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qde1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愛下-第917章 我這條船又大又寬(上)讀書-l90r5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看到自家门前张灯结彩的,高伯逸微微一愣,以为是走错了地方。
“夫人今日花了大力气大,就是为了给阿郎面子。”
竹竿不动声色在高伯逸耳边说道。今日宴请各大世家的话事人,还有各方大佬都会来,如果谈崩了,那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别说是李沐檀了,就是竹竿都有些紧张。
“她真是想得太多了,没事的,今日一定可以把事情谈成。”
高伯逸摇摇头说道。
如果谈不成怎么办?当然有办法了!独孤信这张牌,一直吊着不打出来,始终如同核弹一样保持威慑,那自然是最好的。
倘若有些人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那么高伯逸也会把这张牌打出来,让那些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不过究竟要如何打,打到什么程度就停下来,那就得根据事态的发展来定了。总而言之,到那一步,双方两败俱伤,谁也落不到好。
但比较而言,还是对方会伤得更重些,甚至家破人亡!
高伯逸相信世家中人没有蠢蛋,至少不会像南朝世家那些蠢货们一样冥顽不灵。其实这段时间那些世家已经比之前要老实多了。
独孤信将要入齐国,确实给了他们极大压力,和无以伦比的心理震撼,让他们不得不再次重新评估自己的本事与能力。
“走,今日带你去看一场好戏。到时候我让你干啥你就干啥,懂?”
高伯逸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的微笑,轻轻拍了拍了竹竿的肩膀说道。
两人走进府里,就看到宾客们大多都来了,见到高伯逸,一个个都拱手致意,脸上堆着客套的笑容,也看不出个什么来。
上次祖珽没来,这次祖珽居然作为“画师”,堂而皇之的位于大厅内的一角,竖起画板,似乎等会还要作画!
这规格可真够高的了!
要知道,世家重要宴会请人作画,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流传千古的《曲水流觞图》还有《谢安抚琴图》,都是画师当场作画而成,所以还能保持着当时的风貌,就像是拍了照片一般。
“你怎么也在?”
高伯逸悄然走过去,压低声音问祖珽。要知道,现在这个场合,可不是开祖珽喜欢的无遮拦趴体,他来凑什么热闹啊!
“你什么时候让我当宰相?”
祖珽眼睛看着大厅中央,面不改色的问道。
哦,想起这茬来了!
高伯逸也双目盯着远处,不动声色道:“快了,打败晋阳六镇后,我会改革中枢,上两个丞相,分杨愔的权。”
这是早就规划好的,祖珽私德烂得一塌糊涂,但他真是人才,不对,人才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本事,他应该属于天才这个行列的。
“那行,既然你这么说,我助你一臂之力。明日我会帮你将各大世家疯狂购买债券的事情宣扬出去,你的计划,应该已经到最后一步了吧?”
祖珽就是祖珽,虽然没有交流,却一眼看穿高伯逸想玩什么套路。
高伯逸想玩的,就是后世常见的“驴子原地转圈推磨”!
世家们就是那些驴,高伯逸放出来的债券就是胡萝卜,独孤信和神策军就是高高举起的大棒。石磨就是国家机器!
这里面还要给“驴子”套上眼罩。这个眼罩到底是什么,祖珽还没看透,这大概也是高伯逸神奇的地方。
据他所知,这次的“战争债券”,买了不仅不吃亏,反而血赚!
按照当前的市价,一匹布换一石米。高伯逸给出的价码,是价值一千匹布的债券,换九百石米,不过债券兑现,那都是三年以后。
这还是最快的,债券兑换时间甚至还有五年十年之后的!
越是靠后,此时能换的米越少!至于其它物资,以米价为参照物兑换,不收铜钱但收金银!
至于后面高伯逸到底要怎么还这数量庞大的债券,祖珽完全捉摸不透。他只能认为高伯逸牛逼到了极点,这三年内能够开疆拓土,完全平定晋阳叛乱。
否则光这债券利息,就能把他给压死!
而且这些债券,是以国家的信誉做担保的。如果到时候不能兑现,那么天下大乱不是什么稀奇事,到时候整个国家的经济秩序就崩溃了!
不过这些都是高伯逸要操心的事情,祖珽他是不管的。他只在乎自己官运是否亨通,蛰伏了这么久,也是该要出来呼风唤雨了!如果不是这样,他早就跑北周去混了。
“阿郎,宴会开始了,请上座吧。”
福伯来到高伯逸身边,低声说道。
高伯逸对着祖珽微微点头,随即来到大厅的上座,安安稳稳的坐下。
这一刻,他产生一种错觉,似乎自己已经登基为帝,座位下面的那些人,都是自己的臣子。猛然间,他才发现这好像是头一回在府上宴请重量级宾客,人家肯上门,这个宴会能如期举行并且无人缺席,这本身就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其实,他离那个位置,已经不是太远了。离得越近,越是要小心谨慎,越是要按耐住性子不能焦躁。
多少人死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无人在乎失败者的想法。
“诸位,欢迎各位今日光临寒舍。啥也别多说了,好酒好菜,上来再说。”
高伯逸拍拍巴掌,招呼下人立刻上菜!
其实这有点不合规矩,因为按照此时的礼仪,高伯逸应该说一番客套话,然后先上开胃菜,然后是有些“助兴”的节目,在这个过程中,一道菜一道菜的端上来分到各人桌案前,才是正理。
没有谁一来就上菜的!夜宴是社交活动,不是一群饿死鬼聚在一起狼吞虎咽!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之间,一碟一碟精致的菜肴,用特别小的盘子装着,快速的呈了上来,让人目不暇接。
这显示出李沐檀今日的准备工作做得非常到位,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这些都是新式菜肴,别处吃不到的,来来来,别客气嘛,边吃边聊,最好不过了,是不是。”
高伯逸热情的招呼众人开吃,场面上气氛逐渐热络起来。
正当高伯逸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他看到大厅靠门的不起眼处,有个熟悉的身影,低着头只顾吃菜,好似饿死鬼投胎一般。
嘿,这不是冯子琮么?
他居然也来了啊,看来是跟着某位世家大佬来了,这可有意思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