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3ijc都市言情小說 猛卒-第一千零八章 軍相激辯-p2e24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朱泚确实在半个月前和刘辟的特使达成共识,双方结成联盟,南北夹击晋军,这件事是由军师刘思古牵头,在双方达成协议后,刘思古说动了朱泚,朱泚随即派八万大军南下,目前,大军部署在叶县一带,他们在等待刘辟大军渡江的消息,双方同时发动攻势。
目前襄阳的驻军情况也有所改变,裴信的三万骑兵已经退回长安,改由车骑将军刘光辉率三万军队驻扎荆北八州,这三万军的战斗力当然不能和裴信的三万快速出击军相提并论,这也是刘思古想夺回荆北的底气。
皇宫内,刘思古在继续劝说朱泚,他已经看出朱泚有退意,让天子保持信心是有必要的。
“陛下,微臣之所以一定要坚持夺回荆襄,实在是因为荆襄的战略地位太重要,不是对我们重要,而是对郭宋重要,晋军已夺取巴蜀,如果再夺取荆襄,那么关中、巴蜀、荆襄就连为一体,下一步郭宋必然以荆襄为根基,对长江以南发动攻势,夺取江南东道、江南西道和两浙道,最终形成对我们的全包围势态,只要我们牢牢控制荆襄,郭宋的南下攻略就无法实现。”
朱泚叹了口气道:“正是因为荆襄对郭宋重要,他才会极力要保住,虽然裴信的快速已经退回长安,可他就不会再来了吗?一旦我们大军杀到襄阳,他再从武关杀出来,袭击我们身后,我们才是腹背受敌。”
“陛下,如果郭宋真有这个战略意图,他就不会在三面向我们施压,他就任我们进攻,不更好吗?微臣敢肯定,裴信的军队已经另有安排,不会再来荆襄。”
刘思古的分析也有道理,朱泚又有点动心了。
这时,有宦官禀报:“陛下,刘相国求见!”
“宣他进来!”
“陛下有旨,宣相国刘丰觐见!”有侍卫高喊一声。
不多时,身穿一品紫袍的刘丰匆匆走了进来,他躬身施一礼,“微臣参见陛下!”
朱泚微微点头问道:“刘相国可是为进攻荆襄之事而来?”
“正是,微臣昨晚考虑了一夜,微臣认为,我们的财力不容许我们多线同时开战,我们应该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微臣的态度很明确,我们应该立刻从汝州撤军。”
刘思古顿时拉长了脸,他着实鄙视这个不学无术的黑胖子,他懂什么,狗屁都不懂!和他谈军国大事,岂不是对牛弹琴?
“刘相国,我已经给陛下说清楚了荆襄的重要性,我记得昨天我也给你说过了,请你不要再误导陛下。”
“军师此言诧异,我作为相国,当然要据理力陈,要为陛下的社稷负责,要为朝廷负责,难道我反对就是误导,军师拿社稷做赌注,就不是误导?”
刘思古倒有点惊讶了,这个黑胖子平时话都说不清楚,现在居然能抓住自己的漏洞来反驳,他背后有高人啊!
刘思古不敢轻视了,他打起精神道:“我之所以说,郭宋和李纳不会真的进攻,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战争准备,只是摆个样子来吓唬我们,给我们施压,我们军队只要迅速南下,迅速夺取荆襄各州,对方也只能守襄阳这座孤城,我们只要留三万军在襄阳对峙,五万大军迅速撤回,然后应对敌军的三面威胁,这种没有根基的进攻,就烟一样来势汹汹,可风一吹就散了。”
“我昨天就在想,军师是不是太一厢情愿了,现在看来,果然是凭想象布兵作战,我虽然不懂军事,但我知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请问军师,既然荆襄对郭宋如此重要,他会任我们夺走吗?我们在汝州布兵七天了,难道长安的援军没有南下吗?军师知不知道武关内部的情况?那里究竟没有一兵一卒,还是已经屯积了数万援军,就等我们南下?”
刘思古刚想反驳,朱泚却摆摆手,“让相国说完!”
刘思古只得忍下一口气,冷冷地望着刘丰。
刘丰继续道:“相国说晋军在黄河北上部署大军没有后勤,更是荒谬,黄河北岸一直就是晋军防御的重中之重,怎么可能没有物资储备,军师去年还说,黎阳县一定囤积了大量粮草军器,晋军会随时进攻我们,让我们的防御不要掉以轻心,这会儿又说对方没有任何准备,这岂不是自相矛盾?”
刘丰当然没有这个本事说这些话,这些话都是杨密教他的,而杨密又从蒋敏交给他的那封信中学到了这些,那封信其实是郭宋的亲笔信,他在信中教杨密怎么给刘丰讲道理。
这其实就是郭宋在和刘思古辩论,刘思古一时间哑口无言,他没想到自己去年说的话,竟然被刘丰用来反驳自己。
刘丰见对方哑住了,他心中得意万分,又继续道:“李纳也是狼子野心,他早就想从我们身上割肉,以前他独立难支撑,不敢轻举妄动,现在有晋军撑腰,他难道会放过这个机会?他肯定会出兵夺取濮州和曹州,一旦我们攻打他,晋军会不会向我们军事施压?我是不是眼睁睁望着濮州和曹州改姓齐?”
刘思古摇摇头道:“你想多了,郭宋绝不会为李纳施压我们,他巴不得我们和李纳自相残杀,两败俱伤。”
“这就对了,让李纳强大一点,我们的自相残杀才会更惨,一旦我们和李纳打起来,军师觉得郭宋会不会暗中支援李纳钱粮兵器?”
“这…….”刘思古再次语塞了。
刘丰不再理会他了,又躬身对朱泚道:“陛下,臣的意见很坚定,既然对方四面施压,我们就应该立刻撤军,不能冒险,很有可能郭宋挖了个大陷阱,就等我们跳下去!”
朱泚本来就有退兵之意,这下子,他彻底被刘丰的一席话说服了,他点点头对刘思古道:“军师,朕觉得相国说得有道理,朕太了解郭宋,他奸猾无比,就喜欢用各种计策来削弱我们,朕也认为,郭宋和李纳一定会出兵,武关的援军也一定早就到来,我们没有财力多线作战,更不能和李纳自相残杀,所以朕决定了,八万大军立刻撤回。”
刘思古当然不知道刘丰后面的高人就是晋王郭宋,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被一个粗鲁无比、不学无术的杀猪屠夫打败了。
朱泚说完撤军,刘思古顿时怒极攻心,胸中一口恶气顺不过来,眼前一阵发花,喉头一甜,‘噗!’地喷出一口血,仰面摔倒。
“军师!军师!快宣御医!”
刘丰也假惺惺喊道:“军师不要生气,我只是一介屠夫,没读过几天书,不值得军师生气。”
这几句话却不是郭宋教的,正如刘丰自己所说,他可是屠夫,最擅长补刀挖心。
……….
朱泚最终下旨八万大军撤回,彻底放弃了荆襄,得知朱泚大军北撤,正准备渡江北上的刘辟气得破口大骂,却又无可奈何,凭他的实力,哪里是晋军的对手?他只得撤军返回江陵,继续观望局势变化。
就在荆襄的紧张局势平息之时,六万骑兵在李冰和康保的率领下,正疾速向沧州方向推进,他们的目的地是河口港。
按照郭宋的部署,康保将率三万大军前往岭南,出任岭南节度使,这也是郭宋在反复考虑后,决定将最忠心自己的康保派去岭南,避免再次出现马卫江的碎叶悲剧。
当然,这种可能性已经不大了,郭宋吸取了马卫江的教训,加强了中低级将领的思绪控制,大部分中低级将领都经过了演武堂的轮训,普遍忠心于晋王,就算康保自己想拥兵自立,手下将领们也不会答应。
而李冰则率三万军去江南,他必须先走一步,控制江南后,在明州建立中继大营,给康保的大军休息补给。
六万大军一路马不停蹄,他们穿过了魏州,进入了沧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