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i5r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第三百六十四章 東海四公主鑒賞-odz7t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八九玄功?”
夜叉闻言大惊。
在此界,能将这门神通用于实战的并不多。
往上了说,得是四海的那位便宜女婿。
虽说如今,四海与其关系微妙。
但其勇武,三界罕有不闻者。
至于往下了说,也得是许多年前还曾在梅山上修行的那位。
虽居天庭之高,再未有赫赫之名。
但封神之役时,这两位的风头可谓不分伯仲。
“灌江口那位真君,显然不会有闲心来此戏耍。”
“莫非是星君下界?”
旁边的一位背负厚重龟壳的老者捻着胡须说道。
他倒是从一开始便不怎么着急。
“想来不是。”
被夜叉唤为公主的女子说道。
随后,看着周围随从疑惑的神色,她又说道:
“天庭事务繁重,又有天条管制。”
“更何况,星君各司其职,不可或缺,其中一人下界非是小事。”
“父王先前说起天庭议事时,未曾提起。”
“想来,怕是哪个道场的高人新收的佳徒。”
“只是,他为何寻上东海龙宫来?”
女子看着天空正不断缠斗的一龙一蛟,有些不解。
“四公主真是冰雪聪明!老龟看来也是如此。”
背负厚重龟壳的老者闻声说道。
旁边的夜叉心头焦急,担忧空中的主子。
但看起来四公主都不怎么着急,只好暂且按捺住心中不安。
东海虽是一体,但各个太子、公主之间自然各有其势。
若是三太子出了事,它这夜叉首领怕也难辞其咎。
便是未被重罚,往后的日子也怕是难熬了。
不过,它只是一个夜叉。
虽然也会得一手武艺。
但那天上高去高来,翻江倒海的阵仗,它又如何能帮得上手。
好在,很快这场缠斗便以蛟龙的隐没暂时中止。
“你这水法使得有些土性,不似在万万里碧波上翻江倒海的。”
易春化作人形,看着眼前气喘吁吁的青龙说道。
若是让他评价术法的构成优劣,他倒是说不了太多包含专业性的解释。
毕竟会实操会和能够其表达出来,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能力。
但这种感觉方面的表述,易春算是行家里手了。
自然之力所反馈的信息,从来都不是直观的。
甚至很多时候,它都无法用直接的文字来记载。
它能够带来一种花的味道,但实际可能指向的是一个人类少女。
这种意识方面的传达,需要长期的、持续的理解和消化,才能够轻松驾驭。
易春在这方面,自是不弱的。
那化身树人的千年里,自然之力是他唯一能够无视躯体无限延伸的感官。
就像瞎子会对声音所包含的信息更加敏锐,而并非因为他们的听力得到了提升。
“土性?”
方才停歇的三太子愣了愣,然后眼睛再次变红!
他也化身人身,挥枪又追了上去!
“三哥且住!”
就在这个时候,四公主飞上来拦下了他。
“四妹你站远些,待我先拿下这恶贼!”
三太子强忍着怒意,看着眼前的四公主说道。
四公主没有应声,而是看向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条鱼干,正啃着围观的易春说道:
“不知阁下是哪位真人的高足,何必戏弄我这三哥呢?”
易春看了看这位四公主。
他早在研究三太子变化的时候,便听闻了下边的讨论。
自然知晓,这位怕是东海的四公主。
不过,这与易春并没有太大关系。
若是西海的三公主,到也得给那位几分薄面。
这一位,与他无甚瓜葛。
更何况,这世间妖魔纵横,非是善地。
易春到东海来,一是瞧瞧真龙,二也是顺便看看这地界的龙宫善恶如何。
他并非崇善之辈。
但顺路遇见了妖雾遮天,随手掷它个大火燎原也不是要紧事。
“我这师承,往近了说与这方地界无甚关系,若是扯远了,也算有些牵连。”
“此番前来,并无他意,只为见见龙属。”
易春想了想说道。
之前缠斗,他自然摸清了后面那位正强忍怒意的三太子。
虽然也难说是什么良善之辈,但未见血光冲天。
周围虾兵蟹将或有戾气,但也算不上多么离谱。
想来也是,四海虽然家大业大。
但毕竟上有天庭,下有诸多道场。
若是肆意妄为,怕也是难逃泾河那位的下场。
天网恢恢?
易春看着头顶的天空,嚼了嚼嘴里尚未吃完的鱼干。
若真是天网恢恢,倒还不错。
虽然秩序森严,令人颇感束缚。
但于众生而言,亦然是一种强大的保护。
当然,易春这般的,是不会选择这样的地界常住的。
但从他之前烧毁的虎妖寨子来看,事实显然并非如此……
凡间有妖魔横行,食人无数,更肆意杀戮,罄竹难书。
却未曾见到有天兵持雷霆而下,肃清寰宇。
着实令人无趣……
易春这般想道。
“既是如此,阁下不如同我等到宫中小酌一杯。”
“我东海龙宫有传世壁画,乃载万千珍兽传说。”
“阁下可慢慢赏析,不知意下如何?”
四公主见状,顿时笑着说道。
“四妹,你……”
三太子闻声浑身一抖。
那种心情,大概如凡间某位将军所言那般:
“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
不过,他张了张嘴,便没有多说,只是闷在那里。
毕竟他是接来的太子。
比起这些东海的直系血亲,有时候显然有些不好说话。
能在东海三太子这个位子上安稳百年的,自然不是什么容易相与的货色。
但说气不气,那也是真的气。
狗贼!
三太子在心里愤愤道。
他此时,忽然有些理解那位已然逝去三哥在临终前的想法了。
这要能忍,还做什么东海三太子。
一只虾兵都能比这更有脾性!
要知道,虾是吃排泄物的……
“龙宫便不去了。”
易春摇了摇头说道。
“我是个没管制的,若见了龙宫诸多珍宝起了心思,那也无趣。”
易春的话,让底下正静静听着的虾兵蟹将们浑身一紧。
东海家大业大,丢几件珍宝不算什么。
但虾兵蟹将的命也是命,被人顺手锤了去可谓死如草芥。
“更何况,到时遇到那位,被他嗤笑。”
“岂不是丢了面子,躁得慌。”
易春又接着说道。
听了这话,四公主似乎明白了什么。
而这个时候,易春看了看自己已然出现在八九玄功变化里的:lv1龙(鳞虫之长)。
又望了望,自己周围似乎有些躁动的命运线。
易春顿时暗地里摇了摇头。
溜了溜了,暂住证都没有的果然讨人嫌。
便对着正准备说什么的四公主摆了摆手:
“这杯水酒暂且记下,他日若能相逢,可请我喝上一樽。”
“今日却是要走了,再不走,怕遭了人家的镯子。”
易春说完,便身化泡影消失。
而远处的云间,则隐约传来犬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