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xox2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紅樓春-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看書-ccoeh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尹家太夫人并未留许久,甚至没等凤姐儿张罗起大席来,只让人上了碗寿面,大伙一起用了,又和尹子瑜各送了寿礼后,前后也不过半个时辰,就匆匆离去了。
等送别尹家祖孙后,众人重回大花厅落座。
王夫人脸色依旧难看,却没再说甚么话,也未借口离开。
这倒是让人暗自新奇……
倒有聪明些的人还记得,因为王子腾还在……
“老太太、太太、侯爷,前面老爷打发人来请侯爷过去,舅家老爷在前书房候着呢。”
正当贾母让凤姐儿赶紧上菜时,林之孝家的进来说道。
众人目光看向贾蔷,贾蔷摆手道:“告诉二老爷和舅家老爷,今儿就不见了。”
林之孝家的见贾母、王夫人都没吭声,感觉到气氛不大对,就不敢多说甚么,应下了就离去了。
等林之孝家的走后,贾母迟疑了下,见王夫人脸上的悲愤几乎遮掩不住,心里一叹后,劝贾蔷道:“要不我让人抬了你去?”
贾蔷奇道:“又没甚么正经大事,抬我去做甚么?”
贾母顿了顿后,不说此事了,又问宝钗道:“你娘怎不见了?”
宝钗笑道:“这我不知道……多半是回去准备生儿礼去了。”
众人笑了起来,迎春行大,最先站起来,拿出生日礼物,是一把扇子,俏脸含羞道:“实在是太匆忙了些,没能好生准备。蔷哥儿莫要嫌弃……”
贾蔷哈哈笑着接过扇子,道:“好礼好礼!正巧夏日将至,此礼与‘雪中送炭’岂非有异曲同工之妙?”
迎春闻言高兴坏了,抿嘴笑着退下。
迎春后,探春上前,送的却是一副字,贾蔷展开一看,眼睛一亮,只见上面写道:
一身能擘两雕弧,虏骑千重只似无。
偏坐金鞍调白羽,纷纷射杀五单于!
好个飒爽豪气的三姑娘!
贾蔷笑道:“将来我必要超过霍骠骑的!”
探春忙道:“功业上必会超过,还要长长久久,百岁千寿!”
贾蔷笑着应下后,探春退下惜春上前,惜春抿着嘴,手里拿着一个绣起的荷包,贾蔷原以为惜春是要拿她的女红作业当生儿礼,正伸出手去接,没想到惜春还避让了下,没好气嗔了他一眼后,打开荷包,取出里面一物,众人看去,竟是一块梅花玉的平安扣。
见到是此物,连贾母都有些动容了,惜春抿着嘴,递给了贾蔷。
贾蔷留意旁人面色,早就看出了此物必是有来历的,先接过来后,看向一旁的黛玉。
黛玉俏面上亦有唏嘘色,轻声相告道:“这是四妹妹娘亲留给她的平安扣。”
贾蔷闻言面色微微一变,就想推让,却听惜春小大人般的语气说道:“蔷哥儿,往后可要仔细着,不要顽皮。戴上这个,就能平平安安,不会再让人打板子起不得身来,知道了么?”
贾蔷迟疑了下,将平安扣当面挂在脖颈前,拱手笑道:“谨遵四姑姑之命!”
这么正式,惜春一下绷不住,回头小跑到迎春身边,埋头藏了起来。
大伙儿都笑了起来,唯独王夫人看着贾蔷身前的平安扣,觉得有些刺眼。
三位姑姑送完寿礼,如今和贾蔷平辈的宝钗、湘云就想上前,不过这时林之孝家的又来了,神情有些为难禀道:“老太太、侯爷,老爷打发人进来,说舅家老爷还在前书房等着,想见见侯爷……”
贾蔷大感扫兴,道:“去告诉二老爷和舅家老爷,就说我今日行走不便,连坐也坐不得,总不能趴在榻上见外客罢?”
林之孝家的闻言看向贾母,贾母神情那叫一个煎熬,可自忖终究说服不了贾蔷,叹息一声道:“你去给老爷和舅家老爷说,侯爷身子行不得坐不得,只能趴着,如何好见客?今儿就不见了,下回罢。”
贾母说完,王夫人脸上就已经落下泪来。
若贾蔷先前没见尹家太夫人,那她也不会觉得太过怎样。
可贾蔷方才刚刚拄着拐站着迎见了尹家,现在倒拿这个说嘴,又将王家当做甚么了?
可给她这个贾家当家太太留一分脸面不曾?
林之孝家的不敢多留,赶紧去回话。
见气氛愈发凝重,宝钗迟疑了下,还是上前,展开绣帕,露出一双鞋来,送给贾蔷为寿礼。
纵然眼下气氛不大对,可众人看到这寿礼还是隐隐吃了一惊。
黛玉更是忍不住想笑,俏脸忍的辛苦,眸眼中的笑意却是藏不住……
如果另一个兼祧妻的位置不曾被尹家得了去,那说不得她还要吃味许久,呛酸她两句。
可如今正位皆齐,其余的,她也并不上心了。
只想想日后宝钗给尹子瑜充当才人赞善,要在东府当差,见了她还要行礼,黛玉心里就觉得好笑。
而感到黛玉促狭的目光,宝钗白皙的俏脸上,也是浮起一抹让人惊艳的羞红,只作不知。
鞋子当寿礼,原不算甚么,内宅闺秀们送生儿礼,本不过字画或是鞋袜。
可问题是,大家今天才知道贾蔷的生日,她就拿出来一双鞋,这鞋能是今天做的么?
好在湘云向着宝钗,没让她接受太久众人目光的探究,就背着手上前,笑眯眯道:“蔷哥哥,你猜我送你的甚么礼?”
贾蔷认真想了想,道:“莫非是……袜子?”
湘云笑道:“那并不是!再猜猜?”
贾蔷笑道:“是衣裳么?”
湘云笑道:“衣裳倒是有,不过还没缝好哩!”
贾蔷摇头道:“那我哪里知道?总不能打白条,等衣裳做好了再送罢?”
湘云皱鼻嗔了下,然后俏皮的将背后的手反正过来,往前一推,笑道:“给你!”
见到湘云送的礼,众人都惊呆了,竟是她的那块金麒麟!
那是湘云襁褓时,她爹娘留给她的!
这个,连贾蔷都知道,他忙摆手道:“你也是胡闹!这个岂有送人的道理?快快收好了!”
湘云不高兴了,道:“四妹妹送的,难道比我这个不同?或是你瞧着她那个贵重,我这个不好?”
贾蔷头疼道:“两回事……”
湘云哼了声,道:“分明是一回事!你待四妹妹好,待我也好。我们年岁虽不大,可别人待我们好坏我们还是拎得清的!”
她虽大大咧咧,寻常委屈都不放在心上,过了也就过去了。
但对于恩情,却看得极重。
知道若无贾蔷,她的命运断不是眼前这样,因此感激至深。
贾蔷笑道:“心意我领了,只是这物什实在太贵重。四姑姑的玉佩,我也只给她留着,等她长大了再给她。如今你已经大了,留着好当念想。”
湘云摇头道:“那些念想都在心里,不在这个。蔷哥哥,你留下罢。”
见他执意不肯收,湘云神情都开始有些落寞了。
黛玉看着贾蔷,轻声笑道:“那就收好了,等云儿想看时,往东府去看便是。”
贾蔷这才点了点头,笑道:“那就谢谢史妹妹了!”
湘云这才重新欢喜起来,恰好凤姐儿满面含笑的引着一众媳妇丫头,拎着食盒过来。
饭菜的香气溢出,让人精神一震。
又有薛姨妈也赶了来,手里拿着一个包裹,被贾母笑着迎了上去,和王夫人一并坐起。
媳妇、丫头们忙着张罗饭桌摆席面,薛姨妈拿出她准备的生儿礼,满面笑容道:“这原是准备好的,正想寻个甚么好日子送给哥儿,没想到撞到了今天。也是巧了,才做好没几天功夫。哥儿瞧瞧,可喜欢不喜欢?”
说着,她展开包袱,拿出一件宝蓝色家常锦缎袍子。
贾母端详了下,“哎哟”了声,笑道:“好俊的针线功夫!这是哪个做的?”
薛姨妈看向宝钗,笑道:“宝丫头闲来无事的时候,一天做一点,勉强也算入目罢,当不得老太太的夸。”
贾母啧啧了两声,目光颇有深意的看了眼有些坐立不安的宝钗。
宝钗起身对贾母,并她身旁抿嘴浅笑的黛玉道:“蔷哥哥帮我家,尤其是我哥哥良多。所以早先就做了这身衣裳和鞋,聊表心意。”
黛玉笑道:“嗯嗯,是呢是呢,宝姐姐很有心意。”
宝钗:“……”
贾蔷嘿了声,问黛玉道:“妹妹送我甚么生儿礼?”
黛玉没好气道:“我能送甚么,今儿早上才知道,甚么也没有!”
说着,目光和贾蔷对视了稍许。
贾蔷闻言非但不恼,反倒眼睛明亮的吓人,嘿嘿笑了笑,道:“很好很好,原该如此,原该如此!”
黛玉闻言,心里既欢喜贾蔷明白他的心,又暗啐这坏家伙不知道又胡思乱想甚么,因而扭过头去不理他。
众人看这双小儿女互动,正觉得嘴里都要塞满了,却见贾政竟然亲自前来,众晚辈们忙起身相迎。
贾母看到贾政进来时,贾蔷微微蹙起眉头,就觉得刚刚舒缓些许的头又开始疼了,因而问道:“你不在前面自寻清静自在,来这里做甚么?”
贾政也是烦恼,苦笑道:“子腾闻蔷哥儿受了廷杖,身子不适,实在放心不下,想要来看看。再者,今儿还是蔷哥儿的生日,也该来见见。”贾政自己也不是很自在。
贾蔷闻言,皱眉道:“有这个必要么?”
贾政忙道:“就在外面候着呢。”
贾蔷却还是摇头道:“不必麻烦了。”
贾母看到一旁刚劝好了些的王夫人面色涨红,眼中眼泪再度落下,嘴巴紧紧抿起,手上更是将佛珠攥的手背青筋暴露,心里一叹,她自知说不动贾蔷,就拉了拉身旁的黛玉,冲她使了个眼色。
黛玉却知贾蔷不是针对王子腾,因为贾蔷曾告诉过她,王子腾是个可用之人,也算是个明白人,那么针对的是哪个,自然也就明白了。
不过她太了解贾蔷了,若他果真不想见,压根儿不会说三回,先前就一口堵绝了。
再三推脱,不过是为了敲打某人罢。
眼下火候应该差不离儿了,因而看着贾蔷轻声笑道:“都到外面了,怎还不见一见?”
贾蔷恍然,正色道:“妹妹说的好有道理,那就,见一见!”
在一片取笑声中,黛玉没好气白他一眼。
贾蔷看着黛玉,呵呵一笑,那份显而易见的宠溺,却让许多人觉得,还没吃饭,就已经饱了。那些珍馐的香气,似乎也不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