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jdxk都市异能 正德崛起 線上看-第一千零四十一章偷襲鑒賞-eziyh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板们店处两军对垒,大战一触继发。
而在平康方向,辽东都司的大部分人马,尽皆在朝着这个方向行进着。
这五万多人的军伍,在平成之时,就已经从大队人马之中偷偷分离开来。
一路隐匿行踪,和魏国公徐俌等大队人马兵分两路,朝着三道交接之处奔去。
魏国公徐俌等人尽皆认为,对方纵使兵力充沛,也不可能将所有兵力全部分散至整个防线上面,在排兵布阵之时,肯定也会有所侧重。
所以在行动之初,魏国公徐俌就已经定下这兵分两路之策,由他率领大队人马,吸引对方注意。
而剩下的大部辽东都司兵马,由指挥使戚景通率领,隐匿行踪,寻找着敌方的漏洞。
而在魏国公徐俌在板们店安营扎寨之时。
指挥使戚景通所率领的辽东都司兵马,方才刚刚到达对方防线附近。
此处的防御工事,和板们店那边如初一辙,也是布满密密麻麻了拒马和石墙。
戚景通站立在前,借着夜色朝着对面张望着,看着对面的点点灯光,戚景通若有所思,直接转头,对着先前赶到的斥候询问道。
“你们刚来之时,对面的灯火和现在相比如何?”
站立一旁的斥候,听到戚景通的问询之后,赶紧上前,抱拳躬身奏报道:
“骑兵指挥使大人,眼下这般灯火,和我等刚到之时,几乎无异。”
戚景通听到这番回答,顿时皱起了眉头。
站在这边,借着月光远眺对面的灯火和营帐。
看那模样,对面也就几千人的规模,这和之前所得到的消息,在兵力上面也相差的太远了。
而且对面的排兵布阵,也非联营正片,据先前赶到的斥候奏报。
对面现在的营房布置,和大明边关有些类似,间隔四五里地设置一处营地,然后依靠骑兵巡视,来解决两处营地之间的布防间隙。
戚景通听到这个奏报,顿时眼前就是一亮,转头看着对面的斥候问询道:
“对方巡视的频率如何,中间可有间隙,是否够我们偷偷绕到他们后面?”
斥候听到戚景通的问询,当即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对方骑兵巡逻的频次很密集,想要无声无息的穿越到他们的后方,若是小股部队还有可能,像咱们这五万兵马,纵使穿越之时没被对方发现,可是这地上的踪迹,我们也不能清理干净,等天色一亮,还是会被对方发现端倪。”
戚景通听到斥候的话语,点了点头,抬头朝着远处眺望,片刻之后,开口问询道:
“对方这工事和营地的尽头在哪?”
“启禀大人,对方这工事,一直修建到了北汉江边方才收尾,不过那里距离此处,还有六十多里地的距离,而且据卑职观测,对方在那汉江岸边,设置了哨塔不说,更是有船只在汉江之中飘荡,看那上面的人影,似乎也是军伍之人。”
戚景通听到这里,眉头一皱,目光看向对面的营地,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片刻过后,斟酌思虑许久的戚景通,神情忽然转厉,对着一旁的斥候开口下令道:
“传令下去,叫士卒们抓紧休息,午夜过后,我们袭营!”
面前的斥候,听到戚景通的命令之后,顿时神情转肃,躬身抱拳道:
“遵命!”
接着这个斥候就转身朝着后面的大队人马奔去。
而戚景通的神色,依旧没有丝毫的松缓,盯着对面的营房,沉吟片刻之后,又开口下令道:
“来人!”
“卑职在!”
“派出人手,前去对面营地附近蛰伏,一旦这边发出信号,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消灭掉对方的哨兵和巡防之人。”
“遵命!”
伴随着戚景通的命令,一众手下顿时开始忙碌起来。
夜色,越来越深。
防线对面的营地,也开始陷入到了黑暗之中,仅有防线边上,还有几堆篝火,在那里熊熊燃烧着。
与此同时,在防线的这一边,一众辽东都司将领也已赶到,此刻正站立在戚景通的两侧,凝目朝着对面的高丽营房张望着。
戚景通将要动兵的打算,众位将领通过之前斥候的传令,已然知晓。
所以在将自己所属全部安排妥当之后,众人就走到了阵前,寻到了戚景通的所在。
此刻的戚景通,神情凝重,听到身后动静的他,回身看到诸位将领皆已到来后,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接着开口说道:
“诸位手下兵丁,可否安排妥当?”
一众将领听到戚景通的问询,纷纷抱拳表示,已然安排妥当。
戚景通见状,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
“此次吾等奉国公令,一路隐匿绕行至此,干系重大,所作所为,无非是想尽快把此次战事平定。
但是因为这道防线的缘故,吾等若是一直在防线这边的话,对国公大人那边的战事毫无用处。
所以本官想着兵贵神速,趁着对方尚未察觉之际,直接穿越这道防线,杀至敌人后方。
但是如此一来,吾等行踪必然会被这些高丽兵马发现,接下来有可能会深陷战事之中,吾等需要不断的前行、战斗!方能避免被对方围攻的局面。
对于此番安排,诸位将领可有异议?”
戚景通的话语说完之后,目光就朝着对面的众将领望去。
在其对面的一众将领,听到戚景通的话语之后,没有丝毫犹豫,纷纷躬身拱手抱拳,对着戚景通低声呼喝道。
“末将皆无异议,愿以大人为首。”
戚景通听到众人的话语,微微点头,铿锵有力的声音更是随后而至。
“既然如此,诸将听令。
冯金雄,李四虎,你二人率领所属兵丁,分别往东西前行四五里地,寻到对方营地所在,在防线外边静候,若吾等行动之时,被对方察觉,尔等即刻在阵外装作攻势,吸引对方注意。”
冯金雄李四虎两位将军,听到戚景通的话语之后,抱拳躬身,低声接旨道。
“末将遵命!”
“末将遵命!”
戚景通看到两人躬身接令,目光也从两人身上移开,朝着面前的其他将领身上望去,扫视一圈之后,继续下令道。
“沈培鸿,你率领部下从对方营地的东面进入,陈开就,由你负责西面,李弼伟南面,剩下的其余诸位将领,跟随本官从北面突入。
诸位切记,吾等尽量控制声音大小,最好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将这片营地收归于我等掌控之下。
当然,这只是最好的情况,若是事难成形的话,那就速战速决,尽快攻占这处营地。”
戚景通说完这些之后,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转头又朝着一旁的李四虎和冯金雄二人望去,出言叮嘱道:
“李四虎、冯金雄二位,你二人切记,本官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在半个小时之后,你们必须到达两边高丽营地的所在。
而我们这里也会在半个小时之后开始行动,届时你们若是看到对方营地有朝着我们这边增兵的迹象后,只需要做出佯攻吸引对方注意就好,切不可直接上前。”
李四虎、冯金雄二人听到戚景通的话语,心中合计了一番,四五里地的距离,纵使是夜色行军,但半个时辰的时间也已富富有余,所以两人根本没有迟疑,纷纷点头应允。
戚景通见到二人点头之后,一脸严肃的他,沉吟片刻之后,感觉没什么需要补充的后,对着众人问道:
“诸位都听明白了吗?若是没有疑问的话,就速速离去安排!半个时辰之后,我们开始行动!”
在场的一众将领,听到戚景通的话语之后,纷纷抱拳,转身离去。
而李四虎、冯金雄二人因为需要跋涉四五里地的缘故,所以在两人回去之后,就有队伍开拔的声响传来。
戚景通站立原地,遥望两处军旅离去之后,开始静静等待起来。
三刻钟的时间过去。
戚景通身后的大部队中,一些将官已经开始召唤自己手下的兵丁,接着在原地集结起来。
而其他未动的将官,自是也紧随其后,没消片刻,辽东都司诸部,就已经全部集结完毕。
戚景通看着集结完手下,前来汇报的诸位将领,感觉半个时辰已到的他,直接对着面前的众位将领下令道:
“全体都有,按着原计划,开始行动!”
“遵命!”
“遵命!”
……
一阵压低声音的‘遵命’声过后,众将领纷纷离去,接着就开始分批分地的朝着面前那宽达一里多地的防御工事行去。
而早就潜伏在对面的一众斥候,自是早就得到了命令。
在听到夜幕之中传来的鸟叫声之后,纷纷开始行动。
弓箭、飞刀、近身手刃……
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原本站于营地外面各处执勤的高丽哨兵,纷纷栽倒在地,根本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营地里面,除了一些打鼾的声音透过门帘窗户传出来后,根本就听不到其他的动静。
辽东都司的一众兵马,悄悄的在拒马和石墙之间绕行,在绕过这片防御工事之后,直奔对面的营地奔去。
接着合围之势很快形成,尔后便是屠戮的开始。
营房之中,冷风吹进,蜷缩在被窝之中的高丽兵丁,出言嘟囔了几句,似乎是在咒骂又是哪个混蛋半夜出去撒尿一般。
接着还没待他从这阵冷风之中再度睡去,就感觉脖子一凉,接着就什么也不知晓了。
伴随着屠戮的继续,营地之中的血腥味,也开始变得越发浓郁起来。
让戚景通等人无法相信的是,就这般屠戮到了最后,居然没有遇到一丝反抗。
见识到这一幕的一众辽东都司将士,心中激动之余,更是感觉有些不可相信。
而站立营房门口的戚景通,更是紧皱眉头,一脸沉思,抬头朝着月亮观望了稍许之后,转头看着站立在自己身旁的一众将领,直接下令道:
“命所有人准备,即刻西行,趁着夜色,接着清剿下去,另外送信李四虎,告知他留下斥候断后,尔后在后面抓紧追赶,我们继续朝着下处营地奔袭。”
旁边的一众将领,听到戚景通的话语之后,神情变得越发亢奋起来。
方才这不费吹灰之力的一幕,仿若是鼓舞到了他们一般,所有人斗志昂扬,听到戚景通的话语之后,更是纷纷抱拳应是,接着就开始收拢自己部下,朝着下一处营地进发起来。
这处高丽营地,辽东都司众人来的快,走的也快。
但是待辽东都司众将士离开没过多久,诸处营房的房门口,就开始有血液从里面流了出来。
鲜红的鲜血,遇上外面寒冷的天气,顿时慢慢化作了冰碴,接着就被彻底冻住在了那里,仅仅保留住了这一抹鲜红,让他在篝火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今日的夜晚,对于某些人而言,漫长的可怕。
可怕到从晚上入睡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但是对于戚景通等人而言,今天的这个夜晚,或许是众人平生所遭遇最短的一个了。
一夜的时间。
戚景通率领着手下的五万兵马。
从平康所遇到的第一处高丽营地开始,然后顺着对方的营地排布就一路西下,仅仅只是半晚上的时间。
他们就袭击了八处高丽营地,消灭了对方将近四万的兵力。
虽然期间大多都不如第一处营地那般顺畅,在交锋过程中也有伤亡产生,但是一晚上能有这般战绩,已经足以令众人自豪了。
天色透亮,结束了当下这处营地的清剿之后,一众将领还要继续往前偷袭。
可是要知道,此刻距离天亮,多说也就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
就算他们现在快马加鞭,赶到下处高丽营地,但十有八九,也会在执行的途中,碰到那些早起的兵丁。
所以想到这种可能的戚景通,根本没有因为眼前的战绩而失去理智,挥手喝止了众人的劝谏之后,望向一脸疲惫的兵丁,下达了生火做饭,原地休息的指令。
在旁劝谏的一众将领,听到戚景通的命令之后,再看看这微微透亮的天色,到是也没有继续劝谏下去,躬身抱拳请辞之后,纷纷朝着自己的所属离去。