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52nc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線上看-第252章 天胡開局的新年閲讀-fqi5p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伊籍飞一样地紧赶慢赶,还是在初平四年(193年)的元月初,才赶到成都,为刘表的外事交涉,觐见汉中王。
他连除夕都是在三峡的船上渡过的,当时给了船家和纤夫总计两个金饼的川资,那些苦力才答应在除夕夜还加班拉他过瞿塘峡。
抵达成都的时候,已经是元月五号了。
好在,汉中王还是那么礼贤下士,虽然自己还在“养伤”状态不便见客,却第一时间安排了如今实际上掌管益州事务的右将军李素,接待了伊籍。
双方的会晤就在成都城北的行宫里举行。(这一次刘备的汉中王府设在了南郑,所以成都这边算行宫。虽然成都行宫未来的建筑规模和奢华程度,不会比南郑的差。)
不过,伊籍的白跑一趟以及刘表的自取其辱,显然是早就注定了的,所以李素和伊籍的会晤过程其实乏善可称。
双方一见面之后,伊籍先非常诚恳地把刘表的诉求转述了一下:“右将军,上个月汉中王派赵伏波驻兵长沙、接管孙破虏故吏实际控制的区域,还表赵伏波兼任长沙太守,是否逾越太过了?我主刘景升为荆州牧,荆州九郡出缺出乱,理当由他表奏朝廷任命。”
庶女雍容
李素显然已经提前掌握了全部情况,所以好整以暇地笑着说:“汉中王也是得孙破虏邀约,听说长沙情况危急,又有当年的反贼余孽从罗霄山窜出来滋扰地方,为了最快解救百姓,事急从权嘛。
再说了,我听说孙破虏因为长沙滋扰,收不上来税赋钱粮,曾经希望诸侯赞助他一笔钱粮,补上他长沙税赋的歉收,好让他继续为朝廷平定扬州提供补给,难道他没有找过刘荆州吗?刘荆州为什么不肯看在大家讨董讨李郭的盟友份上,给孙破虏一些支援呢?”
这里必须说一点:孙坚这家伙其实心中是打过两头卖、让刘备和刘表竞标价高者得的心思的。只不过他也知道,跟刘表接触不能太早,因为刘表手上握着名分,泄露后刘表如果不买,就能用别的办法使绊子。
所以孙坚是先跟刘备谈,谈完之后临成交了,才去刘表那儿询个价,发现价格不合适后就要抢时间立刻跟刘备正式成交。
换言之,孙坚跟刘表的接触,是在周瑜第一次跟李素接洽后回到孙坚那儿之后,才开始的。而且最后正式决定跟刘备交易时,孙坚也诚实地把他“曾经跟刘表接触过”的消息卖给了李素。
孙坚甚至说了,他派去跟刘表交涉的使者,是一个叫张昭的流亡北士。张昭兄弟是今年刚刚因为徐州之乱,因为曹操攻打陶谦时乱杀、从徐州南逃到淮南投靠孙坚的。
李素这才有如此把握,用这话挤兑伊籍。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如果李素说“孙坚是卖长沙”,那太难听了,买卖双方名声都不好。但因为交易金额不大,被李素砍到了三折四折,最终交付并没有超过长沙郡一年税赋钱粮,而且刘表、伊籍等外人也不可能知道刘备到底给了多少。
所以,李素说成是“弥补孙坚放弃长沙后,今年少收的税,以确保孙坚为国平定扬州之乱的军粮供给”。
这就不是买卖了,而是人家断粮的时候拉一把周转一下,一码事归一码事,说出来底气很足。
伊籍果然不得不承认,孙坚确实也找过刘表,是刘表不肯出价:“此事……孙破虏确实找过我们使君。但这跟今天的事儿无关吧?今天说的是私相授受朝廷郡县。”
李素:“不是私相授受朝廷郡县哦,是‘孙破虏找个同盟中更有公义担当的盟友,协助他平定故地’,他是看在刘荆州没有担当的情况下,才这么决策的。
而且恕我直言,刘荆州最近的表现,据我所知,确实不怎么有担当——他怎么能趁人之危,去找李傕郭汜商议,用朝廷的名义对付讨贼盟友呢?这是君子所为吗?”
伊籍闻言大急连忙撇清:“我主是找皇甫车骑、杨太尉和马太常,不是找李傕郭汜,袁绍袁术曹操也这么干。”
李素笑了:“二袁曹操那么干,时间还早,是去年七八月份时候的事儿,可以说是一时没看清形势,被李郭的假装谦恭暂时骗了。可你主去年腊月还这么干,那就不得不说是昏庸或者别有用心了——李郭早就扯掉了遮羞布,去年十一月底,就拿掉了皇甫嵩的车骑将军,改任太尉,而杨太尉和马太常也纷纷被贬斥,那就是他们用来骗关东诸侯的三颗棋子,用完就扔了!
现在,你们还敢说长安朝廷的乱命是天子本意么?幸好在他们最有欺骗性的时刻,汉中王与孙破虏依然保持了警觉,始终没有上他们的当!要是我们也跟刘荆州一样和稀泥或者为了一己私利别有用心,恐怕现在长沙郡就落到了李傕郭汜的心腹手上了。”
伊籍闻言果然大惊:“什么?李傕郭汜对皇甫车骑明升暗降、还贬斥杨太尉马太常的?我怎么不知道,我主刘荆州也不知道,真的。”
李素反问:“刘荆州给所谓的朝廷上表,是什么时候上的?去年十一月份,还是腊月初?”
伊籍咽了口唾沫,艰难地承认:“腊月初……”
李素双手一摊:“那不就结了?他上表的时候,李傕郭汜彻底露出真面目,估计已经有十几天了,只是消息传递太慢,当时他还蒙在鼓里,白白给国贼上表了。
而我军是最快知道李傕郭汜逆举的,因为当时汉中王接受了神医华佗的手术,治疗腿部因为去年七月五丈原之战箭伤留下的后遗症。
也怪我军没有严密封锁消息,李傕郭汜就是在听说汉中王箭疮复发后,才彻底露出贼子本性,裁撤朝廷旧臣、让李傕亲自担任车骑将军,明着大权独揽的。所以,我们为了防止不明真相、不肯阻挡李郭乱命祸害地方的牧守好心办坏事,只能如此快刀斩乱麻,为讨贼义军联盟多保留一些实力。”
伊籍彻底哑口无言了。
果然,刘表试图打利用李傕郭汜的伪善期打个时间差压孙坚的策略,完全泡汤了,还稍稍自取其辱,落下了“给国贼上表”的无知之名。
谁让李傕郭汜的“假装尊奉朝廷”的这场戏,什么时候演完,控制杆在刘备手上握着呢。
刘备一假装箭伤复发,李傕瞬间就飘了。
如此一来,还成就了刘备“国贼只怕汉中王”的美名。
看见了没?国贼之所以藏着掖着,就是因为汉中王当时还生龙活虎啊!汉中王有点小灾小病,连国贼都瞬间猖狂等级提升了好几级!
谁还敢说刘备受汉中王受得逾越?
万仙星痕传
伊籍只能彻底放弃这次的外交使命。
李素还留他饮宴招待几日,礼数上丝毫不差。刘备也假装躺在病床上接见了他一次,只是没精力跟伊籍谈正事儿,抚平伊籍内心的郁闷,然后在伊籍的一再坚持下,才放他没过上元节就匆匆回去。
可惜的是,伊籍后来回到襄阳,也并没有得到刘表的好脸色。
得知任务完全失败,又自取其辱后,听伊籍还帮刘备说好话,刘表就如同历史上派遣韩嵩出使失败后那样,对伊籍大怒训斥。
只不过,伊籍毕竟是刘表的老同乡,都是兖州山阳郡人,所以两人的亲密度和韩嵩显然不能比。刘表也不可能流露出要斩杀伊籍问罪的倾向,最多只是责骂罚俸,并且勒令他以后不能在襄阳散播吹捧刘备的言论。
伊籍郁闷无比,也只能乖乖受罚,注意言行。
这些都是后话了。
……
刘备和李素当然没闲心关心伊籍回到荆州之后日子好不好过。
送走伊籍之后,成都的新年欢庆气氛愈发浓烈。刘备军阵营的文武,都知道赵云算是彻底拿稳了长沙郡,可以把刘表和荆南目前还自治状态的零陵、桂阳也彻底隔离开来了。
有赵云在那儿稳扎稳打,新的一年里,汉中王对于荆南地区的想象空间,可以说是无穷大。
成都城里张灯结彩,只等好好庆祝一下今年的上元节,官民同庆——谁让镇南将军关羽除夕的时候还没回到成都呢,以至于汉中王看在兄弟情分上,除夕都没怎么庆祝,今年的重头戏都拖到上元节了。
关羽已经发回消息,他自己会在上元节左右,快马赶回成都。而高顺也会带着驻扎南中的后军,以及众多在南蛮地区发现的物资、物种收获,一起在二月初送回成都献礼。
好消息都扎堆来,刘备简直又一次有飘飘然的感觉了。
上元节之前的这些日子,成都城上上下下,都在忙着清点胜利果实的工作,轻松而欢快。
正月十四日,关羽终于带着嫡系的两个营护卫,坐船在南安县登陆,而后骑马回成都。刘备亲自出城南五十里,到武阳县(眉山)附近郊迎,庆祝关羽在南中将近一年半的征战驻扎后,彻底凯旋归来。
“二弟,愚兄表你为镇南将军,果然不负众望。”
“大哥何必说这些见外的话,那都是应该的。”
“二哥你就别谦虚了,来来来,咱兄弟上元节必须喝得抬回去!”
刘关张一番扣肩搭背的互相推搡,外人也插不进话。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总算说完了交情,关羽郑重地从身边亲兵手上接过一个木盒,然后在刘备面前展示了一下,再交给刘备身边的随从收好。
关羽拱手解说:“这是伪越嶲太守、蛮王高颐的首级,他的族人也都被清缴了。我依兄长之令,这几个月在当地培植了几个新的蛮部酋首,以都尉鄂顺为监督,互相牵制。
恶魔总裁,我没有……
越嶲之地今年入冬之后,已经承诺选送数千叟兵兵源为国效力。加上当年咱从刘焉的五千叟兵里接收的俘虏,未来也可凑起上万叟兵。”
如前所述,当年刘焉治蜀的时候,手头的蛮夷强兵主要就是五千青羌兵和五千叟兵。
青羌是川西北雪区的山民,而叟兵其实就是越嶲郡的大凉山区蛮族。所以越嶲郡被平定后,经济上其实完全没有价值,但好在可以跟巴郡的板楯蛮一样,提供一股新的山地战蛮兵兵源。
刘备账下的蛮族,哪怕昆明黑夷、哀牢白夷、巴郡板楯蛮、越嶲叟兵、武都阴平青羌,各出一万人,都能有五万蛮兵了。
刘备验收了这些战果,连连点头嘉许。
说完越嶲的事儿之后,关羽又让人带上来几个俘虏不像俘虏、降官不像降官的少年人,向刘备奏捷道:
“这几个是牂牁太守刘宠以及当地豪酋的嫡子,我回师路过朱提的时候,刘宠派使到凃水边请降,说愿意听从号令,让子嗣至江州接受蔡公门徒教授学业。看来,是大哥正式称汉中王后威名远播,让那些首鼠两端之人不得不以礼来降。”
这事儿是回程的路上才发生的,所以关羽也没提前派出信使通知,刘备也是直到此刻才刚刚得知。
不过想想这也很合理。南中四郡当初之所以要各自为政,一方面是不知道刘备的真实实力,不知道刘备有没有能耐讨伐天高皇帝远的穷地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当时刘备只是“益州刺史”,不是朝廷正式册封的益州牧。
而192年下半年以来,刘备的身份已然发生了变化。益州牧算什么,连更进一步的汉中王都拿到了。有了名分,又有了南中另外三个郡先后被平定,最后剩下最穷的牂牁,也就不想再找死了,直接乖乖投降。
南中之地,算是彻底打服了。
“喜事啊,云长出征,孤就是放心,总能有意外收获。”刘备感慨万千,然后才向那些牂牁人质看去,说些安抚宽慰的话,让他们将来在巴郡江州好好学习生活。
那群人当中,也不都是牂牁人派来的人质,还有一名送降表的使者,是个年轻文官的样子。
刘备就跟他单独多攀谈了几句,问他的身份。
使者依礼下拜:“零陵野人刘巴,因躲避战火隐居牂牁,为牂牁府君刘宠所遣,参见汉中王。”
刘备居然已经听说过刘巴,正色扶起他:“原来是荆南大贤刘子初——前年云长平定武陵时,击溃伪零陵太守张羡,就曾让人寻访零陵贤士,先生当时可是避入了牂牁道?何期今日还是来投,也算是天意了。”
原来,历史上刘巴就是籍贯零陵,然后在荆南地区被刘备拿下后,从零陵、武陵走牂牁道入蜀隐居。没想到这一世刘备提前了十七年抵达荆南,刘巴也提前走牂牁道到大山里隐居。可惜最终所有的周边郡县都被刘备占领了,刘巴野人避无可避,还是来出仕了。
牂牁太守刘宠强拉此人为使,显然也是听说过了刘备在找刘巴,所以献上刘巴估计能有好果子吃。
地盘大了,地位高了,招人就是爽,贤士想隐居都没地方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