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c1h熱門言情小說 《斬月》-第八百九十三章 擒王-00a0z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
眼前,一群大汉热泪盈眶,眼睛通红的景象。
“哼……”
身旁,斗篷下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希尔维亚自然不懂这些,努努嘴,道:“一群大男人这个样子,真是……做作、恶心……”
我立刻瞪了她一眼。
顿时,希尔维亚露出一副愿意受打的神情,笑道:“不说了,不说了。”
……
我没有搭理她,继续策动乌獬豸缓缓上前数步,手中高举着左营虎符,道:“兄弟们,我这次是拉着圣诏来的!有一场生与死之间的战斗需要你们,你们将会面对的是号称魔神的拓荒者瓦伦,但如果成功,或者的人都可以回家,可以重返流火军团,你愿意吗?”
顿时,一群万夫长、千夫长齐齐下跪,眼中满是毅然:“只要能回家,我等宁死不悔!”
“好!”
我一扬眉,道:“点兵,所有没有受伤的全部按照营团编制跟我走,伤兵全部留下养伤!”
“是,大人!”
不久之后,带着浩浩荡荡的人群走出了营地,一名万夫长骑乘战马跟我同行,沉声道:“大人,我们左营之前就拥有银霜军团的二十多万人马,又加入了一些南方刑徒之后,大约有接近三十万的人马,但在雁门关与风来城之战后,破军侯厉天华每每用我们作为刀锋力挫强敌,到了现在,除去受伤太重的兄弟,如今还有大约十七万人可以战斗。”
“差不多了。”
我看着身后,浩浩荡荡的满是天骑营的人马,忍不住笑道:“我们的天骑营,还是这么强啊……”
万夫长赧颜一笑:“是的,如果没有这十万天骑营的兵力,恐怕厉天华都不会正眼看我们这个所谓的左营一眼。”
“没有关系。”
我沉声道:“这次力战拓荒者瓦伦之后,我们能活着的兄弟都可以跟我一起回流火军团了,陛下已经点头了。”
“真的吗?太好了!”
一群万夫长都露出了欣喜非凡的神情。
……
不久之后,抵达前线,我直接在一鹿的高层频道里说道:“兄弟们、美女们,现在有一个了不得的任务,人族高层决定执行擒贼先擒王计划了,这个计划落在了我的头顶上,你们也看到了,我身后的十八万NPC军队都是我们的人,此外,还要从一鹿里抽调足够的人手,一起来擒杀拓荒者瓦伦,如果有愿意的,自己报名好了!”
“没!必!要!”
清灯直接沉声道:“大家都愿意!”
“没错!”
昊天笑道:“我们早就瞅着拓荒者瓦伦这个老小子不顺眼了,只要有机会干掉他,谁会不上啊?”
“嗯嗯。”
卡路里说道:“目前,十大君王的首杀都还没有出现呢,如果咱们一鹿能完成这个壮举的话,咱们的T1宝座就稳了,说不定……都会有人觉得咱们可以剑指T0了。”
“可以可以!”
我直接说道:“在公会里宣布一下,然后开始突击前进,咱们把阵线往前推,吸引拓荒者瓦伦下来,付出的代价可能会很大,大家都做好心理准备。”
“嗯!”
……
三分钟后,一鹿开始了冲锋,阵地整体前移,而在我的命令下,十八万左营军队也一起向前突击,顿时整体阵线在不到十分钟就向前移动了大约200米左右,直接把一群火焰牛头怪都给打傻了,而我的暗影灵墟则能感受到空中传来了的盛怒感觉。
“感觉到没?”
希尔维亚策马在我身后,笑道:“有人在生气了。”
“感受到了。”
我握着双匕首,笑道:“其实他还可以更加生气。”
说着,我直接扬起匕首,对着空中的滚滚流云低吼一声,道:“拓荒者瓦伦!你还在等什么?下来与我决一死战吧!”
“就凭你?”
风中,一缕缕青色清风凝聚出了拓荒者瓦伦的模样,提着拓荒战戟,懒洋洋的坐在一块乌云之上,神色狰狞的一笑,道:“七月流火,你虽然是龙域的人,又在人族这边混得风生水起,但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区区的一个洞虚境蝼蚁也敢跟本王叫板?滚蛋吧,你还不配,让你的云师姐……啊不,让兰澈和希尔维亚两个小丫头来与本王一战吧!”
“果然欺软怕硬呢!”
我哈哈一笑,说:“瓦伦,说起来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当初你在位列异魔君王第九位的时候咱们就有过交手,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经过一场君王大比之后,人家暮光之刃塔林还有火魔女王苏拉都排名上升了,怎么就你拓荒者瓦伦掉到了第十名了呢?”
“你!”
拓荒者瓦伦的怒气上升十分明显,说明我这些话点到要害了,他将拓荒战戟的锋刃轻轻一抬,道:“老子排名多少,关你屁事,你又没有骑在老子头上去。”
我提着双匕首:“你别太大意,说不定下次北域君王大比之后,你就彻底掉出了前十了,到时候我们人族这边该怎么称呼你呢?恶灵先锋瓦伦?还是先王瓦伦?又或者是……排名掉落者瓦伦?”
“你……”
瓦伦彻底盛怒了,提着拓荒战戟猛然站起身,目光中透着寒意,道:“七月流火,你今天这是在玩火啊,可别怪老子没有提醒你,玩火的代价可是相当大的!”
我轻轻一摆手:“兄弟们,跟拓荒者瓦伦大人打招呼啊!”
顿时,一鹿人群前方,清灯、昊天、天涯墨客、阿飞、楠木可依等一票人扯着嗓子大吼道:“北境异魔有废物,拓荒战戟烧火棍!屡败屡战常胜将,他的名字叫瓦伦!”
“他马的!”
拓荒者瓦伦身躯凌空,浑身爆发出一道道凌厉的古荒气息,低吼道:“本王马上就让你们这群蝼蚁知晓烧火棍的滋味!”
就在这时,拓荒者身后的天空之中,不灭者的形象缓缓浮现,冷笑一声:“瓦伦,是可忍孰不可忍,去战吧,本王为你掠阵,即便是荆云月亲自来了也不可能动得了你一根毫毛!”
“多谢!”
拓荒者瓦伦从天而降,拓荒战戟扬起了冲天的气浪,低吼道:“蝼蚁们,去死!”
“轰——”
一声巨响,戟芒穿透了一鹿前排的阵地,“唰”一声拖曳出很远,顿时至少有上百名一鹿玩家被秒,哪怕是重装玩家基本上也被抵挡不住这一击,一下子近80W的伤害,恐怕也就只有开了白星状态的林夕能稍微抵挡一下了。
身后,希尔维亚已经开始默默念咒。
但拓荒者瓦伦一击得手之后马上腾空而起,提着战戟凌空,冷笑一声:“必定是准备了什么铭纹箭阵之类的劳什子,你们人族最可悲的就在于此处,尽管算进,最后又如何,本王以绝对的境界力量就足以碾压你们这群废物了!”
我抬头看着天空:“你一个准神境的守门员,装NM呢!?”
“混账!”
拓荒者一声低吼,但没有冲着我来,倒是连人带战戟裹挟着青色火焰坠入了前方玩家的人群中,再次秒杀了近百人,而两翼,左营的人马也已经上了,箭矢“唰唰唰”的飞天而去,虽然未必能取得伤害,但至少已经表明敢战的心了。
“一群蝼蚁。”
拓荒者哈哈大笑:“你们的存在,可真是太悲哀了,来吧,让本王送你们去死吧!”
……
拓荒战戟连连肆虐,不断在人群中爆发出一道道球形青色冲击波,无论是一鹿的玩家,还是左营的将士都损失惨重,而拓荒者则似乎在刻意的控制着距离,始终不愿意长时间留在地面上战斗,直接导致希尔维亚的龙语禁咒念了又念,每一次都无法释放出来。
“不行,仇恨值太低了!”
我在公会频道里沉声道:“有谁擅长嘲讽的,谁能把拓荒者瓦伦嘲讽到长时间留在地面,我额外奖励他一百万公会贡献值!”
一时间,人群沸腾了。
重赏之下,必有莽夫!
阿飞跳了出来,提着法杖,对着空中的拓荒者瓦伦狺狺狂吠:“拓荒者瓦伦,听说你在堕落成魔之前是个死太监!告诉你,老子人族公认的海棠君子,陌上君子温如玉说的就是老子这类人,还真不是我跟你吹,老子领略过的温柔乡比你见过的女人还多,你个废物,知道什么叫风花雪月、名士风-流吗?也对,你就整天对着拓荒战戟自个儿玩吧!”
“混账!”
空中,拓荒者瓦伦的脸色瞬间铁青:“你这个畜生,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本王?”
“破防了?”
我惊了:“难道说瓦伦真的是太监!”
下一刻,瓦伦已经从天而降了,双手举着战戟,要把阿飞轰杀成渣。
“舍身阿飞,快!”
就在命令之下,连续多名圣骑士连续舍身取义阿飞,顿时伴随着拓荒战戟的降临,玩家成群的被杀,而阿飞则堪堪的苟住了一命,但拓荒者提着战戟贴地飞行,目光中满是盛怒:“本王今日无论如何,都要干掉你这个自诩风-流的淫-贼!”
“希尔维亚!”
我提着双匕首,瞬间进入了暗影变身状态。
“知道了。”
希尔维亚策马向前,单手横在胸前,一缕缕龙语符号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