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劍卒過河 ptt-第928章 你追我趕【求保底月票】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摇影陆剑修们开始了你追我赶的冲境修行!
其实也不只摇影剑修,整个周仙上界的金丹群都开始了他们冲境尝试!一时之间,有关冲境所需的资源价格暴涨,其中的珍稀之品更是一物难求!
连带着,筑基所需也开始涨了起来!背后的逻辑就是,既然可能有纪元变化,那么天地灵物的变化也就是必然的,没人会想着变多,只有在想着减少,在商人们的推动下,价格节节攀升!
只有商人们,还一如既往的积累着财富,永不停歇,娄小乙就觉得,三十六先天大道中,妥妥的应该有商道的一席之地!
这些人,就算是没有大道变化,一样该冲金丹冲金丹,该冲元婴冲元婴;但有了这个变化,心理上就变的急迫起来,也不知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娄小乙也无法区分,但他认为一定的紧迫感是必须的,尤其是这些天天以剑为乐的剑修,其实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分配!
他自己也同样开始在修为进度上开始发力!
冷血老公新妻不受宠 夏染雪
盂兰佛会上的惊天一碎,把他的修为碎上了金丹后期,遗憾的是,破境诗没来得及作,现在已经了无心情!
在金丹中期他已经耽误了很多年,现在有北斗星经完本,有星宿海宝鉴的反空间修炼方法,在诸般蹉砣后,他的修为进度开始飞快提升!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侥幸闯过了丹池虚障,就意味着这样的虚障再不会产生,就意味着他可以放心大胆的提升修为而不用担心什么隐患!
无论是北斗星经,还是星宿海宝鉴,都是修真界一等一的道家正宗真传,在节奏控制上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勇猛精进!
娄小乙这一沉入修行,仿佛整个周仙上界的金丹都沉入了修行一样!
没有傻的,他们四个当初在万佛能想到的,别的金丹同样能想到!
对元婴和真君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延续生命!然后适时再上跨一步……
对半仙来说,除了想办法活得更久些,实在坚持不下去的就开始尝试合道,合先天大道!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但现在他们却很清楚,哪个大道有空缺,当然,能不能合是另一回事,总得尝试,才能甘心!
对金丹来说,别的都不再重要,上境就是唯一!只有再往上走一步,才能真正投入纪元变化的大潮中,有资格在其中追寻自己的那一份机缘。
界域内,当金丹们不再热衷于打架斗殴时,整个世界就变的安静了起来,如兔唇所说,竟然就是界域自修真界建立后极少有的一段真空期,人人都变的礼让有序,少有修士在外游历,招猫逗狗。
就是不知道这样的平静会持续多久?
………………
五环,三清宝殿,一名英挺道人走出大殿,向前来送别的真君微微一揖,
“有劳师叔相送,货已点明,灵已付清,我这便回山去也,师叔请回吧!”
道人微微一笑,“光曜师侄好走,回去后代我向穹顶各位真君问安,若有闲暇,三清大门永远欢迎剑脉来访!”
眼看剑修身化剑光,消失不见,龙牙子的表情慢慢变的冷硬,惆怅半刻,怅然一叹,转身回了三清宝殿,殿中正有数名云婴真人肃立,个个表情严肃。
龙牙子自顾观阅卷宗,几个元婴真人肃立半晌,实在是忍耐不住,其中一名跨了出来,施礼问道:
“师叔,一千斤正阳庚精!还是提炼好了的!就以这样的价格甩卖出去了?他轩辕剑派原来在婆娑星的纳晶产量也不过如此!他们,这是吃定我们了?三清和剑脉斗了数万年,还没有一次这么憋屈过!轩辕人剑利,我三清的术法就是吃素的么?”
龙牙子放下卷宗,抬头一看,五名元婴皆面带不愤,就叹了口气,需要解释一下了,毕竟,他们才是管理界域内争端的主要负责人。
“你说,三清从来没有在对剑脉时这么憋屈过,这句话错了!
事实上,在万余年前,还有一段时间我三清对轩辕的憋屈比现在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们知道是因为什么么?”
风情雪义
抠门王爷贪财妃 忘三月
其中一名元婴脑子快,“师叔,您说的是,是轩辕那个剑疯子鼎盛时期的那几千年?”
龙牙子一叹,“是啊!那个时期,那剑疯子出手之下,剑下没有一合之敌!阳神,半仙,五衰,二斩,就找不出能挡他锋锐的!
三清找不出,无上找不出,这方宇宙找不出,那方宇宙也没有,不可说之地还是其它半仙的活动之地,就没他不敢去捣乱的,偏偏就谁都制不住他!连仙庭的仙兽也一样敢宰!
修真界,实力为尊,一个门派势力有这么一个人物,能以一已之力扫荡乾坤,那他就值得尊敬,你干不过,就得苟着,有什么道理好讲?”
一名元婴弱弱道:“那是万年前,后来他不是合道自碎了么?人都没了,没道理我们还要一直忌惮下去吧?我看这万年来咱们不是又和轩辕平起平坐了么?也没软了腰子,怎么现在又突然……”
龙牙子深吸一口气,“是,你说的不错!本来那剑疯子合得先天道德后,我三清老祖们直接从仙庭传下钧旨,告诫我等再也不许和轩辕这一支剑脉把关系弄僵!本以为数万年相争,轩辕终究凭借一人之力,永压我三清一头,结果没成想这人竟然厌世自碎!
人既没了,当然不可能继续臣服,所以才有我三清这万年来的东山再起!”
众真人静静倾听,知道师叔要说到关键之处了!
龙牙子话锋一转,“前些时日的功德之碎,你们也知道了!俗话说,可一可二不可三!万年内三个先天大道崩溃,这足以说明了什么!
我实话实说,改换纪元的可能性很大,这也是宗门的结论,你们也很清楚!
你们不知道的是,既然改换纪元有可能是种趋势,那么作为始作俑者,那个第一个破碎道德的仙人,就其心可诛了!还能再以为他仅仅是厌世么?
我五环三清一系对其人了解甚深!关于他的过往一间藏经阁都放不下,万年下来,有无数大修在研究他的登仙轨迹,是越研究越莫测!越可怕!
功德一碎,所有真君就一致认为,这就是那剑疯子的真正意图!哪里是什么厌世,他把我们都耍了!把凡间修真界耍了!也把仙界耍了!
如果这个推论成立,不是厌世,那么,此人接下来的后手还有什么?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