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584:怪異的情死:第六章(3)分享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警察出示了警察工作证,张未来看上面显示的名字叫岑冠,确实是警察。
张未来躬身让开,让岑冠进了门。
岑冠坐到沙发上,直截了当道:“我今天来,是想问问你认不认识马小翠?”
张未来心上咯噔了一下,差点没有站稳。看来是马小翠出卖他了,警察才找上门来的,衣袖里的扳手可能要派上用场了,那个警察真是找死!
岑冠看他没有回答,只顾给他去冰箱拿瓶装的矿泉水,以为他没有听见,便把他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张未来刚才不答话去拿水,假装没听见,是为了拖延时间,乘机打好腹稿,看怎么回答他为好。
“马小翠是谁?”张未来拿了矿泉水,走向岑冠,并反问他。
岑冠接过张未来递给他的矿泉水,放到面前的矮桌上,并不喝,问道:“你不认识马小翠吗?”
张未来看他用惊讶的语气反问他,想必他是确定他是认识马小翠的。其实,他和郑三有业务来往时,就认识了马小翠,只是马小翠不认识他而已。今天,他对警察说,他不认识一个他还算熟悉的人,可能语气和神情有些不自在,那个叫岑冠的警察才露出不相信他的表情。他竭力镇定地一口咬定道:“我不认识叫马小翠的人。”
岑冠皱了一下眉头,从公文包拿出一张报纸,递给张未来。
张未来疑惑地接过报纸,还没发出疑问,岑冠说道:“《梅子早报》有一个版面,是供作者写散文的,抒发他们对梅子市的城市风情、人文气息的心情。上个月月末的散文版面,刊登了一篇叫《雨淋淋,行匆匆》的散文,作者描写的是急雨中不同行人疾步行走的神色,从而可以推想出他们当时的心情,文中配的作者自己拍摄的图片,是风云广场上一个头戴斗笠的女人,抓住一个男人的胳膊,正抬头望着男人的面庞,在说着什么。作者认为不打雨伞的男女在雨中像是在谈判,他觉得很有韵味,所以就拍了那张照片,并作为他登写在报纸上的散文的插图。照片中斗笠下的女人是马小翠,那个男人是你,照片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你们的脸。有心人发现,照片中的女人正是警察通缉的杀人犯马小翠,所以就打电话告诉了我们警察。我们找不到她,几经周折,我们查到照片上的男人是你,所以我就找到你问问马小翠的情况,你最好能告诉我们,她现在在那里。”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584:怪異的情死:第六章(3)展示
张未来望着报纸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右下脚配的照片,是那天马小翠找他跟他要五十万时,被人拍摄到的。警察找他不是为了郑三被杀,而是要找马小翠,才找上他的门,不由放下心来。
本来胡云朵的案子是辖区片警负责的,岑冠为了尽快寻找到马小翠了解小镇奇案,所以他们市警局直接接手了马小翠谋杀胡云朵的案子,只要有马小翠的消息,他都会亲自出马询问。小镇奇案一直是他心中的一个结,如果不侦破,他会感到遗憾,同时,那也是他探案生涯中的一个挑战。
张未来说道:“我不认识马小翠,所以不能告诉你,她现在在那里,”
岑冠道:“但照片上是你和马小翠,又怎么解释呢?”
张未来望着报纸上的照片,笑了笑,说道:“唔……你看那个女人头戴破斗笠,衣服也是陈旧不堪,一看就是一个乞丐,我是被那个乞丐纠缠上了,我不给他钱,他就抓住我的胳膊不放,一定要我给她一点钱,才可以放我走。那天真是倒霉,我出门没带雨伞,下那么大的雨,被一个乞丐在雨中扭着不放,淋了一身湿,幸好我平时锻炼,才没有感冒。”
岑冠听他这样说,拿回报纸,仔细看了看照片,说道:“看你的神情,不是在拒绝一个乞丐呢!”
张未来道:“照片上人的神情,很多时候都是假象,你我都拍过照片,你当时明明是在笑的,可能被拍的那一瞬间,让人看起来象是在哭,或者在生气。”
岑冠听他这样说,他做过多的反驳也是徒劳,就算张未来认识马小翠,他也不会告诉他。他一定有不告诉他的理由。若是没有那不能告诉他的理由,他真认识马小翠的话,应该就告诉他了,没有必要遮遮掩掩。
精彩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584:怪異的情死:第六章(3)展示
不过,从张未来不自在的神情和过多的小动作来看,他应该是认识马小翠的,只是可能有他的难言之隐,不能告诉他。
若他认识马小翠,知道他的行踪,不告诉警察,也是情有可原,可能他是马小翠的朋友,他不想出卖她,让警察把她抓住。
可是,岑冠急切地想找到马小翠,可又没有别的办法找到她,眼下有一个可能知道她行踪的人见过他,他不想就此放过,但他不愿意松口,他得想想办法,让他告知他实情。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ptt-584:怪異的情死:第六章(3)鑒賞
张未来看他对于他的回答,很失落,陷入了沉默,他打破沉寂道:“很抱歉,岑警官,我没有能帮到你。”
岑冠无奈道:“既然你不认识马小翠,那我就不打扰了。”然后起身走了。
张未来送走岑冠,长舒了一口气,警察不是为郑三的事来找他的。不过,他们找到马小翠,迟早会因郑三被谋杀的事,再次登门找他。看来,暂时离开这个地方已是刻不容缓了。
张未来这样思忖着。
4
岑冠找到写《雨淋淋,行匆匆》那篇散文的作者,问他当时拍摄那张照片时,有没有觉得女人是乞丐,女人握着男人的胳膊,是在向他乞讨。
作者坚决否认,他觉得女人和男人是认识的,女人抓住男人的胳膊,不让他走,好像是在给他讲什么道理,又象是在讨要男人欠她的某样东西。总之,男人和女人不顾雨大,还没带伞,在雨中说了一会儿话。最后女人先离开。如果像照片中的男人说的,女人是乞丐,在向他乞讨,男人不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女人抓住他的胳膊。他看当时的情景,万万不是男人说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