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第五百六十二章 你就是柳三缺麼?熱推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老郑哪里想到,向来与自己关系颇为密切的邬长老会突然下杀手,相聚咫尺之下,他只觉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自心口袭来,伴随着“咔嚓”一声轻响,胸骨已然断裂开来。
“噗!”
他口中喷出一道血箭,瘦削的身躯在巨力撞击之下,被狠狠砸飞出去,呈自由落体之态,沿着瀑布掉了下去。
“爷爷!”这两名郑家青年登时大惊失色,齐声高呼。
“邬长老,你这是做什么?”其中较为年长的青年对着邬长老怒目而视,厉声喝道。
“死到临头,还问那么多作甚?”邬长老转过身来,眼中闪烁着恶毒的光芒,脸上的笑容无比狰狞。
一股铺天盖地的恐怖气势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狠狠笼罩在两名郑家青年身上,老郑的这两个孙子只觉体内灵力消散无踪,浑身一僵,登时连抬手抬脚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邬长老缓缓抬起双手,臂膀为黑色灵力所缠绕,毫不留情地对着两人狠狠打去。
吾命休矣!
两人皆是年轻一辈出类拔萃的天才人物,拥有参与“三思谷”试炼的资格,却终究不过天轮高阶修为,在灵尊长老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邬长老的手掌缓缓靠近,如同死神的镰刀,下一刻就要将自己送往彼岸世界。
“轰!”
一道耀眼蓝光忽然从天而降,如同来自上苍的雷霆神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落在了邬长老身上,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惊天巨响。
“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拥有灵尊修为的邬长老,竟然被这道雷光轰倒在地,巨力作用下,碎石与尘土漫天飞舞,空气变作灰蒙蒙的一片。
待到尘烟散去,两名郑家惊愕地发现,原本耀武扬威的邬长老,已如同一条死狗般四肢趴开,俯卧在地。
一名身材精壮的中年男子挺直地站在两人面前,此人肤色微褐,五官端正,浑身上下散发出阳光的味道,大大的眼睛里闪耀着慵懒而玩世不恭的光芒,右脚微微抬起,足底竟然踩着邬长老的脑袋。
而被他踩在脚下的邬长老则两眼上翻,口吐白沫,身上衣服破了许多地方,露出焦黑色的肌肤,还隐隐冒起白烟,就仿佛被雷劈火烤了一般,状况惨不忍睹,也不知是死是活。
“柳长老!”看清中年男子的样貌,两名郑家青年齐声惊呼道。
“竟然连邬霆锋也是奸细。”被唤作“柳长老”的中年男子叹了口气,随即转头冲着二人咧嘴一笑,露出雪白整洁的门牙,“哟!两个小家伙没事吧?”
“柳长老,咱们兄弟没事。”一名郑家青年当即答道,“只是……爷爷被邬长老打落悬崖,生死未知。”
“我终究是来晚了一步么?”柳长老眉头一皱,又再次舒展开来,对着二人爽快吩咐道,“如今咱们‘思断崖’发生了一些变故,我忙着到处救火,恐怕没时间下去搜寻,老郑的安危,就拜托你们两个小家伙了!”
“是。”两名郑家青年齐齐躬身应道,“多谢柳长老救命之恩!”
“很好,我去了!”柳长老点了点头,身形化作一道蓝色虚影,围绕在四周的夺目电光“呲呲”作响,瞬间消失在视线之外,速度之快,完全超出了肉眼的捕捉能力。
“好厉害!”望着柳长老消失的方向,两名青年中的弟弟脸上满是艳羡之色,忍不住喃喃自语道,“也不知道我何时才能达到柳长老的境界!”
“当然厉害,‘雷神’柳四全的人威名,七大圣地之中,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哥哥眼中闪耀着崇拜的光芒,大声说道,“若是能够有他一半厉害,我也算是此生无憾了。”
“走吧,想追上柳长老,也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沉默片刻,弟弟忽然叹息一声道,“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回爷爷才是!”
“是了!”哥哥猛地一拍大腿,“爷爷!”
一想到老郑生死不明,两兄弟登时慌作一团,急急忙忙朝着山崖下跑去。
……
与此同时,在“思断崖”的东西南北各处,类似的情况都在接二连三地发生着。
前一刻还亲密无间的友人突然自相残杀,最信任的伙伴对自己忽下毒手,甚至连已经结为夫妻的房中人,都可能将同床共枕的另一半送入地府……
不久前还一片祥和的圣地“思断崖”,此时已被愤怒、悲伤、惊愕乃至绝望等情绪所充斥,竟然在不到一个时辰之内化作尸山血海,人间炼狱。
混乱与暴躁的气息不断扩散,甚至蔓延到了圣人的居所。
郭天威圣人的居所,是一栋位于山崖深处的三层楼房。
这栋小楼外墙呈浅褐色,朴素简陋,毫不起眼,莫说“凌霄圣地”那金碧辉煌的奢华别墅,便是与闻道圣人的宫殿相较,也是一个在地,一个在天,完全没有可比性。
在底层入口处的牌匾上,还可以看见三个大大的惊羽文字“英雄阁”。
这位郭圣人的住宅非但简陋,居然连名字也起得土里土气,兼之他执意娶了一名年龄只有自己十分之一的女子为妻,算得上是七大圣地中的另类,因而在暗地里也遭到了不少人的耻笑。
可无论众人觉得郭天威多么滑稽可笑,却没有几个敢当着他的面表现出来。
只因圣人,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乃是修炼者的巅峰,当世至强的存在。
圣人,乃是一个圣地的支柱!
圣人,不可冒犯!
然而此时此刻,“英雄阁”入口处的上方,却漂浮着十数道人影,每一人皆是气势汹汹,面色狰狞,身上散发出强悍的灵尊气息,将圣人住所的出口牢牢堵住,竟似想要攻杀进去一般。
而这许多灵尊强者尚未杀入“英雄阁”,却只是因为一个人。
一个相貌英俊,身着红色劲装,头发略微有些褐色的中年男子。
男子面色淡漠,身姿挺拔,手中握一口三尺长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光耀夺目。
男子一人一剑,静静地站在小楼门前,却如同一道天堑,居然令十数名灵尊强者迟疑不决,难以靠近。
时间就这么在双方无声的对峙中缓缓流逝,一去不返。
“柳三缺,你当真要与咱们为敌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空中一名黑衣大汉终于忍不住大声喝道,“你的‘心剑’虽然强大,但要想击败这么多高手,却也并不容易!”
他看似声色俱厉,却不知为何,总给人一种底气不足,色厉内荏的感觉。
“你可以试试。”被黑衣大汉唤作“柳三缺”的男子淡淡地应了一句,神色如常,无喜无悲,竟似没有将上空这一众高手放在眼里。
“柳兄,我等此来并无歹意,只为求见黄英。”一名白衣文士挥舞着手中折扇,和言悦色地劝道,“你又何必百般阻挠?”
白衣文士口中的“黄英”,正是圣人郭天威才娶进门不久的“少妻”,此女并非圣地出身,而是来自世俗,虽然天资聪颖,容貌秀美,修为却十分普通,在圣地中人看来,几乎不值一提。
“在圣人离开期间,嫂子不见外客。”柳三缺冷冷地答道,“若是想要求见嫂子,等圣人归来再说吧。”
“那可不行,我等有要事与其相商,圣人归期未定,恐怕不能一直等下去。”白衣中年苦口婆心道,“还望柳兄通融一二。”
“不行。”柳三缺的嗓音冷漠而坚定,竟似完全没有继续沟通的意愿。
“好狂的家伙!”
圣地长老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被人如此轻视,一名银发老者终于按捺不住,脚下跨出一步,瞬间出现在柳三缺头顶,右掌高高举起,灵力在身前凝聚出一头身高数丈的狂暴猩猩,口中厉声咆哮着,两条粗壮的手臂抱成拳头,对着他当头砸了下去。
灵力猩猩的拳风所过之处,爆发出“呼哧”巨响,仿佛连空气都要被震碎,力量之强,煞是惊人,与这头巨大的猩猩相比,柳三缺的身材,简直如同婴孩一般瘦小。
面对银发老者的猛烈攻势,柳三缺面不改色,气息如常,只是举起手中长剑,缓缓向上刺了出去。
这一剑速度缓慢,又悄无声息,不似圣地长老的杰作,反而更像是一名人轮修炼者在练习基础剑技,简直毫无气势可言。
“砰!”
然而就在他刺出这一剑之际,银发老者却忽然瞳孔扩张,双目滚圆,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双手猛地捧住心口,身躯自空中缓缓跌落下去,重重砸在山地之上,爆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
灵力猩猩的拳头尚未击中柳三缺,硕大的身躯便戛然而止,随即缓缓淡化、飘散,很快失去了踪影。
“陶兄!”
空中诸人齐齐色变,看向柳三缺的眼神之中,更多了几分忌惮和畏惧,不少人对着躺在地上的银发老者高声呼唤,却均未得到回应。
“不用喊了。”柳三缺不急不缓地说道,“他已经死了。”
“孔兄,此人棘手,咱们如何是好?”一名身着短袖布衣,骨瘦如柴的老者隐隐生出退意,忍不住看向身旁的白衣文士道。
“周兄,事已至此,唯有死拼。”白衣文士晃动着折扇道,“若是不能趁着圣人远行之时,将黄英控制住,他日殿主怪罪下来,咱们都没有好果子吃。”
“可是……”老者用余光瞥向柳三缺,难以掩饰眸中的畏惧之色。
“他再厉害,终究也只是一个人。”白衣文士“啪”地收起折扇,朗声说道,“咱们之中同样也有入道灵尊,大家齐心协力,并非没有胜算。”
“不错,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黑衣大汉大呼小叫,“大家一起上,给他点厉害瞧瞧!”
然而,他嘴上叫得欢腾,自己却丝毫没有身先士卒的觉悟,依旧躲在白衣文士身后,连脚步都未曾挪动一分。
其余诸人无不面面相觑,不少人眼中流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却始终无人抢先出手。
“我来吧!”白衣文士环目四顾,心知这些同伴都无法依靠,不禁长叹一声,手中折扇轻轻一点,顶端射出一道耀眼极光,直奔柳三缺面门而去。
见有人带头,黑衣大汉与短袖老者终于下定决心,纷纷紧随其后,各出绝技,灵力在空中幻化出一道巨大的半圆形红色刃光和一头顶天立地的狂暴巨熊,齐齐打向柳三缺所在的位置。
三人是灵尊级别的高手,其中白衣文士孔长老更已领悟自身大道,跻身当世顶尖强者之列。
然而,面对三人的威猛攻势,柳三缺的表情没有半分变化,依旧是缓缓刺出一剑,就仿佛迎面杀来的并非三位灵尊,而是三根轻飘飘的羽毛。
“砰!”“砰!”“砰!”
然而,面对这么轻飘飘的一剑,上方三人却是齐齐一滞,随即纷纷捂着心口,自空中跌落下来,倒栽在山地之上。
一剑!
面对三名强敌,柳三缺还是只出了一剑!
他的剑招看似轻描淡写,平平无奇,却不知为何,总能精确地击中敌人心口。
“心剑”柳三缺偌大的名头,心剑心剑,莫非就是专门捅人心脏的剑法么?
不少人脑中甚至浮现出了这样一个荒唐的念头。
“还有谁想要硬闯的么?”柳三缺轻轻吹了吹并未沾上血迹的长剑,脸上的表情实在太过淡定,反倒令人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怎么办?
上空的一众灵尊高手面面相觑,踟蹰不定,在柳三缺强大的剑法威慑下,竟是无人敢踏上前半步。
小楼前的空气一片死寂,陷入到极度的尴尬之中。
“你就是柳三缺么?”
就在此时,一个清脆悦耳的嗓音忽然自不远处响起,引得一众令尊纷纷转头看去。
只见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明眸皓齿,身着红色劲装的美丽少女。
少女约莫十七八岁年纪,浅褐色的秀发随风飘扬,白玉般的右手之中握着一柄长剑。
剑长约三尺半,造型古朴,刃身闪耀着莹莹光芒,自上而下散发出玄奥莫测的气息,一眼望去,便知绝非凡品。
紧随在红衣少女身后,另有一名彩衣少女盘坐在威风凛凛的金色大鸟背上,巧笑嫣然,顾盼生辉,远远看去,似乎有十六七岁年纪,可若细看,却又觉得要少许年轻一些。
“子柒!”
看清红衣少女的容貌,柳三缺素来平静的神情终于发生了变化,淡漠的双眸忽然精光大盛,流露出无比震惊之色。
“我不叫子柒。”红衣少女的表情冰冷,樱唇轻启,缓缓吐出几个字,“我叫柳柒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