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0s1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討論-第二百一十九章 給老孃死!.jpg看書-isnpr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干得好!小五萝莉!
夏冉笑眯眯的看着,在心里暗暗的为古明地觉喝了一声彩,不过转瞬就被后者狠狠瞪了一眼。
不对!不对!是干得好,觉大人……
他马上察觉到自己飘了,连忙端正坐姿,并且默默的在心里将“小五萝莉”这样的失礼称呼,改成了对“觉大人”的敬称,一遍一遍的在心里赞扬着对方。
——觉大人真厉害!
——觉大人做得好!
——觉大人真心V587!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古明地觉似乎感到更加困扰了,第三只眼睛微微转向,不再盯着他看了。她本来就是临时起意,所以小小的送了个助攻。
一来是因为她的性子本来就是如此,被评价为态度温和,性格成熟的好人,虽然因为种族天赋的原因,很多人并没有能够领悟到这一点,就很厌恶的对她敬而远之。
二来是因为她有些奇怪的发现,眼前这个人似乎对她的能力并不是太介怀的样子,甚至要比姬海棠极还要率直,姬海棠极是能够不忌讳她的能力,积极的和她接触,而这人却是完全无视了这些东西。
简单来说就是,姬海棠极是少数明白古明地觉的能力,在承认后者的特别之处的同时却还能够毫不避讳,主动积极地与之接触的例子。
而夏冉却是更加奇怪一些,仿佛完全不觉得古明地觉的读心能力有什么特别的,明明知道了却像是不知道一般,态度相当程度上的不以为然。
或许这么说不太恰当,但是就像是某些特殊群体一般,大部分人对他们的态度都是轻蔑厌恶的,而少数人能够理解他们的难处,并且给予相应的尊重。
前者很正常,后者比较难得,但是视线之中终归还是带有别样的色彩。
还有一种人就是完全不在乎这些特殊群体,既不会去轻蔑厌恶,也不会刻意区别对待,是真正平等的一视同仁……尤其是对于读心妖怪古明地觉来说,第二种的态度能够让她觉得对方是个性子率直的好孩子,可以深交。
但是第三种人才是最让她觉得舒服的,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对待……虽然后来发现的事情让她有些困扰,譬如说夏冉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态度,是因为他自己就经常读别人的心。
不仅仅是很熟悉,而且还是很熟练的,区别只在于他能够自己控制住这样的行为而已。
不过这还是改变不了,他的态度相当平等,不含任何区别的情绪,让古明地觉发自心底的觉得很舒服的事实,所以多少就想要帮他一把。
毕竟这是罕见的“自己人”来着……
虽然说这人真的是完全不在乎被自己读到了什么心理想法,坦荡得有些过分了,以至于他完全不尴尬,反而尴尬的就是自己这个读心者了……
古明地觉不知道的是,其实夏冉之所以这么熟悉或者说熟练,不仅仅是因为他自己就经常使用读心术,还有也经常被别人使用读心术的缘故。
不知道是不是哪里有问题,每次当他很高深莫测的读完别人的心声之后,往往很快就会风水轮流转,普通人仿佛都能够犯规的使用读心术,一下子看出他在想些什么似的。
不知道是那个时候的他有些轻敌大意了,导致自己心里想的事情都生动的写在了脸上,任何人都可以一眼看出来,才给了他被读心一般的错觉……
还是他本身有什么自己都不知道的能力,还是很坑爹的人设之类的,譬如说百分百被空手接白刃、不自觉地说出自己的心声,而他的人设就是在读心完之后百分百被随机人士读心?
——反正就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吧?”
夏冉意气风发的看向四周,就差没有霸气的大喊一声“还有谁”了。
自己果然是天选之人,连续五道可能的送命题都轻轻松松的度了过去——
不是有人借此机会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所以给八云紫的计划捣了乱;就是根本就无欲无求,一如加藤惠,直接就送来了场外助攻。
根本就不是有惊无险,而是无惊无险,就连雪之下雪乃此刻都完全被自己击沉,低着头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耳根红得通透,脑袋上几乎要冒烟了……
所以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他宣布今天自己已经获得了完全胜利!
“慢着,你是不是忘记了我的问题还没有问呢?”这个时候,八云紫突然幽幽地说道。
她那轻飘飘的声音传来,虽然美妙动听,但是夏冉却禁不住眉毛一挑,他突然有种奇怪的错觉。
就仿佛是这位妖怪贤者此刻其实正在冷笑着,对自己说“你那无聊的幻想,就由我的右手来打破!”这样的话语……嗯,感觉不太妙啊!
难道说紫真的在这一小会的思考时间之中,就已经找到了可以终结自己五杀超神的问题?
实在不应该啊,自己明明表现得这么满不在乎的样子,一点儿都没有露出过心虚之类的表现。
以紫的性格来说,不是在发现拿捏不了自己之后,马上就会直接放弃,连问都不想问了吗?毕竟她可是妖怪闲者来着的,本身其实也足够咸鱼……
“那就快点问吧,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家了……”诸多念头思绪在心中一闪而过,夏冉表面上却是完全不动声色,依然是大大咧咧的说道。
“有什么本事直接放马过来吧!我接着便是了!”
“哦,这么说你很勇哦。”金发的妖怪少女微微眯起眼睛,漂亮澄澈的紫色眸子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不过现在改主意还来得及,要是你选择大冒险的话,我可以不和你计较。”
“少来了,你说唬不住我的……”夏冉打了个哈欠,随意的说道,很是不在乎的摆摆手。
开什么玩笑,要是在这个时候突然认怂了的话,不就说明自己的确害怕了吗?而且无论怎么说都好,大冒险都是不能够选的啊,谁知道她到底想要用这个机会让自己做什么?
不过的确好紧张!真的好紧张!
因为紫这家伙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她是什么都知道,就像是自己了解她过去的数千年的人生岁月一样,她也对自己的记忆经历了如指掌……
可恶,真是失策了,早知道这一次回来就不要这么快交换记忆了,说到底还是太信任她了啊……紫这一次准备从什么方面进行突破呢?
这一次副本里自己新的经历应该是最有可能的,不过自己的确没有做过什么不能说的事情,她能够在什么事情上做文章呢?自己的女徒弟?还是关于夏洛特当初被制造出来的事情?
不会用心这么险恶吧,难道非要在自己有没有看到过自己的炼金人偶的裸体之类的问题上做文章?
这一瞬间,夏冉的思维空前活跃,所有闲置的计算力都被瞬间调动了起来,直接超越超级计算机,在短短刹那之间便已经针对性的罗列出了多种详细的应对方案。
“哼,真是浪费我的好意……”
八云紫眯起眼睛,很是不悦的说道,不过她也放弃了用话术给对方制造压力,从而让对方顺着自己的意,乖乖改变选择的想法了。
轻轻的咳嗽一声,妖怪贤者轻轻的用手中的小扇子遮住了半张脸,弯弯的眼里满是恶趣味的笑意:
“提问,你有没有和一个女孩子有过什么非常重要,而且绝对不能够让别人知道的约定?那个女孩子是谁?”
“……”
“……”
一瞬间,夏冉的表情首先是有些迟疑的,他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八云紫说的是谁。
本应不可能,却在刹那间触亮的邂逅。宛若在那万籁俱静的飘雪之夜,眺望着遥远的虚空。
八云紫看过他的记忆,自然也知道「她」的存在,虽然这部分的相关记忆也是很模糊的,否则的话,妖怪贤者就不会说什么“绝对不能够让别人知道的约定”了。
那就是因为她能够知道和服少女的存在,但是关于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什么计划被约定好,这些却是一点儿都不清楚,哪怕看了夏冉的记忆也照样被屏蔽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在这件事上做文章,或者应该说八云紫同样也很好奇,如果不能够达成自己的目的的话,干脆就趁着这个机会满足以下自己的好奇心好了。
“怎么了,在祈祷吗?要不要我给你一些时间好好回忆一下?”
妖怪贤者用明亮的眼眸盯着他,好心的这么说道,很体贴的要给他时间思考。
这一刻,所有人都非常好奇,因为看上去似乎妖怪贤者是有的放矢,还真的有这件事情的存在?
不过有些人就不是那么高兴了,譬如说刚刚还特别难为情的雪之下同学,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变得更加冷淡了。她用一种很危险的目光紧紧盯着夏冉,表情阴沉到仿佛随时都会切腹自尽一般。
不过还是那句话,在那之前,她非得带上某个人才行!
“怎么可能在祈祷啊……”夏冉打着哈哈,擦了下冷汗,扭过头避开了某些尖锐的视线,装作是没有看见一样,“只是你的问题违规了啊,这算是两个问题了。”
“那你挑一个来回答吧,到底是有还是没有?或者说那个女孩子是谁,叫什么名字?”
八云紫很是随意的回答,似乎给了他多大的便利似的,只不过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明显不是那么一回事。
给老娘死!.jpg
“……”
“……”
所以——是回答有这样的一个女孩子,然后就彻底装傻吗?这明显更加要命啊!
夏冉的表情变幻不定,最终像是无可奈何般的捂住额头,整个人僵硬着说道:
“……「两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