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7flc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代號候鳥討論-第五十章 李唐賭氣出走熱推-hp9cq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代号候鸟
“你凭什么说他不是特务?那些证据都是假的?刚才我打电话求证了陈克海说的每一件事情,没有一件是编造出来的。”李乘风怒吼道。
是啊,李唐听到了陈克海所说的每一句话,如果她不是因为和李安平有过很多接触,换作别人,她也会认为李安平是特务。
她还想辩解,却找不出任何支持自己观点的论据来,只得回了一句:“反正他不是特务。”
“既然你如此坚定,你为何要去通知他?他要不是特务,为何要逃?”李乘风真想再抽女儿一巴掌,但他忍住了。
李唐无视父亲眼中的怒火,她做好了再挨打的准备,继续说道:“他是不想逃,是我要他逃的。我来问你,如果他被抓到了,你是把他关起来审问还是让他能自由行动来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武侠大师古龙传奇
这点还用得着回答吗?
豪门禁宠:总裁老公太磨人
当然是把李安平关起来,李乘风被将了一军。
李唐追问道:“审问的时候,他说他不是特务,你会信吗?其他人会信吗?你们都不会相信他!可是他被关起来了,他失去了行动的自由,他又拿什么来证明自己不是特务,那些证据或许根本就是被人栽赃陷害的呢?”
宇宙之 天机算
姜毕竟是老的辣,李乘风意识到女儿是在诡辩,陈克海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李安平就是特务。如果每一个被证明有罪的人只要不承认,都拥有行动自由试图去证明自己无罪,这个世界就乱套了。
李乘风道:“你这是诡辩,难道那么多的证据还证明不了他是特务?”
“所谓的证据,是可以伪造的。”越说李唐越觉得事有蹊跷,陈克海调来之前根本就不认识李安平,他来了没几天居然能了解李安平那么多事情,掌握那么多所谓的“证据”。
何况,陈克海白天工作任务很重,他哪来的时间去调查?想到这里,李唐又说:“陈克海因为被我拒绝了两次,而我非李安平不嫁,他嫉妒李安平。难说他不是出于嫉妒细心捏造的这些证据。”
逃離 無限 密室
李乘风并不这样认为,他回击道:“李安平的档案你看过吧,上面记录他一直在省内。可是,我晚上向曹若飞的妻子傅云求证了,傅云在昆明的时候和李安平谈了四年恋爱。陈克海再有通天的本事,他也不能让曹若飞的妻子帮他吧?”
“谁说不能?”李唐说这话时自己都没多少信心,只是为了不输气势才硬着头皮顶了这么一句。
到了现在李唐还在为李安平狡辩,李乘风怎么还可能控制住怒火,他涨红着脸咆哮道:“他给你吃了什么迷 药?你到现在还嘴硬,硬什么啊!”
“我看陈克海才是给你吃了迷 药!”李唐丝毫不嘴软,她回归到一个女人常见的争辩套路,无理的时候耍赖。
这话无疑火上浇油,李乘风气得吹胡子瞪眼,他手抬起想打,挥到一半又停住了,改为指着门口说:“我没有你这个不孝女,你给我滚!”
正在气头上的李唐想都没想,回了一句:“走就走。”
负气出走的李唐按照李安平给她的联络方式来到了城西一处被查封的妓院门口,连敲三下门,停顿片刻后又敲两下,再停下片刻又敲了一下。
最后一下刚落下,李安平就把门打开把李唐让进去。李安平对李唐深夜到来大感意外,详谈之后他才知道李唐不仅因为他和父亲李乘风闹僵离家出走了,还了解到了陈克海所说的各种详细情况。
李安平不难发现,这一切应该是曹若飞在背后指使,陈克海不可能像李唐说的那样在短期内掌握到自己那么多的信息。就算陈克海能调查到其他方面的情况,他也不可能知道自己曾在昆明和傅云有过一段感情经历。
看来,结婚后傅云还是无意识地把自己“出卖”给了曹若飞,让曹若飞知道了他的身份。
由于自己的处境极度艰难,一旦被抓住他想自证都不可能,李安平便告诉了李唐他是地下党员,以及他和国民党特务“理发师”,也就是曹若飞的暗斗历程。
李唐听完之后明白了李安平为何会那样执着要进入公安局,为何会如此投身于抓捕特务。她只有一点不明白,她说:“既然你是地下党员,你为什么不公开身份出来指认曹若飞?”
李安平苦笑着摇摇头说:“我的上线是赵征远,他被曹若飞杀害了,而我和他是单线联系的,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再无第二个人能证明我的身份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你总不能一直这样躲下去。”
在聆听李唐先前讲述的过程中,李安平一边消化那些信息,一边在整理思绪。只要能抓到且证明那个逃走的女人是特务,就能证明被他打死的人并不是什么地下党员,而是真正的特务;窃听器本就是为了偷听陈克海关于“天鹅”的情况,墙上那个小孔是新钻的能证明他并不是一直在监听会议室;找到王小玉就能证明王家二人的意外不是他所为;他的档案造假是因为要掩盖自己从事地下工作,但要证明自己是地下党员难度就高了。
沙姆巴拉 秋之高远
但此时的李安平最想做的事还是去找傅云,他想从傅云这里了解曹若飞的信息,尤其傅云曾经说过她知道曹若飞的真实身份,但又极力否认曹若飞是特务,这个矛盾点很可疑。
九天玄冰剑
鉴于李唐和他的关系,以及傅云和他的关系,李安平不便直接和李唐说他要去找傅云,便说:“我想先从曹若飞这边下手。”
不用多想也能知道,李安平会被市公安局通缉,他不能让李唐一直跟自己在这里住着,尤其李唐还得回公安局上班。
李唐本不想再去,李安平要她能帮着自己留意一下公安局的各种动向。
李唐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李安平只留下一点基本的生活费用,把剩下的钱全给了李唐,让她去租一个房子。两人像曹若飞和他的下线那样通过纸条秘密接头,纸条上的文字排列顺序采用二人既定的方式,即便纸条被发现了,只要看不出什么关键信息也不会连累李唐。
经过一番乔装,李安平赶在傅云要放学时去到她任教的学校门口,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等她出来。这一路上,他还真看到了他的通缉令。
他一直没看到曹若飞的身影,在傅云走出来经过他身边时,他低声喊道:“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