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t3k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蓋世》-第八百八十一章 屈靖死了!鑒賞-c095b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虞渊笑了笑,说道:“不必太见外。”
“魂木灵偶”的存在,让他和齐雲泓有了一条特殊纽带。
这位狂人的阴神,虽然离开了,但和他一样留下一道魂魄拓影。
那拓影,和阴神有着极玄的连接。
把“魂木灵偶”收入乾坤戒前,他就有种感觉——齐雲泓会永远忠于他。
这种灵魂上的神奇约束,让虞渊震惊不已,他没想到天邪宗的“魂木灵偶”,比传说中,还要邪诡可怕!
根据传言来看,幽禁一位强者天地人三魂,或蜕变之后的阴神,才能掌控对方。
待到对方魂魄离去,约束自动失效。
为何,会残留一个拓影般的神奇魂印,导致齐雲泓的阴神明明融入本体,他依然还能借助“魂木灵偶”影响对方?
齐雲泓看向他的眼神,目光中透出的敬畏,诚挚的服从,不像是作为。
此物,能真真扭曲一个人的灵魂心智?
虞渊暗暗咂舌。
“你处理一下屈靖的尸身,我去秦雲那边看看。”
落入煞魔鼎的虞渊,依照来时的路,又向七神宗而去。
齐雲泓目送着他的离去,等黝黑大鼎不见踪迹,他深吸一口气,自语道:“真正的主人,应该是我在那木偶内,瞧见的巨大虚魂。也唯有如此强者,才不会在意灵虚宗,没任何心理负担。”
屈靖的死亡,让他都大为不安。
他甚至能预见,不久之后,整个灵虚宗的强者,一位位真人,都会解除闭关状态,想方设法地要虞渊死。
“灵虚宗的怒火,应该很有趣,我来看看幻灵伞的器魂,都知道些什么。”
……
片刻后。
御动着煞魔鼎的虞渊,重返七神宗的领地,就见同为魂游境初期的黄铭,还有乔云雨,包括几位阴神境,“七神”的其余几个,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
他熟悉的黄铭,如被天打雷劈了般,浑身焦黑,还冒着浓烟。
另一位,来时秦雲就说过,应该是乔云雨的修行者,似被烈火焚烧,苦着脸,真正向秦雲求情。
黄铭的雷击,应该是齐雲泓所为,乔云雨则是被秦雲所伤。
“少爷!”见虞渊过来,秦雲脸上顿时布满笑容,“你可是把屈靖打伤吓跑了?”
有寒妃在,加上煞魔鼎内藏的众多煞魔,还有剑鞘,他觉得灵虚宗的屈靖,一定是吃了大亏。
“屈靖死了。”虞渊道。
这句话一出,七神宗领地内,所有的修行者,像是被人施了法,全部定格原地。
整个境域内,都是沉重压抑的呼吸声。
秦雲表情呆滞,“死,死了?”
“嗯,我杀了他,魂飞魄散,绝无再生可能。”虞渊以淡漠的语气,不急不躁地说道:“他想通过‘幻境珠’和‘幻灵伞’,在那无人可知的内中小天地,悄无声息杀了我。只可惜,他技不如人,反被我斩杀。”
斩杀屈靖,虞渊并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
就许你屈靖杀我,凭什么,我不能杀了你?
“当真,当真死了?”秦雲嘴唇颤抖地确认。
“死透了,齐雲泓在收拾他的尸体,顺便把‘幻灵伞’的器魂镇压。”虞渊道。
这话说完。
在场的所有七神宗修行者,全部以看待死人的眼神,看着夸夸而谈的虞渊。
屈靖,是何等人物?
七大下宗之首,灵虚宗的天之骄子,宗主灵虚真人的亲传,下一任的内定宗主!
被灵虚宗,倾尽了无数财力物力的屈靖,就这样暴毙了?
灵虚宗,岂能善罢甘休?
他们仿佛预见,灵虚宗大动干戈,满世界追杀虞渊,还有秦雲,齐雲泓的画面。
神魂宗的归来,浩漭天地的巨变,他们这种层次的人物,暂时没收到消息。
他们想当然地认为,暗月城的虞渊,走了再多狗屎运,也都到头了。
“秦老哥,你们……还是速速离开吧。别给我们,带来天灾般的麻烦。”黄铭的表情,比哭都要难看,“我和你说清楚了,一直和你过不去的,不是我们几个。就是杨楚河!他乃现任宗主,我们只能听从。”
“杨楚河,被铜老钱打伤之后,我们也不知他潜藏在哪条河流养伤。”
“秦老哥,你打也打了,威风也抖过了,就别为难我们了。求你,快快从我们七神宗离开吧,为了我们,也是为了你们自己。”
在黄铭来看,屈靖既然死了,秦雲和他的少爷虞渊,也休想活。
他只怕,灵虚宗的怒火,会波及到七神宗,导致他们这些人,也跟着一起遭殃。
“这些七神宗的家伙,你是不是太便宜他们了?”虞渊眉头一沉,“你们的眼神,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讲话时,他又暗自沟通虞依依,打算动用部分煞魔,让七神宗的眼前众人,有一个刻骨铭心的记忆。
“少爷,算了,七神宗也有我的心血在。”秦雲赶紧阻止,“他们说的没错,一直针对我的,其实只是杨楚河。而杨楚河,又被铜老钱打散,不知缩在何处。”
“走!我们先离开再说!”
秦雲落入煞魔鼎,扯着虞渊的衣角,急切道:“捎上齐雲泓,尽快从赤阳帝国境内脱身。黄铭告诉我,你母亲在碧峰山脉醒了,所以严先生应该在碧峰山脉。除了严先生,柳莺,铜老钱,也都往碧峰山脉去了。”
“醒了……”
虞渊被成功转移了注意力。
大鼎,也因此而飘忽着,从七神宗的领地飞走。
看着煞魔鼎渐渐消失,黄铭,还有同为魂游境初期的乔云雨,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长吁一口气。
“他说的,你觉得是真还是假?”乔云雨有些怀疑,“屈靖,在天源大陆声名赫赫,仅次于三大上宗的几位同龄天才。而且,屈靖有着阴神境后期修为,手中的强大器物,不会比他差啊。”
“那家伙,不会是说大话吧?”七神当中的吴南婷道。
“说假话,他可以说屈靖被他重创,甚至阴神碎灭。可他,说的是屈靖死了,是魂飞魄散啊!”黄铭的脸色,异常的沉重,“死亡,不好作假的。现在,立即!将屈靖死亡一事,告知大皇子!”
“当真死了啊!”吴南婷骇然,“他怎么敢?”
“这疯子!他真的杀了屈靖啊!”
“他,还有整个虞家,都要承受灵虚宗的怒火吧!”
……
“灵虚宗的冲霄真人,还有天景真人,都在秘密过来的路上。”
和秦雲一样,也进入了煞魔鼎的齐雲泓,将“幻灵伞”收起来,神情严峻,“我刚刚镇压器魂时,得来的消息。冲霄真人和天景真人,不想暴露行踪,本打算悄然进入‘幻境珠’中的天地,斩杀主人你。”
“冲霄真人和天景真人,两个都是阳神,且全为后期的精湛修为。”
“赤阳帝国,我们不能待下去,要尽快离开。”
齐雲泓已经自发地,开始为虞渊考虑。
“两位阳神境后期的真人!”秦雲轰然变色,“严先生如今在碧峰山脉,并不在陨月禁地,无法第一时间,和少爷你沟通。如今的赤阳帝国太危险,我们最好别借助煞魔鼎,因为目标太明显。”
“我有隐秘的路径,有潜隐气息的奇物。”齐雲泓道。
两人七嘴八舌地,商议着,该利用什么方式,悄无声息撤离赤阳帝国。
屈靖的死,让他们都惊慌失措,尤其知道冲霄真人和天景真人,全在秘密过来的路上,他们就愈发不安了。
……
大半日后。
一袭灰衣,幽灵般在屈靖死亡的山林现身。
看着遍地的沟壑,一个个大窟窿,明显的战斗痕迹,还有微弱的,屈靖遗留的气血味道,冲霄真人施展了一个秘咒。
秘咒由他的一滴精血,催发屈靖未曾散尽的气血,来感知屈靖的方位。
半响后,冲霄真人神情巨变,“毫无踪迹可寻!在赤阳帝国境内,除非有类似‘封天化魂阵’的结界,不然绝不可能一点踪迹不显!发生了什么?”
他脸色阴晴不定,内心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呼!
冲霄真人越过山林,如一抹光电,很快就在七神宗领地出现。
“我宗的屈靖呢?”冲霄真人喝道。
黄铭被迫地站出来,心里直哆嗦,“听,听暗月城的虞渊说,屈靖死了。他,他杀了屈靖。”
“屈靖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