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i5k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八章:來勢洶洶分享-1cwb5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炮灰农女生存大作战
“官府,不,那群混混又开始地毯式的查人了。我怕你们被他们查出来。”齐伯担心的说。
“哎呀,我还当是什么事情呢?他们前两天不是查过吗?最后不都不了了之了吗?还能查出个什么结果来。”柳茹不以为意地说。
而齐伯脸上焦急的表情却一丝未减,又是摇头又是叹气,仿佛大祸临头。“不知道那群混混怎么了,这一次竟然拿着户籍挨家挨户地核对人口。但是我的儿子孙子早已经被登记销了户 你们可怎么办呀?”
“什么?怎么会这样?”
钱三丫搞清楚的情况,到也不急。安慰似的拍了拍柳茹的肩膀说:“齐伯茹儿,你们先别担心,我们还是按照上次的法子 我们继续扮演齐伯家的儿子,女儿的未过门的媳妇就好了。”
“这行的通吗?”齐伯有些忐忑。
“没事,相信我。茹儿快点回房里去换衣服”钱三丫安慰似地说了两句,便回到房间里去装扮了。
但是那些查人的人也是查得紧,这一次的仿佛是真的动了真格一样,好几拨人分散在沅水镇的东南西北各处,依次排开了来查,每一条巷子的巷口还有人守着,不让任何人通过,生怕放走了钱三丫他们似的。
飞鹰带着一行人穿梭在沅水镇的各处,没过多久便到了齐家门外。而与此同时在齐家门外守着的还有大齐氏母子。那天大齐氏母子被钱三丫给恐吓走了以后回家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来找齐老伯要房子。
大齐氏母子心想,齐老伯的儿子的确是回来了,但是脸上已经毁了一半。也算是半个废人了,儿子还小,媳妇儿又是个小姑娘,能顶什么事?等齐老伯和齐老太两人腿脚一伸,那齐家还不就是他们的。这一对母子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齐家门的时候,飞鹰刚好带着一群人来了。
“这家都有些什么人?”飞鹰问旁边拿着户籍的人问。
“回大人的话,这家一共五口人但是儿子媳妇儿孙子全死了,现在就只剩两口了。”
“嗯,进去吧”飞鹰无视了门口的齐氏母子直接进了门。
而此时钱三丫也刚好换好了妆直接出来,柳茹和郑锐几人也扶着齐老太出来。
“大人,我家所有人都在这里了。”齐伯上前笑着对飞鹰说,飞鹰一看起来就和其他人不一样。
飞鹰没理会齐伯的讨好,而是仔细的环顾了齐家院子内的所有人,“不是两个人吗?这还多出了三个是怎么回事。”飞鹰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毕竟按照他后来得到的情报来说他们顾的那群匪徒的确是拐了三个人才对,刚刚好和齐家多出的三个人相对应。
“哎呀,大人您有所不知啊。这是我的儿子当初去外面给我们找粮食消失了,我们一家便认为儿子没了,但是后来我这儿子死里逃生啊,又回来了,只不过毁了脸。”齐伯一脸感慨的指着钱三丫说。
“还有这是我孙子和为过门的孙媳妇儿。我孙子原先跟他娘去了,但是后来又救了回来。孙媳妇儿娘家人讨不了活路便还没成亲就送了回来。”齐伯又指了指郑锐和柳茹说。
而飞鹰的脸上则是一脸严肃,仿佛在思考齐伯话里的可靠性,而钱三丫一行人也是表演的十分有天赋,仿佛就是原装的齐家人一样。
飞鹰的目光仔细的观察着齐家人的一举一动,在他眼里钱三丫就是一个皮肤腊黄且粗糙的中年瘦弱汉子,和他们要找的不到二十皮肤白皙的钱三丫天差地别。
而眼前的少年看起来虽然与郑家少爷一般大,但是却唯唯诺诺,那个女子也差不多。但是这一家子人在飞鹰眼里还是透着诡异,毕竟这么多年以来他见过的伪装也不少,正当飞鹰观察齐家人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废墟之上 q大天使
溺宠一品小狂妻 红薯梨
“大人,他们是假的,他们三个根本就是不是齐家人,他们就是逃犯。”大齐氏突然跳出来说。大齐氏母子两个一直蹲在齐家门口听了一耳朵,实际上他们也分不清钱三丫等人到底是不是真正的齐家人,但是他们可以去污蔑。只要钱三丫一行人被带走,齐家留下的财产不就是他们的了吗?
“哦~”飞鹰的目光在听完大齐氏的话后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而一旁的齐老太突然发出了一阵陈咳嗽声。
“奶奶,你没事吧。”郑锐将手放在齐老太后面给她顺气。
“哎呀~我苦命啊!儿子好不容易起死回生了,儿媳妇儿没了,孙子好不容易捡回一天命,现在这狼心狗肺的亲戚又来泼脏水~我苦命啊,呜呜呜……”齐老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哭了起来,钱三丫等人愣了一瞬,马上反应过来也直接跟着一起哭,一时间整个齐家院子全是哭声,哀嚎声。
总裁的私有情人
飞鹰的眼光又移到了大齐氏身上,大齐氏慌了,“哭什么哭,我说的有错吗?本来……本来就是……你们家……假”大齐氏被飞鹰盯的心慌的很,断断续续续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直接没了声音。
“啊啊啊,我要和你们拼命!”钱三丫瞪着通红的一双眼,在地上捡起棍子就要朝大齐氏母子砸去,齐山连忙跑到了飞鹰的后面,大齐氏被砸个正着,倒在地上痛的叫了起来。
“你们这群黑心烂肺的人。想要夺我们齐家的房子门都没有,我齐大云告诉你们。要是今天我和我儿子儿媳妇儿被抓走了,我就让我爹烧了这房子,死都不给你们。”钱三丫愤怒的对着地上的大齐氏说,又加上钱三丫那破锣嗓子,真的是有一种鱼死网破的势头在里面。
而地上的大齐氏不敢说话,齐山倒是跳了出来,“不行,你们怎么能把房子烧了呢?你们烧了我们怎么办?”
“我呸,你们二房的人是想踩着我们的尸骨过好日子吧,我告诉你们有我齐大云在的一天什么都不可能。”钱三丫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齐山。
“没错,就想我儿子说的一样,我们宁可把房子给烧了也不给你们二房!”齐伯一旁愤怒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