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je2好看的玄幻小說 《北頌》-揚帆遠航(十七)相伴-eonmr

北頌
小說推薦北頌
何娘娘听完了道王赵浓的话,气的浑身直哆嗦。
道王赵浓的话,直刺她的内心,将她心中的一切摆在了明面上,她心中充满了羞怒。
“放肆!”
恼羞成怒之下,何娘娘怒声咆哮。
道王赵浓却像是没感受到何娘娘的怒意一样,一脸嘲讽的道:“你要是不满意,可以宰了我啊。”
何娘娘猛然上前,扬手就想给道王赵浓一个巴掌,道王赵浓躲都没躲,反而主动抬起头,迎上了何娘娘的巴掌。
何娘娘巴掌最终悬在了道王赵浓的脸上,没有落下去。
“呵……”
道王赵浓讥讽的一笑。
何娘娘收起了脸上的怒容,冷冷的盯着道王赵浓道:“你根本不明白,我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
道王赵浓讥笑道:“真要是为了我,为何连自由都不给我。”
“你!”
何娘娘瞪着眼,刚说了一个字,就听道王赵浓继续道:“不给我自由也就算了,两个后辈好心来见我,你居然也拦着。”
何娘娘怒目圆睁道:“他们来见你,只是为了向你讨一点盘缠!”
道王赵浓冷笑道:“他们真的会缺钱?他们真的想要钱的话,给他们送钱的人,能从此处排到盛京城。
他们跑过来问我讨要盘缠,那是心里记挂着我,知道在北荒还有我这么一个叔叔、舅舅。
他们当我是长辈,所以特地跑过来见我。”
何娘娘咬着牙,刚要开口。
道王赵浓又冷笑道:“你不会以为他们从其他地方要不到盘缠,所以特地跑到我这里来吧?
临海督府北边,可是东天竺国张氏的地盘。
守着那块地方的可是寇氏的一位老仆。
虽说已经脱离了寇氏,可是香火情分还在。
他们去东天竺国张氏的地盘的话,不用张口,那位总督也会送给他们大把的钱财。
从临海督府到东天竺国张氏的地盘,可比到我道王封地上近多了。”
道王赵浓说完此话,缓缓起身,直直的盯着何娘娘,“你在宫里待了几十年了,不会看不出这些。你阻止我和他们深聊,就是害怕我跟他们串联,掀翻你道门在此地好不容易建立的根基。
在你眼里,我这个儿子根本不如道观里的那些泥塑。”
何娘娘恶狠狠的瞪了道王赵浓一眼,道王赵浓一席话,算是将她心里所有的心思都说出来了。
她不愿意再跟道王赵浓攀谈,甩气了衣袖,离开了道王宫正殿。
道王赵浓往着何娘娘带着一群女冠离去的背影,一脸讥讽的笑着。
“母妃啊,你还真是我的好母妃。”
道王赵浓嘀咕了一句后,就待在道王宫正殿内,再也没出去。
一夜无话。
翌日。
一大清早。
寇庆和赵杳起床以后,就赶到了道王宫正殿内向道王赵浓辞行。
他们原以为,何娘娘会阻止他们见道王赵浓。
却没料到,何娘娘不仅没有派人阻拦,反而让人带着他们到了道王宫。
再次见到了道王赵浓,寇庆和赵杳都有点意外。
昨日他们见到道王赵浓的时候,道王赵浓穿着一身道袍,今日却穿着一件象征着他王爵身份的蟒袍。
“皇叔……”
“皇舅……”
寇庆和赵杳在经过了短暂的愣神以后,齐齐向道王赵浓施礼。
道王赵浓笑着点头道:“你们两个臭小子,不必多礼。”
寇庆和赵杳直起身,看着脸上带着笑容的道王赵浓,再次一愣。
他们觉得今日的道王赵浓和昨日的道王赵浓,完全不一样。
感觉就像是两个人。
寇庆和赵杳直起身以后,没有说话。
道王赵浓带着笑脸,自顾自的道:“我原以为母妃今日会拦着,不让你们见我。没想到母妃居然违背了自己的心意。
她是在向我示好吗?
是不是太晚了。
十几年的傀儡生活,我过够了。
以后我再也不想当傀儡了。”
寇庆和赵杳听到道王赵浓这话,一脸惊愕。
他们心中同时生出的不好的预感。
道王赵浓在寇庆和赵杳注视下站起身,盯着他们二人笑道:“我想着今日应该见不到你们所以布置了一些手段。
如今既然见到你们了,那那些手段就用不上了。”
寇庆和赵杳对视了一眼,寇庆开口道:“皇舅,我们该走了……”
道王赵浓笑着摇头道:“不急不急,你们要是走了,我这辈子恐怕就没机会翻身了。你们就行行好,再多陪我一会儿。
等我拿回了此地的所有权柄,就放你们离开。
到时候我会重金相赠。
还会亲自送你们离开。”
寇庆和赵杳瞳孔微微一缩。
寇庆急忙道:“你想拿我们做人质,逼迫临海督府出兵,帮你拿回此地的所有权柄?”
赵杳盯着道王赵浓,质问道:“你也想拿我们做人质,好让何娘娘投鼠忌器,不敢跟你鱼死网破?”
道王赵浓笑着点头道:“你们两个臭小子果然聪明。你们说的不错,唯有将你们困在此处,临海督府、督军府、东西天竺督军府,才会派遣兵马进入到此地。
也唯有让你们跟我待在一起,我母妃才不敢跟我鱼死网破。
她伤害了我,她只会失去此地的根基。
但她要是伤害了你们,整个道门都会覆灭。
道门就是她的一切,所以她不敢伤你们。”
寇庆和赵杳听完了道王赵浓的话,并没有慌乱。
他们可是皇室出身的人,纵然没经历过什么勾心斗角的事情,也听过不少。
他们清楚眼下的局势,也知道在如此局势下,慌乱行事,帮不到他们。
寇庆皱着眉头,盯着道王赵浓,“皇舅,你要从何娘娘手里夺回权柄,我们不拦着。但是你将我们放在险地,我们可不乐意。
我祖父和我皇外祖父,恐怕也不乐意。”
赵杳点着头道:“就算你借着我二人,达到了你的目的。你如何去面对我外祖父和我皇祖父?”
道王赵浓哈哈一笑,“事到如今,我还在乎这些?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以后很有可能要当一辈子傀儡。
我可不愿意做一辈子的傀儡,所以我要赌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