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kel精品都市异能 黑騎 起點-第1186章 英雄 下熱推-gafoh

黑騎
小說推薦黑騎
此时此刻,融于纯白不死鸟之内的卡赞意识感知着自己的新身体与远胜之前的力量,如生而知之般明悟了进阶到纯白不死鸟后自己的‘涅槃’之力有如何变化。
纯白不死鸟的身体继承了‘尸生病毒’、“腐烂病毒”、“剧毒病毒”、“狂化病毒”、“鬼神化”的全部力量,此外更拥有了高达九成比例的“自然能量”!它能牵引大自然之中的一切无主量子态异能病毒,用其凝聚身体,增幅异能,亦能反过来影响自然环境,操纵自然变化!
只要大自然之中的量子态病毒不消耗殆尽,纯白不死鸟便是无敌的。即便遭受超常规强度的异能攻击而躯体破灭,绝大部分流失的也是属于自然的能量,而非本体的能量。
换言之,现在的他化身的纯白不死鸟就算战败消亡,他的本体也能以七八成的能量储备重新创生,不再有浴火重生之后的虚弱空窗期,也就没有了致命的弱点!
卡赞心头蹿升出一股强烈到前所未有无敌感。他俯视着方圆千米的渺小众生,放声大喊:
“九次涅槃,本座的不死鸟之身终于于今朝质变!遗憾吧,人类,遗憾没能在本座八次涅槃的时候借助最克制‘涅槃’的四阶异能彻底杀死我!现在就算是你们的悬鹰九辉艾米拉卷土重来,也绝不是本座的对手!”
卡赞高声宣告之际,纯白不死鸟扇动翼展遮天的巨大双翅,引动灰色的千米旋风朝风力圈中心的吴奇轰杀而去!
吴奇朝侧面极限闪避,堪堪躲开了旋风冲击的最中心区域。但马上他就感受大腿以下的肉体空空凉凉,毫无知觉。
吴奇低头一看,瞬间给惊出一身冷汗!
他膝盖以下的两条小腿已经不见踪影,而且隐隐约约能闻到一股被风吹远了的腐烂与血腥味。
更恐怖的是地面上的战场。刚刚还人山人海兽山兽海的战场上突然有一大块区域的人类与瘟疫种都消失无踪。人类士兵的载具、武器,制服军装都留在原地,风卷向的方向则多出了一大片如风暴团聚的暗红色颗粒。
地面上的士兵皆大骇,他们露在载具外面的全部缩回载具内,搭载能量防御力场的载具全部启动防御力场,这才稳住没有被灰色旋风继续减员。
而那些暗红色的颗粒也不是别物,全部是因为纯白不死鸟的无差别攻击而遭腐烂病毒瞬间分解的生命躯壳!
吴奇心头一震,周围盘旋的风此刻在他眼里都变成了死神的毒气。那些灰色的风风速极快,若是被集中的风流击刮中,糅杂在里面的高浓度腐烂病毒就会瞬间分解掉他的身体。
一步踏错就会殒命。在这巨大的压力之下,吴奇调动重力能量变换为防御罩护住己身。旋即纯白不死鸟再扇巨翼,天上骤然降下八道飓风迎头扑打在吴奇的重力防御罩上。
疾风重压之下,吴奇双手高抬,十指张开,全力支撑着重力防御罩不被攻破。他感知着外界愈发强力的压迫与越来越冷的气温,靠近防御罩边缘的指甲甚至开始一点点结冰、泛白。而他还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再生双腿。
与此同时在外界不可见的噬光领域内,北哗书躲在暗处一边周旋一边施展“伽马光刀”, 打着消耗异虫王座阿撒的盘算。但突然一阵阵零下百度的寒风吹来,吹进噬光领域让黑暗的环境温度骤降。
北哗书的皮肤迅速结冰,体表体内的温度掉得厉害。他反应过来后立刻调动光的能量发热来融化寒冰。可他这么做就等于暴露了自己,黑暗之中的异虫王座果断动手,狙击虫口炮与暴雨虫壳弹等一系列极具威胁性的远程攻击手段一股脑地全朝北哗书的面门招呼过去。
北哗书仓皇闪躲间,知道自己的计划已被全盘打乱,他不清楚一分多钟的伽马光刀聚射究竟能给异虫王座埋下多少隐患,但事到如今本体已经暴露,他只能全力相拼!
北哗书蓦然抬起双手,背后的黑暗中瞬间显现上百成千的明亮而炙热的光刃!他一掌虚按光刃齐发,无数高速飞行的光刃与冒焰的紫色虫壳弹串炸在双方之间的空地之间,明艳的光芒顷刻就充满了漆黑的世界。
爆炸的光芒稍稍减弱之际,异虫王座阿撒看到的世界突然变回了真正的天空。噬光领域似被解除,天上狂卷着灰色的飓风,远方更有一只纯白色的神鸟,其翼尖可够苍穹,尾翎拖及大地,仿佛天神下凡一般!
阿撒一瞬间就确定了那纯白色的神鸟是卡赞所化,它的注意力一秒回归自身的战场,仿佛长在背后的眼睛立马就发现了手握高频震动粒子光刀偷袭它后背的北哗书!
“就这水平吗?”
阿撒侧头大吼一声,背部甲壳翅下的虫壳弹瞬间再生然后对着临近的北哗书攒射而去!已经急速冲刺到十尺之内的北哗书根本没有余地反应。
轰轰轰!阿撒的身后顿时爆发一场烈焰汹涌的紫炎爆炸。爆炸烈焰之中北哗书的能量气息一下子衰竭了九成,让阿撒不禁感到胜券在握。
然而就在阿撒感到胜利在握的瞬间,他没发现在他的正面上方,真正的北哗书身影从波折的空气之中显现。北哗书双膝屈折,右手高举到头顶反握粒子光刀,一双瞪大的眼睛满是叫人胆寒的杀意!
北哗书能操控光,所以他能看到阿撒看到虚假的他;即便他出现在阿撒头顶,阿撒的身上也不会印上他的影子!
“你这条万恶的虫子,给本将军,去死吧!——”
电光火石间,北哗书猛地从天而降!他右手高举的粒子光刀割裂空气并划过一道丝滑的光弧,直刺阿撒毫无防备的头顶。
等阿撒发现从天而降的北哗书时,它已经失去了最佳的躲避时间。
呼——
一秒过去,空气之中没有爆发出光刃刺穿坚壳的声音,也没有传出血液溅射喷洒的声音。阿撒的虫目透过紫色的甲壳面具直勾勾地看着前方的光景,看到北哗书落到一半的右臂分解成一团暗绿色的颗粒,而本该高速刺穿它头颅的粒子光刀,在划过弧线之间失去外界控制力,继承原本的速度与方向,堪堪擦过了它的头顶。
而北哗书真正被分解的远不止右手,还有左手、胸膛、半边脑袋。
“什……么……”
北哗书的嘴唇艰难地蠕动,舌头跳出了最后一个音节。他的双目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而后迅速涣散。
又一阵灰风吹来,就在阿撒近在咫尺的眼前,将北哗书剩余的身体吹散成了满天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