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2wh优美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七百四十八章 鉅子令傳相互探熱推-orxot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国君,上使即然已是来到了此地,就由我来招呼吧,国君以及诸位还请回。”当那位墨先生一到,冒似根本没有把高建武等人放在眼中,直接让这些人离开。
这让不远处的钟文,对于这位墨生先越发的好奇了起来。
一个墨家弟子。
本该中原人。
却是跑到这高句丽国,成了这座上宾。
而且还有可能地位不低。
“是,墨先生。”高建武听了墨先生的话,还真就带着众臣离开。
而一些将士,也随之散去。
就好像没有把钟文这个唐国道人当成上使来对待。
如此一个国君。
就因为此人,就带着众臣离开。
看在钟文的眼中,就好像这位墨先生才是这高句丽国的国君一般。
不过。
钟文能看出这位墨先生也是不俗。
先天之上二层的境界。
放在唐国,估计连李世民也得听从他的话吧。
不过。
钟文对于这位墨先生,感观之上,却是显得有些不好。
或许。
钟文有着先入为主的想法。
毕竟。
墨家的人,本就属于中原人,为何会跑到一个唐国的敌对国家,为敌对的国家效力?
有道是,身为唐人,怎么着也得为自己的国家效力吧。
钟文越往深里想,也渐渐的明白了这墨家人的风格了。
墨家人自从巨子死了之后,就纷争不断,争议不断。
这也使得墨家人各分其道,远离政治中心,更是有不少人以游侠的身份,钻入深山老林当中隐世。
而从此,墨家人也从不把自己标榜成为哪个国家的人,而是以墨家人的身份出现。
当下的这一切,也就能说明了这位墨先生为何会在这高句丽国了。
此时,那位墨先生见高建武他们离去后,向着钟文行了行礼道:“道长,此处不是说话之地,不知可否移步?”
钟文闻话后,也不多言,径直往着那位墨先生走去。
“道长不辞数千里之距,来到高句丽国,也不知道道长此次前来高句丽国所为何事?”墨先生一边引着钟文往着某处去,一边小声的打问道。
“你是墨家人?”钟文答非所问。
“道长应该也听见了,这里的人都称呼我为墨先生,所以我必然是墨家人,难道道长对我墨家人有什么偏见吗?”墨先生又打问道。
这位墨先生,他可是最是想知道钟文此次前来高句丽之因。
而且。
他的那位弟子渊盖苏文已是被废了,这让他心中对钟文不愤那是假的。
只不过他会隐藏自己罢了。
到现在为止。
他都没有对钟文发怒,可这心中,却是怒火涛天一般。
渊盖苏文乃是他特意选中的人培养的。
数十年的培养,到结果却是被钟文给废了,估计任是谁也咽不下这口气吧。
可这墨家人,除了能咽下这口气之外,更是最能隐,也最能忍。
就好比灵宝门的那位墨家子弟墨寻一样。
在灵宝门隐了三十年,就是为了灵宝门中的那个地下城。
可想而知,这墨家人不可小看。
“你是墨家哪一系?墨门?还是墨宗或者墨派的?”钟文再一次的答非所问。
当下。
钟文能跟着这位墨先生离开高句丽国王城,心中自然是想弄清楚这位墨先生的身份了。
墨家。
与钟文无仇无怨,同时也与太一门无仇无怨的。
而且。
钟文对于墨家人还有些想法,一直想着把一些墨家人请回利州,好建设利州什么的。
不过。
现在是不太可能的了。
因为钟文已是当着李世民的面,把所有的官职都辞了,哪怕是爵位也给辞了,即便现在能见到墨家人,钟文也只能是望洋兴叹了。
“看来道长对我墨家甚是了解啊,连我墨家三系都已是知道,难道道长以前曾经见过我墨家人不成吗?”墨先生依然继续打问。
而钟文却是不愿再多说话。
对于眼前的这个墨先生,钟文虽然不在意,但也知道,这些最能隐忍的墨家人,没有哪一个是废物。
好半天后。
钟文随着那位墨先生来到一处居所。
“你先去看看你师傅,这里有我就行了。”墨先生请了钟文入坐后,又差了他那位徒孙离开。
“是,师祖。”那位弟子躬身离去。
二人相对而坐。
过了许久一般。
墨先生终于是忍不住了,“敢问道长,听说渊盖苏文是你废掉的?虽说他有些跋扈了些,但也不至于废掉吧?”
“真就只有跋扈这么简单吗?难道他是你的弟子?要是你的弟子那最好不过了。你身为他的师傅,在长安砸了我的酒楼,伤了我的人,你说这事该怎么解决吧!”钟文冷笑而语。
“道长乃是修道之人,这身外之物又何必如此看中呢?盖苏文砸了你的酒楼,又伤了你的人,你不是已经把他废了嘛,这事也算是给了道长了一个交待了。”墨先生听了钟文的话,心中更是不悦了。
自己弟子先天之境八层的境界。
去了一趟唐国,说被废了就被废了。
这让他损失了几十年的培养,更是浪费了不少的资源。
可这一切已是发生。
在面对着钟文这么一个强人,他也是有心无力。
他虽身处高句丽国。
可他墨家的消息,也从未间断过传给他。
早在几年前,他就知道了钟文这个人了,而且他还知道,眼前的这个钟文,即狠辣,又毒。
就前段时间江湖之上传出来的消息,他哪会不知道。
要不然。
他也不会这么客气的对待钟文了。
把他那个培养出来的弟子给废了,如放在别人的身上,说不定他早就出手了,断然是不可能还把人请到他的居所来。
“呵呵,这就算是交待了?看来你们墨家的脸还真是够厚的。你把我请到此地,到底是何意?有事说事,就不要在这里兜兜绕绕了。”钟文闻话后,冷笑道。
对于赔偿之事,钟文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墨先生断然是不可能赔偿他了。
好在自己酒楼的伙计只是受了伤,并未死人。
要是死了人的话。
钟文说不定会在这城中大杀一方不可。
敢杀自己的人,那绝对不会好活。
“道长性情真率,那我也就不再绕圈子了。听闻道长知道灵宝门地下城之事,而且据我们所查,灵宝门的那其中一块令牌,道长应该接触过,不知道道长可否忍痛割爱?”墨先生见钟文性情如此直接,也不再绕弯子,直言起了他的目的来。
钟文一听他说起灵宝门之事,顿时就想起了隐于灵宝门的那位墨门弟子黑寻来了。
眼前的这位墨先生,直言自己接触过令牌,这就不得不让钟文心中即是好奇,心中又同时怀疑起那位墨寻来了,“哦?你又如何知道我接触过那块令牌呢?”
“道长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凡是接触过令牌的人,身上都会带有一股气味,好几年都难以抹去。即便泡在药水之中,都难以抹去,难道道长不知道?”墨先生看着钟文说道。
钟文一听之后。
心中警惕了起来。
那块令牌,自己只不过拿了一下,根本没有多少的时间。
而这位墨先生却是直接道出了自己接触过那块令牌,这让钟文越发的对那灵宝门的地下城好奇不已。
这灵宝门的三块令牌。
依着钟文的推测。
一块在灵宝门,一块在墨门的手中。
而最后一块,却是在李山的手中。
能接触到令牌的人,也就这么些人,这让钟文很是好奇,这墨门为何对灵宝门那地下城之事如此上心。
“原来如此,看来我到是小看了你们墨门了。我到是很好奇,灵宝门那地下城中,到底有什么让你们如此的上心,我猜想,断然不可能是什么机关之术,这些你墨门说第一,没有人说第二。我猜,里面有可能是某位大能之人存放的奇宝。”钟文脸带笑容的言道。
墨先生听着钟文话中意思,这是不想割让那块令牌了。
而钟文的话,更是直接点在了他的要害之上。
这让他心中顿时有些生出了一些警惕来。
原本。
他还以为他能从钟文性情直率,可以从钟文手中要得那块令牌,哪怕付出一些代价也完全可以。
可当钟文的话一起之后。
他就知道,他断然是不可有从钟文手中弄到那块令牌了。
有道是。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张良计有没有不知道,但这过墙梯,估计是不可能没有的。
顿时,墨先生心中暗道无奈,随即开口又说道:“道长你误会了,那灵宝门的地下城中,虽不是机关术,但确实是我墨家巨子的遗物,要不然,我墨门也不会如此上心。道长应该知道,自打我墨家巨子仙逝之后,巨子令从此就消失不见,而据我墨门所查,那地下城,就是我墨家巨子所造,所以,我们才对那三令牌如此看中。”
钟文听着那墨先生的话。
心中也有所怀疑。
巨子令,只听闻,却是从未见过。
据钟文所知。
巨子令除了能号令天下墨家弟子之外。
其中还藏有墨家兵法,同时,又含有墨家的无上剑法。
据传闻。
这墨家的无上剑法,本名就叫墨家剑法。
谁习得墨家剑法,就能在同等境界之下,以一敌十。
甚者。
还有传闻说巨子令当中,还藏有一副地图。
而这幅地图所记,乃是上古某大能之所,得其巨子令,即可寻到地图所记的某地。
只要其在某个境界一层或初期,三五年之内,必突破到上一阶境界。
而这些传闻。
钟文基本都是从影子那儿,以及鬼手那儿听闻的。
甚至。
连理竺也曾经与他讲过。
只不过。
理竺也只是顺口带过罢了。
毕竟,到了理竺他们这种境界,有没有这样的地图,对他们来说,基本没有任何的意义,他们的意义,乃是寻找途径,突破到武道之境八层不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