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9c6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 txt-第0169章 二千萬的保險費?展示-0jxbo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严格意义来说,这其实是一次家宴。
除了江跃之外,一共五个家庭。
所谓五个家庭,其实也就是杜一峰,许纯茹,张继业等五个人所在的家庭,要么一家三口,要么是父子父女,要么是母子。
其他几个长辈,见到江跃这个计划外的人员出现,都有些意外。纷纷打听。
得知江跃的来历后,有人赞赏,有人惊疑,有人淡漠旁观,有些则不屑一顾,反应不一。
江跃将这些反应都尽收眼底,却是不动声色。
杜一峰的老爹杜千明看起来对江跃很有兴趣,把江跃安排在他的身侧,言谈之间,既不失热情,又不至于显得用力过猛,保持了极好的尺度,让江跃既感到了重视,又不至于腻歪。
这个饭局,本来就是杜千明组的。
他怎么待客,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
饭局很奢华,桌上很多菜品,江跃此前甚至见都没见过。
网上倒是看过一些天价菜单,江跃估摸,今晚这一桌的消费,估计也得二十万往上。
当然,对在座这些人来说,吃的就是身份逼格,具体美不美味,是否合胃口,倒反而在其次。
席间,江跃一直很低调。
虽然都是名贵酒水,但他也只是喝了点饮料。
酒杯一举,酒桌上的规矩就没完没了,江跃索性一句不会喝酒搪塞过去。别人怎么想他也不在意。
杜一峰显然知道江跃会喝酒,不过他也没有揭穿。看到老爹对江跃的态度,杜一峰又不是傻子。
真要跟张继业那种家伙合着伙灌江跃酒,一来可能得罪江跃,二来好像也没有多大意义。
因为韩晶晶的事,杜一峰对江跃的看法很复杂。偶尔会跟江跃较一下劲,但又不想跟江跃彻底闹翻。
饭后,杜千明把江跃和杜一峰单独叫上。
江跃知道,这也许才是本次聚会的重点。之前的饭局,只是一个形式而已。
“小江,我这么叫你,你不会介意吧?”杜千明一改饭桌上谈笑风生的样子,脸上满满都是严肃意味。
“杜叔叔,您比我大一辈,怎么称呼都行。”
“好,很好!”杜千明一脸满意的样子,“小江,我家一峰以前也提过你很多回。可惜他从没往家里带过。咱们爷俩结识晚了啊。我要说对你一见如故,小江你会不会觉得我老杜夸张了?”
江跃微笑道:“杜叔叔抬爱。”
杜千明摇摇头:“我这个人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一颗心比石头更硬了,不可能无缘无故抬爱谁,偏爱谁。我对你一见如故,那是因为你的表现,确实当得起我老杜的欣赏。可惜,这是别人家的孩子啊。我家一峰也不能算没出息,可这小子的尿性,我太清楚不过了。很多细节方面,要提高的还很多。”
杜一峰苦笑着耸耸肩,在一旁无奈地给老爹和江跃添茶,无辜躺枪这种事,他可能也经历多了,居然也不怎么在意。老爹训话,听着就好了,别杠!
“杜叔叔,你这是在我和一峰之间,故意制造矛盾啊。”江跃半开着玩笑道。
杜千明哈哈大笑:“如果这个小兔崽子就这点胸襟城府,那我就更失望了。”
“爸,我是你亲生的嘛?能不能别这么损你亲儿子?”杜一峰抗议了。
“你要不是我亲生的,老子至于这么费心吗?”
“小江,先前我估计一峰他们,已经把事情跟你说过了吧?”
江跃点了点头。
杜千明见他点头,沉吟片刻,问道:“那你怎么看?”
“要说实话么?”
“当然,说实话,越实在越好。”杜千明见江跃这架势,显然是有不同的想法,不由得颇为好奇。
“那我就照直说吧,我虽然不知道任务的具体情况怎样,但我总觉得不怎么看好。”
杜一峰对这件事,一直是非常热衷的。可以说,这件事,是他缠着杜千明一手促成的。
为此,杜千明不知道动用了多少资源,才拿到这个内部资格。
可以说,如果不是亲生儿子,杜千明绝不会如此大动干戈。
耗费偌大精力和资源,居然得到的评价是不好看。别说杜一峰感到当头棒喝,便是杜千明这种老江湖,多少也有些意外。
“小江,说说你不看好的原因?”
“原因其实很简单,你们之间的性格并不合拍,如果我们没猜错的话,你们应该只是临时组队。而且是因为父辈的关系,强行凑在一起。说不中听点,就是利益捆绑,或者说是利益均沾吧。”
“现实中,一个成功团队需要哪些因素,我相信杜叔叔肯定比我清楚。就我个人从游戏中的一些心得来看,一个团队必须是互补的。这可以说是一个团队的基础。”
“你们这个团队,谁是主?谁是辅助?谁是粘合剂?谁有牺牲精神?甚至,你们彼此之间的战斗力到底怎样,都清楚吗?能担保每个人都会拼尽全力?能保证对彼此的实力了如指掌?”
“况且,这是诡异事件试炼,不是游戏。一旦出现问题,随时可能丢了性命。我不知道你们此前有多少实战经验?如果没有实战经验,一旦遇到各种状况,是否可以从容面对?会不会当场就崩溃了?”
这倒不是江跃夸大其词。
就像一个新兵,第一次上战场,能做到双腿不打摆就很不错了,更别说杀敌制胜。
第一次面对诡异事件,心理素质差的人,恐怕当场就可能崩溃。
更何况,这个团队里,还有好几个自以为是的人。像张继业,还有那个谢丰,这俩各有各的傲慢,各有各的张狂。
坦白说,跟这种人组队,江跃是一百个不愿意。
光从性格上看,那就极具猪队友的潜质。
至于许纯茹,倒是有几分大姐大的气概,不过关键时刻是不是能够HOLD得住,那也不好说。
队伍里有刺头如果镇不住,队伍稍微遇到一点冲击,就极有可能被冲得支离破碎。
杜千明点了一根烟,表情有些复杂。
“一峰,听听人家小江是怎么考虑问题的。凡事未谋胜,先虑败。我都不得不承认,小江说得很对。你们这个队伍,临时拼凑,没有磨合,性格上自以为是的人太多。这样的队伍,还真不太具备成功团队的因素。”
杜一峰脑子其实很灵光,很多问题,他只是当局者迷。
跳出局来一分析,他也不得不承认,江跃总结得其实很有道理。其他四个人,跟他稍微关系近一点的也就是许纯茹,来往相对多一些。
其他三人,尤其是张继业,甚至都不是星城人,一年见个一次两次,哪有什么真正的交情?
其他两人,谢丰太自以为是,杜一峰从来跟他尿不到一壶。
另外一个妹子,则太过斯文,属于那种慢热到几乎热不起来的人,这也不符合杜一峰的深交范围内。
其他几个人之间的关系,也大抵如此。
谈不上亲密,完全是因为父辈的关系,凑在一起,大家全凭一腔热血,一股自信,要说什么章法,目前的确没有。
杜一峰和许纯茹,心里稍微有点逼数,知道凭他们几个,能不能成事还真是不好说。
所以,杜一峰提出邀请江跃。
张继业一向特别爱强调门户,总觉得小门小户的人,不应该进他们的圈子,没资格参与进来。
谢丰虽然没有明着表态,看他对江跃的态度,其实也可以看出一些来。
而许纯茹,则是支持杜一峰邀请外人的。
剩下那位斯文妹子,在可和不可之间都可以,并没有发表意见。
杜千明对这件事的风险,是经过预估的。他明显可以看出这件事的风险,所以他对杜一峰邀请江跃的提议,自然赞同。
为此,他还通过各种人脉,特意去调查了一下江跃。
这一调查不要紧,竟有着惊人的发现。
江跃不仅仅是体测天才,横推整个星城的体测成绩,背后竟还有超自然行动局给他撑腰。
好几起事件,居然隐隐都有他的影子出现。
尤其是发生在今天上午的事,更是让打听到内幕消息的杜千明感到震惊无比。
这个年轻人何止是体测妖孽那么简单啊?这分明就是一个人形战斗机器。面对荷枪实弹的歹徒,居然可以团灭对手,这在诡异时代初期,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正因如此,更坚定了杜千明邀请江跃参与进来的决心。
酒桌上的拉拢,以及言辞上的重视,并不仅仅是杜千明的策略,而是一种真正的赏识,是有求于人。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江跃强悍的,竟不仅仅是体测成绩和战斗力,更难得的是,头脑居然也如此冷静,分析能力居然也如此强悍。
这就更加难得了。
一个光有强悍战力的人,或许走不到太远。
但战力强悍又时刻能保持头脑清醒的人,绝对可以走得很远。
这种人,别说杜一峰应该交好,就算他杜千明,也轻视不得。
他甚至在想,这个小伙子是不是刻意压制自己?否则以他的实力,怎么可能还是一个低调的中学生?
“小江,听你这一席话,连我这个江湖半生的半老头子,都不得不承认,这个事情,我还是想得太过简单了。也许,当初邀请熟人子女组局,并不是一个聪明的选择。”
杜千明当初邀请熟人子女,自然有他的用意。为的是联络感情,花花轿子人抬人而已。
可这会儿仔细一分析,他还真觉得这个决定有些草率了。
他一直把这个事当成福利来分享,却有些低估了困难,低估了风险。
万一这次试炼,出现了什么意外因素,不但感情没联络成,反而有可能搞得朋友翻脸,成为仇人。
这绝不夸张。
如果试炼当中出现死伤,彼此之间必然会怪来怪去,到时候扯皮永远扯不清。
虽然大家表面都说的很好,说什么试炼有风险,参与靠自愿。
说是自担风险,可人心是很复杂的。真出了问题,必定会迁怒其他人,怀疑其他人是不是没尽力?是不是把某个人当成牺牲品了?
而他杜千明作为组局的人,肯定首当其冲。
当然,事情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局已经组了,再谈散局显然是不可能,他也丢不起这个脸。
“小江啊,我必须承认,你说得这些都很有道理。其实这也是为什么我力主邀请你入局的原因。你入局,他们才有成功的保障。你要是不参与,我觉得他们也仅仅只能是参与为主。随便找一个级别低的试炼任务应付一下,权当是参与一下。积累经验。”
杜一峰也点点头:“对啊,江跃,以你的实力,如果加入我们,应该是镇得住大家的。如果我们以你为主,未必不能挑战一下级别高一点的任务。级别低的任务其实没意义,根本不可能获得超凡者认证的免测资格。”
“以我为主?”江跃连连摆手,“一峰,你真要把我当朋友,千万别提这个话。我可以百分百保证,张继业这种人,绝对不可能打心底里认同以我为主的。其他人,其实也不好说。”
倒不是江跃悲观,都是三观成熟的年轻人,你也许可以收敛一下自己言行举止,但骨子里的观念是很难改变的。
像张继业这种人,没有被现实毒打之前,绝不可能死心塌地以别人为主的。
他江跃办不到,杜一峰也办不到。
杜千明没等杜一峰再开口,抢先说道:“小江,我诚挚邀请你入局,你也不需要担主力,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尽全力保障一峰的安全。在这个基础上,任务可以完成就完成,完成不了,只要你们两个平安出来,那也不算输。”
杜千明说着,从兜里缓缓摸出一张支票,推在江跃跟前。
这是一张二千万的支票。
“这是你的报酬。”
“至于试炼任务的悬赏奖励,你们自己看着分配,我不参与。”杜千明认证地看着江跃,语气诚恳。
江跃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
果然,他们几个组队的人,果然还算不上一个团队。许纯茹对他说悬赏金额是九位数,而且她还可以拍板把奖金都归江跃。
现在看来,许纯茹说那些话,其实并没有得到其他人的认可,可以说是一张空头支票而已。
相比于悬赏过亿的数额,杜千明这二千万的奖励,似乎诚意有些不够。
不过杜千明这二千万,其实是单独给杜一峰上一道保险。以江跃的实力,照顾五个人或许力有不逮。
单独偏向杜一峰一个人,其实还是大有希望的。
至少在杜千明看来,江跃应该具备这个能力,所以,他值得这二千万。
目光热切地盯着江跃,杜千明在等待江跃做决定。
“杜叔叔,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二千万是保镖费用么?”
“哈哈,你也可以这么认为。”杜千明开怀大笑,“怎么样?你觉得这一单,有没有兴趣接?”
“兴趣自然有,可我觉得,杜叔叔更应该问有没有把握接吧?”
“对,没有把握,何来兴趣?”杜千明点点头。
“还是那句话,我得知道任务内容,任务级别。如果任务级别太高,杜叔叔就算在后面加个0,我也爱莫能助。”
“哦?小江你对任务级别知道多少?”
“略知一二。”江跃其实也只是听罗处他们嘀咕过几次,云溪镇和整个复制者的案件,当时就被定性为C级。
实际上,光是复制者的危险程度,还到不了C级。
真正可怕的是云溪镇的风水阵诅咒,以及盘旋在云溪镇的鬼奴,当然,最可怕的还是赵守银驱动百鬼。
百鬼搬山,兽潮侵袭,是江跃目前遇到最大的危险。
如果不是江家传承,靠江跃个人力量,基本没有翻转的希望。
以江跃猜测,盘石岭那一战,至少达到了C+,乃至B-的难度。
如果他们领取的试炼任务是D+,江跃肯定可以陪他们玩玩。到了C-,依旧可以试试,虽然有一定风险。
如果是C级,那就是天大的考验,江跃要不要参与,在两可之间。
如果高于C级,江跃绝对不参与。
毕竟,那不是江家主场作战,江跃不可能再有江家传承帮忙。以他目前的实力,并没什么把握扛起找个风险。
就他个人也就罢了,如果还得负责杜一峰的安全,就更没可能。
“一峰,你们打算挑战一个什么级别的试炼任务?”
“我仔细研究了一下任务级别,从E-开始,一直到sss级。级别很多。咱们再怎么着,也得挑个中间的吧?C+或者B-你觉得合适吗?会不会太低?”
江跃闻言,当场无语。
C+或者B-?
你是当真的嘛?谁给你的勇气?
如果不是吃了他一顿饭,江跃肯定掉头就走。
作死不是这么作的。
以杜一峰他们的实力,也就玩玩E级任务,D级对他们而言都可能是不可承受之重。
谁想到他居然这么膨胀,居然直接要上C+或者B-?
这和送人头有什么区别?
江跃怀疑,杜一峰压根就没研究过这些等级对应的是什么任务,光看了一下分级的体系,就开始居中挑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