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i50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託塔李天王 愛下-第六百八十章初探誅仙陣看書-fmp4a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哈哈哈~,本座当然知道,当年本座是允诺了的,但是‘玉清圣人’三番两次以大欺小,我截教的二代弟子居然劳烦‘玉清圣人’与‘上清圣人’亲自出手,三宵爱徒当日有难,贫道也是忍了,我截教三代首徒余元,你们阐教众二代弟子奈何不得他,却请外人援手贫道也忍了,可是居然到本座的碧游宫之中,侮辱我截教上下,是可忍,孰不可忍?还请师兄赐教?”
听到通天教主的话,元始天尊也是一时语塞,确实在云霄等人摆下九曲黄河阵之时,自己却是是以大欺小,不仅如此,当时出手的还有老子。而且这余元之事,元始天尊也不是不知,元始天尊还真没想到,截教之中,还有一个修炼肉身,毕杨戬还要厉害的人物。
可是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不过此时面皮却不能丢,于是元始天尊冷哼一声,开口大喝道:“如师弟所出之人,尽皆是福缘浅薄之人,妄想螳臂当车,以周代商乃是天命,天道之所在,挡着尽化作齑粉也是在情理之中,若是师弟说的人不杀,如何顺天成道?”
“再说,师弟坐下良莠不齐乃是存在,师弟不思革新截教,现在却阻我阐教替天行道,伐纣灭商,此乃是违逆天道之举,师弟若是一再执迷不悟,到时候悔之晚矣!”
此时通天教主听了元始天尊的话,不由的一下子坐了起来,冷冷的看了元始天尊一眼,而后长身而起化作一道剑光,须臾之间就消失不见。而一句话却从通天教主小时的方向,远远的传来。
“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如此,我们还是注定要做过一场,到时还请‘玉清圣人’来我大阵之前,一较高下,看看是你阐教大法厉害,还是我截教神通更强!”
元始天尊听了这相当于宣战的话,不由的冷哼一声,阐教众人都能从元始天尊现在身上的冷冽之气,感觉到此时元始天尊心中的愤怒,众人一时之间噤若寒蝉,都不敢发出任何声息,就这么沉寂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这才听到元始天尊的声音再次响起。
“众弟子,随本座前往阵前一观!”
只见元始天尊随手一点,一朵七色光华闪烁的祥云凭空出现,元始天尊率先一步踏上祥云,而后燃灯道人等人以此上了祥云,此时按照平日在阐教之时排班。
赤精子对广成子;太乙真人对灵宝大法师;清虚道德真君对惧留孙;文殊广法天尊对普贤真人;云中子对慈航道人;玉鼎真人对道行天尊;黄龙真人对陆压;燃灯同子牙在后;金、木二吒执提炉;韦护与雷震子并列;李靖在后;哪吒先行。
阐教众人在七色的祥云之上,飘然离开了芦蓬,朝着诛仙剑阵的位置而去,正行至昨日燃灯道人等人被压迫到地面的位置,那股压力就再次铺天盖地的压迫而来,不过元始天尊只是冷哼一声,那扑面而来的压力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众人继续前行一段距离之后,只听得一声闷雷炸响,四道门户凭空出现在刚才还是在空无一物的原野之中,正东上挂一口诛仙剑,正南上挂一口戮仙剑,正西上挂一口陷仙剑,正北上挂一口绝仙剑门户之中,杀气森森,阴风飒飒。
众人还没有进这诛仙阵,就感觉到了那种仿佛能刺痛骨头的杀意,不过还好元始天尊随手一挥,一道光华照耀在众人头顶,众人那种刺痛的感觉骤然消失,元始天尊从七彩祥云之中迈步而出,随着元始天尊每一步踏出,脚下便凭空生出一朵金莲,金莲在元始天尊踏过之后,便凭空消失,仿佛从来不曾存在一般。
元始天尊来到大阵的正东方,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挂在阵门之上的诛仙剑,手中雷法一闪,直接击打在了诛仙剑之上,然后踏步进入了诛仙剑阵。
在进入诛仙剑阵的瞬间,诛仙剑阵之中的场景瞬间变化,只见赤红的剑气充斥着整个空间,剑气纵横来去,仿佛要把进入其中的一切都要绞杀干净,不过原始天尊却没有丝毫的紧张,只是一拍额头,头顶庆云蓦然出现。
只见元始天尊的庆云之中垂珠璎珞,金花万朵,络绎不断,远近照耀。而元始天尊的足底的金莲也绽放开来,每一片花瓣上都生出毫光;毫光之中又生金莲,莲花之中又有毫光,一时有万朵金莲照在空中,护住元始天尊的周身。
此时的通天教主坐在大阵之中的祭坛之上,身子之前则是一个香案,香案之上浮动着四把迷你的诛仙四剑,通天教主看到元始天尊进入诛仙剑所在的大阵之中,嘴角冷笑一声,随手发出一道掌心雷,震动香案之上的诛仙剑。
那迷你的诛仙剑被通天教主的雷法激的一震,而后勿的颤抖起来,在香案之上的诛仙阵颤抖之时,那挂在阵门之上的诛仙剑则也跟着震颤起来,一时间充斥空间的赤红色的剑气仿佛有了号令,在空中翻滚凝结,而后在进一步压缩凝聚,最终成为一把一把的只有尺许的赤红色小剑。这些小剑仿佛组成一个玄奥的阵势,向着元始天尊席卷而来。
元始天尊见此,也不敢大意,手中擎出三宝如意,释放出道道光华,护在周身,可是就是如此,在那连绵不绝的赤红色小剑之下,元始天尊周身的金莲多多掉落,再生的效率远远不及被切削的速度。
不仅如此,在诛仙剑阵的另外几把宝剑也开始发出清鸣,仿佛也在准备,随时准备出击,而此时的原始天尊听到其他宝剑的清鸣,心中大骇,其实此次原始天尊并没有想着破阵,而是想要试一试这诛仙剑阵的成色,看看是不是如老师说的那般,非四圣不可破。
而此次的试探,让元始天尊暗暗叹息,这诛仙剑阵单单诛仙这一门,就要让自己全力出手,要是其他阵门的剑气也集中过来,那么就算自己也不能幸免,对诛仙剑阵的威力有个大概的预估之后,元始天尊也不逗留,背后蓦然出现了盘古幡,在旗幡招展之间,元始天尊就脱离那赤红小剑的围拢,身形一闪,朝着大阵之外而去。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得美!”
一声冷喝之声从天空之中炸响,只见诛仙剑阵之上的四把仙剑一时之间一起清鸣,其中四色的剑气流转之间,就飞出一道剑芒,直刺元始天尊离去的背影。
元始天尊也没有想到通天教主会突然爆发,仓促之间只能双手持着盘古幡,释放出无量的剑气,与那道剑芒互相消耗,可是明显盘古幡发出的剑气不如诛仙剑阵所发出的剑气纯粹,元始天尊挥动盘古幡十数下,这才消耗掉了那道剑气。
在那道剑气被消耗之后,元始天尊便不再停留,身形一闪,也不用脚底生莲的法术,而是化作一道金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要是李靖在此处,李靖定然会十分惊讶,现在元始天尊施展的居然是李靖非常熟悉的天罡三十六般变化之术之一的纵地金光术。
在元始天尊在此出现在七彩祥云之时,瞬间没有了刚才狼狈逃窜的神态,而是一脸从容笑意看着诛仙剑阵,神情和仪态根本没有半点慌张之色,阐教众人见到,心中大定,燃灯道人率先开口道。
“掌教,里边情形如何?我们何时破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