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63ey火熱小說 木葉之春野櫻的豪傑物語 愛下-第五百八十六章 私仇熱推-xk06m

木葉之春野櫻的豪傑物語
小說推薦木葉之春野櫻的豪傑物語
在最开始的时候,长门和小南真的以为对方就是当初和忍者之神一同被忍界惧怕的宇智波斑。
毕竟虽然没有什么确实的实证,但是对方也展现出了一些旁证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不过在随后的交往当中,他们就对这个判断产生了怀疑,因为不管带土在怎么伪装,他的本质也不过是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而已,他的行为,言谈,都和一方豪杰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带土给他们的感觉更像是一个躲在背后的阴谋野心家,而小南则是从来都没有相信过对方的任何一句话,她甚至还时刻的注视着带土的情报,并且还在私下里制定了一些针对他的计划,就是为了防止他对长门,对自己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
长门没有说话,小南见此也沉默了一阵,随后她再次开口说道,“长门,我们的理想……完全可以由我们自己来实现,那个男人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到现在为止依然不知道,我们没有必要再跟着他的计划,现在忍界也已经有了乱象,岩隐,云隐和雾隐已经达成了一定程度的联盟,砂隐民间的情绪也在敌视着木叶,下一次的忍界大战已经不可避免了,我们为什么要做出头鸟去捕捉尾兽,然后让所有人都与我们为敌呢?而且就算我们得到了尾兽,那些非人之物就真的能够实现我们的愿望吗?”
“或者说……那些东西真的会听从我们的命令吗,我们掌控那些尾兽的优先级,真的会比那个男人要高吗?长门,我们为什么要将我们的理想放到一个我们不理解的人身上,他在云隐村几乎没有待过多长时间,他的行动也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们,就像是三战结束后的雾隐,直到他的计划被人破坏为止,他都没有将控制了水影这件事就告诉过我们,他的行动全部都是为了自己的某种目标,他从来都不是我们的同伴,长门,他一直在利用我们来达成他自己的目的啊!”
小南心中长久以来的怀疑在小樱的挑拨之下全部都爆发了出来,出于女性的直觉,她在见到带土的第一眼时,就觉得对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只不过那个时候弥彦刚死,她和长门都处于痛苦当中,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未来将要做什么。
而那个时候出现的带土,则充当了导师的责任来使他们明确了自己的目标,所以他们才会接受了对方加入晓的要求,并且还从来都没有询问过对方的行动。
但是,随着他们的成长,他们心中对带土的怀疑自然也就越来越深,不过于谨慎的小南不同,拥有轮回眼,拥有‘六道’的长门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他相信无论对方有什么阴谋诡计,都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将其强行压制下来。
所以在大家都还朝着同一个目标,也就是征服这个忍界的目标行动时,长门便对众人的行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实际上,晓对组员的限制其实十分的薄弱,只要成员能够按时的完成组织交下来的任务,平时他们做什么都没人管的,而且就算是心中有什么叵测的计量,长门也并不在意,就像是之前的大蛇丸,那个家伙从来都没有掩饰对他轮回眼的觊觎,但是直到他叛离晓组织为止,长门都没有出手对付过他。
这在某种程度上面也代表了他的态度,那就是只要能够完成任务,那么他不惧任何的阴谋诡计。
所以,即使小南已经说道了这种地步,但是他依然认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
只不过,比起那个不知真假的宇智波斑来说,显然小南对他的重要性要高上一些,所以他对这件事并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而是说道,“五尾已经失踪了,不管如何,我们收集尾兽的行动也已经无法展开了,所以在我们重新得到五尾的消息之前,晓的行动重心暂时从尾兽的身上转移吧,小南,挑拨五大忍村关系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同时注意培养我们的力量,现在开始我们要做两手准备,如果尾兽真的不行的话,我们就需要执行最开始的计划,以绝对的武力,来征服这个世界。”
长门说的十分平静,但是小南的心却激动了起来,终于要抛开那个目的不明的男人了,她始终都信不过对方,虽然她能够明白长门对于自己实力的自信,但是为什么一定要将一个危险的信号摆在自己的身边呢。
“我明白了,我会从雨隐村当中招收一批人进行培养的,接下来的工作重心我也会转移到挑拨五大忍村关系上面,我会尽快的让忍界乱起来的。”
征服世界,成为所有人的神明,这个梦想曾经是他们的好友弥彦的。
他们三人出身于二战时期的雨隐村,在那个时候,木叶和岩隐将战场放到了这片土地上面,大量的雨隐忍者死去,无辜的平民被战火波及,为了隐藏自己的行踪,路过的忍者甚至会消灭掉整个村子的平民,他们三个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孤儿。
在战场上面求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缺医少药,甚至就连下一顿饭在什么时候他们都不知道,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弥彦产生了自己的梦想,成为这个忍界的神明,这样的话,大家就都会听自己的了,没人会挨饿,也不会有人因为战争死去,这是一个伟大的梦想。
但是,最终弥彦死了,而后,痛苦的长门和小南继承了他的梦想,他们要成为这个忍界的神明。
不过,比起小南来说,长门的变化要更大一些,他要在成为神明的同时,也让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也尝一尝他所经历过的痛苦……
失去亲近之人的痛苦。
所以,可以说他们的目的是好的,但是长门做这件事的过程却加入了自己的私仇,用坏的行为去追求一个好的结果,这种行为,又怎么可能会成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