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hupa優秀言情小說 《七海揚明》-章十九 故人之子-c5533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七海扬明
霍雷肖恩对于圣地亚哥堡的进攻卓有成效,双方进行了简短的谈判,达成了协议,城堡之中的人和被掳为奴隶的神职人员都要安全的离开前往圣地亚哥,而一切的财物,哪怕是西班牙人身上的戒指都要归海盗所有。
但是,守卫圣地亚哥炮台的西瓦尔少校反对这些协议,但是他下达的开火命令无人遵守,在这种情况下,西瓦尔提出了另外一个条件,满足了这个条件,他就不会再反对向海盗妥协,这个条件很简单,西瓦尔要求与海盗船长霍雷肖恩进行公开公平的决斗。
霍雷肖恩直接答应了这个条件,在炮台下的篝火丛中,双方用刀进行了决斗,结果是霍雷肖恩取得了胜利,他以一只耳朵被削飞的代价,刺穿了西瓦尔少校的心脏。
霍雷肖恩的决斗引发了所有海盗的欢呼,而他还表现出绅士的一面,命人把西瓦尔少校的尸体放进装满朗姆酒的酒桶之中,把他的武器和私人物品整理干净,由投降者护送前往圣地亚哥城。
在炮台解决后,瓦尔帕莱索已经敞开了大门,李素安排舰队驶入港口,在天完全黑之前,登上了岸,但是陆战队员并未入驻瓦尔帕莱索,而是趁着夜色向北进入山林地带,李素的计划就是让这次战斗看起来像是一次海盗袭击。
如果西班牙人相信了这是海盗袭击,那么圣地亚哥城的都督就会派兵来援,陆战队就可以伏击他们,但由此导致,陆战队绝对不能轻易露面,即便是海军战舰,也在卸货完成之后,凌晨离开,南下与赵龙城汇合。
“老霍,你可真牛!来,我敬你一杯。”在市政厅,李君威很开心的对霍雷肖恩敬酒,而霍雷肖恩显然受宠若惊,他接过酒喝完,说道:“多谢您,尊贵的殿下,如果没有您的慷慨,我也不会有今日的丰收。”
李君威则是说道:“你是一个真正的领袖,无论能力还是胆略都是如此,我很钦佩你这类人,至少,我是不会与那个西瓦尔决斗的,既没有那种勇气,也没有那种必要。而且李素对你也很满意,你的勇敢为他伏击圣地亚哥援军提供了帮助,虽然他平时总是针对你,但这一次,他请求我对你进行赏赐。
可是我能赏赐你什么呢?”
李君威想了想,说道:“你现在是我们之中最有钱的,舰队离开了,我也没有钱赏赐你。而你不是帝国臣民,我也给不了你爵位和官职,这样吧,海滩上那艘正在修理的阿尔瓦罗号巡航舰,是一艘三年前下水的新船,拥有三十门火炮,就赏赐给你吧。”
霍雷肖恩眼睛瞪大,难以置信的看了看李君威,他想了想,还是说道:“尊贵的殿下,您是否能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请求。”
“请说。”李君威道。
救世女侠
霍雷肖恩有些犹豫,说道:“您拥有无敌的舰队,很快也会和强大的军队汇合,我希望您在打下圣地亚哥城后,赏赐给我阿尔瓦罗号等价的白银,可以吗,不,我只要阿尔瓦罗号价值的一半!”
像是阿尔瓦罗号这样一艘巡航舰,加上上面配备的各式火炮,其价值绝对不会低于两万五千两白银,可李君威却不明白霍雷肖恩只要钱,而不要舰船呢。
在提出这个问题后,霍雷肖恩把一杯红酒喝了个精光,说道:“尊贵的殿下,您很尊重我们海盗,但是还是缺乏一些了解,那艘舰船太大了,大到我们无法使用它,而凭我的身份和实力,也配不上这样级别的巡航舰。”
海盗们喜欢的永远是纵帆船和三角帆船,速度和敏捷性远远超过火力,海盗们从来不和正规海军正面对抗,也没有抢劫西班牙运宝船的需求,他们只劫掠一些商船,火炮多寡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大部分行动都是靠接舷战解决的,毕竟商船考虑成本,不会配备多少火力,水手也是尽可能的少。
当然,也有海盗会有一些类似阿尔瓦罗这样的船只,比如当年的亨利摩根,但这类军舰级别的船只更多的是一种身份的象征,用来稳固海盗盟主的位置。实际上也不会长久使用,原因就在于,海盗们活动的地方多是热带地区,维修频率比较高,像是霍雷肖恩这样级别的海盗,用不起这样的船只。
“老霍,你不会永远是一位普通的海盗,你难道不想成为亨利摩根吗?做帝国的亨利摩根。”李君威直截了当的问道。
成为亨利摩根,可以得到更多的财富、庇护和权位,未来也更有保障,但也会失去很多自由,只不过霍雷肖恩不想放弃这样一个机会,他想了想,说道:“尊贵的殿下,这是关乎所有兄弟前途命运的事情,我们需要船员会议进行讨论和表决,所以我暂时不能答应您。可以预料的是会有一些人拒绝参与,所以我需要招募这里的人来增加人手。”
“这么说,你个人已经答应了。”李君威问道。
“是的,我这一生的命运转折都与帝国有关,我的父亲曾经是一位富裕的热那亚商人,他投资的商船来往于新大陆和热那亚之间,买卖烟草和甘蔗,但是随着帝国的崛起,来自东方的烟草和甘蔗涌入,价格暴跌,我的父亲破产了,所以我成为了海盗。
因为参与美洲公司的行动,我从一个普通海盗荣升为船长,现在您给了我新的机会,我想我不能拒绝。”霍雷肖恩一本正经的说道。
李君威点头:“可以,你可以随便招募人手。”
霍雷肖恩问道:“您能告诉我,我加入您的麾下,目标是什么吗?”
“这处于保密阶段,你没有发现,托马斯一直想要知道吗?”李君威说。
“您可以告诉我,而我以性命发誓,不会告诉其他人,我只是想知道未来走什么道路。”霍雷肖恩说道。
李君威想了想,说道:“好吧,你们的战场会是加勒比海以及北美东海岸。”
霍雷肖恩点点头:“尊贵的殿下,我会用生命守护您的秘密。”
第二天一早,当所有海盗酒醒之后,霍雷肖恩召开了船员会议,这一次,所有人都有资格参加,他宣布了追随帝国裕王殿下提案,进行表决,如果超过一半的人同意,他就会答应这件事,并且允许不同意的离开。
结果就是,绝大部分的人同意了。李君威是慷慨的,而且对海盗保持了足够的尊重,这一点从科隆群岛就已经展现了,而那个时候,不愿意与帝国合作的海盗就已经退出了。霍雷肖恩的手下之中有十四个人没有同意。
这些人的理由主要是宗教因素,他们担心帝国方面要求他们放弃信仰,虽然他们也不是什么虔诚的人,但这不耽误他们坚守信仰。霍雷肖恩最终同意了他们离开,给了一艘最好的单桅纵帆船,并且从海盗船的公共资金中抽了三分之一给这些人。
在形成了新的决议之后,霍雷肖恩按照李君威的要求,派遣海盗扫荡周围的村镇,他们把目标对准了所有的官员、富人和半岛白人,然后把缴获的战马等急需品送往李素手中,李素的手下有一支骑兵队,只有人没有马,这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
卡萨布兰卡。
这里距离瓦尔帕莱索只有不到六十里,在海军陆战队在林子忍受蚊虫叮咬的时候,来自圣地亚哥的西班牙援军抵达了这座小镇,而指挥官并未下令加快行进速度,反而要求在小镇里休整,然后第二天再前进。
因为海盗的袭击,小镇里的居民跑的差不多了,军队没有找到厨师,所以只能继续使用行军餐,只不过在市政厅找到了干净的餐桌,而不用在帐篷里了。
率领这支人数超过两千七百人军队的统帅是智利都督安东尼奥,他是一个三十一岁的成年男性,此时他坐在餐桌的顶端,面前放着一尊老北京样式的铜火锅,点燃的木炭让里面的肉和蔬菜翻滚着,安东尼奥正用筷子调试各种调味料,豆瓣酱、香油、葱花、花生碎加入进去,他心满意足的享受着。
这引发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嗤笑,他坐在安东尼奥的左手边,二十四岁的弗朗西斯科,秘鲁总督的女婿兼亲侄子,也是智利步兵团的统帅。
其实在十年前,美洲殖民地根本不存在步兵团这样的编制,但时移世易,随着中国开拓北美,且与西班牙殖民地不断爆发战争,西班牙不断把国内的正规军团投入到殖民地的保卫之中,尤其是在帝国占据南港一带后。
在十年前,圣地亚哥城的西班牙大方阵的1250名士兵就是西班牙人在美洲唯一的正规军,因为这里存在着他们未征服的马普切人,但现在不同了,主要的城市都出现了正规军团,圣地亚哥城拥有了一个步兵团,含三个纵队(千人规模的西班牙大方阵),这些兵马的增调都是智利都督安东尼奥的手笔。
“狡诈的安东尼奥…….。”弗朗西斯科低声说道。
安东尼奥听到了,他装作没有听到,安东尼奥的狡诈不仅是对敌人,同样也对自己人,他是五年前来到秘鲁总督区的,一开始在利马的卡亚俄港工作,后来帝国攻占布宜诺斯艾利斯等城市的消息传来,安东尼奥就立刻申请调任圣地亚哥,于是西班牙成立了智利都督区,让安东尼奥担任都督。
到任的安东尼奥不断向利马方面发信息,表示自己要打过安第斯山脉,收复中国占领的殖民地,但他只是说,无论秘鲁给多少兵马和军费,他都表示不够,也正因为如此,圣地亚哥拥有了如此雄厚的兵力。
秘鲁总督察觉了不对,派遣了心腹来,这个人就是弗朗西斯科,弗朗西斯科是总督的亲侄子,西班牙人的传统就是如此,前往海外或者远方开拓的时候,不带自己的儿子,而是会从穷亲戚那里找一个单身的侄子,把女儿嫁给他,作为自己的助手,弗朗西斯科就是如此。
弗朗西斯科来到圣地亚哥,是来督促安东尼奥进攻的,如果不成,也要控制军队,防止安东尼奥做出叛国的事,因为总督也是去年才知道,安东尼奥在本土的西印度事务委员会中有如此背景,但他背景太特殊了,他的父亲就是被叫做中国商人的家伙。
“尊贵的都督大人,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如此奇怪的锅,而且要用树枝来使用。”卡萨布兰卡的镇长讨好似的说道。
“这些都来自中国,我们的敌对国家,可恶的异教徒国家。”弗朗西斯科不怀好意的说道。
安东尼奥却是笑了笑,用筷子敲打了一下铜锅,说道:“这可是一件绝世的精品,曾经有两个伟大的人坐在它的前后,一位是我的父亲,他现在是国王的顾问,西印度事务委员会成员,另一位则是中国皇帝的父亲,也就是他们的开国皇帝。一个掌管了大半个世界的男人。当然,它最大的作用就是当行军时,别人只能吃干硬难咽食物的时候,我可以享用美味的火锅。
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中国最伟大的发明,让我这样的人也愿意从军,这比什么火药指南针什么的要强的多,没有火药和指南针,我一样可以指挥军队,如果没有火锅,我才不会坐船来到这个鬼地方。”
安东尼奥就是喜欢说这种弗朗西斯科不喜欢听的话,可是对方无法奈何的了自己,他喜欢这种无赖的感觉。
“都督大人,我们的骑兵接引到了一批瓦城逃出来的百姓,包括教堂的神职人员和一部分守军……..。”一个刚毅的男人走进来,向安东尼奥汇报说道。
弗朗西斯科冷言说道:“克里奥尔人,这间餐厅是你能进来的吗?滚出去!”
安东尼奥看着自手下的骑兵少校被弗朗西斯科侮辱,立刻说道:“迪亚哥,你去审问一下逃亡者中的平民,至于那些贵族和半岛人,就让我们的弗朗西斯科将军去问询吧。”
迪亚哥微微点头,深深的看了弗朗西斯科一眼,很满意这个结局,你让我不能进入,现在你也没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