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sqn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千秋不死人 txt-第三百七十章 東海之濱展示-s7k7d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黑水河畔
一修士踏水而来,看着水面上荡漾起的道道金光,眼神中露出一抹敬畏:
“人王法旨,赦封佛门活佛为大法师,尔其钦哉!”
“小和尚接旨,请恕和尚在水中镇压两界通道,无法行礼!”河水中想起了活佛的声音。
那使者看了一眼河水中的金光,手中法旨抛出,刹那间河水风起云涌,法旨化做一条真龙,扎入了金光之中。
水底
活佛接住法旨,周身佛光缭绕,不断度化着阴曹冲击而来的鬼魂:“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还是被道门算计了。雷公洞天出世,道门是算定了我不能插手。亏得道门隐忍了数千年,今日终于舍得将雷公洞天打开了。”
将法旨收起,掌中佛国内一道金光迸射,摩达金身火光熊熊,被无尽业火包裹着,自掌中佛国内飞出。
“俺把你给哄了”活佛口吐六字真言,下一刻就见铺天盖地的经文飞出,围绕着那佛骨飞舞,只见佛骨在经文的颂持下不断压缩坍塌,最终化作了一颗完美无瑕的舍利,在半空缓缓飞舞。
舍利上业火燃烧,看起来触目惊心。
“去吧!业火是你的劫难,却也是你的机缘。再入轮回,兴我佛门大法,我佛门大法的重任,就要落在了你的身上!”活佛手掌一推,舍利扭曲虚空,消失不见了踪迹。
雷公洞天出世,人族九州震动。
活佛被封为大真人,代表着佛门成为人族第二个被正统赦封的势力,可以与道门平起平坐,与道门抗衡。
这两则消息,不论是那一条,传出去都会在江湖上卷起滔天风暴。
稷下学宫的书库内,无双公子静静翻看着手中论语,听闻耳边传来的议论声,不由得面露诧异:“雷公洞天?出世了吗?可惜,与我无关。”
人最重要的就是有自知之明,不要做能力之外的事情。
终南山
山巅
虞七抚摸着一把锋利的小剑,眉头皱起:“还是不够!”
这把剑是那日熔炼了那人宝剑后,又重新铸造出的宝剑,可是虞七总觉得差了什么东西。
此时一阵脚步声响,十娘与陶夫人、珠儿、琵琶来到了山巅,看着背对众人的虞七背影,眼中露出一抹安宁。
那个人的背景,就是他们的天!
是终南山的天!
是五千道士的天!
“臭小子,听说你要去雷公洞天?”十娘来到了虞七背后,眉宇间一抹剑意缭绕。
“非去不可,那可是一位先天神祗的洞天。况且,我修成三清神雷,却迟迟无法三清合一,总觉得差了一点东西!雷公洞天或许能给我一些启示!”虞七吧嗒吧嗒嘴,眼神里满是思索。
“可是雷公洞天有雷神遗体,更有雷神本源,谁若能得之,必可千秋不死。到时候不知有多少人族强者汇聚,甚至于那些隐匿起来的老怪物也会出面,你虽然本事不差,但却也有危险”十娘来到了虞七身边:“我随你一道去。”
“终南山是我的根基,需要有人镇守。更何况,还从未有人逼出我的真正实力,你们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
虞七拒绝了十娘的提议,雷公洞天鱼龙混杂,他又怎么会让十娘去冒险?
“你们替我守着终南山,终南山上十二品洞天的重要性,可是一点都不比雷公洞天差”虞七背负双手,话语里有一种悠然自得信心在握的自信:“你们要相信我,我纵使不敌,自保之力还是有的。”
“好,你既然如此说,咱们就替你守住终南山,不可被人浑水摸鱼了!”陶夫人此时面色凝重的道了句。
“这就对了,我去也!”话语落下,在陶夫人等人惊疑的目光中,虞七化作清风消散在了天地间。
“这是什么法子?”十娘看着虞七的手段,愣在了哪里,有些想不清楚,人怎么可以化作清风?
莫非自家儿子也得了先天魔神的传承?
“先天魔神的身躯?我自己或许用不到,但大婶、十娘等人,却是肉体凡胎!这次雷公洞天的事情,我必须全力以赴!”虞七心中下了决定。
宁古塔已经没了,再想寻找先天神祗的残骸,近乎于大海捞针,根本就不可能。
而这次的雷公洞天,是一次机会。
虞七身化清风,一路向东海而去,眼神里露出一抹轻松,俯视着脚下的九州大地,眼神里满是凝重。
人族的日子还是苦!
无数奴隶永无出头之日。
有的时候他甚至再想,相助当朝天子,究竟是对是错。
为何不自己坐上那王位,去解放天下的百姓?
毕竟,他当年也是那芸芸众生中的一员,饱经其痛苦。
可惜,他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材料,治理天下不是光靠武力就可以的。
虚空中风起云涌,虞七扫过九州大地,不知不觉一股海腥味传来,他已经到了大海之滨。
浩荡无边的大海,看起来一片蔚蓝没有尽头,即便是站在那里,也令人神清气爽。
“先生来的倒是早”远处一道熟悉的人影,正坐在沙滩上烤着扇贝。
“咦~,王传书你怎么在这里?”看着那道熟悉的人影,虞七反而面色诧异的道了句。
“哈哈哈,先生少见多怪,雷公洞天出世,不管怎么说我都要来凑凑热闹。这可是先天神祗的遗泽,谁不想搏一搏,长生不死呢?”王传书笑容温文尔雅,永远都是那么风度翩翩,叫人不会觉得难受。
“说得倒也是,很有道理的样子!”虞七来到了王传书面前,毫不客气的拿起来火上的扇贝:“你小子手艺不错。”
“可惜没有好酒”王传书看向虞七。
“你小子是盯上了我的贡酒是吧”虞七撸起袖子,拿出一坛酒水,扔给了王传书。
王传书接过酒坛,痛饮一口:“好酒。”
“你似乎有心事?”虞七若有所思的问了句。
“稷下学宫的士子即将传道天下,我心中忐忑,不知究竟能不能带领稷下学宫走向鼎盛。所以这次我来到了雷公洞天,若能在雷公洞天内有所收获,便又增添了几分把握”王传书低声道。
传道天下,颠覆权贵的权柄,何其之难?
虞七都不用想,稷下学宫的士子必然会遭受抵制!
五千士子看起来很多,但散入九州,依旧是少得很。
“你不如先在我的终南山练练手,我终南山好歹也有数千万百姓,够你折腾二三十年了。若是我终南山下的百姓开化了,接下来辐射下去,便可遍地开花”虞七继续拿起一个扇贝吃起来。
“可是,那数千万民众,乃是终南山重阳宫的自留地,我儒家插手,不好吧?”王传书有些迟疑,也有些心动。
“呵呵”虞七拍了拍王传书的肩膀:“你不理解我,这些对我来说,算的了什么?重阳宫也好,稷下学宫也罢,最终目都是一样的。要开化这世间的百姓,开化世上的一切众生。”
“多谢先生!”王传书也不客气,此时站起身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
“你看看,又来这套酸儒的作风。”虞七摇头。
“礼不可废”王传书很认真的说了句。
虞七不置可否,许久后才道:“喝酒。”
“对了,黄飞虎领地的蝗虫,南伯候领地的蝗虫,当真是先生的手段?”王传书忽然问了句。
“当然,这些家伙不给他们一点教训,真以为我重阳宫好欺负”虞七得意的道:“怎么,你小子该不会同情那两个混账吧?或者说出什么混账话来?”
“怎么会!我是想说,先生你不如在九州大地多放几场蝗虫,到时候天下百姓都汇聚于终南山,咱们传道可省事不少”王传书面色狂热的看着虞七。
“噗~”虞七一口酒水差点喷出来:“好你个王传书,看你小子浓眉大眼一脸正气,想不到竟然也是这种人。不过我喜欢!对付这群权贵,就不能讲究什么手段。”
“可惜了,蝗虫偶尔放一场还可以,若是放多了,九州百姓就当真要饿死了。到时候就不是威慑,而是造孽了。”
“那可惜了”王传书惋惜的道。
“对了,最近怎么没听到三三教的动静?”虞七好奇的道。
三三教是他播下的种子,到现在怎么忽然没声音了?
“先生不知道,想要开化百姓,究竟有多么难!”王传书面色唏嘘。
整个个世界都被洗脑了,三三教反倒是会被那群底层百姓当成疯子。
根本就没人相信他们的话。
就像是在皇帝时代,你去和他谈共和,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人生下来听皇帝的话,皇帝老子的话就是天,跪皇帝老子是天经地义。
那是一种源自于骨子里的认知。
天经地义。
唯有传遍经意,叫人人读书识字,方才能开启民智,叫百姓自己思考、思索。
那个时候,才是变革的开始。
“一粒种子已经种下,日后究竟何时才能生根发芽,长成擎天大树,还要看儒家的本事”虞七若有所思,眼神里闪烁出一抹智慧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