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gn5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前方高能討論-第九百一十一章 動搖熱推-5puwc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你闭嘴!”‘日’贤者阴鸷的声音中,数条藤萝瞬间化为尖锐无比的毒刺,密集的往宋青小射落。
黑气交织成奇大无比的网,无数怨灵隐藏其中,将每一个宋青小曾呆过的地方封阻,确保堵死她的所有后路。
路西法拍着巨龙的脑袋,感应到他心意的巨龙仰头冲着四周疯狂吐火。
‘轰隆隆’的火焰照亮了整个被‘巨树’藤条封锁的密封空间,热浪疯狂翻滚,化为黑红交织的火云铺盈开来,只是下一刻却很快被圣女所施放出来的蓝色圣光所阻。
“你看看你的身下——”
宋青小的声音好像并没有受到这些外界的干扰所影响,依旧清晰而冷静:
“你看看你手中握住的这只手。”
亡灵们舍不得放开他的原因,是因为来自于他身上所传递的温暖,令这些曾被‘嫌弃’的能量找到一个可供栖身的庇护之所。
如果连亡灵都向往温暖,‘月’贤者向往光明又有什么错?
“原来,是这样吗?”‘月’贤者的语气再次动摇。
‘呯呯!’
‘呯呯!’
那半颗泛着光晕的心脏跳动更加激烈了,像是注入了新生的活力,令那心脏跳动的力量强了许多。
随着心脏的有力跳动,那半颗心脏上的光芒远比之前更亮。
光晕所照到的地方,黑气开始退避,白芒以他心脏为中心处往四周环绕开来,形成一块白净无暇的净土,将他的心脏四周牢牢护住。
“我一直以来所做的一切,都是错了吗?”
宋青小的话推翻了‘月’贤者以往的认知,带给他心灵暴风骤雨般的冲击,令他喃喃自语着:
“向往光明——是的,每个人都向往光明,”他闭了闭眼睛,像是在确认一般,随即露出一丝欢快的笑容:
“我也是!”
‘日’贤者的脸色越发阴鸷,他没有料到宋青小的话对于‘月’贤者影响如此之大。
竟然令得已经准备束手就擒的‘月’贤者重新焕发新的斗志,不甘于被黑暗束缚。
“你不是。”他大声的开口。
趁着宋青小被路西法及‘黑暗’系圣徒疯狂的攻击缠住的时机,他阴声的道:
“你只是想要得到众人的关注,你嫉妒我受到别人的尊重——”
“我不是……”‘月’贤者想要反驳,但他每说一个字,心脏跳动的速度便有些微弱。
那吞噬黑暗的光明之力微微一滞,心脏处染开的纯净之色铺延的速度又比先前慢了许多。
“你是。”‘日’贤者仿佛可以看出他内心深处的慌乱与心虚,趁胜追击:
“所以你所说的一切只是借口。你的心脏不会撒谎的,看看,它心虚了!”
“我不是——”‘月’贤者越是反驳,那先前还有力跳动的心脏便显得越发微弱,他像是被‘日’贤者的话戳中了痛处,本能的御使黑气欲将心脏再度包裹,想要躲回自己早就已经习惯的黑暗之中。
黑气重新蜂涌而来,像是要再度将好不容易杀出重围的它包裹。
就在这个时候,宋青小的身影从黑藤的包围之中杀出:
“是又如何?”
路西法的疯狂攻击下,她承受的压力远比之前更多,说这句话的时候,不再像先前一样气定神闲,而带了少许气音喘息,可见其凶险之处。
‘光明’派系的六圣徒出现在她的身后,圣女的圣光源源不绝的化为对她的庇护。
“做了好事,想要得到表扬有什么错?”她挥剑将卷缠而来的数道黑藤斩断,但又有更多的藤萝往她缠了过来,悄无声息的将她环绕住。
她的话令‘月’贤者愣了一愣,眼里迸发出亮光。
对啊!他想要得到表扬有什么错?
在成立神廷,立下宏伟愿望的初衷的时候,虽说他的本意并非为了表扬和关注,但在之后的岁月里,他也不是没有羡慕过‘日’贤者。
可是他所选的是一条注定孤寂的路,哪怕背负了所有,换来的却是大家避如蛇蝎的举动。
他不愿意一直与黑暗为伍,如果求助‘日’贤者得不到解决,那么他就想要自己从黑暗之中杀出一条生路!
心脏的光芒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亮,刺得那些缠绕‘月’贤者身体的密实黑色藤萝不住退缩。
万千丝触手从他的血肉之内抽离出来,令他万分痛楚。
藤条一点点褪开,露出他血迹斑驳的胳膊。
与这些相缠数百年的黑暗力量相分离,总是格外的痛苦。
但是这种痛苦在‘月’贤者越来越坚定的力量下,都一一被压制了。
皮肉分剥的声响不住传来,‘月’贤者的大半个身体已经脱离了‘巨树’的掌控。
失去了主心骨后,兴许是感应到了他的离意,那原本已经平静的黑暗力量再次暴涌。
‘日’贤者的目光沉了下去,他暂时放弃了封印‘月’贤者的举动,决定专心杀了宋青小再说。
“幽冥之花,听从我的命令,开满每一个角落,将罪恶的灵魂收入其中。”
他嘴中念念有词,同时两手往身侧一摊,大量黑气受他操控,化为一个个暗紫色的魔法阵,层层叠叠的出现在这密笼的每一个角落。
鉴于她之前所表现出来的神出鬼没的步伐,‘日’贤者一来便开了大招,令她再无法利用鬼魅般的身形逃脱。
魔法阵的下方,黑色的藤条大股大股的抽出,将密境之内上百个暗紫色的魔法阵相串连,形成密布了整个空间的可怖藤萝。
每个魔法阵的上空,一朵朵诡异而又妖冶的紫色花朵盛放开来。
成百上千朵紫色的花朵中心都如同一个个深不见底的深渊,花瓣一张一阖之间如同等待着捕捉猎物的致命食人花。
散逸开来的藤条像是万千灵活的触手,往四周扫荡转动,试图卷住生物,塞入那紫色的巨花之中。
如此一来,宋青小的活动范围一下受限。
遍地的黑暗力量如同这些被‘日’贤者召唤出来的来自幽冥之花的耳目,她所现之处,便有藤萝迅速赶至,形成新的魔法阵,再开出到了足以致命的花朵。
“你逃不掉了。”
‘日’贤者的声音已经失去了先前的清朗,变得阴暗了许多。
‘月’贤者致力于摆脱‘巨树’,根本无法给予宋青小帮助。
充盈的黑暗力量使得此地成为了‘日’贤者的主场,哪怕是有‘前’字令相助,宋青小也数次险象环生,差点儿被藤萝卷中。
“道士,看来你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情势一下对宋青小极为不利,相反,选择站在了路西法一方的紫发女此时面露得意之色。
偏帮宋青小的六圣徒在这样的黑暗魔法的威力下很快失去了战斗力,一一被黑色的藤萝包裹。
“你们背叛了自己的信仰,现在是你们得到惩罚的时候。”
一条条蔓藤将六圣徒卷住,高高垂挂而起。
‘日’贤者阴沉的声音里,无数怨灵顺着藤萝往垂挂六圣徒的方向爬动,一面发出即将饱餐之后兴奋的大吼。
宋青小的退路一再被缩减,就连道士、四号也在这样近乎无敌的魔法面前很快被俘。
“宋!”
四号一被捆住,那藤条便将他抓着移往一朵盛放的花瓣之中。
他曾经历过险些被魔法吞噬的危机,只是当时有宋青小救他,此时他大声呼喊宋青小的名字,但宋青小这一次却无法及时给他帮助。
紫色的花苞一将他吞入之后,花瓣慢慢合拢。
这会儿被四号呼唤的宋青小,也在出现之后被一朵盛开的幽冥之花‘吞’入其中。
“我心如禅,成圣成佛!”
一被魔法阵困住之后,宋青小就随即效仿先前被遁龙幡困住的时候。
‘兵’字令的秘诀从她口中念出,一尊巨大的罗汉之影出现在她身体上空。
只是‘日’贤者对她实力早有认知,此时施展的终极魔法竟然与遁龙幡相较也完全不逊色。
甚至因为此地积累了大陆数十年黑暗力量所形成的强大魔气的缘故,占尽了天时、地利与人和,使得‘日’贤者的终极魔法威力在此地近乎无敌的存在了。
只见魔法阵的底部散发出幽幽紫光,那花瓣之底吞吐出大量的黑雾,使得花瓣瞬间变大数十倍,将那罗汉之影牢牢锁住。
她用力拍出的拳头击打到那光影之上,花瓣的灵光震散开来,如同散落出大量的粉尘似的。
魔法阵微微撼动,但更多的花瓣却开始闭拢。
一条条黑色的触手从花瓣之底探了出来,将她的长尾一圈一圈的牢牢束缚,令她失去反抗之力,只能被拉入幽冥之中。
见到这样的情景,‘日’贤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后悔吗?”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嘲弄,问话的对象并非宋青小,而是转向了几位即将被亡灵分食的六圣徒。
“你们新追随的信仰,即将死去,没有办法再给你们强大的庇护。”
‘呯呯’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宋青小显然并没有放弃挣扎,捶击得那花体不住震动。
这朵幽冥之花一时之间没有办法吞噬下这样强大的‘猎物’,便唯有求救于其他的花朵。
一条条藤萝化为最纯粹的力量,吸纳了其他魔法阵,借阵这些藤条输入进这朵幽冥之花中,使得这朵紫色的花力量更浓。
随着它力量的增强,颤动的花体逐渐变得稳固。
哪怕它还不能完全的吞噬宋青小,可它已经将人困住,完成吞噬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直到这会儿,‘日’贤者才终于有心思去看六圣徒。
他以一种胜利者欣赏作品般的眼光看着修士等人,藤条上方爬得最快的亡灵流出的黑涎已经滴落到这个老头的头皮上了,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
“这就是背叛了我的代价,如果你们好好忏悔,获得我的谅解,我可以宽恕你们的罪过。”
修士拼命挣扎,拉扯着那黑藤发出‘悉索’的声响。
黑藤感应到他的抵抗,越收越紧,勒得他的骨骼发出‘咔咔’的声响。
“我心向……光明……”
骨骼断裂,巨大的痛楚之下,修士说话的声音都已经断断续续,但他听到了‘日’贤者的话,却仍是坚持道:
“你已经,不再是光明……之主……”
这样的话将‘日’贤者激怒,黑渍从他的衣袍再度包围他的胸腔,一点点缩紧。
在他的心脏处,仅剩了巴掌大的一块白色的净土。
他的脸上露出愤怒、惶恐而又不甘之色,仿佛自己一直以来极力想要隐瞒的一个秘密此时被修士当众点破,有些恼羞成怒,也有一丝犹豫不忍夹杂其中。
藤条收紧,修士脸色更加惨白,他的手再维持不住抓紧魔法书的动作,那厚厚的书本向下方跌落,很快掉入深渊之中不见影踪。
失去了魔法书的修士没有了最后的依仗,如同砧板上的鱼肉。
亡灵尖叫着顺着藤萝爬下,探出的腐烂之手即将在碰触到修士头皮的刹那——被一只干枯的骨臂一掌握住。
“啊!”
亡灵一被拦住,嘴里发出一声尖厉至极的怒喝。
修士后背背着的那个包裹内,装着他从奥格村的教堂内找到的那具牧师的骸骨。
那骸骨的主人被黑暗的力量玷污,化为黑暗生物,却被宋青小制服。
修士怜悯他临死前虔诚的意志,想要回归光明怀抱的心愿,所以一时不忍将他背负在身上,原本是打算前往深渊领地,封印了‘月’贤者后,将骸骨带回神廷安葬的。
可没有想到,这具已经失去了生命力的骨架,此时却再度‘复活’。
“帕拉?”
修士预期中头颅被亡灵打开的剧痛并没有到来,后背上一直沉寂的包裹则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动。
骨架碰撞之间,像是蹒跚学步的孩童,极力想要站起来的动作。
一只狰狞诡异的骷髅头从包裹之中钻了出来,将那倒垂着落下的亡灵顶住。
亡灵愤怒的将它的脑袋抱住,啃噬之间发出‘喀喀’的声响,那骷髅头一动不动,趴在修士的头顶,将他牢牢的护住。
“大光明……”修士怔愣了片刻,很快反应了过来自己的头上发生了什么。
他听到头顶上‘喀喀’的啃噬声,那骨架被啃食之间不住抖动,发出剧烈的撞击声响,亡灵的阴暗气息越离越近了。
“这是你虔诚的追随者,他在临死之前,受到黑暗力量的影响,化为黑暗生物……”
剧烈的痛楚之下,修士的声音沙哑了许多,不住的颤抖:
“可是他的意识被污染,身心却永远向往光明,渴望得到你的救赎……”
“三百多年的时间,你忘了你曾经给我们带来的希望了吗?”修士吃力的开口:
“你到底怎么了?”
他的话不知道哪一句将‘日’贤者触动,原本满脸狰狞的‘日’贤者听了他的这一番话,愣了一愣,修士身上一再收紧的黑藤瞬间顿住。
‘日’贤者的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之色,他的眼中像是闪过一丝清明,将弥漫的黑雾驱散了。
那疯狂向他心脏处浸蚀的黑气随着他的动作一顿而一止,所有暴涌的黑暗力量受到克制,如同瞬间被按了个暂停键似的。
正在此时,‘月’贤者的大半个身体已经与‘巨树’完全分离了。
他的双臂已经从黑藤的缠绕中挣脱,身上的衣袍从原本的漆黑净化为灰白色。
随着这些束缚一被他挣脱,他脸上露出轻松愉悦的神色,一别之前的沉重。
只是这一抹松快的神情,在看到被束缚住的宋青小时,又一下僵住。
他本能的想要抬手,似是试图控制这些黑色的藤萝。
可是他与‘巨树’已经剥离大半,这些黑暗的力量已经不再像之前一样听他的掌控。
“回来吧,‘月’。”
一道带着诱惑力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钻入他的脑海深处:
“回来之后,平息这一切,与我们永远在一起……”
这个意念如同魔鬼,好像来自于深渊深处,也像是来自于他的内心,知晓他心底的软弱处:
“只要你不再试图抛弃我们,我们可以放过你的朋友、你的信徒。”
“我们可以继续沉睡在深渊之内,不为大陆带去灾厄。”
“一切可以回到原本的轨道,大家不会受痛苦、绝望的折磨,这是你最初的愿望,不是么?”
“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分开太痛了……”
“不,不是的。”‘月’贤者的眼中闪过一丝忐忑,疯狂的摇了摇头,像是否认这丝钻入自己脑海中的意念:
“她说过,人类不需要我负重前行,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的情绪负责……”
“嗤。”那道意念听闻他的话时,发出一声嘲弄的冷笑:
“她说过?可是她这会儿自身难保,也要死了。”
“没有了我们的承载,这些黑暗的力量归于何处?”
“路西法吗?”那声音逐渐变得阴戾:
“他的心灵可不纯洁,得到了这样强大的力量,谁知道他会做些什么?”
“我们本来是一体的,当年因为你的愿望,我承载了许多,与这些黑暗的力量相融合,如今为什么你要抛弃我?”
‘月’贤者的脸骇然变色,他低垂下头——
只见那半颗明亮的心脏下,另一半腐朽的心脏显得格外的丑陋。
数百年的时间,它几乎与黑暗的力量融为一体,无数细如丝发的触手钻入那半颗黑色的心脏中,与它牢牢相结合。
此时的它散发出强大的恶念,责问着曾经甘愿与黑暗为伍的‘月’贤者!
两位大圣贤已经陷入迷茫之中,路西法的眼中闪过一丝暗芒,觉得自己的机会即将来临了。
他的双手之中,缓缓出现一紫一蓝两个巨大的魔法阵,悄无声息的映往两位大圣贤的方向。
一侧是光,一侧是暗,相继被他的魔法阵无声的吸入其中。
可是两位大圣贤的表情狂乱,压根儿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