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gp0优美都市言情 道人賦討論-第一百零三節 蓬鄉之中景非常讀書-yt6z7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如水的月华照在辰翠峰上,映射出了漫天的霓彩,伏牛山上安静祥和,到处都弥散着灵酒的芬芳。
聂婉娘依着每年的惯例,亲自主持了灵峰大殿中的欢宴,众多大宗师境以上的闲云观高手齐聚一堂,享受着宗门提供的灵果佳酿。
虽是团圆夜,但却实难聚首,聂凤鸣总领苍生岛一应事宜,袁华也在前几日带着大批的资源去往了那边,季灵人在黔州,柴斐则要常驻苍山福地。
如此一算下来,除了聂婉娘以外,闲云观三代亲传弟子中竟然只有程石还留在山中,好在宗门如今已是高手如云,聂婉娘方才又颁下了“百无禁忌”的口谕,因此大殿之内早已是喧声一片。
相比于大殿中的喧嚣,灵猿子的陵寝处却是安静异常,每一年的仲秋佳节,陈景云都要在师父的墓碑前一个人枯坐到天明,今年也不例外。
道器分身虽然尝不出灵酒的滋味,但却不妨碍他将今年得来的数种佳酿一一摆出,每在碑前倾倒半盏灵酒,陈景云就会将一件山中趣闻娓娓道出,说到高兴处时还会大笑几声。
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打扰陈观主,几个亲传的徒孙都不行,更何况整个闲云观中有资格前来祭拜祖师的也就那么几个,旁人根本就破不开陵寝周遭的禁光。
一夜的倾诉低语,直至金乌破晓,陈景云最后又有的没的胡说了几句,请灵猿子在棺椁中安睡,这才起身离开。
聂婉娘与程石早早地等在了外面,两人一见师父出了禁光,连忙迎了上来,她二人方才得了陈景云的传讯,说是道器分身将要南渡汪洋去与本体汇合。
得了消息之后,两人自是大感惊异,心知蓬莱仙山那边可能是出了意外,否则自家师父定然不会在小师妹将要破境之际仓促离山。
见到两个弟子面露担忧之色,陈景云摆了摆手,言道:“不必担心,为师与你们师娘在蓬莱仙山中并未遇险,反倒是又得了不少的机缘。
道器分身今次前往蓬莱,乃是为了与本体合力,建起一道可供出入的门户,否则你等境界不够,如何能够往来其中?”
聂婉娘与程石闻言大喜,她们早在师父的道器分身口中知晓了蓬莱仙山是个什么所在,更是在心中期盼了良久,都想要一窥仙家圣境的玄奇!
“蓬乡传自上古,内中所蕴灵气与当今修行界广知的灵气大相径庭,竟比天南的灵气更加贴近混沌属性。
为师今次会将小五带过去,让她在仙山中破境,待为师归来之后,你等便可轮番前往海外修行了。”
见师父把话说死,程石只得熄了随同前往的心思,聂婉娘在心中憧憬了一阵,而后问道:
“师父,不知蓬莱圣境中可有周天星力运行?弟子这些日子越发觉得星河曼妙、群星之中自有道理,若是可能,倒还真想去往圣境中修行一场,看看能否辟开八转的瓶颈。”
“哈哈哈!有什么不行的,为师早在蓬乡之中为你起了一座参星殿,也早算出你的机缘就在那里,莫急莫急,为师去也!”
眼见着师父身化弧光破入了天顶的罡云,聂婉娘与程石相视一笑,心头的喜悦却是无论如何也压之不下。
……
黔州十万大山之中依旧禁光林立,妖凶魔物的嘶吼声昼夜不绝。
季灵负手行在半空,笑吟吟地盘算着今年自己能为观中提供多少兽类精肉,她的身后则跟着胡鹏海和一众御兽堂高手,众人神情振奋,不住地对禁光中的凶物品头论足。
得益于与苍生岛的交易,黔州御兽堂这些年压力大减,也因此让季灵在修行之余,有时间着手培育一些可以用来代步的灵兽。
此时随在季灵身侧的这头望月白犀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白犀通体雪白、曲线优美,亦步亦趋地随在主人身后,性情十分的温顺。
“胡鹏海,我今次折返宗门之后,彭三叔的弟子就会来接手黔州的一应事宜,记得我当年曾经许给你一个堂主的职位,怎奈你的修为不够因此被我二师兄给驳了回来。
如今我便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归宗领个外门执事的闲职,从此专心修行,争取修为再进,另一个便是领了御兽堂副堂主的职衔,继续留在此地饲养妖凶。”
胡鹏海闻言大喜,连忙拜倒云头,恭声答道:“属下自知修为低微难以服众,是以愿随主上归宗修行,待到日后修为有成时,再回黔州效命!”
季灵见胡鹏海说的恳切,于是点头道:“嗯,你能有此心,倒也不枉我的抬举,既如此,那便明日随我折返宗门吧。”
言罢又对随行修士嘱咐道:“黔州御兽堂乃是宗门要地,你们也都是跟随我多年的老人手了,我在堂中宝库里给你们划拨了一批修行资源,尔等日后需得勠力同心,切莫堕了我季明心的名头!”
“吾等谨遵主上法旨!”
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一众属下,季灵心中不无感慨,修行至今,她已经摸到了七转的门径,一旦破境功成,大师姐那里必会交下更重要的宗门事务,这黔州御兽堂她日后怕是等闲不会再来了。
罡云之上的陈景云此时也是满心的感慨,当年那个经常惹是生非却又最是心地善良的小丫头,如今也有了高阶修士该有的气度,只从一个“主上”的称呼中,便知这些外门修士对季灵乃是真心敬服。
“小五,且随为师出海一游。”就在季灵满心感慨时,半空中忽地传来了一道温和的声音。
季灵一见头顶那道倏然而至的遁云,脸上立时换上了大大的笑容,将一块令牌丢给胡鹏海,命他自回宗门去寻彭仇,她自己则舍了众人与白犀,一个闪身便投入到了遁云当中。
季灵的一众下属直到那片遁云没入了南方天际,这才反映了过来,连忙伏在云头望空叩首,在他们眼中,自家主上的师父可是真正的神仙,绝非那些寺庙道观中的木胎泥塑可比。
只是胡鹏海等人却是忘了,在世俗百姓眼中,他们这些可以踏步云天的武人们又与仙佛何异?
……
“师父!弟子还是第一次在罡云之上遁行,没想到这些虚空雷霆居然威力如斯!”
“师父!那些九天罡煞可是了不得的好东西,您快帮弟子收摄一些呀!”
“师父!没想到这些海中蛮兽竟然如此巨大,不若擒回几头养在浅海处!”
“师父……”
陈景云被季灵吵的脑仁儿生疼,不得已,只得降下遁云让她到无尽海中与蛮兽对战了几场,他也正好借此机会检视一下弟子的修为。
海中蛮兽凶残霸道,大都不修灵识,见到了入侵者后,自是一番衔尾追杀,更是仗着皮糙肉厚与一身蛮力让季灵连连吃瘪。
季灵何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更可气的是不良师父还在一旁不住地戏谑挖苦,于是气的足足小半天不理陈景云。
因为有着与本体的神魂感应,是以玄衣陈景云今次并没有使用七星岛上的上古法阵,而是裹挟着季灵在罡云之上急速遁行。
道器分身本就拥有斩破虚空之能,如今又能随意施展挪移神通,两相互补之下,其遁速可谓当世第一!就连本体也是望尘莫及。
如此遁行了半月有余,师徒二人终于来在了那片冥海之上。
这一次可不用再去挑衅罡云进而引动玄煞神雷,只见玄衣陈景云忽地显化本体,惊云刃望空一斩,虚空中便已现出了一道小小的门户。
却是本体与分身内外合力之下,轻易地划开了蓬莱仙山的出入门径。
季灵早已经兴奋的无以复加,一见门户显现立时欢呼一声,连忙跟着惊云刃闪了进去,只在海天之间留下了一串清脆的娇笑声。
……
拂风扰弄清波皱,海天一色景非常。
却说季灵方一踏入那道虚空门户,眼前不由微微一花,而后便发觉自己已经来在了一处别样的所在,目之所及尽是祥氛瑞霭,脚下也再非玄青色的海水,而是换成了一片玉碧色的平波。
感受着空气中涌动着的汩汩灵气,季灵大大地呼吸了一口,立觉通体舒爽,再好奇地掬起一捧碧水,不由惊呼出声!
却是海水中蕴含的灵力太过充沛,只这一捧之中竟然就有着不弱于寻常低阶灵石的灵力。
“臭丫头,在那里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随为师登上仙山。”
耳听得师父这句略带宠溺的话语,季灵立时欢呼一声扑到了青衣陈景云身前,之后抱着师父的胳膊再不松手。
陈景云略带无奈地揉了揉弟子的脑袋,心意一动,悬在头顶的惊云刃便化作一道弧光投入了他的眉心,脚下云烟起时,师徒二人径往远处的那座仙山行去。
龙根盘珠泛紫烟,仙乡宫阙连碧天。
灵禽戏水奇芳艳,白玉铺就金石坚。
五色云霓映落日,盈空千丈霞光绽。
今人罔测山中景,世外乾坤万万年。
季灵随着师父须臾间飘身上了仙山,直到脚踏实地时,犹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痴愣愣立在原地,竟被满山的紫府云台、白玉奇景给迷花了眼。
直到一只似鱼非鱼、似鸟非鸟的蠢萌灵兽来在她的面前,且还嘟着嘴吐了季灵满身的口水,季小五这才回过神来,欢呼一声,便开始四处追逐起那只灵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