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91zy好看的言情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愛下-第560章 有賊熱推-5en0d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在李逵面前,堂堂西夏新君一直挣不来面子。
即便李逵心情好的时候会叫他大王,但李秉乾绝对不会觉得李逵这厮喊他大王,会有多少敬畏之心。
在西夏,李逵简直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代表。
但即便这样,在静州等待西夏大员迎接大宋使团的李逵也遇到了难事。他这么大面子,竟然还有人不给。不给他的当然不是静州的官员,这座城池是梁氏退败后的最后控制的城池。破城之后,可被李逵给杀怕了。
如今的李逵,就拿出他名声,足以禁小儿啼哭。
从城守到俘虏,每一个人看向李逵的眼神都极其复杂和恐惧。
就这样的环境,怎么可能有人敢不给李逵面子。
可让他郁闷的是,他缺东西了。
有不开眼的毛贼,似乎盯上了他似的,专门对他下手。这让他如何能不怒?当然,也有可能是他疑心病犯了,看谁都不对劲。而当他将心中的怀疑说出来之后,阮小二就像是个点着的二踢脚,跳起来就要炸,拔出长刀嚷嚷道:“是谁,是谁敢偷我家大人的钱?”
随即疯疯癫癫的大喊:“不好,我的钱。”
身为亲信,还是那种冲杀在前的亲信。阮小二积攒了不少宝贝,大部分都是宝石。这是他给老阮家添加砖瓦,娶媳妇生孩子的钱。
只是奇怪的是,阮小二这厮对女人没有任何好感,甚至感觉是累赘。
阮小二原本对钱也不太在乎,但是他最近琢磨出一个道理,人多势众还是有优势的。他觉得自己还小,娶媳妇生孩子这种事情不能单靠他去努力,反正他两个兄弟闲着也是闲着,让他为他这个兄长排忧解难。
可怜,小五、小七刚从学堂的魔掌之中逃出生天,却要落入到桃花瘴之中。尤其是,他们还是十来岁的孩子,年纪比阮小二都要小。
他准备的钱都是给小五和小七娶媳妇用的,这俩个比阮小二还愣的十岁孩子,已经被阮小二认定是扩大阮小二家族的中坚力量。他也不担心两个弟弟会不会反抗,反正就算是反抗,他大巴掌扇过去,不乐意也得给他忍着。
说话间,阮小二从裤裆里掏出了一把钥匙,兴许是绑在大腿根,但其他人似乎已经嫌弃的闻到了钥匙上散发出来的浓厚味道,都扭着身子似乎嫌弃似的。
坐在自己的宝贝箱子面前,阮小二紧张的打开了箱子,一抹五彩斑斓的光芒过去,阮小二微微松了一口气,随即警惕的将箱子盖上,警惕的看向周围,表情不言而喻。要是他的私房钱不见了,肯定是周围的人下手。
庞万春很无奈的阮小二道:“小二,你刚才没听大人说,没丢钱。”
“没丢钱?”阮小二瞬间凌乱了起来,表情无辜的看向李逵,随即自作聪明的拍着脑袋道:”我就知道,有野汉子来家里偷人了。”
可阮小二看着周围几个人,鲁达、庞万春、陆谦、最后目光落在了李逵身上。李逵倒是有亲事,但还没有成亲,即便成亲,他也不可能将家眷带到西夏,何况他还没有成婚。而其他几个人的脸上都是眼神坚定之辈,凌乱的发髻,随意且不怎么干劲的深衣,颇为邋遢的嘴角,无一不诠释着几个人的家庭属性——光棍。
做光棍没什么丢脸的,但问题是光棍就是不可能被野汉子盯上。要是被盯上了,这就恐怖了……
尤其李逵黑大帅偌大的名声,在静州,乃至真个西夏都有足够的威慑力。就更不可能有人敢冒着杀声之后,勇闯贼窝了。
钱和女人,是现在阮小二能够想到的最重要的资产了。
钱没丢,女人没有,阮小二傻眼了,他发现自己家,当然也会是李逵的府邸,根本就不值当贼光顾。
“大人,丢啥了?”
阮小二脑子肯定转不过这个弯来,只好无辜的问李逵。
李逵黑着脸,他后悔了,他就不应该找这帮不开眼的手下来商量事。
可来都来了,要是他突然兴趣寥寥的摒退手下,不得不说,这是对鲁达等人信心上的巨大打击。也许,鲁达等人不在乎智商上的打击,浑然不在意的豁达接受。但李逵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下们一个个变成懒得动脑子的糊涂蛋吧?
即便鲁达几个看着不傻,但随着李逵的观察,发现这几个家伙似乎脑子越来越一根筋了。
理由很简单,李逵是科举进士及第出身,这在寻常人眼里,可是文曲星下凡,鲁达几个坚定的认为,自己的小聪明肯定没有李逵大老爷想的周到,大主意他们只要听李逵的准没错。时间长了,就有了依赖感。而且还一个比一个懒。
相比其他几个,庞万春要有主见一点:“大人不知所丢何物?”
“纸,还是有字的纸。”李逵也觉得纳闷,他蹙眉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显然觉得不可思议,甚至嘴角都露出了无奈之色。
鲁达摸着下巴,觉得该自己发声了,故作镇定道:“肯定是借据之类的纸,你们别笑,某虽然识字不多,但是借据上的字我都认得,没人能蒙的了我。”
“鲁达,你也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认识借据上的字,完全是因为你写借据多好不好。”阮小二戳穿了鲁达好不容易维护起来的伟岸形象。顿时惹怒了这位莽汉,怒道:“我借钱怎么了,我能借到钱,说明我挣钱的本事也不差。”
“不是借据,是练字用过的废纸而已。但是失窃的地方却是书房。书房里只有阮小二能进,这货对任何有字的纸都头痛,更不要说偷偷藏起来了。那么肯定有人在我和阮小二不在书房的时候,进入了书房。”李逵挠头了,他发现让他的手下去战场上厮杀,每一个都是把好手。但让他们找贼,恐怕真找错人了。
阮小二见李逵如此信任他,美滋滋道:“大人说的对,有字的纸我看着就头痛。”
李逵瞬间无语,他不是表扬这货,有什么可得意的?
李逵丢失的是书房中他练字的宣纸。
宣纸在西夏也能找到。
虽然价格贵一点,但贵族们喜欢用,自然不成问题。
李逵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丢的是练字用过的纸,反而没有写过字的纸却一张也不少。他肯定不会在乎少几张废纸,可问题是,这些纸都放在他的书房。读书人练字,就和武人练武一样,需要经常打磨,最好是每天都练。
李逵的书房之中,不传唤,没人敢进。他也不是为了少了废纸而不高兴,而是有人竟然敢不受传唤就闯入他的书房,这事不能忍。
可用过的纸这等毫无价值的东西,在阮小二眼里,简直就是废物啊!瞪着眼道:“这玩意除了上茅房,那个傻蛋会偷?”
难道是用来大解了?
很有这种可能,毕竟宣纸置地绵软,比厕筹要好用的多。
可是李逵却道:“问题是我书房之中没用过的纸,一张不少,写过字的却都不见了。”
李逵一度还沾沾自喜,还以为自己的墨宝遇到了慧眼独具的知音。可问题是,总不至于连临摹的都不放过吧?
想来想去,还只能是府邸进贼了。可能贼要的东西比较特别,或者是为了情报。
原本陆谦不过是来听听,他可不敢在李逵面前多嘴。他是高俅的属下,来到李逵跟前听用,不过是高俅临时给了李逵来帮忙的。虽说跟着李逵要比高俅有前途的多,可陆谦总觉得李逵对他似乎成见。似乎并不如阮小二等人受宠。
陆谦也有苦衷啊!
他要是转投了李逵,高俅哪里就交代不过去。再说李逵也不见得会要。
他来西夏,就像是打短工的伙计,怎么可能将他当自家人看?
可忽然间他发现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在了他身上的那一刻,真的被吓得战战兢兢起来,半蹲着对李逵道:“大人,小人没拿啊!”
“不是你。”
李逵清楚陆谦的谨慎,他多半能够理解一个武夫想要获取龙华富贵的渴望。可惜,他就是难以信任私心太重的人。
而陆谦还一个劲的对鲁达、阮小二解释道:“诸位,真不是我拿的,我从来都没有在大人召唤之外来大人的书房。你们……你们不能觉得我喜欢打扮成文士的模样,就认定我是贼吧?我不过是过过瘾,真不是喜欢舞文弄墨。再说了,我认识的字也就那么几个,不比你们多多少。大人的文采自然是才高八斗,可是我也看不懂他写的文章啊!如此凭空污人清白,我……我……我……”
“好吧,要是清白就自证!”
鲁达眸子透出一丝矫捷的光彩,笑呵呵的对陆谦道:“把贼找出来,就能证明你的清白。”
“我?”
陆谦即便是再傻,也明白了鲁达等人的心思。让他们战场冲杀一句话的事,但是让他们抓贼,一个都不乐意。
而这等脏活累活就只能自己干了。
不得已,陆谦只能站起来对李逵行礼道:“大人,小人自当竭尽全力,抓住此贼。”
没想到,李逵上午安排的人手,才刚到晌午贼就被抓住了。
看着被打得满目全非的贼,李逵很是无语,契丹使团太拼了,为了刺探敌情,连小王爷都下场了。他能认识对方,不是因为长相,而是李逵认出了对方的衣服。
“小王爷,你总该给我个解释吧?”
耶律保机沉吟了一阵,对李逵伸出了一个巴掌讪笑道:“李大人,用小王的宝马和你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