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stu4優秀玄幻小說 猛獸博物館笔趣-第七百二十七章 居然逃了推薦-rqblv

猛獸博物館
小說推薦猛獸博物館
现在血袍老祖是小心翼翼的观察兽神教主,就看对方能不能克制住。
说实话,现在这情况血袍老祖也是没有预料到,这谁能想到林尽一个人凡人,居然有这种能力,居然不光是能击杀虚仙,真仙也照杀不误。
血袍老祖知道,这十有八九是林尽借用了‘天道基石’的力量。
这更是让他嫉妒到极点,可越是如此,血袍老祖就知道越不能着急,要谋取林尽手中的天道基石,必须慢慢筹划。
就像是这一次便是他们太过轻敌,没想到林尽战力如此强横,这才损失惨重。
想到损失,说实话就算是血袍老祖自己心里都在滴血,那可是八位仙人啊,在这个时代里,多么的珍贵,居然是几天之内全部损耗一空。
而且仔细算一笔账,兽神教这一次的损失还远不止如此。
原本兽神教的分支能掌控整个莽洲,可经历过这一次,必然会持续被林尽打压,甚至是连根拔起,到时候兽神教在莽洲的掌控力就会减弱。
这是一方面。
还有一点,兽神教凡人级别的高手此番也是损失惨重。
几个大祭司,基本上都死了,其他兽神教的教众也损失不少,剩下的,估摸也活不了多久了。
这就是现实。
原本是大好的局面,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落到这一步田地。
正是因为如此,血袍老祖才会地方兽神教主。
兽神教主是真仙,见识广博,也是绝顶聪明之人,不可能想不到是这一次自己的计划出了纰漏。
这里面最大的纰漏就是对林尽实力错误的估算。
林尽固然是罪大恶极,是教主最想除掉的人,但同样,自己这边也得担责任。
便在这个时候,兽神教主在面色变化好几次,咬牙切齿几番之后,终于是深吸口气,道:“血袍老祖,此番我兽神教损失惨重,你也有过,毕竟你口中所讲林尽没有这般手段和神通,不过事已至此,本教主也不想再追究什么,你以后就做我副教主,今日对方已经逃出黑雾,不便追击,咱们就此退走,正所谓报仇何必今日,等本教主再继续祭炼鬼笼,一旦突破,便是这林尽的死期。”
居然冷静下来了。
血袍老祖心中庆幸。
他自然希望继续借助兽神教的力量,不管怎么说,这兽神教主都是一位真仙,关键时候是能用得上的。
而且血袍老祖可以肯定,对方心里有别的盘算,自己也一样,只能是表面合作,各自提防。
血袍老祖猜得没错,那兽神教主的确是这么打算的,实际上现在兽神教主恨不得掐死血袍老祖,就是对方的计划害的自己手下全部损失,可有一件事兽神教主觉得对方没有骗他。
那就是林尽身上,真的有神石。
兽神教主敢这么断定的原因也很简单,那林尽一个凡人,斩杀虚仙就和砍瓜切菜一般容易,连自己的副教主都不是对手。
这明显不合常理。
不合常理的事情,肯定会原因,在兽神教主看来,真正的原因就是对方手里掌握着‘神石’。
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换一个角度来看,兽神教主知道这件事还真不能全怪血袍老祖,毕竟就算是他自己也没想到一个凡人居然能斩杀真仙。
要说失误,他也有责任。
接下来的计划要慎重,之前的错误不能再犯,动手的话也要一击必杀,对此兽神教主还是很有自信的,唯一制约他的是黑雾。
他只能在黑雾之内活动,对方若是逃出黑雾他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接下来他需要进一步凝练‘黑狱鬼笼’,如果能将这一剑法宝再提升一个档次,他甚至可以将黑雾笼罩半个州地。
到时候要击杀对方就容易多了。
现在就是战术性撤退。
黑雾之外,林尽看到慢慢消散远去的黑雾也是愣了片刻,在他看来,兽神教的人和血袍老祖吃了这么大的亏,不可能无动于衷,十有八九会来对付自己,林尽后续一些事情都想过了,也做好了迎接一场大战的准备。
可是结果,对方居然跑了。
干脆利落,没有任何迟疑。
这倒是让林尽产生了一丝警惕,对方能屈能伸,这一跑,肯定不是将这件事算了,必然是打算今后找机会卷土重来。
林尽沉思一下,倒也觉得这样挺好。
现在让他和两个真仙级别的高手硬拼,林尽心里也没底,甚至林尽基本上可以确定是因为黑雾无法继续扩大影响范围,如果有朝一日,对方能笼罩超过目前五倍乃至十倍的范围,那自己想要逃脱真仙的追杀就难了。
“那就来日再战!”
林尽看着下面显露出来的大罗寺,立刻是用四海自在葫收拢汪洋水流,毕竟对方撤去了黑雾,这么多水若是向周围倾泻而出怕会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洪灾,毕竟林尽放出的水,足以填满一个内海。
聚水而收,那也是四海自在葫的一项神通。
洪水散去,大罗寺重现,林尽低头看了看已经洗去血腥和死气的大罗寺,刚才林尽御水,实际上是将大罗寺保护的极为严密,当中草木都没有被水冲毁,此刻林尽吸尽水汽,大罗寺看上去便和过往一样。
只是寺中已经没了吃斋念佛,咏经向善的出家人了。
林尽脸色又变的难看起来。
这一次,兽神教的确是吃了亏,可他这边又何尝不是如此?
林尽和大罗寺的方丈还有各堂首座那也是好友,这一次兽神教和血袍老祖屠灭大罗寺,别人没法子给大罗寺众僧报仇,但林尽必须要报。
这个时候从山下跑上来几个人影,林尽定睛一看,却是一愣。
跑上来的几个人影,都是年轻的和尚,带头的一人林尽却是认识,执念和尚。
当初不打不相识,这和尚年纪不大,却是法力高深,而且嫉恶如仇,人品很是不错,林尽一位这执念和尚这一次也会死在大罗寺内,没想到他居然逃过一难。
“林鉴师!”
执念和尚一脸悲痛之色,上前跪地行礼。
这在以往是见不到的,跟着执念和尚的几个年轻僧人也是一样行礼,林尽赶忙是将对方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