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9wm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神魔書 愛下-第二百六十三章 瑪麗老太太推薦-4jmyv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下午四点左右,大学城吃食街进入了一天最冷清的时刻。
老祖母酒馆里,乔坐在靠窗的长桌旁。
天空暗沉沉的乌云裂开了几条缝隙,有气无力的阳光从云缝中洒落,透过玻璃窗,落在了乔的身上。酒馆里烧了壁炉,乔被阳光照得有点发热,他脱下了厚厚的毛皮大衣和帽子,露出了穿在里面的制服。
一颗颗细小的灰尘在昏黄的阳光中飘过,窗外的马路上,几条膘肥体壮的流浪狗慢悠悠的,犹如逛街的贵妇人一样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轻盈走过。
老太太两个手肘撑在长桌上,双手托着下巴,满脸是笑得看着大吃大喝的乔。
一瓦罐爱心土豆牛腩煲,散发出浓郁香气,让人忍不住咽口水的绝美妙品。乔拿着一个大汤勺,直接从瓦罐里舀出一块块犹如果冻一样颤悠的牛腩,大口大口的咀嚼着。
汁水四溅,芬芳浓郁。
老太太没吹牛,她亲手烹制的土豆牛腩,果然是可以让人疯狂的绝世美味。
“太棒了!”
“好吃!”
“真的……太好吃了!”
乔满足的将腰间皮袋松开了两个扣……这一顿美味,他可没有运转呼吸法加快吸收,而是让这些美味充实了自己的身体,让那种浓香的暖意缓缓的充盈全身。
享受美味,是一种生活品位。
在北食堂的暴饮暴食,乃至服用新式的力量药剂,那只是为了最基本的生存!
“老夫人,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说实在的,您的土豆牛腩煲,甚至可以在图伦港的高卢餐厅当主打菜了……仁慈的穆忒丝忒在上,图伦港最傲慢的那几个大鼻子高卢主厨,他们烹制的小牛排,连您的一半水平都赶不上。”
老太太笑得异常灿烂,她快活的眯着眼睛,慈爱的打量着浑身都洋溢着幸福感,犹如一头刚刚吃到了最喜欢的猫罐头,正在阳光下慵懒的舒展身体的猫儿一样的乔。
“玛丽……我叫玛丽。哦,这还是我的曾祖父给我的名字,我的曾祖母也叫这个名字。”老太太笑吟吟的看着乔:“我也觉得,我炖的土豆牛腩煲是帝都最好吃的食物。”
叹了一口气,老太太摇头道:“只不过,现在能找到懂得欣赏我手艺的乖孩子,可越来越难了。”
乔轻轻的拍打着自己隆起的肚皮,感慨道:“我讨厌海德拉堡……但是因为您的这一罐土豆牛腩煲,我对这该死的地方,重新有了好感。”
玛丽老太太愕然瞪大眼睛看着乔:“你讨厌帝都?为什么?对了,你出现在这里,你是进了哪个大学读书么?你怎么会白天来吃食街?”
乔用力的皱起了眉头,他拿着一个小碗,将瓦罐里最后一点汤汁都舀了出来,拿起一块黑面包蘸着汤汁,当做饭后点心,一点点的塞进嘴里。
他含含糊糊的,将自己离开鲁尔城后,来到帝都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我刚下车,就差点挨了枪子儿……而我敢对仁慈的穆忒丝忒发誓,我根本不认识那个叫做马修的家伙。”乔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帝都的警察,按理说他们是我的同僚,他们应该照顾我才对!”
“可是帝都南站的那个混蛋,叫做杨克尔的家伙……”
乔絮絮叨叨的抱怨着。
杨克尔故意拖延时间,让贝尔芬那个老家伙带着一群厌物打上门来,分明是马修的错,贝尔芬他们,却硬是说乔在栽赃嫁祸。
然后,同样是杨克尔,斯图亚特九世带着数千族人讹诈乔,杨克尔负责的帝都南站,没有一个警察有任何的反应,导致乔被讹诈了两百万金马克。
玛丽的脸耷拉了下来:“两百万?”
乔用力的点了点头,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人人都说图伦港是帝国最藏污纳垢,物欲横流之地,但是我在图伦港从未被人讹诈过……没想到,被称为帝国核心,帝国首善之地的帝都,我凭空遗失了两百万金马克。”
“不过,花钱买平安吧,我还能怎么样呢?我只是一个从图伦港来到帝都,人生地不熟,甚至连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都有点莫名其妙的乡巴佬而已。”
乔再次叹了一口气:“不过,帝都还是有好人的……哈默主任和巴乔秘书,包括我的班主任弗朗兹教授,都对我很好,他们非常的照顾我,关照我。”
“是他们,给我受伤的心灵注入了温暖,让我感到这灰沉沉的世界……”乔朝着窗外的天空指了指。云层间的缝隙消失了,天空再次变得灰扑扑的。
“这该死的世界,还是有正义、温暖和善良存在。”乔喃喃道:“我觉得,在他们的关心、照顾下,我可以有一个舒适的大学生涯……说实在的,在学校里努力学习四年?我对我的大学生活充满了期待。”
乔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不怕您笑话,我的启蒙教育和中级教育,其实成绩一团糟……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妈妈莉雅告诉我,我小时候重病过一场,高烧了好几天,烧坏了脑子,我从小就有一点……蠢!”
“我成绩不好,我承认。”
“但是我刚刚开辟了精神海……您知道什么是精神海吧?”
玛丽老太太连忙点头:“我当然知道,老祖母酒馆的老祖母消息还是很灵通的。”
玛丽老太太很认真的看着乔,眸子里深处闪耀着真正的老祖母看到自己受委屈的小孙子才有的慈和,以及护短的偏执。
“我开辟了精神海,然后,我这两天感到我的脑袋越来越好用了……想事情比以前清楚得多。”乔皱了皱眉头:“或许距离那些真正的聪明人还有一些距离,但是我觉得,我的脑子比以前好用多了。”
“所以,我觉得,我或许可以在司法大学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乔将最后一点黑面包在小碗里擦了擦,将碗里的汤汁蘸得干干净净。
将黑面包塞进嘴里,乔举起了一个两升装的青铜啤酒杯。
玛丽老太太同样举起一个两升装的硕大酒杯。
一老一少相助撞了一下酒杯,乔‘咕咚’一口,将满杯啤酒一口吞了下去。玛丽老太太也丝毫不含糊,身板干瘪矮小的她很豪气的举起酒杯,同样‘咕咚咕咚’两口干掉了一满杯啤酒。
“玛丽莲,亲爱的!”玛丽老太太举起了手中的空酒杯。
一名身材火辣,身高将近六尺五寸的高挑侍女快步走了过来,送上了两大杯冰凉的啤酒。
“我的大哥戈尔金,他现在正在兰茵走廊,揍那群脏兮兮、臭烘烘的高原狗崽子。”乔的脸抽了抽:“我的二姐蒂法,她已经是图伦港地方法院的正式法官。”
“老夫人,其实我家里不缺钱……戈尔金和蒂法,他们完全可以蹲在家里混吃等死。”乔耸了耸肩膀:“但是,用我妈妈莉雅的话来说,他们选择了……更有价值的道路。”
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肚皮,乔有点出神的喃喃道:“所以,我其实也想正经的做点什么……以前可能只是想想,但是现在,我觉得我有足够的‘智商’来认真的盘算一下未来。”
“我对我的大学生活充满了期待……然后我在学校的第一个早晨,就被人恶意袭击。”
乔没把自己的话当做一回事。
反正,玛丽老太太给他一种极度的亲和力,或许是,在乔十八年的人生中,就是缺少玛丽老太太这样的老人的爱护吧?
他有父亲,有母亲,父亲和母亲都很宠爱他。
但是他缺少了来自祖父、祖母那一代人的爱。
乔从玛丽老太太身上感受到了这种‘隔代亲’的温暖和慈祥,所以他倒也没有添油加醋,而是和平铺直述的,将早上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的饭量大,我并没有胡说八道,没有浪费食物,我只是报出了我正常的早餐诉求……”乔冷哼了一声:“食堂的大妈们有误解,我能理解,我当着她们的面大吃一顿,就可以了嘛。”
“可是那位杜登学长,他负责校纪督察,他居然带着敌意……故意的攻击我!”
乔皱起了眉头:“我在图伦港,被人当街用野战炮轰击过,我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敌意!”
玛丽老太太的笑容消失了,她深深的看着乔:“然后呢?”
“他要打主持正义的梵林学长,我用身体挡住了他的拳头……”乔朝着玛丽老太太眨巴了一下眼睛:“斯图亚特九世给了我启发,我吐血倒地!”
玛丽老太太拼命的眨巴着眼睛:“然后呢?”
乔轻咳了一声:“弗朗兹教授送我进了医院。”
玛丽老太太嘴角勾起了一缕笑意:“然后呢?”
乔‘咯咯’笑:“我不断吐血,然后,我得到了一支穆忒丝忒的悲悯之泪……三十万金马克,哦,哦,这笔账,算在了杜登的头上。”
玛丽老太太歪着头看着乔,她也笑了起来:“然后,你得到了假期?”
乔得意的点着头:“当然,我现在可是伤员!”
玛丽老太太不断的笑着摇头,她长叹了一声,站起身来:“可怜的孩子……乔,你要相信,海德拉堡,是一个有正义,有公道,讲规矩,守律法的地方……你是一个好孩子,没人能在这里欺负你。”
“唔,吃饱了么?再来两条老祖母的爱心烤羊腿怎么样?我亲自下厨!”
乔欢呼一声,用力的鼓掌叫好。
玛丽老太太顿时变得容颜焕发,她卷起袖子,兴冲冲的跑进了酒馆后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