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k2y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蓋世 逆蒼天-第八百八十六章 漫天魂網展示-5z8vg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在车厢里好生待着!”温歆表情严峻,凶恶地瞪了虞渊一眼,“有什么事,迟些再说!”
“好勒!”
虞渊爽快地缩了回去。
温家和隐龙湖的战斗,和他确实没关系,还有就是灵虚宗必然在满世界找他。
他也不想因为温家,提前暴露出来,让自己置身险境。
“是不是,那些隐龙湖的恶人,又找上来了?”
因虞渊一番血脉觉醒说,而心神巨震的温露,听到温歆的那句话,猛地被惊醒,慌乱地说道:“怎么办?我怕三奶奶他们,应付不来啊!”
近期,她每次醒来,都发现族人少了几个。
她有预感,消失的族人,都是因为她而死。
心地善良的她,每每想到不断有人,为了她而亡,都很难受。
“你别露面,别让他们分心。”虞渊沉声道。
一块块覆盖面积不大的纹络,流转着灵力蒙光,在车厢内部亮起,以特制精铁打造的车厢,本身有一定防御力,再有阵法加持,该是能挡住阴神境以下强者的袭击。
虞渊暗暗点头。
温露的这个马车厢,比温歆自己乘坐的,显然更牢固,防御力更强。
踏!踏踏!
不多时,就有沉重的脚步声,擂鼓般密集响起。
连一开始的交涉都没,虞渊很快就听到,车厢外面再次传出器物碰撞,肢体冲击,灵力乱窜的战斗声。
他平静地听着,心中所想的,则是另外一件事。
温露的暗灵族血脉,颇为的奇异,竟然能令周边草木生机变得更浓郁,有助于药草的生长。
这种天赋,对天药宗,对那些种植药草的家族来说,简直就是一块瑰宝。
“就是不知道,她的血脉天赋,能不能持续,还有多少潜力可挖。”虞渊摸着下颚,想着再观察观察。
要是温露有大用,他不介意诱骗到天药宗,或虞家镇。
“破玄境了,即便到寂灭大陆,也够资格了。”
忽然间,一股令人窒息的恐怖威能,凭空而降。
虞渊微微变色,眼神闪烁了一下,赶紧收敛杂乱念头,低垂着头,不做多想。
“希望,星隐果是有效的……”
车厢外。
正在战斗的温歆,一旁辅助的吴冬,还有三位达到入微境的,来袭的侍龙者,加他们邀请的帮手,这一刻都勃然变色。
“难道,那头绿龙已经抵达附近?”
拄着龙头杖的温歆,面如死灰,瞥了一眼温露藏身的黑木车厢,神情惨淡,“丫头,三奶奶没用,怕是不能再保护你了。”
她不再攻击,一身流转到龙头杖的灵力,任由其乱窜。
正是因为知道那头绿龙的厉害,她才会感到绝望,连一战的勇气都没。
与此同时。
一位身形彪悍,脖颈处有暗绿龙纹刺青的男子,恐惧地看了一眼天空,也赶紧以眼神示意,让那些境界低微的麾下罢手。
“温家,被什么强者眷顾了?这种层次的魂念覆盖,绝对是阳神啊!”
那人内心在哀嚎,吓的动都不敢动。
刚刚还在激战的,温家的修行者,还有隐龙湖的来袭者,瞬间停手,都颤栗不安地,承受着那股可怕的压力。
山林中,安静到落针可闻。
“哧啦!”
一溜火光,在温露乘坐的车厢燃起,有一股唯有入微境强者,能稍稍感知的凌厉力量,强行破开车厢外层的诸多防御结界禁制。
瞬间,逸入车厢里。
虞渊低垂着头,纹丝不动。
温露惊愕地仰头,感觉到,似有一个隐形的眼睛,盯着她默默看了一会儿。
在那双眼睛下,她仿佛没穿衣服,魂魄,血肉,筋骨,心中的思想,似乎都无所遁形,被人看的清清楚楚。
这种令她无比憋屈的感受,仅仅持续了一小会,那种难受的感觉,就消失了。
她长吁一口气。
秦雲和齐雲泓两人待着的车厢,一个在沉睡,呼噜声震天,一个在闭目想着什么,仿佛不知道发生过什么。
待到,那股令入微境强者,颤栗到想跪拜的压力消失……
齐雲泓猛地从“沉睡”中坐起来,秦雲也瞬间睁开眼,两人面面相觑,哪里有一丝的困意和先前的镇定?
“是哪位?”秦雲声音艰涩地问。
“天景真人。”齐雲泓冷哼一声,“老狗的魂念气血,从我身上扫过,差点没吓的我尿出来。星族的‘星隐果’,真的是神奇,老狗魂念一闪而过,都没有细细观察。”
“天景真人,阳神境后期,幸好幸好!”秦雲拍着胸口道。
蹬!蹬蹬!
同样被吓破胆的那些侍龙者,战斗到了一半,由于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连一句狠话都没留,又匆匆败退。
离开,是想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想知道那道恐怖魂念,属于哪个阵营的。
百里开外。
一个黑瘦的老叟,负手立在光秃秃的矮山之上,无孔不入的魂念,潮水一般倒涌而回,在识海小天地逗留数秒,又再次铺展开来。
“一个混血丫头。我嗅到了暗灵族的血脉味道,境界太弱了,血脉也刚刚觉醒。”
天景真人自语了一句,也没太放在心上。
他现在头疼的是,用了快两天时间,依然找不出虞渊的行踪。
他,还有冲霄真人,魂念游荡在附近天地,以七神宗的地界为中心,将方圆五百里之内的每一个犄角旮旯,都仔细搜查了。
蹊跷的是,一点异常动静都没。
和灵虚宗有来往的,赤阳帝国的家族势力,全部被调动起来,也是满世界搜查。
甚至,面对着宗门的压力,就连大皇子刘旭,都暗自吩咐了帝国的修行者,各大城池去找虞渊三人的踪迹。
虞渊三人,除非借助空间至宝,不然绝对无法那么短时间,就撤的无声无息。
可偏偏,至今一无所获。
“陨月禁地那边,有大人物已经留意了,再找不出虞渊,就失去击杀他的希望了。”天景真人急躁地四处张望。
他和冲霄真人,知道屈靖身亡之后,一合计,就打算以最快速度袭杀虞渊。
然后,果断抽身回灵虚宗,躲在山门的护宗大阵不出。
这样以来,即便是神魂宗兴师问罪,只要两人在那大阵里头,也不必太过担心。
怎么也想不到,就在赤阳帝国境内,虞渊三人凭空消失了,怎么都找不出踪迹。
“齐雲泓,即便死而复生,也绝无可能迅速炼化‘幻灵伞’。更何况,他敢尝试炼化‘幻灵伞’,我定能生出感应!”
“到底藏在何处!?”
天景真人越想越烦躁。
……
惊惶未定的温歆,掀开车帘,到了虞渊和温露所在的车厢。
“有人,暗中看了我一会儿。”一见她进来,不安的温露,急忙说道:“应该是,一个境界远远超过我们的强者!”
“还好不是那头绿龙,我本以为是他的。”温歆的锐气,似乎消了不少,再看虞渊时,也没那么咄咄逼人,“真要是那头绿龙,我应该死了。而你,也被他生擒活捉之后,带去隐龙湖折磨了。”
知道发生什么的虞渊,当然没说,以魂念扫荡的人,真正想找的是他。
而是看着温歆,轻咳一声,说道:“你们真正的目的地,不是拜火城吧?让我猜猜看,你们是打算叛逃到,隔壁的银月帝国?”
温歆骇然,“丫头,你怎么什么都和他说?!”
“不是我说的。”温露满脸委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