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ug3人氣連載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笔趣-第三章 超級機器人只需要聲音夠大就夠了 (7000)熱推-usvw4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裁决死星,中央驾驶座上。
谨慎的邵霜月将呈现手镯形状的烛昼操控器小心翼翼地戴上手腕,紧接着,她的双眼中开始闪动数据流载入的微光。
“原来如此……我逐渐理解一切!”
伴随着手镯中蕴含的种种有关于烛昼之躯的操控信息还有细节要素被少女解析,她开始明悟,并知晓应该如何才能操控自己如今所在的这台裁决死星。
“原来死星,根本就没有失控暴走!”
抬起头,邵霜月的双眼中闪动着淡银色的光辉,她恍然道:“仅仅是因为汤缘和裁决死星的同步率不太够,而他本人又太过别扭而已!”
为什么明明被苏昼授予权限的汤缘,会无法控制裁决死星?
答案很简单——裁决死星其实一直都是被他控制的!
无限从瓦罗兰开始
简单来讲,汤缘这个人,他心口不一!
汤缘在地球联合舰队被虚无教团舰队追杀的时候,想不想回过头把这群长的乱七八糟的黄昏眷属眷族全部杀的稀巴烂,轰成漫天宇宙尘埃?
当然想啊!但是他的理智告诉他打不过,而且打了也没好处,所以汤缘的理智控制住了自己,对裁决死星下令离开。
可问题来了:裁决死星有自己的想法。
它分析了一通后,觉得它完全打的过,控制者明明想打,也打得过,结果却不打……这被判定为‘矫情指令’,而众所周知,矫情的选择就很弱智,裁决死星不听弱智的命令。
所以裁决死星就依照自己肉体本能,前去轰杀敌人了。
接下来的每一次暴走,每一次狂暴捕食,其实都是这个道理——被人追了两年多,汤缘看见有人挡自己路就烦,而他所能想到的最可怖最恐怖的方法,就是让裁决死星把那些可恶的黄昏舰队全部都吃了。
这就是理智和本能的战斗,并且总是本能胜利。
至于现在……
此时此刻的邵霜月从恍然中醒悟,而当她将视线垂下时,少女便惊愕地发现,她的面前漂浮着一个个颜色各异,散发着诸多各不相同强大气息的印记徽章!
黑色的,蓝色的,淡紫色的,深褐色的……
银青色的,纯青色的,赤色的,淡金色的……
各式各样,纹章印记也绝不相同的烙印漂浮在少女身前,闪动着独属于自己的灵力波动和光辉,仿佛是在邀请邵霜月作出选择那样。
“这,这是……”
虽然被惊到,但邵霜月还是伸出手,触碰了一枚烙印。
然后,她便知晓这些印记的意义。
那是,让她选择裁决死星接下来主要展现的力量,由她操控的‘战斗形态’!
烙印转动着,就像是诸天星辰那样,环绕着邵霜月展现自己的力量本质——
——噬恶魔主形态!溟涬化龙形态!御五极神雷形态!
——移世不灭形态!神木战舰形态!大周天岚种形态!
还有更多更多,更多的传承印记徽章,在邵霜月周身轮转,它们每一个都是苏昼理解了的传承,每一个都是苏昼曾经吞噬过的敌人恶魂凝聚的神通和术法,诸多伟大存在的气息在这些印记中轮转,甚至隐约可以联系成特定的组合!
譬如说‘轮回印烙印’和‘不灭魂烙印’,便可组合成‘鸿冥冥主形态’,模拟完美原初世界中,初代冥主鸿冥的部分力量!
而倘若是‘神木根本烙印’加上任何一种非其他伟大存在传承的烙印,便可组成特定的‘神木战体’形态!
“好多,好强?!”
看见这一大圈密密麻麻的烙印徽章,邵霜月简直就要挑花了眼,但是自我掂量了一下后,她便颇为丧气的发现,以自己的实力,最多只能同时激活两枚烙印,超过两枚以上的各种复合战斗形态是想都不要想了。
像是什么由‘宿命’‘黄昏’和‘轮回’组成的‘寂静天罚形态’,由‘混沌’‘轮回’和‘完美’组成的‘永劫轮转’形态……这些都不行了。
话说回来,绝大部分三重复合形态,似乎都需要‘轮回’作为合成材料,倒是颇为奇特。
不过,即便是两枚烙印也非常强大,只是功能性略少一点,纯粹的力量并不逊色!
“那我就选择‘神木根本烙印’和‘噬恶魔主烙印‘!”
作出选择,就毫不犹豫,邵霜月伸出自己带着烛昼操控器手镯的手,然后将自己选定的两个烙印按在手镯的凹槽上,她的目光坚定,声音清晰地高呼:“开启烛昼战斗形态!”
嗡嗡嗡————
霎时间,接连不断,宛如海潮一般的震动出现在整个裁决死星内部。
紧接着,在所有死星内部人员不明所以,九溟‘果然是翼神龙变形!’的高呼声中,整个灰黑色的金属战斗死星,便开始在闪耀的光芒中,开始‘变形’!
漆黑的雷霆与青色的神木之光释放着会令寻常地仙战栗的气息,然后交织融合在一起,化作了足以毁灭一切物质与灵辉的魔焰。
而就在死星前方,由寄星魔舰队喷吐而出的无数光束和炮弹,乃至于无形无质的引力波动炮,全部都被这火焰扭曲吞噬,而后消散于无形。
【确定歼灭目标……数量,一十七万三千八百七十二,开始锁定灵力波动】
冰冷的声音在宇宙中真空中回荡,这以整个凝结为媒介传递的震荡,令孤立行星系周边脆弱的灵态环境破碎迸裂,乃至于分崩离析。
随着这声音朝着四面八方扩散,一只由神木根须虬结凝聚而成的巨手,从点燃了裁决死星的烈焰中伸出,漆黑的火焰在其之上燃烧又熄灭,显露出一只半金属半神木质地的巨掌。
它握紧,令灵光在其掌心炸裂轰鸣。
而后,一双庞然的龙翼也从宛如茧壳一样的黑色火光中延伸而出,由无数刃片鳞甲构成的金属巨翼上徘徊着流焰。
仅仅是转瞬将,一头庞然的有翼神龙,就这样出现在宇宙星空之中!
燃烧几近于黑色,深紫色光芒的眼瞳,凝视着眼前的孤立恒星。
此乃烛昼·裁恶歼灭形态!
而就在裁决死星临阵变形的同时。
和裁决死星相伴了两年,亲眼见证对方如何是从一头宇宙战巨龙变成球形死星的诸位地球舰队舰员,尤其是汤缘,在对方体内亲身体会死星再次化作宇宙巨龙的时候,整个死星控制室内部都是一片寂静。
自然,联通了邵霜月和九溟视角的诸位文明大使和地球代表在看见了这一幕后,也不禁感觉自己的大脑,思维器官和灵魂都在一起颤抖。
“这是发生什么了?!”有外星大使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这变形究竟是什么原理?!”
很显然,这位外星大使所在的文明接触的超凡力量有点少,但凡是文明里面的修者多一点都问不出这句话。
“能量指数正在直线上升……这能量是从哪里来的?”
同样也有人没有惊慌愕然,而是冷静下来,观察这宇宙神木巨龙的种种细节……但这样一来,他们反而茫然起来。
“为什么苏昼的肉体上有如此浓厚的虚无教团气息?”说这话的是一个不依靠光,而是依靠灵能波动和超声波感知世界的种族大使:“这简直比一般的虚无教团使者味道都浓了。”
“哪边才是虚无教团?我分不出来……”
这个问题是没办法解答的,而地球代表在短暂的失措后,却因为早已习惯的原因而比其他文明使者更快的镇定了下来。
“是底牌!”
他环视四周已经开始有点混乱的局势,便沉声大喝道,令会议大厅为之一静:“这是我们保留已久,专门针对黄昏眷族隐藏至今的底牌!”
登时,各类形态各异,大多没有脸和眼睛的外星人互相用观测器官感应了一下后,就将注意力凝聚在地球代表上。
而这位代表却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他正色道:“诸位不要惊慌,等待战斗结束之后,我们很乐意展现地球文明对抗虚无教团的种种技术细节。”
“——至于现在,就请诸位先静待结束吧!”
实际上,并不仅仅只有地球人和外星人被这一幕所惊讶。
就在裁决死星变形的同时,就连黄昏一方的寄星魔舰队都似乎愣住了一下。
如今的寄星魔,早已不再是过去的巨型蚯蚓,被虚无教团进行过深度改造的它们,现在就连恒星都能够啃噬,位于它们背后的孤立星系恒星已经被吞噬的坑坑洼洼,激荡的太阳风暴和黑点浮现在这颗恒星之上。
这些寄星魔,已经是另外一种超级宇宙生命了——如果是苏昼在这里,他就可以一眼看出,虚无教团显然正在人工培养各式各样特化过的不同‘噬星者’,而制造这些怪物的目的,显然是为了日后攻破‘终寰镇印’周边活恒星能量防御层做准备,积累技术。
總裁 太 霸道
这些寄星魔显然都是试验品,但这并不妨碍它们的强大。
而强大,也不妨碍它们现在的懵逼。
因为在它们的感应中,之前显然是敌人的裁决死星,身上却涌现出了比它们这些黄昏改造兽还要浓厚的黄昏气息,这情况令这些野兽开始犹豫起来,不知道是应该邀请对方一起来吃恒星,亦或是继续战斗。
这并不奇怪,毕竟没有人,至少这个地球宇宙里面没有人可以比苏昼更懂黄昏。
但很快,随着一道隐蔽的信息从遥远的星河彼端传来,所有寄星魔便开始躁动的狂暴起来。
“嗡!”
太阳上掀起了风暴,寄星魔舰队的中央,最为庞大的那一只寄星母虫开始咆哮,它的躯体寄宿在恒星之中,正在整个恒星内部产下自己的子嗣,而这些数以十万计的子嗣在未来的十几年中将会慢慢成熟,汲取恒星的能量诞生,最终化作一支全自动的生物舰队。
而现在,面对眼前的烛昼·裁恶歼灭形态,母虫却决然地放弃了孕育后代的本能,它开始调动所有的能量,去和对方战斗。
橙红色的太阳伞黯淡了一小块黑斑,虽然说小,但却也是可以在恒星上肉眼可见的黯淡区块,层层叠叠浅金色纹路以寄星母虫为中心扩散,令周围的太阳大气风暴仿佛凝结一样,分子振动也开始变得缓慢。
高热的恒星喷流在它的身下蓬勃而出,而后又消融于无形,化作在太空中飘散的黯淡尘雾,但这不过是前奏,无数小型的寄星魔从四面八方飞驰而来,匍匐在自己的母亲身上,它们就像是一根根生体掠能器,辅助母虫汲取更多的能量。
而后,母虫张开了口器,布满了怪异黑色獠牙的巨口此刻正在共鸣,那每一颗看上去是牙的凸起,本质上是最高等级的磁场约束器,而太阳的能量加持在其之上,赋予了它制造破灭一切的雷霆的能力。
紧接着就是攻击。
从寄星魔母虫口中喷吐而出的,并非是烈焰和光柱,而是一道被约束到了极点,由无数纷乱磁场环绕凝聚而成的亚实体立场,它以一条直线笔直地朝着裁决死星飞去,说过之处宇宙真空凭空生雷,所有物质都被剥离了电磁力的约束,瓦解为最细微的基本元素。
一时间,这片位于银河系边缘的孤立星系周边,便飞扬起了漫天宛如星云的物质尘埃,灰色的粉尘漫天飘散,就像是星体的尸骸燃尽后的模样。
有些还在前线没有撤离的寄星魔舰队凝固了,当约束场从它们中飞驰而过的瞬间,这些巨虫便都破碎成了星云的一部分。
但是,面对这样似乎不可阻拦,足以摧毁一切的攻击,裁决死星却抬起了手。
这一只手正在迅速转换自己的物质形态,它变得半透明起来,呈现出一种介于灵魂和纯粹意志之间的特殊灵态结构……这种名为‘心光体’的灵态结构比起正常的灵魂,可以承受几十倍灵气密度的环境,倘若再经过微调,承受更强强度的灵气也是轻而易举。
不过,心光体的高承载力,也仅仅只是承载,没有特定的渠道将储存的能量传输出去,即便是再怎么坚韧的心光体也会被撑坏,毕竟它无法消耗,减少自己储存起来的能量,只是一个中转站。
但苏昼——烛昼肉身,看上去像是会没有转移能量的特殊渠道吗?
由死星巨龙手臂化作的心光体屏障此刻就像是一面由半透明水晶构成的镜子,高强度的约束场飞驰而来,却被这水晶囚禁储存。
不可思议的能量淤积在其中,将其迅速地填满,以至于巨龙的手臂很快就变地接近临界点,闪烁着赤金色的光辉,仿佛很快就会爆炸。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这一只手臂,由神木和噬恶魔主构成的裁恶之躯,简直就像是阳光下的大树一样,通体散发着光芒,而且肉体还在不断地膨胀。
但他却并没有爆炸——取而代之的,是巨龙翅膀和周身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色鳞片,开始逐一变的雪白,发光了起来!
全部的不朽龙鳞外装甲,此刻皆数进入了超临界状态!
等到寄星母虫结束了这次直接攻击电磁力耦合的攻击时,神木巨龙也将这充满了太阳气息的力量积蓄完毕……是的,寄星母虫的攻击很强,倘若是一般的战舰亦或是强者,恐怕一不小心就会被解离的灰飞烟灭,灵魂都被击碎结构,变成混混沌沌的白痴。
但却并没有超过升级过八次的烛昼肉体极限!
“上啊!死星巨龙!”
驾驶舱内部,被寄星母虫汲取太阳能量的全力一击吓了一跳,此刻正处恼羞成怒状态的邵霜月大声怒吼,并且用力推动了一根推动杆:“
烛昼——BEEEAAMMMMM!”
虽然只是语音控制加推动了一下控制杆,但随着少女激昂的怒吼,庞大的死星巨龙也作出了回应。
它张开口,深呼吸,而后展开双臂,显露出自己由高强度装甲覆盖的胸口和中央结晶。
此刻,位于死星巨龙胸口中央的闪耀结晶开始亮起堪比超新星的光,炽热的纹路以中央结晶为核心蔓延。
因为能量早就由敌人的攻击积蓄完毕,所有没有任何延迟,就在下一瞬,一道灼目的青蓝色的光柱就这样从中飞驰而出,一往无前地刺向远方的恒星。
光柱飞驰而过,所有被它光辉照耀到的寄星魔舰队就像是高温熔炉里的黄油那样溶解蒸发,漫天火星甚至环绕在一起,形成了一团熊熊燃烧的星云,但这一切实在是太快,还来不及星云成型,光柱就已经掠过了漫长的真空,穿过了寄星魔的防线,命中了寄星母虫的头颅。
这头单单是头颅就比一整座山脉还要庞大的星间巨虫头颅当即被融穿,爆炸,而它身后那些残留的躯体更是直接在対消灭烛昼光线的破坏力下爆发四散,像是下雨一般在整个恒星周边纷纷散落。
就这么一击。
整个寄星魔舰队就损失了三分之二的生体舰船,乃至于最强大的寄星母虫,很可能是虚无教团特意派前来收集战斗数据的珍稀试验品。
能看见,恒星内部,寄星母虫那比所有人想象的更加庞大,几乎在恒星内部盘踞成了一个巢穴的漫长身躯也因为失去了控制灵力的本能,开始在恒星的烧灼下逐渐融化,并朝着恒星的核心处跌落。
这一次虚无教团的伏击,和以往数十次那样,再次以失败告终。
【……测试失败。】
遥远地星河彼端,有一个恼怒的声音响起,然后有些不甘心地结束:【不行,即便是那个地球人灵魂不在,我们的常规武力也不可能拦住他的肉身。】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必须让歼灭使尽快追上这群逃窜的家伙,夺取他们手中的‘碎片’!】
“……虚无教团,居然能把一群矿工用的寄星魔,改造成可以汲取恒星能量,控制电磁力的宇宙巨兽……”
而木卫六上,诸位亲眼目睹了一切经过,亲眼见证了苏昼肉体战斗力的外星大使在沉默了一段时间后,便开始纷纷讨论起这一次战斗始末的每一丝细节。
因为苏昼的实力太过夸张,以至于没有讨论的必要,所以便有人察觉了另一个事实:“虚无教团的实力似乎并没有因为灵能断绝丢失多少……他们的力量恢复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快!”
“这样一群寄星魔舰队的伏击,再加上那头已经抵达α级的寄星母虫,这个银河中,又有几支舰队能够挡住?”
这一事实,便令震撼过头的诸多外星大使冷静了下来。
他们纷纷陷入沉思,露出凝重的表情。
【虚无教团的威胁……仍然存在,这些家伙,果然从未变过,一直都是整个宇宙中所有文明的敌人!】
银河边缘的宇宙空间中。
注视着死去的寄星母虫躯体缓缓跌入恒星中,邵霜月震撼地紧握住驾驶台上的操纵杆:“这……这……这烛昼之躯也太强了吧?!”
然后,发出非常逊的感慨:“好强!比纷争终结者还要强一百万倍!”
然后少女便心生忧虑。
——不行啊!这样强大的机器人,只要操纵了一次,就会无法适应其他机器人的!
再这样多使用几次的话……自己,自己,很可能就会被养成废人的啊!
“废人就废人!”
虽然邵霜月想要这么说,但是很显然,她是不可能成为废人的。
因为驾驶员和机器人之间,占据主导的,显然不是某位少女啊。
【接下来进入进食流程】
隆隆的声音从驾驶舱的四面八方传来,令正沉浸在‘自己好强!’这一错觉中的邵霜月醒转。
少女立刻反应过来,她开始有些慌乱地继续操控,控制着已经目露凶光的死星巨龙躯体,朝着已经平静下来的太阳飞去。
但是,脱离了战斗流程的死星巨龙,就没有之前那么好说话了。
【错误!你应当优先回收能量最为富集的材料,动用你的观测器官!】
堪称冷漠的批评式指导声,简直就像是驾校教练一般,开始对慌起来的自家小妹进行批判:【看见前面那个表层恒星气体涡旋吗?撞过去!不敢?不敢你还不减速!】
【你以前是怎么驾驶的?座驾的机魂难道不会害怕吗?】
邵霜月当然不至于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她立刻进行减速,然后启动了灵态观测视角,进行原材料回收。
但是很显然,烛昼肉身的要求远比任何人想象的要高,基本是最高标准来对少女进行指引,所以很快又能听见冷冰冰的声音在少女耳畔炸响:【严重失误!対消灭引擎非战斗模式情况下不能超过15%功率,你已经提升至极限,再向上会导致影响恒星表层灵气循环,你怎么还在提升出力?】
【采集用纳米机器人必须严格遵守操作流程,你想要让它失控,然后在恒星表层自体扩散复制,最后沉积进星核内部导致超新星爆炸吗?】
【寄星母虫的能量核不是物质实体!这个时候你还用纳米机器人回收?使用掠能器!你用高能物质实体去接触不稳定灵态物质?你这是想要炸死所有人吗!】
【监视器向左!看左!你要撞上残骸了!】
“呜呜呜……别骂了别骂了,我都懂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邵霜月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转,如此直接了当的嘴臭批评的确是她那位大哥的风范了,但一般来说苏昼是不会这么直接的喷她,而是稍微高情商一点,用譬如‘哈哈,你是不是想和我同归于尽啊?’这种话。
但毕竟批评的是烛昼肉身,而不是苏昼本人,所以邵霜月就算想要反驳解释也没有劲头。
而烛昼肉身毕竟只是一个死板的回馈程序,至多是引导用语有点不太规范,所以只要邵霜月出了失误,还是会继续这样毫不留情的开口。
于是,就这样。
哭泣着战斗并拉动操纵杆的少女,驾驶着漆黑的死星巨龙,朝着遥远彼端,漫是黄昏眷族舰队的宇宙星空,展开了凄厉的远航!
……
遥远虚空彼端。
“不错啊,虽然还很生涩,但是发起攻击的决策很果断,战斗起来也没有胆怯,底子很好。”
闭上眼,感应着自己躯体行动的苏昼笑了笑:“先驱空间,真的可以在短短几年内,就把一个普通的女孩,变成相当成熟独立的‘探索者’啊。”
他这是还不知道邵霜月已经是半步先驱者(劣)了,不过就算知道了也肯定只是哄笑一番。
看见除却自己外的其他人,在这俩年间也有了长足进步,苏昼原本有些忧虑的心算是放下了。
现在,一时半会,因为一些意外,青年还没办法那么快回地球宇宙,所以姑且就先拜托自己小妹操控一下自己的肉身抗击敌人了。
無敵 藥 尊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意外……
苏昼抬起头,于天神刻度制造的银色保护层中,他看向不远处的虚空。
在那里,两个青绿色的闪耀光纹,正把一只赤色的蛇灵包夹在中间,亲切地打着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