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9p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第三百二十三章 末路讀書-cidvh

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
小說推薦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
一栋不大装饰的却很舒适的房子里,一个女人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她双手揪在一起紧紧攥着身前的裙摆,神态拘谨的望着对面那个沉思不语的大人物。
几个孩子紧靠着他们的母亲,同样畏惧的望着对面那个人和站在他身边的那些仆人。
因为从来没有和这些大人物打过交道,女人很紧张也很无助,这时候她只希望自己的丈夫早点回来。
似乎也感觉到气氛有些沉闷,一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大主教鼻子里微微哼了一声,他身边的一个仆人赶紧低下头想要知道主人有什么吩咐,却被大主教不耐烦的挥挥手挡开了。
“你的丈夫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我是说他做的那些事儿真的是让人意想不到,”大主教耐着性子对女人说,他觉得自己的耐心都快耗光了“好吧告诉我,你丈夫现在在哪儿?”
“对不起主教大人,我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们从帕尔马到了这之后他就把我们一家安置在这里,然后就不知道他又去了哪儿。”
女人惶恐的回答着,她这时候觉得自己离开帕尔马的家乡简直就是个错误,自从来到瓦伦西亚之后,她就觉得自己的生活一下子和以往完全不同,无论是接触到的人还是事都让她觉得十分茫然,而今天居然有位大主教居然亲自登门来问她丈夫的下落,这让女人更是惶恐不安。
“你不用紧张,我对你们没有恶意,”看着这群母子一脸大难临头的样子,大主教很想掏心掏肺的让对方看看自己是怎么想的,可惜他越是这么客气,那女人越是紧张,最后他不得不威严的说“你丈夫可是给我找了不少麻烦,如果你不能把他交出来,我想你的麻烦也不小。”
“大人我什么都不知道,”女人吓得一下跪了下来,她的几个孩子也紧跟着一起跪在母亲身边,这让大主教不由抬起双手做了个无奈的手势,可女人还是惊恐的事继续说“他只是个做生意的,他只想给家里赚钱,求求您宽恕他吧大人,他还有一家子老小要养活呢。”
“上帝,”大主教无奈的向旁边的人摆摆手让他们把女人拽起来,然后又尽量细声细气的试图向她解释“听着我找你丈夫不是什么坏事,准确的说他在为我工作,不过他的活只干了一半,我是要想知道他的另一半活干得如何了。”
女人有些发愣的看着大主教,虽然还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至少知道事情似乎不是那么可怕。
“可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啊大人,”女人委屈的回答“他给我们留下了一笔钱,然后说有生意要做就走了,他还说以后我们不回帕尔马的家乡了,他就说了这些。”
“你们当然不用再回帕尔马那种乡下地方,”大主教小声嘟囔了一声,然后想起自己的事儿一阵头疼“好吧,如果见到你丈夫告诉他,让他立刻来找我不要再耽误了,”说着他着站起来似乎要走可又想起什么“告诉他,他想要什么我都答应,就是别再和我玩捉迷藏的把戏了。”
女人傻傻的不住点着头,她完全听不懂大主教在说些什么,只是这段时间以来她见到的稀奇古怪的事情已经够多,所以尽管心里紧张而还是把大主教的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沃尔特菲拉湖畔的小屋里,随着一声满足的低吟,垂下的帷幔里伸出了一条光滑的手臂,在摸索着拿到床边的杯子后,那条胳膊收了回去。
过了一阵帷幔掀开,玛利亚·德·卢纳披着件轻柔的袍子踩着柔软的地毯站到了地上,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消退,没有平复的呼吸让胸口还在轻轻的上下起伏。
堤埃戈靠在床边看着眼前公爵夫人呈现出的美景满足的笑着,然后他又一头倒在枕头上懒懒的闭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难道你不应该在瓦伦西亚吗?”玛利亚·德·卢纳不解的问“可是你居然提出要在这里陪我一个星期?”
“夫人,罗马忒西亚公爵曾经教给我一种品酒的好方法,”堤埃戈睁开眼望着玛利亚·德·卢纳“他说一瓶窖藏很久的好酒打开之后是不能立刻就喝的,因为那样喝到的只是酒自身的味道,或许香醇却并不浓郁,酒应该暂时放在一旁等上一阵,让它的香气被完全唤醒之后再慢慢品尝。”
玛利亚·德·卢纳皱皱眉一时没有明白他在说什么,不过她没有继续问下去。
罗马忒西亚公爵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到现在依旧不清楚,不过她知道这个人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目的的,那么堤埃戈收到那位公爵的影响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堤埃戈也没想让她继续猜想下去,他开口解释着:“我得给大主教找点事儿做否则他会胡思乱想,要知道瓦伦西亚是教皇的庇护地,可这并不意味着这里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们大家都应该明白一件事情,时代变了夫人,时代变了。”
玛利亚·德·卢纳若有所思的看着堤埃戈,她他能明白这其实也是在警告她。
从萨拉戈萨派来平息叛乱的军队与由奥孚莱依指挥的瓦伦西亚自卫军再去城外不远的地方进行了一场规模不大的战斗。
那场战斗自卫军暂时失利不过却也损失不大,然后他们就立刻退回城里严防死守,再也没有主动挑衅过王军。
对这个结果瓦伦西亚人还是很满意的,他们并没有指望能够一举击败萨拉戈萨的军队,因为如果那样可能更会激怒斐迪南,他们现在只等着教皇派人斡旋调停,更重要的是趁着这相互僵持的机会到处联系各地贵族,以换取他们的同情或是中立。
不出所料的,甘迪诺公爵领地首先宣布支持瓦伦西亚如今的地位,这多少影响了瓦伦西亚境内的很多贵族,很多人已经摆出一副冷眼旁观两不相帮的架势,至少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他们不想得罪任何一方。
而随后发生的事情就有些古怪了,原本应该继续进攻的王军忽然停止了行动,他们在城外不远的一个镇子上驻扎下来,然后就开始过起了日子。
时不时的有王军士兵到城里来买些需要的东西,也有些瓦伦西亚的商人到镇子上去做买卖,到了后来干脆有人在城外的空地上建起了个集市,一时间瓦伦西亚的市场经济倒是繁荣了起来。
堤埃戈就是在这个时候忽然邀请玛利亚·德·卢纳到沃尔特菲拉湖畔来幽会的,而且按照堤埃戈的要求,公爵夫人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去向,这么一来大主教大人就有些抓瞎了。
“夫人,也许很快我们就可以去萨拉戈萨了,”堤埃戈笑眯眯的说“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在萨拉戈萨宫廷里露面了,也许有人都快把你忘了,但是相信我,等到我们再回去你一定是萨拉格萨身份最崇高的女人之一。”
说完他伸出手,做出个邀请的手势。
玛利亚·德·卢纳看着堤埃戈沉默了一阵,她知道这不是个简单的想要与她再享欢愉的手势,而是在让她作出决定。
“我要你保证我的儿子的地位,甘迪诺公爵的头衔不能落在其他人的头上,即便是另一个波吉亚也不行。”玛利亚·德·卢纳提出了她的条件。
“当然,我想公爵和女王也会支持你的这一想法。”堤埃戈点点头“毕竟他也是你的家人。”
玛利亚·德·卢纳暗暗叹息一声,她知道自己的野心已经这个这个不会实现了,不过能够保住甘迪诺领地已经不错,之前杰弗里狂妄地声称自己拥有甘迪诺继承权,这真的吓坏了她。
凯撒的孩子如今还在法国,而且据她所知因为以往凯撒始终对亚历山大的敌意,他的孩子虽然未必会受什么委屈,但也不太可能得宠。
至于卢克雷齐娅的子女,现在玛利亚·德·卢纳只能用羡慕的眼光去看着他们。
或许,波吉亚家会出一个未来的罗马王,这是现在很多人都在暗暗猜测的。
所以唯一让玛利亚·德·卢纳担心的就是甘迪诺将来会落在外人手中。
她担心的是如果稍不小心怀了孕,那么堤埃戈也许就会为了他自己的孩子打甘迪诺领地的主意,
这是她怎么也不能接受的,既然图谋瓦伦西亚已经不可能,那么无论如何也要为乔瓦尼的儿子保住甘迪诺的领地。
另外“你打算什么时候回瓦伦西亚?”在坐到床边时玛利亚·德·卢纳问着“难道你不担心那个奥孚莱依趁你不在夺走你的权力?”
“放心吧夫人,那个人不会在瓦伦西亚待很久的,而且我看得出来他更感兴趣的是在战场上建功立业,相信我吧,这个眼光我还是有的。”
玛利亚·德·卢纳轻轻点头,随着窗外一枚发黄的枯叶从树枝上飘落,玛利亚·德·卢纳身上披着的袍子也缓缓褪去,这一刻她觉得或许就这么顺其自然倒也不错。
这是一个多事的深秋,从里斯本到巴里亚里多德,从马德里到萨拉戈萨,整个伊比利亚半岛上充满了风谲云诡的种种变化。
曼努埃尔一边表示着对卡斯蒂利亚与阿拉贡之间的战争似乎并不关心,一边却又频繁的与巴里亚里多德书信往来不断。
而在马德里,教皇亚历山大六世高高撑起了要对瓦伦西亚虔诚的教徒们给予直接庇护的大伞。
至于萨拉戈萨,则在斐迪南赶赴前线之后,表现出一种似乎完全与正在发生的战争完全无关的漠然。
不过这些都并不重要,真正震动整个伊比利亚的,是在加厄尔围城战时萨拉戈萨大主教的表现。
斐迪南的近侍来到萨拉戈萨时是举着国王的旗帜进入城市的,他的出现瞬间成了所有人的焦点,以至当他来到大教堂时,他的身后已经跟了长长的一溜尾巴。
萨拉戈萨大主教早就听说了这个人的到来,所以当近侍请求觐见大主教时并没有受到阻拦。
“是国王让你这样来见我的吗?”向窗外看了看,望着街上那些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贵族随从们,大主教沉沉问了句,在随后得到近侍无声回应后,大主教发出“呵”的声冷笑。
“陛下希望您能许诺保证两位王子和公主的安全,”近侍恭敬的答着,虽然看到大主教脸上的神色有些阴沉,他依旧继续说“另外陛下请您不要忘记教皇曾经在瓦伦西亚制造的那些令人羞耻的丑闻,他希望您不要做出让阿拉贡教会蒙羞的决定。”
大主教望着近侍想了想,然后觉得或许应该让斐迪南更加清楚他现在的处境才好。
“我知道这或许难以接受,但是我觉得国王更应该明白他现在面临着什么,把这个交个陛下”大主教说着从壁橱里拿出份文件递到近侍面前,在他要接过去时又稍稍向回一收“告诉他,阿拉贡王国的安危要比一位王子更加重要,甚至还要高过国王,所以他的失败并非是某个人的背叛,而是整个阿拉贡的决定。”
近侍呆愣的看了眼大主教,他实在不明白大主教敢于这么说的原因,不过看着手中写着《波河条约》的文件,他还是躬身行礼,然后又试探着问:“那么大人,我可以进攻探视一下王子殿下吗?”
“当然可以,而且我要你把看到的报告给国王,”大主教说着示意近侍可以离开,看着随后窗外乱哄哄随着离开的那些人,大主教从壁橱里拿出了另一封信。
打开那封信,大主教的目光开始在那些令人心跳的数字上不住挪动。
不需要斐迪南提醒,对亚历山大六世的贪婪和堕落,萨拉戈萨大主教是十分清楚的。
不过教皇的许诺也同样令他印象深刻。
一大笔数目令人吃惊的捐赠或许还不足以打动他,但是一个能够被梵蒂冈承认的自任主教区,却让萨拉戈萨大主教再也无法淡然处之了。
这是亚历山大六世向他抛出的筹码,同时也是教皇递出的橄榄枝。
建立伊比利亚自任主教区,或者说是亚历山大六世保留教皇称号后的“封地”,这是亚历山大六世与梵蒂冈之间谈判的协议。
作为交换的条件,就是教廷未来对三重冠的重新拥有权。
这对梵蒂冈来说太重要了,三重冠不止意味着教廷的合法正统,更是在这个教皇权利正在逐渐削弱的时代的回归,预示着教廷重新成为欧洲精神支柱的可能。
而这样一件具有重大意义的教廷圣物掌握在亚历山大六世手中,这也让梵蒂冈在对待他的态度上,不得不更加谨慎小心。
另外也没有人能忽视亚历山大的存在,强大的罗马忒西亚军队和随着《波河条约》逐渐露出狰狞面目的贸易联盟的巨大影响,足以让那些试图从亚历山大六世手中夺取三重冠的人明白,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
“三重冠……”
在马德里,亚历山大六世这时候也正在低声轻吟着这个让整个基督世界都为之震撼的圣物的名字。
当知道亚历山大的手中居然有这件对教廷来说意义丝毫不逊于耶稣基督的圣骸,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说,更具有实际价值的圣物之后,他不由觉得或许当初说自己成就了亚历山大的话是完全错了。
“一个真正的波吉亚。”
亚历山大六世喃喃自语,然后发出意义不明的笑声。
乌利乌气喘吁吁的走进房子的时候,亚历山大已经从2楼的窗子里看到了他。
在主人面前,御前官很适当的表现了内心里的委屈,他向老爷报告说自己被女王从宫廷里赶了出来,原因只是因为在公爵夫人那里的他尽了自己的本分。
“老爷让我留在你的身边吧,这些年我为您到处东奔西走,可是看看呀我的老爷,现在我居然连为女主人效忠都要受到惩罚了,那么下一次我是不是就要为个什么夫人得到了您的宠爱就要被砍掉脑袋,老爷您可要为我说句公道话呀。”
摩尔人一脸委屈的站在那里倒着苦水,这让亚历山大不由从心里觉得真有些对不住他了。
只是在这件事上,亚历山大多少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那些女人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这么看起来反倒是卢克雷齐娅更乖巧些。
“乌利乌,你要相信有时候你的肩负使命是很艰巨的,就如同现在,”亚历山大决定好言相劝的尽快把摩尔人打发掉,他伸手揽着乌利乌的肩膀向外慢慢走着,同时给他安排了个如今最适合他任务“我要你去见斐迪南,一切该见分晓了。”
乌利乌的脸上瞬间掠过一丝激动,然后他用略显紧张的语气问:“老爷您是说是时候了?”
“对,是时候了,”亚历山大看着埃布罗河流淌的河水,顺着水流的方向望向下游,就在对岸不远的地方,斐迪南正如掉进陷阱的困兽般等待他最后的审判“斐迪南已经无路可走,该是让这一切做个了断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