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棄少歸來 桔梗-第2435章 黑龍王的野心!鑒賞

棄少歸來
小說推薦棄少歸來弃少归来
光柱漆黑如墨,其中还蕴含着难以形容的恐怖气息,直冲天际,仿佛要将这方世界都洞穿。
自其出现之后,整个深渊附近的大地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黑雾大盛,土石蹦碎,深渊的裂口随之不断扩大。
八道身影从深渊中飞出,守护在了那道光柱四周,一道道恐怖威势不断绽放。
若是有人在此,恐怕会被这一幕吓得肝胆俱裂。
这八头妖兽,竟都是达到了六阶巅峰的顶尖大妖。
这等妖兽,已然是当今世界天花板级别的存在,如今却带着臣服之色,守护在那黑色光柱的四周。
除了它们外,在外围些的地方,这片区域内还聚集了上百万的妖兽。
一眼望去,漫山遍野的,看不到边际。
那些妖兽全都整齐的罗列着,宛如一支最严明的部队,上百万头聚在一起,竟是没有丝毫嘈杂之声。
此时,所有妖兽的目光都在深渊内冲出的那道黑色光柱之上,似乎是在守护,又好像是在膜拜。
光柱冲天,破开了无穷黑雾的封锁,最后径直冲入了这方世界的顶部,也就是整个三号深渊的入口,那条巨大的裂缝。
随后,更是从那裂缝内冲出,落入了天穹的那道巨大旋涡内,显化于整个黑暗山脉中。
穹顶之上,那道漩涡在被黑色光柱注入后,旋转速度似乎都增快了不少,就连体积也随之不断扩大。
其边缘处甚至将铁脉山岭都笼罩在了其中。
恐怖而诡异的气息,即便身在黑暗山脉的中部都能感受的一清二楚。
身在荒芜大地上的林君河众人自然也察觉到了,一个个抬头望向远处那贯穿天地的光柱,眼中满是骇然。
即便是林君河,也都露出了忌惮之色。
在那道光柱面前,即便是化神境的存在,依旧显得极为渺小,就如同蝼蚁一般。
“这个地方,真是让我越来越感兴趣了。”
林君河喃喃出声,看着远方的光柱,面色沉凝,不知在想些什么。
庄天河几人也不敢打扰,只是各自小声的讨论着。
这种情况持续了足足小半柱香的时间后,那道光柱这才缓缓消失。
随着其消散,深渊上方,一道巨大的身影缓缓自光柱中显露了出来。
天空尽头的角落
那是一条巨蟒,足有数百米长,身上的鳞片极为细密,还泛着黑色金属般的光泽。
最为奇特的是,它的头顶上竟是生有一对角,七寸处还有着两只如同鹰爪般的粗壮手臂。
乍一看,与华夏传说中的龙极为相似,只不过从其那三角形的头部,以及不时吐出的分叉舌来看,却又更像一条巨蟒。
“参见黑龙王大人!”
随着那道身影彻底显现,围在它四周的那八头大妖当即匍匐了下去,齐声高呼。
黑龙王的目光在它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又看向了天穹上方的裂口。
“这就是掌控天地的力量吗”
“不愧是深渊之心,本王已经感受到了瓶颈的松动。”
龍王 傳說 小說
“只要能将另一颗一同吞噬掌握,本王便能打破这个世界的束缚,成为无上妖皇!”
“到那时”
黑龙王一只爪子猛然紧握。
四周的黑雾顿时随之变得狂暴起来,疯狂涌动缭绕,竟是在其上方形成了一个覆盖方圆数十里的巨大漩涡。
“人类那种低贱的生物,没有资格掌控这片天地。”
“我们.才是世界的主人!”
黑龙王的声音化作滚滚音浪,朝着远处不断荡漾开去。
漫山遍野的妖兽顿时朝着它跪拜了下去,在其身边的那八头大妖更是露出了激动之色。
“誓为主人赴汤蹈火!”
“很好。”
黑龙王满意的看了看它们,随即右爪一张,便释放出了数缕黑雾。
那些黑雾在空中不断幻化,最后成了三张鬼面,落到了四尊大妖的身前。
“那群废物,直到现在为止,也没能将那些潜入此地的人类灭杀。”
“这些黑雾会带领你们。”
“本王的计划已经到了最后一步,绝不容许出现半点差错。”
黑龙王的声音中带着无尽威严,几头大妖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即便它们早已经不会恐惧,但在面对这种力量时,依旧会感到阵阵心惊。
“遵命!”
三头被鬼面选中的大妖站起了身来,小心翼翼的应了一声后,随即在鬼面的引领下,分别朝着三个方向而去。
每只大妖后方,都有十数万头妖兽追随。
黑龙王冷眼看了片刻,随即将目光看向了深渊。
对它而言,这些侵入者都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若不是接下来之事对它极为重要,它甚至都懒得理会。
如今的它已然超脱于寻常存在之上,唯一值得它上心的,便只有另一枚深渊之心。
或者说深渊之主
“快了.”
黑龙王喃喃开口,随即身形一闪,再次落入了下方的深渊之内。
创世棍王
四周的妖兽大军并没有就此退去,而是在剩余五头大妖的指挥下,将整片区域彻底封锁了起来。
与此同时,荒芜大地上的另一方。
一座只剩半截的高山之上,立着两道人影,光头而赤足。
其中一人是名老者,看上去七八十岁的样子,须发皆白,脸上满是褶皱,身形更是枯瘦的仿佛随之可能倒下那般。
另一人则是一名孩童,不过十岁出头,面容稚嫩,诡异的是,他的眼中竟是饱含沧桑之色,仿佛历经过无数岁月一般。
这两人都穿着一身灰白色的粗布衣裳,其上打着不少补丁,看上去虽然有些破旧,但却出其的干净,看不到半点灰尘。
他们抬头看着远方的天空。
那是先前黑色光柱升起的方向。
过了好半晌,那名老者突然叹了口气,一字一顿的开口。
“师兄,那里真的有我们需要的东西吗。”
他看向身边的孩童,眼中带着些许迷茫。
若是有人再次,恐怕会被这诡异的一幕吓出一身冷汗。
一名暮年老者,居然叫一个十岁的孩童为师兄,而更让人惊讶的是,那孩童竟是坦然受下了,没有半点不妥之色。
他看了看老者,随后又看向远处,稚嫩的声音却给人一种老气横秋的感觉。
“此地与我们有缘。”
“去了便知。”
话落,两道身影足下生莲,朝着远处踏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