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j61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的刁蠻姐姐-第二百六十七章 書店老者熱推-7xkva

我的刁蠻姐姐
小說推薦我的刁蠻姐姐我的刁蛮姐姐
跟兄弟唆了几句泡,唐飞挂了电话,出门,吃个早点,等会,去书店找下那个书店的老板,而且自己也要亲口跟他确认下托尔跟血红的事,因为那部小说,是他写的,他对托尔跟血红的事,应该是知道比姚雪老师都多。
吃了早饭,八点多,快九点,唐飞按照兄弟发来的消息,打个车,到香山市,香樟北大道,一直到香樟北大道的尾端,这已经是香山市边缘了,而且这也属于香山市的开发区,这边有不少工厂,因为这边有不少工人,很多夫妻,带着孩子来打工,孩子没地方读书,因为户口不在本地嘛,然后这边就有私立学校。
公立学校读书,是要本地户口的,私立学校就不需要,但是学费很贵的。
当年的姚雪老师,就在这边的私立学校教书,私立学校的工资,相对也高一点,但是不是很稳定,也就是没有五险一金之类的补贴,也没有年终奖之类的,但是每个月的工资,比公立的学校还高不少。
而且私立学校,老师的工资,也跟学校的业绩有关的,也就是学校招生,每个老师教的好,带的学生多,然后很多学生,是某个老师带进来的,老师会有业绩提成,工资还可以高,而公立学校,就不会有这些事。
木叶的不知火玄间 想不想吃西瓜
香樟北大道,一直到末端,这边也不是闹市区,人相对比较少,而且工人都在工厂上班的时候,这边还没什么人流,不过下班的时候,工厂的工人涌出来,就跟学生下课那样,一下就一大堆的人。
那个书店,就叫香樟书店,在香樟北大道,最末端的十字路口那,书店还开着,一个卷门的破书店,这书店就是一层的平方,而且外墙壁的粉刷都掉了,很老旧的破房子,书店也几乎没怎么装修似的,就是粉刷了下,这种老旧的破书店,跟那种大书店,根本不能比,整个门面,就门口挂个牌子,边上有一个彩灯招牌,别的,什么都没,里面就几个木质的书架,而且还是掉漆的老旧书架,上面放着好多书,而且还是盗版的书。
唐飞走进来,书店里,书是不少,有学生的复习资料,还有很多故事书,小说,最多的,就是小说,还有影视方面的东西,十年前,那时候还不流行网络点播,流行电影都是VCD那种,那时候,这书店好多VCD出租的,后来因为流行网络点播,这东西慢慢淘汰,不过现在依旧有一些。
荒唐 妹
这个书店很老旧,开了多年了,而且房子也是以前村里的老者自己盖的一层平方,这快地皮,香山市,本来是想开发成工业园,专门做工厂的,而工厂里,也有好多人,自然也需要一些配套的商店之类的东西,外面,就有要多附近的村民,自己搭建了窝棚做生意,后来又改造成一层楼的平方,而 这个香樟书店,就是那么个玩意,这些窝棚一般的店铺,简陋,做生意,相对市中心的东西,也便宜好多。
姚雪老师不在这上班了,白天,坐在这的,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戴着个老花镜,唐飞进来,看着这个老人,然后问道:“你是这间书店的老板吗?”
老人看到有人说话,抬头瞟了眼唐飞道:“你是买书,还是有什么事?”
“我找老板,谈笔生意!”
“谈生意,什么生意,买书吗?”老者好奇的问道。
“比买书还赚钱的生意!”唐飞从兜里,掏出两千块,然后笑呵呵的道:“你是老板不,如果是,那我就跟你谈下,这两千块,是定金。”
这老者一看桌上一沓钱,顿时站起来,然后从边上拿个凳子过来,笑呵呵的道:“坐……坐,我就是这店的老板,找我,谈什么生意?”
这老者就是这店铺的老板?看他戴眼镜的样子,好像是个书虫,而且还是个比较邋遢的书虫,唐飞四处看了下,然后问道:“老板,你书店生意怎么样?”
这老板也不打马虎眼,认真的道:“现在,书店的生意越来越差了,现在科技发展太快了,这几年,都是流行手机时代,看电影,是手机,看小说,是手机,查资料,也是手机,都是流行那个什么电子书,然后我店里,生意越来越差了,以前,倒是很多人来我书店找书看的。”
这老者感叹了句,然后又唠叨道:“不过生意差,也不折本,反正房子是自己建的,也不用房租,现在也不请人帮看店,自己没事就坐在这看看,有人人买书或者租书,每天几十块钱,稍微补贴下家用,生意差点就差一点吧!”
“以前,你都是请人帮看店的?”
“有请过,前几年,生意好的时候,晚上能赚点钱,我一个老人,晚上也看不清,就找人帮在店里坐坐,一个月给千把块工资!现在,那个什么电子书流行了,我这店,一个月都赚不到两千块了。”老头又唠叨了几句,然后问道:“小伙子,你跟我谈什么生意?”
唐飞没直接回老者的话,反倒是问道:“老板,那两年前,你还记得,在你店里工作的姚雪老师吗?”
“姚雪?”这老者听唐飞的话,瞬间愣了下,之前钟楚汉就来找过他,姚雪老师的事,找他的人,都有几批,之前血红,托尔,后来钟楚汉,现在又来一个不认识的青年,而且作为一个平静的老者,他以前也教过书,后来退休了,就看个店补贴家用,哪经历过打打杀杀的事,血红跟托尔,两个杀手的事,也是让这个老者印象深刻!而且对那些事,也是记忆非常清晰,毕竟老者一辈子平平静静的,没经历过太大的风浪,托尔跟血红两个杀手,这事,算是他人生最特殊的事了。
不过老者毕竟一把年纪了,好像也没那么怕死吧!这事,他自己倒不怕,就是怕连累家人,所以这事,他一般都不跟人说。
看到唐飞,这老者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事的?你是来跟我打听这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