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8h02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鬥戰錄討論-1213 姬發順利破紅沙陣,出來就揍姜子牙和廣成子閲讀-jnr4c

洪荒鬥戰錄
小說推薦洪荒鬥戰錄
姬发见张天君戴鱼尾冠,面如铜绿,额下赤髯,显得很诡异。
张绍摇头:“姬发,你也不过是凡夫俗子,虽然修炼了一些法门,却是不够看。
但你既然来了,就给你一个死得体面的机会。”
张天君直接把姬发拽入阵内。
姬发当即道:“高人且慢。”
张天君:“你这个被抛弃的所谓人王,有何话说?”
“你也知我被广成子和姜子牙怨恨,才会让我来破阵。我更是厌恶他们久矣。”姬发道。
“那干我甚事?你若要破阵,就破,不破我把你打杀便是。阐教认为你是什么人王,我可不会认为。我要杀你,易如反掌!”
姬发还真不信这话,毕竟,他姬发又不是没有入过阵,有着元始天尊的符箓法光守护,他姬发根本就不怕。
现在与张天君商议,也不过是想用更好更为隐秘的方法,除掉在粘着西岐不走的阐教弟子。
但张天君不太好沟通啊,没法了。姬发直接开始破阵。
“很好,你倒是敢拼。”张天君抓一把红沙,往下劈面打来,武王被红沙打中前胸。
不过,武王要真这么容易挂掉,那他就不是姬发了。
姬发此时是很生气的。
有些事嘛,沟通好,就能有很好的效果。
不愿意沟通的人,真的是留着何用?
“我人族之事,就轮不到你们截教或者那些阐教来插手。我和纣王的天下之主之争,我们人族自己可以解决。
我姬发厌恶的可不只是阐教弟子,你们截教弟子,我同样厌恶。
待我统领人族那日,必定令你三教亡灭,西方教更不用说。”
“姬发,看来你怨念颇为深重,为何不能好好跟人族人王商纣好好学学?”
“我学他?我姬发自有一套更好的治世体系。
不需要向子受学什么,我向来都比他强、比他更有智慧、比他更有领导魄力!”
“休得吹嘘!”张绍又发三片红沙打将下来,姬发一一接了。
元始符箓的法光防御还是很强的。
张天君可就有些吃惊,不过,他很快发现这姬发是由圣人元始天尊保护着,这要是能够杀死姬发,那除非是天倒过来了。
不过,姬发只是要破阵而已。
三下五除二的功夫,红沙阵破。
阵一破,姬发想杀掉这个不好沟通的张天君。但事实上他没有足够能力杀死张天君,而且,空中袁洪那妖猴随时准备一棍敲死他姬发的作态。
使得姬发准备把这一股气,发泄到了姜子牙和广成子身上。
所以,他当即狂奔到姜子牙身前,一拳把姜子牙放倒,而后到达广成子面前,甩了广成子一巴掌:
“你们既然要扶持我,就必须听我的。不然,还想获得我人族之气运?”
广成子大怒,这个姬发莫非找死了不成,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他的脸,岂有此理。
要在此前循环,姬发是由哪吒与雷震子护着入阵,而后三人都被困在红沙阵。
且得在阵内困够百日才算渡过困厄。
而姜子牙假装很关心的样子顿足叹曰:“武王乃仁德之君,如何受得百日之苦,若有差讹奈何?”而燃灯更是乱说:“不妨,天命有在,周王洪福,自保无事。子牙何必着慌?今暂且回篷,自有道理。”
现在这循环,这些是不存在了。
姬发也不是此前循环的姬发,可不是随意让阐教摆布的存在。
现在的姬发,可也是人族,有着自强不息信念的灵魂。
他是不乐意受到圣人教派来干扰,别说管治了。
在姬发看来,没有圣人教派的存在,他才能与子受真正公平地争夺这人族的天下。
此时他打了广成子一巴掌,广成子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而闻太师一方,却是在看热闹。
“姬发也算是有血性的人族,这一巴掌打下去,真是充满了玄机妙理。”
“玄机妙理?哈哈。可能广成子觉悟不到哦。”
“就他那悟性,看看高傲的跟一头公牛似的。”
……
广成子却是立即发现,有一件事,他和姜子牙没做。
因为,截教十个阵法已经破了。
这表明什么?
表明闻太师输掉了。
输掉了当如何?
那就要退出西岐领域内。
所以,广成子把符印还给姜子牙,接下来的事,让姜子牙处理了吧。
反正他广成子来破阵的使命完成了。
十个阵法,都已经破了成功。
实则上,广成子就把元始天尊的意思理解错了。
要赢就是要杀死十个主阵的截教弟子。
要不然破阵还不简单,有他元始符箓保护的姬发,一人就能够破了这十人的所有阵法。
但是,元始这时候还不好出手的。
而此时,赵公明和三霄,已经前往潼关一代,继续去推行纣王新政。
只不过,被申公豹拦住了。
此时的申公豹,身边可是有着菡芝仙,还有彩云仙子。他是很清楚,菡芝仙还有彩云仙子与三霄关系很好。
两位女仙被申公豹说服,来往西岐。
而这时候遇到赵公明与三霄。申公豹立即说道:“赵公明道友,三霄道友,前往何处也?”
“回潼关领域,推行纣王新政。”
“此非急事也。”
“那何为急事?”
“目今姜子牙率领阐教门人在西岐,与闻太师会战。解决西岐,乃是当下之急事。”
“急事一说,且暂不言。闻太师那边的事,我比你更清楚,我便是从那回归。”
“为何回归?何不趁此机会,彻底解决了西岐一方,将阐教弟子一网打尽,日后自然会少去诸多烦恼,岂不乐哉?
若汝等不杀阐教门下,到时候他们反扑,恐怕截教难以扛住。”
赵公明可就冷笑:“申公豹,我截教上下,不说人数众多,就说高手,也是比阐教更多更强。我们何惧阐教甚么反扑?
而你本为阐教门人,如今为何如此费心,要将阐教铲除?”
申公豹大笑:“赵道友却是不解我申公豹也。我申公豹,乃是喜欢顺天而为,今次天命真主乃是纣王。我当然要帮着纣王。你们不也是么?”
“我们与纣王有过契约,乃为合作,不是无偿而帮。想必申公豹道友,也有了解过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