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gpc人氣連載小說 戰場合同工-第4790章 被困敵後展示-ilpj8

戰場合同工
小說推薦戰場合同工
林锐等人选择的是一处已经被废弃的小楼,在这片地区并不起眼。在双方激战之中,应该很少有人关注到这附近的一栋废弃住宅。
“楼顶去两个人警戒,两侧的窗口和楼下都要有人,注意隐蔽。当前情况特殊,我们很有可能要在这个地方待上一阵子。”林锐指挥着手下的佣兵们分别警戒。
几个有医疗急救经验的佣兵们,则在帮伤员们包扎急救。
刀疤脸的情况,比之前预想的要严重。
子弹击穿身体了他的,从肋骨之间穿透,击穿了胸腔,痛感正在加剧。
他的肺叶组织受损,血管破裂,血液渗出导致血气胸,血液慢慢渗出,将肺部慢慢灌满……
跟刚刚受伤的时候相比,他的呼吸渐渐困难,再拖延下去会出现呼吸窘迫,最后窒息而死。
一个佣兵低声对林锐道,“可能是子弹导致肺泡破裂了,肺里面的气进入了胸腔,血管破裂了,血液流到了胸腔里面去了,就变成了血气胸。
如果血气胸的血气量少的话,一般可以慢慢的吸收掉,但是如果血、气量多的话会压迫肺引起呼吸困难,这样的话就必须要穿刺放气,抽出血液。”
“我不管这么多,我只想知道,你能让他活下来吗?”林锐抓住那个佣兵问道。
“如果处理得好,暂时活命也许没有问题。但是他这个伤不能拖,必须想尽快办法送到医院去。”那个佣兵老老实实的回答着,“急救毕竟是急救,代替不了治疗。”
“让他活下来,其余的,我来想办法。”林锐对他点了点头。
“老大,情况不太对,下面的敌人又多了。”一个在窗口负责侦察的佣兵低声道。
林锐立刻走到了窗边,透过残破的玻璃往下看。不远处有几辆。轻型装甲和一队士兵正在接近。
“注意警戒,不要开火。看他们的样子,应该不是冲我们来的。别给自己找麻烦。”林锐压低声音道。
车辆引擎和脚步声越来越近。但是,这些士兵显然没有注意到,距离路边较远的这栋破旧建筑。而是顺着街道,直接向远处去了。
林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几个房间里都到处挤满了佣兵,除了伤员没有人能够躺下。
林锐只能在过道里,靠在墙边休息了一会儿。
佣兵伤员们所发出的喘息,和其他佣兵了疲倦的鼾声,一直持续到天亮。
“老大……”香肠端了一杯咖啡给林锐。用的是战备军粮里的速溶咖啡粉末,水是冷水。
林锐端起来大口的喝着,整个晚上他只不过休息了一两个小时。他必须借助咖啡因驱赶疲惫和困乏。
虽然冰冷的咖啡很难喝,但他经历过更糟的。有一段时间,为了保持清醒,他甚至直接咀嚼吞咽过非常苦涩的咖啡粉末。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林锐低声问道。
“这些秘社的武装分子没能攻过去,城南有些地区已经被敌人占领了。但是绝大部分依然在我们的控制之中。但是压力很大,接下来的结果,谁也说不定。”香肠回答道。
“目前我们有机会通过交火区么?”林锐思考了一下道,“我是指在有支援和接应的情况下。”
“恐怕很难,这个区域到处都是敌军。刚才我四周看了一下,要冲出去的难度太大了。
就算有支援接应,我们的人也不可能直接打到这里来。而我们甚至连出都出不去。”香肠低声道。“对不起,老大,这是我的失误。我不该贪攻,袭击敌军的前线指挥部。”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平心而论,出了相同的位置,如果我发现了敌军的指挥部,也会忍不住想干他一票。
我并不是怪你袭击敌军的前线指挥部,我是怪你在没有周密准备一下,就贸然这么干。
现在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带着弟兄们,活着出去。
就像我说的,你如果单独领导一支小分队的话,那么你就不光是对这次任务,也对手下的弟兄们的生命负有责任。”林锐看着他道。
“是的,老大。老大你放心,即便是豁了这条命,我要把弟兄们带回去。一个都不留下。”香肠咬着牙道。
“这才像一个当队长的样子。现在给我回去,把目前的情况告诉你的手下们,稳定住你手下弟兄的情绪。
我们要活着回去,就必须同心协力。像我们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林锐拍了拍他的肩膀。
香肠离开之后,林锐又去看了看伤员们。经过了一夜的休息,除了包括刀疤脸在内的两个重伤员,其他人的伤势,多少得到了一定的控制。
佣兵们过的都是刀头舔血的日子。战伤自救和互救,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每个人都多少懂得一些急救知识。
说实话,如果不懂这些的话。他们就算有九条命,都不够在非洲战场混的。
现在最关键的还是战场局势,如果局势得不到缓解。他们就无法及时撤离,而刀疤脸等几个重伤员,是拖不起的。
刀疤脸在胸口,被切了一刀,放出了大量的血水积液,接近气管的位置,也简单插了根管子,帮助他排除积压在肺部的气体。
但是这些简单的急救措施,只能保证他现在还活着。如果得不到进一步的救治,穿透他肺部的伤口,早晚还是会要了他的命。
他目前还很清醒,看到林锐走过来之后,刀疤脸还对林锐点了点头。“对不起老大,我拖累弟兄们了。”
“你的肺部中弹了,别多说话。否则你早晚会死在这里。”林锐看着他。
“老大,还有烟吗?”刀疤脸对林锐做了一个手势。
“都这样了,还想抽烟?”林锐摇了摇头,扔给他一支烟,“别抽了,在嘴里嚼一下,过过瘾就算了。”
刀疤脸吃力的接过了香烟,剥开烟纸,把烟丝放在嘴里嚼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咳嗽。“知道么,老大?用嘴嚼烟,让我看起来就它妈像一个墨西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