,则还是一口混沌棺椁,因为担心墓主人的肉身会被混沌海侵蚀,所以这口棺椁用的是九重葬,九重棺,每一层棺椁都是用混沌石直接凿空,镶嵌着奇珍异宝。
棺与棺之间的缝隙,则堆满了各种宝石,每一颗都是苏云从未见过的奇珍!
最外层的棺椁,则漂浮在血河之上,顺着血河,流经三宫六院,流经外围的日月乾坤,周天星宿,然后又会返回墓穴的深处,循环往复。
苏云打量墓穴星图,冥都大帝在旁边道:“我曾经询问过帝混沌,他观看良久,说这不是我们宇宙的星空。据他所知,混沌海通往其他宇宙,可能大墓来自另一个宇宙。”
苏云默看良久,幻想着另一个宇宙的主宰死了,人们为他造了一座最奢华的陵墓,把他安葬在其中,推向混沌海,让他在海中漂流。
人们祝福着这位强大的存在,祈祷奇迹出现,让他在另一个宇宙获得新生。
这幅场面,却也颇为浪漫。
“苏贤弟,你有责任在身,我不留你。”
冥都大帝送苏云离开这片大墓,这段时间,两人互诉衷肠,苏云有些受不了,冥都大帝也觉得自己脸皮有些薄了,承受不起,又是便没有挽留苏云,殷勤送别,道:“贤弟若是有需要之处,尽管开口。为大帝复生,哥哥我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苏云感动莫名,道:“兄长忠义无双,弟必当以兄长为榜样,报效大帝栽培之恩!”
两人又是一番互诉衷肠,莹莹和白泽都有些受不了,连声催促,两人这才依依惜别。
苏云催动青铜符节,使出黑暗,冲出冥都第十七层。
莹莹和白泽回忆起这段时间的遭遇,都觉得荒诞离奇,白泽迟疑良久,这才鼓足勇气道:“阁主,这么说来冥都大帝是个忠臣义士,从未背叛过混沌大帝了?”
苏云失笑道:“这墙头草什么时候忠贞过?混沌大帝在世时,投靠大帝,帝倏帝忽在位时,投靠帝倏帝忽,帝绝起家时,投靠帝绝,帝丰当朝,投靠帝丰,他若是忠贞了,茅房里的石头都是香的!”
白泽几乎神智错乱,失声道:“这么说来,他的确是三姓家奴了?或者还不止三姓,四姓五姓都是可能的?”
苏云道:“的确如此。”
白泽吃吃道:“可是你当着他的面骂他三姓家奴,他为何没有杀你,反倒与你结拜?”
苏云想了想,道:“可能,这就是他能活到现在的原因吧。”
白泽听到这里,不由陷入沉思。
仙界已经过去了六代,六代仙界,不知换了几尊仙帝,但冥都大帝却依旧牢牢把握着冥都的大权。
“这样的人,真像是当年元朔的世家。改朝换代,看似革命了,皇帝换了一轮又一轮,惟独他们没有换过。”
苏云目光幽幽,低声道:“这何尝不是左仆射和水镜先生要改变的世道?我以为仙界会有所不同,到了这个高度,却发现其实没有变过。”
————国庆节祝祖国节日快乐!祝各位中秋快乐~今天是十月的第一天,兄弟们求张月票,宅猪也想过节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