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kvvi優秀都市小說 最強之軍火商人-第571章:鐵窗淚中的孤獨詩人熱推-eecgb

最強之軍火商人
小說推薦最強之軍火商人
格罗佛还是第一次见到唐刀。
此时的后者坐在小板凳上,拿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外面的阳光透过铁窗,照射在他脚边,这更像是形成了一幅画。
《铁窗泪中的孤独诗人》???
格罗佛朝着副监狱长颔首,示意他将门打开。
“先生,这是个穷凶极恶的罪犯,我们还是叫点其他人吧。”副监狱长迟疑的说道,他还是有点害怕,主要之前就餐时,唐刀那打架的风范现在还印在他的脑子里。
太凶残了!
这要是进去,对方突然暴起,伤到了格罗佛,那么他这个副监狱长恐怕也是坐上头了,可殊不知格罗佛更不喜欢这种胆子小的,拧着眉,加大语气,“开门。”
他现在心情是一团糟,以赛亚的死亡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他的心头。
这里面到底跟尼古拉斯有没有关系,而自己会不会也成为下一个所谓的“受害者?”
格罗佛急需一个答案。
副监狱长硬着头皮将牢门打开,格罗佛走了进去。
其实当这几个人站在门口时,唐刀就看到了,他又不是瞎子,将书反扣在桌子上,格罗佛看了眼,是巴尔扎克的世界名著《高老头》,这是一本剖析人性的书,格罗佛刚好看过,他站在牢房中间,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尼古拉斯先生,还喜欢看书?”
“人生通往成功的捷径,是尽可能的多读书,所有的成功和失败都写在书里。”
唐刀拍了拍书本边沿,慢条斯理的说道,他现在更像是个学者,在阐述读书的好处。
格罗佛赞同般的点点头,左右看了下,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坐,他就这么站着,看着唐刀,“以赛亚死了。”
他这很突然,就想要观察一下唐刀的面部表情。
只是后者皱着眉头,“以赛亚是谁。”
“巴士古监狱的狱长。”
格罗佛一直盯着唐刀,解释道,可烫的面部表情上真的连一点波动都没有,“他被人杀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他故意隐瞒了对方妻子的事情。
“哦?那真是不幸。”唐刀随口敷衍道,“可惜了,我还打算出去时,跟他喝一杯。”
“你想出去?”格罗佛虎着脸,“你得在监狱等到死,谁能放你出去。”
唐刀看了眼他,嘴角一扬,站起来活动了下身体,“你以为我就为我自己赚钱吗?我有很多老板,他们需要我,最重要的是,我的老板,你们可惹不起。”他边说话边往格罗佛面前走,这脸都快贴上去了,眼神中带着揶揄,“我在波士顿的豪宅中有个法国国旗,所以呢?横过来…就是荷兰,这就是为什么你是我弟弟,”
兴许是他这话刺激到了格罗佛,他很不开心的说。
“你在贩卖这个世界危险的武器,你在破坏和平,你这个刽子手!你就是个屠夫,你就是个恶魔。”
“卖车的会告诉你开车有危险?卖香烟的会告诉你吸烟会死?每年他们的商品比我的害死更多人,起码我的商品还有个保险栓呢,先生,你得去问那些使用者,我只是个商人。我逼他们打仗了吗?他们打仗管我什么事?你就算把他们都关进监狱,可人性就是这样!”唐刀说道。
“你会被关在这里到永远!”格罗佛气急败坏的说,他早就将以赛亚死亡的事情怪罪在了唐刀身上,就是这个肮脏的罪犯,让自己变得失去理智。
“不,我会出去,让我来告诉你将会发生什么,这样可以让你有所准备,很快,会有人来敲门,你会被叫到外面去,在过道里,会有一个官阶比你高的人站在那里,首先,他会祝贺你所做的一切,你使世界成为一个和平的地方,你会得到嘉奖或升职,然后他会告诉你,我需要被释放,你会反对,你也许会以辞职来要挟他,但是在最后,我会被释放。”
唐刀低声的阐述着,他像是开始在讲一个故事。
“我被释放的原因,和你认为我会被判刑的原因是一样的,我和一些世界上称自己为领导人的人打交道,这些人当中有一些人是你的敌人的敌人,世界上最大的军火交易商是你老板的朋友,他一天卖的,比我一年卖的还多,有时,在枪支上找到他的指纹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有时,他需要像我这样的自由工作者,来支持那些他不方便支持的军队,所以,你称我为恶魔,但不幸的是,对你,我是一个必须要存在的恶魔,很抱歉,我会活着。”。
唐刀话锋一转,“如果可以给我来一盒雪茄,谢谢,我的伙计会把支票寄到你的家里。”
格罗佛捏着拳头,他发誓,如果他再年轻个十岁,这个拳头一定会跟对方的脸恶狠狠的接触,然后告诉他,罪犯就应该待在这里忏悔,而不是在学那些学者讲世界格局。
但他不行,他不敢!
他上有老下有小,甚至他舍不得自己的身份,他有了羁绊,年轻人容易冲动,可冲动是魔鬼呀,唐刀余光当然看到对方捏紧的拳头,他就喜欢对方不服气但只能憋回去的感觉。
“我早就想要远离暴力,反而要谢谢你们让我在这里享受了难得的安静,这本书送给你,好好读书,争取做一个对法国有用的人。”唐刀将自己放在桌上的书合起来,递给他笑着说。
格罗佛眼角抽搐了几下,冷哼声,拂袖而去!
唐刀拿着手里的书,抖了几下,看着格罗佛的背影,摇头叹息,“现在的年轻人呀,不喜欢读书,这是不对的,不读书怎么增长知识,怎么做对社会有用的人?太浮躁了人心。”
他说着将这本《高老头》随手丢在床上,背着手,朝着窗外看去。
……
格罗佛是气呼呼的出来的,脸色涨红,他从来没有如此被人教育过,他反而感觉这是羞辱,扯了下领带,对着旁边的副监狱长说,“现在你暂时担任巴士古监狱的狱长,我就一件事,一定要看好尼古拉斯。”
虽然早就已经做好了接任的准备,但当这彩蛋砸到自己头上时,还是很让人兴奋。
格罗佛也没兴趣听对方在这里发布就职演讲,他要将以赛亚身亡的事情汇报上去,尼古拉斯这件事自己不能管了,幕后黑手太多,自己太纯洁了。
以赛亚的尸体被运走了,办公室暂时被封上。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死了,新的人上位了,在这一刻,短暂的利益成立,死者从来没有发言权,难道你想让他学会抗议格罗佛的冷漠?
别逗了。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